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永乐记 闯祸了

小说:永乐记  作者:萧红杏  回目录
永乐记:闯祸了图文
  朱棣与朱榑两人并肩进了永乐楼,站在人qun中两人忽然的到来人吸引了所以人的目光,朱榑一袭白袍,手里把wan玉笛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只见那他,面若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唇如桃瓣,目若秋波,也不知迷倒多少在场的少女。

  朱棣发如丝,长披在身,睫如羽,遮蔽双眸,唇的线条,鼻的勾勒,无不完美极致,略带铜色的肤,衬着男子的气质。一身黑色的长袍紧贴在约摸一米八多的身上,彰显着一种隐隐的霸气。

  “这楼果然就如你所说,不同一般。经营这楼的女子定是兰质蕙心,善解人意的温婉良人。”燕王凤目飘向小齐王,暗示他,你是不是看上人家姑娘了,才折腾着本王来这里喝酒听戏。

  “四哥,你莫要用那种眼神瞧我,怪瘆得慌的我们上楼吧。”两人坐在二楼雅间,听着戏文悠哉的喝着茶。

  “四哥,你可还记得小时与我一同在御书院读过几年书的沈通”

  燕王点点头道“嗯~怎的?”

  “他啊,跟这楼里的老板关系好像不一般,我看定是动了春心了,哈哈~”调笑出声,看来除了老百姓喜欢八卦,连皇亲国戚也喜欢谈论别人的八卦。

  “噢~他那个书呆子,终于开窍了说来跟你年级相仿呢。人家书呆子都动心了,怎么你还是整日无所事事的,父皇不再了没人给你安排婚事,也只能让我这做四哥的替你记挂着,回头让本王的王妃给你寻几个乖巧的”他的声音淡淡的,眸光微微低垂半点儿都听不出是在调笑小齐王的样子。

  “怎的又说到我身上来了,四哥你就别老替我担心这些,我还没玩够呢,自然还要潇洒几年。”瞧自己又被燕王调戏,俊颜上的表情很复杂皱着眉。

  忽的两人听到外面戏台子上的吵闹声,“怎的如此吵闹”燕王道

  “要不回去瞧瞧?”小齐王提议道,掀开珠帘两人甚为优雅地走了出来站在栏杆处。

  瞧着远处,李永乐瘦小的男装打扮,挥着手骂着一个长相极其猥琐的男子“敢调戏我楼里的姑娘,你是不是吃了熊心豹胆。信不信本姑奶奶拉你进永乐楼黑名单”只见一拿着琵琶的女子在李永乐身旁低低的抽泣着,李永乐也很大男子气概的一把搂过那哭泣的女子。此时很多看热闹的人都围了过来....

  “哼,不就是出来卖的女人嘛,神气什么大爷有的是银子,小娘子跟了我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说罢shen手就要拉走李永乐抱在怀里正在专心哭泣的女子。

  李永乐死死拽住那女子,你休想抢走我的人那种眼神可以杀伤眼前那位大汉。沈通ting身出来解围“这位客官,你瞧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你如此抢占民女要是被传出去也面上无光不是,不如就此作罢,再者这位女子本就是一乐姬,卖艺不卖身。还请客官多多体谅,莫要为难我们。”

  那男子见沈通文弱书生的模样很是不削便狠狠的推了沈通一把,害的沈通向后退了两步显得有些狼狈“你一书呆子在这里管什么闲事,莫不是这老板养在楼子里的小白脸吧,哈哈~~我告诉你这乐姬本大爷今日要定了,开个价吧”

  李永乐眼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恶狠狠的跳起小身板对着那猥琐的男子一拳挥过去刚好打在那男子的眼睛上,男子疼的蹲在地上捂着眼睛。

  “世人都说女孩子不要随便吵架,这会显得自己很没有教养,我看就应该一巴掌呼过去,让你们这些淫虫都知道知道什么叫文武双全。刚欺负我家书生,当老娘死的是不是,刚不是说了这乐姬卖艺不卖身,你是耳聋还是脑残听不懂啊。”真想给他一个傻逼的称呼,就是怕你们这些古人听不明白。

  沈通也没想到李永乐竟然为了他打了那个男子,心里自然是感动的又怕那人报复便立即拉过她到自己身后。

  果然那男子站起身子一直手捂着眼睛对着李永乐大喊“臭娘们,给你脸了是不是,今儿别想讨到银子老子要砸了你这家店,还要抢走那小娘们儿。”说完就让自己的两个手下与永乐的伙计们打了起来...

  自己则对着李永乐与沈通扑了过去,李永乐跟沈通都不会武功,沈通只能拉着李永乐躲避,那男子在身后追赶他们,将两人逼到死角两人动不得,沈通用身体将李永乐护住,眼看那男子就要将巨拳挥到李永乐的脸上,李永乐已经紧闭着双眼打算硬生生扛着这一拳。便听到一声巨吼“啊~”我的手,只见那男子手心扎了一根筷子,也不知道是哪位大侠出手相助。

  燕王给身边的护卫使了使眼色,两个护卫过去与那几人打了几个回合,就将几人擒住送去见官。

  李永乐也不知道是谁救了自己,于是她就走到护栏旁边双手相拱“不知刚刚是哪位大侠出手相救,不知可否现身一见。”等了片刻无人回应便又道“既然大侠不愿现身那永乐也不勉强了,但还是要多谢大侠出手。今日小店出了这些状况扫了大家的兴致,真是不好意思还请担待,今日的酒水全部减半,还希望乡亲父老们莫要见怪”拱拱双手,弯了弯腰鞠躬致歉。只听qun众们齐齐欢呼,今日倒是方便了这些qun众看了热闹,酒水还减半真是美极了。

  沈通的眼睛一直盯着,燕王与小齐王的方向,他心里清楚定是刚刚他们其中的谁出手救了永乐,且他们是王爷现下都已碰了面哪有还不去请安的礼。戏看完了燕王与小齐王双双也进了包间继续喝茶听曲子。

  “怎么样,四哥有意思吧,方才那个女扮男装的小女子就是这家酒楼的老板”小齐王魅笑道。

  燕王他的琥珀色眼眸此时如大海般的深沉,英ting的眉微微轻挑。“呵呵~倒是有些意思”他从未见过一个小女子,小小的身子竟有如此大的能量,她身上散发出的活力强烈的震撼了他,包括李永乐的小聪明,他都瞧在眼里...

  “四哥,是对她极其有意思吧,要不然你刚刚怎会出手救她,你可不是个爱管闲事的闲人呢”眼角却微微上扬俊颜上一直带着笑意。

  “嗯~算你这次有些眼力,再也不是去的什么青楼,本王只觉得这楼子还算有几分意思。”狠狠地瞪着小齐王,坚定地说道。

  小齐王拿着玉笛在手里打转笑了笑。英ting的五官透着一股掩盖不住的邪魅气质,zui唇XingGan,尤其是搭配在一起之后,更是犹如上帝手下巧夺天工的作品。

  此时沈通进了包房,对着两位王爷俯了俯身“小民不知两位王爷前来,没来相迎还请恕罪”

  “本王本就是微服私访,无碍的。沈公子不必多礼,坐吧。”燕王面无表情的说道。

  “沈通你怎么Ri都在此处啊,怎么感觉这酒楼就跟你自家开的似得,出了事都是你出面扛着解决,怎么还没追到那个李大小姐吗?”齐王邪魅狷狂的笑出声。

  沈通微微蹙眉眸色微沉“也不知为何,齐王怎的对小生的事如此关心,是不是王爷心里在盘算些什么,小生见王爷也是Ri来,是不是心里生出了什么心思,怕是让小生搅黄了?才处处针对?”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本王能对这楼子生出什么心思,你休要胡说。”

  “本王倒是觉得沈公子说的有理,齐王莫不是对那李永乐动了不可告人的心思”燕王深深的看了一眼齐王别有用意的说道

  “四哥,你怎么也跟着这书呆子一起冤枉我。”齐王激动的摊摊手掌,别过头去,沉默不语。

  这时李永乐气呼呼的走进包房“沈通原来你在这儿啊,我寻了你好久,走我们去衙门老娘要告那个贱男人,我要他赔偿老娘。店里砸坏的桌子、椅子、杯子茶壶,真是越想越气,气死我了。”拉起沈通的袖子就往外走。

  沈通拦住她“永乐,等下。”他转身看了看身后的两位王爷,有些尴尬这永乐的性子也太急躁了,这儿还坐着人呢。

  李永乐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坐在桌边一黑一白的男子...两个字闪现在她脑中“好帅..”穿越遇帅哥这种设定我是真真的喜欢呢.于是心里便开始打起分来,这个黑衣男子一看就是小说里常有的冰块脸不好相处,但冰块脸的优点是爱上一个人之后就特别专情,嗯嗯不错我喜欢...95分还有5分暂且保留。

  这白衣男子怎么看上去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就是想不起来了,但也是一等一的好看呢,有种雌雄同体的感觉,但我确定他定是男的因为他是飞机场没xiong嘛。90分太妖艳,这种男人往往就是祸水不知要伤了多少姑娘家的心肝呢。

  “永乐、永乐”沈通推了推她,瞧他看两位王爷看呆了眼,心里有些不爽。

  “啊?沈通他们是谁?是你的朋友吗?你有朋友在怎么不与我说一声也好让我尽地主之谊嘛”方才回过神来。

  齐王坐在一旁低低的笑着,用袖子遮住对着燕王悄悄说了句“四哥,看来她是被你的MeiSe所迷惑了,这丫头是有些眼力劲儿的”燕王当没听到一般,淡定的抿了一口茶。

  沈通似有些不高兴对李永乐看王爷的这幅神情于是便冷冷介绍道“这两位公子是沈某的旧相识,这位是朱公子,这位白衣男子是齐公子”

  李永乐低低的回道“姓朱?这朱姓在大明朝可是大姓啊,而且这又是在京都该不会是那皇帝老子的什么亲戚吧”

  沈通这次到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尴尬的咳嗽了几声“永乐,注意用语,是皇帝陛下。”

  “嘿嘿~沈通没关系的啦,那皇帝远在那皇宫之中尽情的作威作福对着他的江上指手画脚,才不会听到我刚刚那样称呼他呢,再说了我也没说错啊他是皇帝就是老子嘛,他是大明朝的老大扛把子每年我们还要交许多保护费给他,美其名曰交税对不对。”说着说着就自己坐到桌边倒了一杯茶“你们肯定是什么富家公子吧,看你们的衣着也像。”

  沈通呵斥道“永乐,你休要胡言乱语...”本还想说些什么被李永乐cha话道“你是不是想说饭可以多吃,话不能多说。哼,我偏要说。我呢刚来这里的时,那个时候还是明太祖朱元璋是当今圣上,我还想他给我签个名呢,后来想想根本就是在做梦,人家一开国皇帝凭什么给我一市井小民签名啊。

  不过后来不久他就死了,现在是朱允炆当皇帝了对吧,唔...他不行的,他四叔朱棣他啊...”本来想说出朱棣会毛朝篡位还好住zui的及时。

  听到这里齐王本坐不住了想愤然起身呵斥,竟敢直呼父皇的名讳,对着皇家里的人指指点点,但被燕王在桌底下拦住,意识的对着他摇摇头。

  燕王脸上的神色淡淡的道“嗯?怎么不说了,朱允炆为什么不行,朱棣又如何?”

  “朱允炆是书生体质,且生性文弱,算了算了还是不说他了,他也是被他的皇爷爷培养出来的,以后他会怎么样也是他自己的命。朱棣是朱元璋的第四个儿子他以后可是要干一番大事的人,所以呢,哈哈好想要他的签名啊。

  还有我打算过几年将永乐楼开去被北平,那个地方以后将是整个大明朝最繁华之所,嘿嘿~”说完心底偷偷想着北平不就是以后的北京嘛,哪怕到公元2017年也是最繁华之地呢,大北京自然人人都很向往去哪里发展。

  “照你如此说来,你该不会是仰慕哪位燕王许久了吧”齐王不怀好意的看了看李永乐。

  “才不是我都不知道他长的什么样子,万一很丑呢,我只是说他以后是大明朝鼎鼎大名的人物,但是我知道他是个喜怒无常、独断专治,野心也很大,过些年你们就知晓了,天机不可泄露哦”很神秘的眨眨眼,还好我对明朝这一小段还算稍有了解.

  “大胆”齐王剑眉微怒重重一掌拍在桌面上,李永乐被他这样一呵斥吓的当场就愣住,沈通整张脸都黑了,燕王眼里射出的寒光能将她生生斩杀。

  “你干嘛,有病吧,你吓到我了知不知道。”李永乐不知死活的对着齐王吼到。

  沈通紧张的拉着她“你就安分点吧,都说让你别说了”又偷偷凑近李永乐的耳边小声道“哪位穿黑衣的就是朱棣燕王,那白衣的是齐王”

  “你丫的不早说,你害死我了,哪有你那样介绍客人的只告诉我姓什么,我怎么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那我们现在溜走还来得及吗?”李永乐在沈通耳边说道。

  “来不及了”燕王扭头意味深长的瞅着她冷冷的笑着

  李永乐也不管了直接拉起沈通的手就朝门外飞奔过去,齐王一个轻功就拦在他们跟前“想走休想呵呵~你也知道什么叫怕?”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