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长安月下 楔子

  

  楔子

  西安文物修葺馆,唐部。余捷正在给《江帆楼阁图》安上最后的挂坠。这已经是自己安装的第五百一十三个挂坠了。想当年自己在系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优等学生,来到这里都快三年了,还是做着临时工的工作。都快三年了,教授看到自己还是在咆哮,永远鸡蛋里挑骨头。吊坠,吊坠,明明一个扫地阿姨都可以干的怎么偏偏落到自己头上。难道本小姐天生就只能干这活儿?

  “捷,你还没弄完?我要先走了”乔沁一边收拾工具,一边说。

  “就快了,你先走吧”余捷有气无力的说。

  “你最后走,要记得关灯额“乔沁掉头来补上一句。

  余捷皱着眉头,“是啊,关灯,永远是自己走最后,有无数次忘记关灯,导致第二天教授如雨点的咆哮。这个乔沁,也明明只比自己早来一个月,现在居然成了教授助理。现在甚至可以独立“补芯”了。可自己现在连“揭旧”的工作教授都不放心让自己独立完成。绘画功底好是吧?想当年在院校,自己的功底不比她差呀。为什么就得不到重用呢?绝对是裙带关系呗!教授姓乔,你也姓乔。不让人怀疑都奇怪。“余捷只能聊以慰籍。

  嗨,算了,还是关灯走人吧!反正只要出国签证一下来,自己就解脱了。憋屈不了多久了。

  关好灯,四周一片漆黑,寂静得余捷只想大步快速走出工作室。

  当她转身的一瞬间,一张泛青的脸忽地映入眼前。余捷“哇“的大叫起来。本能地拿起大包就往那鬼身上砸去。

  “别喊。是我“那泛青的脸说。

  余捷被摇出理智,睁眼一看,原来是人啊。“郭小兵,你要死啊,敢这样吓唬本小姐,我打死你。”一边说,一边找家伙来对付这白痴。

  “姐,别打了,我真有事找你!”白痴大声说。

  “你能有什么事儿啊,又没钱啦。我这个月工资可还没发啊。别惦记啊。求放过。“余捷整理好物品,准备走人。

  “你跟我走,我带你看样东西“郭小兵连拉带拽地说。

  “郭小兵,你这里简直就是狗窝加猪圈啊!这什么味儿啊?是人住的吗?“余捷一边捂着鼻子一边跨过”崇山峻岭“,想找个地儿坐都没找着。

  郭小兵一把拉住她,极其郑重的表情,余捷看得心发麻,“郭小兵,你不可以对我有非分之想啊?先说好,咱们是多年的老友啊,你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咱们可能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啊“余捷下意识的护住了xiong。

  “姐,说什么呢?别自作多情了好不好。人家心里只有多多,除了多多谁都进不了我的心。“郭小兵望着远方,一番惆怅。

  余捷听着一阵恶心,又一阵如释重负。“那你把我拖来为什么啊?参观你这家畜牲口养殖场啊!“

  “你来,我给你看个东西。“小兵神神秘秘的表情,让余捷不知所云。

  郭小兵打开电脑,拉出一段视频。

  “这是去年美国秋季拍卖会。“郭小兵说。

  “我知道,那又怎么了?“余捷翻着白眼。

  郭小兵拉动进度条,定格在一幅字画上。

  “看,仔细看!“郭小兵指着屏幕兴奋的说。

  “半张,这怎么只有半张?“余捷前倾身子,努力看着屏幕。

  “卖主自称是唐太宗真迹。据说是从唐太宗棺椁里取出来的。怎么样?有点意思吧“郭小兵叉着腰得意的说。

  “不可能。唐太宗的真迹?现在唐昭陵还好好在那里呆着,哪里来的真迹。“余捷无语的准备离开。

  “美拍,这是美拍。更可疑的是,我查过,经过碳12检测,这东西是一千三百多年前的材料,算一算时间,东西是对的。“郭小兵拿着资料翻给余捷看。

  余捷盯着额头是汗的郭小兵“小兵,你是寻宝剧看多了吧。是1300年前的东西又怎样?1300年前的人就不作假了?关键是它还是个残缺的,只有一半。大哥,皇帝的东西为什么就只有一半?啊?“

  “你先听我说完。这半幅字画居然被人天价买走了。你猜是谁?“

  “有屁快放,我要回家睡觉了!”余捷不耐烦的说。

  “冯泊岸。怎么样?想不到吧!现在你还说这玩意是假的?“郭小兵继续来劲了”你还猜怎么了?他居然发帖,要寻与此画有缘人,奖金1000万!“

  郭小兵躺倒在那又肮脏又充满酸臭味的chuang上,翘起二郎腿继续说:”他可是个隐形藏家。连当今最有名的鉴宝专家拿不准的字画都要向他请教,你知道他收集的藏品有多稀罕?你是业内人士,不用我多说吧!“

  “你要干什么?说这么多,跟你我有什么关系?什么叫有缘人?“余捷叉起腰说。

  “他的条件很简单,因为只有半张画,谁要是能还原另外半张,他满意就OK”小兵猛地站起来。

  “你小子,是动了奖金的念头吧!“余捷无语到极点。”找我干什么?我有利用的价值?“

  “姐,别说得那么直白嘛。这是合作,合作。什么利不利用的。你看,你一个文物修复专业的高才生,现在不是在申请出国吗?不也需要钱吗,我,这穷得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这机会好啊!专业对口。奖金又高。这简直是为您量身打造的啊“郭小兵不停拍着马屁。

  “确实是ting适合我的,可我为什么要和你合作呢?技术是我的,你又能做什么呢?“余捷上下打量起他来。

  “我可是牵头人啊。信息,联络。咱们只要接了活,姐就只管画,一切其他事务包在我身上。”小兵拍着xiong脯说。

  “好吧,先谈谈如何分赃的问题。”余捷一本正经的说。

  “现在就谈这?早了点吧?“小兵意外的说。

  “先说断,后不乱。不如就,二八开“余捷大手一挥。

  “四六“

  “二八。“

  “三七“

  。。。。。。。。。。

  泊岸藏馆。和想象的宁静幽雅完全不同,光排队看展画的队伍就排成长龙。

  “居然这么多人来参赛?金钱的力量是巨大的啊!”余捷打着扇子,眺望着前方。

  队伍一直排了一个多小时,他两才总算排到藏馆大厅。一近大厅,那也是人山人海。根本无法看到展画。

  “这是看蒙拉丽萨吗?妈呀!姐快透不过气来啦“余捷直嚷嚷。

  费了好大的劲,他两才挤进书画馆。突然,一下子全黑了。电“哐”的全熄灭。现场工作人员在慌乱中指挥着所有参赛人员全部依次离场。

  四周一片漆黑,余捷和郭小兵被拥挤的人潮冲散了。当她从地上爬起来时,已经不知道人们都去了哪里。这时一束光打在一个水晶柜上,让人不可能忽视它的存在。余捷从地上爬起来,缓缓走向那个发光体。

  “原来,你在这里“余捷低头惊讶的审视着那方字画。

  看来不是一般的千疮百孔啊,从仅剩下的这一半来看,断口的形状应该是火烧的结果。仅剩下的这半幅,从纸质上看应该是当时的新罗进贡纸,没错,研究唐代书画这么久了,这不会看错的。新罗纸和宣纸最大的区别是:新罗进贡纸有一层当时高丽国独有的碧落花纤维,在碧落花微毒的香气中,这比其他纸张更不易腐烂和虫蛀,而ròu眼从它微微泛紫光的颜色上就能一眼区分。所以能保存至今都不腐化。实在是人类文明的又一奇迹啊。

  纵观整幅字画:一丛翠树,是什么树呢?像是在哪里见过。额,是的,和外婆小院里栽种的那棵海棠极为相似,连这婆娑的身姿都极像。画中央一身络衣的女子却只留背影,如瀑般倾泻而下的青丝,修长萧条的身段,一只如粉藕的芊手拉着被火烧掉的某物,是什么呢?这延展想象的空间实在是太大了。就如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维纳斯。“东方维纳斯?”余捷笑着说。再抬眼,只见一丛青枝上挂起一轮满月。之后再无他物,只有大段的留白。

  在落款处仅仅能分辨出四个字,“长安月下”余捷困难的,连蒙带猜的轻声念出。

  啪,灯亮了。余捷迷糊的抬起眼,一个修长的身影渐渐拉近。

  一个男人,身材高大而瘦削。一身灰色素人衣,手拿摇扇,脸庞棱角分明,眉眼间透着一股傲气,双眼如鹰,深邃难测。恰这般如古画中轻踏而来,云淡风轻。

  “你是怎么进来的?”那男人先开口。

  这情景余捷已看呆,一时还没缓过神来“不知道,可能刚才人太多,又停电了,我可能是被挤进来的。”她慌张的忙解释。

  “我们见过吗?“男人说。

  “您想必就是冯泊岸,冯先生吧。我在《天朝收藏》见过您。您肯定不认识我,我是修葺馆的,我叫余捷”余捷尴尬的shen.出手,以示友好。

  “不,我肯定见过你。“男人并不理会这莫名的礼节。

  “我只是好奇这部作品,想来看看。额,已经看完了,那就不打扰了。告辞”余捷立马想抽身离去。

  “你认识这四个字?“男人转身严肃的问。

  余捷这才又瞟了一眼那字画。这不看不说,一看自己都吓了一跳。天啊!那居然不是中文,不知是梵文还是突厥文字。余捷张大zui,自己也无从解释。

  “你懂高昌文?“那人低头凑近问。

  这次,余捷和他目光相遇,如此近距离。

  “高昌文,天啊,我能看懂高昌文?这早就失传一千年的文字?“余捷吓得不敢相信。

  “我还有急事,抱歉,我必须走了。“余捷红着脸,低着头落慌而逃。

  站在博物馆的大门口,余捷还是恍恍惚惚,就像刚才做了个梦,那么不真实。现在腿都是软的,身体像被什么掏空一样。连小兵的呼喊,都像隔了一层膜,隔在系统之外。

  被小兵背回到家。自己就像形尸走ròu样躺在rou软的chuang上。没有疼痛,没有知觉。外界的一切自己都清楚,可就是无力冲破那层膜,所有的都被挡在其外。

  “我肯定是病了。这次病得不轻啊。”余捷满脑子都飞快的旋转着,一阵阵尖叫,一次次屠杀,一场大火,一把利剑,一间暗房,心想“还是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吧。也许一觉醒来,一切就会好的。“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