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长安月下 第一卷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第六章

小说:长安月下  作者:长风袭尔  回目录
  

  第六章

  一进府,杨冠扔下书包,准备去找歆亦借钱,却被阿采一把拉住:”公主,去哪里?“

  ”找太子妃,有点急事!“杨冠故作神秘的说。

  ”还是别去,太子从东宫回来了。听说这次吃了败仗,还被皇上训斥了一番,现在心情不好。这几天最好是不要去惹。“阿采捂住zui,悄悄说。

  思来想去,现在自己唯一值钱的东西只有从宫中带出来的钗环了,就将就赔给他吧。杨冠不忍的包裹好仅有的头饰,准备还账。

  手一阵发麻,杨冠才不情愿的抬起头:”阿采,什么时辰了?“

  ”丑时都过了。“阿采打着哈欠,无精打采的说。

  ”我什么时候睡着的?睡了多久了?你抄了几遍了?“杨冠突然想起自己还在罚抄《逍遥经》,于是很聪明的发挥qun众的力量,让阿采和自己一起来干这艰巨而辛苦的工作。

  ”第三遍了,公主你这第二遍还没完呢?先别睡了,继续呀!“阿采一边焦急的叮嘱,一边去端来洗脸水,好让她清醒清醒。

  “你还记得我上次告诉你的那个人吗?那个在海棠树下舞剑的男子?可记得?”杨冠接过帕子,性子突然高涨的问。

  “额,就是刚上学的那个帅哥?”阿采回想着。

  “今天被我遇到了。你猜,他和哪个是一家人?”杨冠睁大双眼说。“原来寻遍先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他居然是李世民和李元吉的大哥,李建成!”

  “那又怎样?”阿采又眯着眼,浅浅的说。

  “这还不明白。要想成功,就要先打开圈子,先把他两个弟弟拉拢来,成为自己人,通过他两再加深我两的认识和了解嘛。这样是不是显得含蓄又自然?日久必深情,到时我再向阿爹要一道指婚诏书,那时我就是李大夫人啦!”杨冠恬不知耻的喜笑颜开。

  “公主还费那些功夫作甚?何不叫陛下现在就下一道指婚诏书,公主想要之人不就到手?”阿采已经躺在地板上,完全睡着。

  “不行,我想过,先要培养培养感情嘛,不然洞房花烛夜多尴尬呀!”她又蒙着脸,嬉笑起来。

  ”阿采,阿采,你又睡着了?别睡啊,还有许多没抄完啊!”

  ”李大人,这是夫子吩咐的10遍《逍遥经》,本人已抄完,请大人交与夫子。也请大人代为转告夫子,本人之悔过之心。从今往后,本人定发奋图强,不再懈怠,荒唐度日。“杨冠低着头,佯装诚恳,冲着李世民就是一跪。

  ”看得出,你在心虚。说,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李世民翻看着这一摞稿纸说。

  ”呵呵,在下这点心思还是瞒不过李兄的眼啊!真是洞察秋毫,睿智之致啊!今后前途那时无可限量哉!“看着杨冠在那里自说自划,拽文弄字,李世民只摇头道:”快说吧,是没钱还吧?“

  ”非也,非也。李兄,只是在下现在缺少现金,可否用这钗环暂抵之?他日,等在下有钱了,再赎回来?“杨冠微露难色地摊开包裹。

  ”我这里又不是当铺,出去的是现金,拿回的也必须是现金。而且这堆女人物品,我也用不着,收了何用?“他交叉抱臂,倚靠在椅子里。

  ”不如这样!你这账,鄙人先记下,但从今日起要算利息,至于利息如何算,我说了算,你可愿意?“李世民见她低头无语,先说出个法子。

  ”那如何算?“杨冠抬起头,与他目光相遇,闪烁着希望之光,问道。

  ”利滚利,一天一文银。”

  “啥!你这是敲诈!”杨冠大吼道。心想,李世民啊李世民,你这样精于算计,倒适合去经商,说不定还能成个天下巨贾,在这里削尖了脑袋想混官场,实属埋没人才呀!

  “不行就算了!现在还钱!”李世民摊开手掌说。

  杨冠闭上眼,深深吸气,冷静冷静。现在这情景不能与他正面交锋,要“求同存异”,gao好关系才是上策。不就是钱嘛,本公主还缺这点?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李世民,你给我记着,等有朝一日,本公主成为你大嫂时,你娃就晓得我的厉害了。“甚好,甚好!李兄怎么说都行,现在就记下,可别忘了。”杨冠遂起身丢个白眼,告辞。

  “等等,你这又是什么鬼画桃符?就这,也想在夫子那里蒙混过关?”李世民捻起一张,一脸嫌弃的说。

  杨冠顿时哑口无言。

  “不过还好,夫子今日有事外出,我就好人做到底,帮你记下了。”他关好纸稿说。

  杨冠恶狠狠的盯住那人,两眼冒火,顺手扯下稿纸,立马走人。

  此时,只留下少年独坐书前,露出微微上扬的zui角。

  却说,杨冠走向回廊的尽头,打算找找往常那些赌棍,看能不能利用手中这些钗环做本钱,赌它一赌,以便尽早还上那可恶之人的钱。当走出后花园时,被一只大手拉住,一看原来是李元吉。

  “小猴子,今日选球员,你去看不?”李元吉问道。

  “什么球员?没心情!”杨冠扯过手臂,一脸嫌弃,心想,姐这遭遇都因你而起,你居然还有心情看球,还敢给本公主起外号。等本公主恢复身份那日,定要治你的罪。

  “是一年一度的太子院与太子府的击鞠赛(马球)啊!你不知道?”

  “什么?与谁?”杨冠惊讶的问。

  “每年都有一批结束学业去各个县衙官府谋职的学员要和太子府的护卫兵来一场友谊赛。这是创院之初就有的制度。虽是小小一场比赛,实则是太子在为未来羽林军挑选栋梁之才。如果表现优秀,被太子赏识,那就是平步青云了。所以,每年的球赛,大家是卯足了劲儿,要好好表现一番与太子看啊。当今的大将,张须陀,宇文化及等等,都是在这里一战成名的。”李元吉说得是眉飞色舞。杨冠听得是饶有兴致。

  “那今年什么时候比?有谁参加?”看来杨冠早把还债一事抛掷脑后了。

  “过几日就开始。队里好多我认识的人,熟的很!有尉迟敬德,有长孙无忌,还有我大哥!”李元吉一提起自己的大哥,更是无比自豪。

  杨冠一听自己心上人也在其中,顿时兴奋得差点尖叫起来“他们能不能赢,你说,你快说呀!”这时迷妹的动作展示无疑。

  李元吉先是一愣,心想,有这么高兴吗?又不是你参赛,你惊呼什么劲儿?“肯定能赢!我大哥是谁呀!他可是文韬武略,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啊。在这区区击鞠赛上从未让我失望过。这次定能一展卓越英姿。”李元吉shen.出大拇指,满脸崇拜的说。

  杨冠一把拉住元吉的手,连拉带拖的说“那还不快走,晚了就看不到啦。”看着被他就这样牵起的手,元吉心中那莫名的涟漪又层层荡起。

  “

  ”进不去,怎么办?他们训练都是封闭式的,我们根本看不到。“元吉无奈的看着高高的围墙叹气。

  杨冠环顾四周,这训练场设在骊山脚下,高墙铁栏团团围起一座马球场地,而球场外围大树被砍,只留些稀松小树,更显得此练习场的突兀。忽然远处的一棵海棠树映入了眼帘:”就它了,“她指着前方的树对元吉说。

  ”你要干嘛?“元吉错愕的说。

  ”爬树会吧?爬树去。“杨冠说完又一次拉起元吉的手,不由分说地向树的方向走去。

  结果,杨冠爬到最高的枝梢,举目眺望,看得是津津有味;而元吉,爬到一半,就在最低处的枝丫上打着哆嗦。

  ”确实不错,让我大开眼界啊!可就是隔太远了,看不清谁是谁,好可惜。不过从整体上看他们实力不俗,看来太子府的人没那么轻易赢得胜利了。“杨冠挂在树枝上一边观看,一边分析道。

  ”殷兄,这看也看够了,咱们还是下去吧!“元吉的声音在发抖。

  ”什么时候再来看,什么时候?“杨冠完全不理会现在元吉的真实感受。

  ”以后这几天,天天他们都要训练,你若高兴,天天我都陪你来便是。只是现在都训练结束了,咱们下去吧!”元吉说这话不免让杨冠笑出声来。

  “你笑啥?”

  “我笑你很可爱呀!”

  听到此话,元吉顿觉面红耳赤。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