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第十二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十二章

  话说杨冠误闯花楼,被连拉带拽抓进一件接客厢房,正在被两名极富有经验女子纠缠,眼看都快退掉外衣。

  杨冠看此情形,无计可施,眼睛一闭,立马大吼一声:”我没钱!没钱!“哪知独独这句还管用,两女子一听这话,还在抓扯衣衫的手停在了空中,盯眼看看这小公子,再面面相觑。遂大吼一句:”妈——妈!“

  那老妈妈立马冲上楼来,两女子一脸失望加委屈:”妈妈!这人是个秃子!“,话说这秃子是个专业用词,行话之。意为空手套白狼,吃霸王餐之人。

  那老妈妈一听这话,笑逐颜开地脸色说变就变,比翻书还快,冷峻满脸,大声呵斥道:”什么?胆敢有人到老娘这儿来吃霸王餐?来人啊!“她双手击掌,但见两个五大三粗大汉踏着正步来到厢房,立于老妈妈身旁,双手抱臂,一脸庄严。

  杨冠看这阵势,心想,完了,完了,今日若是不缴点银钱意思意思,怕是走不脱了。算盘打定,杨冠堆起一张笑脸道:”妈妈莫动气!莫动气!在下今日身体异样,只怕耽误了姐姐们生意,才出此下策。今日多谢妈妈盛情款待,待明日,定来走访。这是点心意,望妈妈误动怒!“杨冠说完,从腰间掏出十文银,递与老女人眼前。

  老女人淡然看眼银钱,抓到手中,掂量掂量,微微舒展眉头,扯出刚刚一般黄的大牙,柔声道:”哎呀!公子,早点说嘛,省去多少误会呀!公子身体欠佳,那改日,定来此玩乐玩乐啊!记住哟!“妈妈摸摸杨冠的小脸,眉眼俱笑,悠然摆手,示意杨冠可以走了。

  一路小跑,走出”香域楼“,杨冠长舒一口气,”妈呀!吓死人啊!“看着那金字招牌,无限疑惑,这到底是个缠绵销魂的温柔乡呢,还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殷朝地府?想想刚才自己的遭遇,不觉打个寒颤,”又白白损失十文钱!“杨冠叹口气,捏紧外衣带,赶紧走人。

  ”糟老头,瞧你带我去的什么好地方!原来是个买人ròu的地方啊!害我白白损失十文钱,还差点被暴打一顿给扔出来,真是不知你安的什么心!“杨冠双手叉腰,一阵责备。

  ”哎呀!我说你这个小姑娘见识浅薄,你还不信。连个花楼都不知其意,还想在江湖混迹,成为富甲商贾。今日是汝口口声声闹着要去,我不过让你开开眼。怎么?倒怨起我来?“老头还在数着手头仅有的一点钱,抬眼瞟瞟她。”你这娃娃,真不知是你爹养在深闺太久,还是你相公保护得太好,连个花楼都不知。“幽幽一句,甚觉好笑。

  杨冠席地坐在一堆巴布上,托着腮,斜眼恨恨他,只有苦思办法销掉货物,才是正道。

  夜已入三更,在渭水军帐中,各路先锋帅将还在为接下来的战事争论不矣。现如今,安驥利亲自挂帅,领兵八十万与唐军渭水相对,而如今刚刚上台的秦王府人等才不过区区八万,实力如此相差甚远,确实让身经百战的一干人等焦头烂额。

  正当各位争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之时,李世民悠悠从案几站起,沉稳一句:”虚则实也,实则虚也!吾乃泱泱大唐,来者还不望而生畏?古有孔明空城计,方可退魏十万大军,如今大唐名号再外加御驾亲征,这般坚决御敌气势,是否对安驥利以震慑?“他盯着渭水一方,坚定自信道。

  ”这可是招险棋啊!如若安驥利执意进攻,如何是好?“房玄齡额头开始冒汗。

  ”安驥利与颜丽古德最大不同是,眼光狭小,鼠目寸光,更是贪图眼前利益。如若给些他要的好处,他定妥协。“尉迟沉思片刻,分析道。

  ”对!一方面威慑镇住,一方面施与好处,此人不难摆平。“房玄齡仿佛得到启发,总结道。

  房玄齡因与安驥利打过交道,这次太宗逶迤重任,再次前往突厥虎穴,游说安驥利。

  房玄齡立于突厥主营,展开突厥局势,义正言辞分析此次可汗虽八十万众,但今年突厥突遇干旱,人民陷于水深火.热,对此次战役各个部族更是怨声载道。而大唐陛下承诺只要可汗退兵,金帛财物不在话下,并唐军渭水退兵二百里,让突厥百姓得以喘息。

  ”可汗如若答应订立盟约,双方皆大欢喜,各有收益。但可汗执意废弃便桥之约,攻打长安,那大唐百万大军可都是驻扎在此,定与可汗一决高下啊!到时只怕一场血雨腥风,成败难料也!“房玄齡抬眼瞧着安驥利神情,心中些许稳定。

  安驥利盘算一番:此次出战,部族之间本就生有嫌隙,存有微词之人甚多,而且一听大唐百万大军渭水相对,实感倒不如乘此机会大家谈谈条件,有收获,回突厥也不怕没交代。而如果硬拼,李世民的军事才能自己早就领教,恐不是对手。

  安驥利转过身,道:”以前便桥盟约是与李渊所定,现,以河为界,本可汗要与尔等新皇帝隔岸对话之!“

  滚滚敲锣声,惊醒了还在酣梦的杨冠,睁开眼天已大亮。糟老头已经开始吃最后一块面饼。杨冠看着这人既不叫醒自己,又不留饭食,气急败坏道:“你这老头,怎么不叫醒我?还吃我的那份!”说着抢过饼子,狼吞虎咽起来。

  “叫你几回,你睡得跟死猪一般,如何叫醒?”糟老头有些意犹未尽,眼巴巴望着大饼,吞吞口水。

  杨冠也觉自己怎么这几日老是想睡觉,连走路都想睡,“我也不知这几日怎么回事,老是睡不醒,糟老头你说是不是有啥病啊?”杨冠咬着硬邦邦的面饼盯着他问。

  “对着呢!有身孕的人大多如此,想当年老婆子也这般!”老头眼光不离面饼,还想shen手来扯。“吃不了,扯些给我!”

  杨冠算算不觉已经出来一月有余了,再过一个多月,肚子怕是快遮不住,必须快快想法,把布脱手,有了钱才好上路啊!办法!办法在哪里呢?她啃着饼子,不觉已经啃到自己的手指,这才一看,饼子已在那老头zui里咀嚼。“老头,有那么饿吗?连孕妇的食物也抢!”

  锦玉大街的尽头已经搭好了展示台,话说兰州一年一度的花魁大赛今日就将开始。这赛事确实被民众所重视啊!只见那花台一丈之高,繁花锦簇,粉红帷幔层层叠叠,似梦似幻,如仙境瑶台,整个烘托出台上佳人风姿。杨冠还从未见过如此热闹场景,虽以前在东宫宫中大庆节日,也是精致装点,歌舞升平,但不过都是为了取悦皇室一干人等,依皇帝喜好而办,皇帝遥坐龙椅中,以下观众都是正襟危坐,哪里有这般随兴热闹。但见精彩之处或遇喜爱之人,台下观众喝彩声,鼓掌声不断,简直震耳欲聋。杨冠完全陶醉在一片喜庆热闹氛围之中,跟着人们此起比伏,不亦乐乎。

  却说这花魁大赛,今日不过是初赛阶段。各楼都推选出自家最受欢迎,最具才艺的头牌花旦,闪亮登场。那些歌姬,舞姬,长袖善舞,莺歌声声,尽显才华之能事。也有无才无德,只以衣着暴露,TanLou莹白,极尽妩媚之能事的,不过每每此时,台下吆喝异常热烈,这些个男子反而更兴奋无比,两眼放出金光,杨冠看着不禁开怀大笑。

  其中有许多杨冠甚觉不错的女子,比如“红袖楼”的舞姬,居然能单腿旋转36圈,还能飘逸灵动,挥洒自如;比如“燕春楼”的歌姬,一曲高山流水,婉转空灵,恍若仙境,歌喉更似黄莺出谷,余音绕梁,比如“潇湘馆”的诗画女子,一副百鸟朝凤,画得栩栩如生,高雅之极,一首《百鸟赋》让台下许多文人墨客叹为观止。经过这次比赛,让本对花楼女子有所忌惮的杨冠,突然也佩服起这些有才女子来。“这些能耐,一个大家闺秀都未必能及,她们却炉火纯青,很是不简单呢!”杨冠感叹道。

  一阵激烈角逐,各楼花魁表演完毕,在台上摆上写有各花楼名称的青瓷花瓶,一字排开。台下看客手持鲜花,自己心仪哪位姑娘,就投入哪只花瓶。看客纷纷投出自己手中花,最终,今日决出了前五位花魁。杨冠看看,自己甚觉不错的姑娘都榜上有名,“看来眼光不错哦!”杨冠对糟老头道。

  决赛定在五日后进行,带着期盼,人们意犹未尽地姗姗离开现场。而杨冠却怵立在花魁告示栏,盯着入选花魁,若有所思。突然,她有了一个新想法。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