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第三卷 扬鞭西指,走天涯。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却说,杨冠看见自己的丝也摆放在商铺,甚是自豪。但本是十分便宜的丝如何卖如此高的价格?而且价格还会往上涨?很是不理解。

  老板神秘的笑道:”这丝,听说皇帝陛下已经禁止民间出售,以后是作为皇宫专用面料啦!小xiong弟,若你买下,以后可就和皇帝穿一般衣料啊!想想多荣耀的事!你说这价啊,是不是只有升,没有降的呢?物以稀为贵嘛!“老板说完进入账房,留下杨冠自己考虑。

  杨冠摸着自己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丝,一种怅然之情犹然而升,当时做这丝是想冲击淮南丝,还蚕桑农户一条活路。没想到本是低价丝,现在也成皇帝专用。摇身一变,一尺难求矣!不屑的冷淡一笑。忽,才意识到自己此行的目的,立马唤住老板。

  但老板一听原来是个推销人等,立马换了张脸色道:“什么?巴布?粗劣之布怎能入我厅堂?瞧瞧,我这里可是汇聚名流丝织,什么死猫烂耗子都想往里钻?没门,走,走,走!”老板不耐烦的开始赶人。

  杨冠被一阵推推嚷嚷哄出店外。无尽感慨,原来生意太难做矣!

  街角与糟老头会和,彼此耸耸肩,一无所获。杨冠垂头丧气的走在回旅店的路上,心中焦急,怎样才能脱手一批布料。嗨!悔当初不顾糟老头阻拦,以为任何布料都能卖出,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也!

  “欸!不要气馁嘛!你知道作为一位真正的商人所具备的最重要品质是什么吗?”糟老头又开始他的一番大论:“真正合格的商人,不在乎卖的是何物,在乎的是如何把物品卖给需要之人,即使别人不需要,也要创造机会让别人需要!天下只有剩菜剩饭,哪有剩儿剩女的呢?这可是以前一位商队队友讲与我的,如今将这话送给你吧!“糟老头拍拍她肩膀,大步走在前进的道路上。

  杨冠心中一直念叨着这句话”即使别人不需要,也要创造机会,让别人需要。“她心中又在打起算盘,如何才能让人需要呢?

  一阵锣鼓震天响,杨冠从沉思中被拉了回来。但见街道上人们都不自觉的跟着敲锣人跑。是何稀奇,大家都这般追从?他两也跟着拥挤的人潮向前方走去。

  来到布告栏,敲锣人急急贴上告示,认字的先生遂一大声读起,原来是一年一度的兰州花魁比赛在十日后举行。

  一听是花魁比赛,这围观的男人们是个个神采飞扬,兴奋异常。杨冠很是不解,就着身旁的男子问道:“花魁比赛是个花儿的比赛,如何你们这般欢喜?”

  “一听你就是外地人吧!这花魁比赛可是咱们这里最精彩,最有看头的比赛额!那天兰州大大小小数百间花楼,最漂亮的姑娘都悉数到场,凭各自本事一决高下。到时美女如云,尽展盛颜,百花齐放,眼睛都给你看花,你说,期不期待?兴不兴奋?”那男子说得是眉飞色舞,唾沫星点,简直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花楼?专门卖花的姑娘?你们兰州还有这样的楼?”杨冠天真的打探道。甚觉还有这般优美的职业,这些姑娘命真好!

  只见那男子一脸错愕,翻起白眼:“你就装吧!还装清纯?”不可思议的转身离开。

  杨冠甚觉莫名其妙,看着糟老头,老头摇着头道:“你怎么连个花楼都不知?整天生活在世外桃源?”

  杨冠摊开双手无奈笑笑。“这花楼非卖花之楼,是卖,花姑娘的楼而已!”老头斜眼使个眼色与她。

  杨冠从这话中话中仿佛听懂一些道:“额!是个,人贩子楼!”杨冠恍然大悟,而糟老头只有遮脸,万般失望走人。

  杨冠吵吵嚷嚷非要见识见识这什么叫“花楼”,无奈,糟老头带着她来到一间花楼门前。抬头一看“香域楼”三个大字豁然眼前。

  糟老头似笑非笑道:”好啦!师傅引进门,修行靠个人。这里就是你非要来之处。进去见识见识吧!“糟老头一把推她进去,而自己如见恶狼般赶紧开溜。

  杨冠提起衣角,兴步进入这“香域楼”门槛,顿时一阵浓郁香粉气息扑面而来,大厅一片粉红销魂纱帐帷幔的世界。各种男女在层层帷幔中穿行,女子时令花容妆点,衣着光鲜靓丽,轻薄衣衫似随意披搭,又似慵懒随意;男子都作便衣,松动随兴,时而匍匐在女子身旁温柔细语,时而交杯而饮,,总之都顷刻拜倒在石榴裙下般姿态。

  杨冠缓步穿行在帷幔中,她更加不解,花楼,花似这般妖艳多姿女,而这楼卖的不是花,原来都是ChunSe啊!天啊!入了一汪春池,怕是惊动梦中人矣!杨冠心想着现在该立马知趣闪人,于是乎弯腰转身,垂首离开,哪知一双手握住自己肩胛,动弹不得。

  “哟!这位爷,往哪里走啊?”回眼一看,一妇人,四十光景,满月脸,铅粉白,尖利敏锐柳叶眼,血红单薄灵动唇,小zui咧开恰到好处,刚刚露出微黄尖牙利齿,忽现热情蛾眉弯眼,满脸勾引TiaoDou,看得杨冠鸡皮疙瘩起一身。

  “来客人啦!梅竹,秀云还不接客!人死哪儿去啦?”老女人侧脸瞪大历眼,呵斥楼上两青衣女子,忽又转过脸,满脸堆笑,上下开始打量起这位生客,于是露出的黄牙更多些。

  “小公子,老身可还从未见过,可是刚从西域远道而来,到长安做生意啊?”老女人一边问道,一边开始围绕杨冠转起圈来。一双同样铅白,皮肤松弛的双手开始不自觉的在她身上轻轻抚摸撩动。这不摸不说,一摸,杨冠犹如触电一般,立马一个跳跃,跳向后一步,双眼眨巴,僵在一边,咧开zui角,不自然的嘿嘿一笑。稍事才反应过来答道:“在下刚到此地,不懂规矩,不知此处是为何!恕在下无知,误闯贵地,告辞,告辞!”杨冠鞠躬作揖立马就想开溜。

  这边老鸨如何放过生意进门?只要有一点可能就必须全力以赴,不能放过一丝赚钱的机会。“欸!小公子,虽然刚到此地,既来之则安之嘛!哪有见到一众娇俏小女子,撒腿就跑的道理?来,来,来,到了老身之地,定好酒好菜招待,让公子快活似神仙,才是尽地主之谊嘛!快!把公子领进厢房,好生伺^候!”老女人摇起蚕丝纱绢,但见两浓妆艳抹,花枝招展,青衣女子立马迎上前来,“公子,快来呀!”娇妖娆一声,左右站于杨冠两侧,不容分说的双臂架起,几乎是抬着,就往二楼厢房而去。

  杨冠不停拽扯,却完全敌不过两人夹击,拉拉拽拽进入一件厢房。跨进房中,满室昏暗,一股脂粉气阵阵窜入鼻息,橙黄纱幔半遮半掩,一张红桃木chuang榻隐隐在远处,极具**氛围。杨冠心中直念:“完了!完了!入贼窝了!入贼窝了!”

  双眼充满恐惧的看着周遭环境,却被两女子一把按在案几旁,开始一边倒酒,一边紧靠身体,娇嗔嗔,su^麻一句:“公子,来,喝妾一杯!”说着把酒递到她zui边,杨冠哪里招架得住女子柔情,推推嚷嚷一杯下肚。

  顿时一阵苦辣直冲而来,杨冠皱着眉,完全不能忍受,寻到案几放着梅子果干,立马shen手捡起一颗梅子入口,才算平静好受些。”好姐姐们,我确实是不知此处,纯属误闯,求姐姐们放过,放过!“杨冠一边撇开准备来拉扯衣带的纤手,一边欲站立起来冲出厢房。

  可这些具有相当水准的缠人妖精,杨冠哪里是对手,遮遮掩掩下都快退去外衣丝挂。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