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永乐记 朱棣

小说:永乐记  作者:萧红杏  回目录
  至正二十年四月,庚子年,一声婴儿的啼哭彻响天际,在险恶环境中出生的这个婴儿,就是朱棣。

  一位传奇的帝王从此刻开始记时了。

  何苦生在帝王家啊,朱棣的童年并不美好,他的母亲并不是马皇后,而另有其人,正是因为他的母亲身份低贱,且并非长子,所以得不到朱元璋的多少宠爱,从小朱棣就没有得到过什么好的待遇。

  哥哥是太子朱标,朱元璋尤其看重,可以享有一切优待特权,他用的东西是最好的。对比之下,朱棣确实寒蝉许多。

  洪武四年,十一岁的朱棣被封为燕王。

  朱元璋把各个小儿子封到各地当藩王。他为了不使天下人感到他私心太重,在封藩前还特意作了一番表白:“天下之大,必建藩屏,上卫国家,下安生民。今诸子既长。宜各有爵封,分镇诸国。朕非私其亲,乃遵古先哲王之制,为久安长治之计。”

  燕王朱棣明太祖四子,建藩国于北平。洪武三年朱榑,明太祖七子受封齐王,洪武十五年,就藩青州府。朱橚[sù]明太祖第五子,于洪武十一年封周王,封地到凤阳。

  “四哥”齐王朱榑优哉游哉的走进朱棣的书房

  “嗯~”也没抬眼看朱榑,看着手里一本蓝面儿书籍顺手翻了一页。

  “四哥整天在这宫里看书写字,也不觉得闷,难得来一次应天也不出去逛逛”随手拿起摆放在朱棣书桌上的甜橘剥完含入一片。

  “你就知道胡闹,如今新帝刚继位,我们几个王爷本就是藩王在这京都还是本分一些,免得给朝中那些老臣留下什么口舌”又随意的翻了一页书。

  “允炆,书生气十足而又温文尔雅他不会在意,那些朝中老臣如若说什么让他们说去就是了,早晚本王要割了那些老家伙的舌头”吃完甜橘,坐在一旁饮了口茶。

  “放肆,当今皇上的名讳也是你能直呼的,你就安分一些吧,过些日子本王也要回北平,你也早些回青州,免得在这里闯出什么祸端”放下手里的书看向朱榑摇摇头,他这个七弟自小就跟着他,大大小小的战役也参与不少,但这散漫的性子不知怎的就改不掉。

  朱榑右手撑着太阳穴,左手拿茶杯举在眼前左看右看“还是四哥这儿的茶最是好喝,回去后四哥可要命人捎些到青州。”不削的态度不理会朱棣的那些警告。

  朱榑又道“哼,一个毛头皇帝,胆小怕事能做成什么大事。就一书呆子又毫无战功。也只有父皇最是偏心,这大明的江山交与他,还不如给四哥,如此才能开创大明的太平盛世。”

  朱棣眼睛里的深意,不禁怒道“大胆,闭zui,这话你只能在我这儿说说也就罢了,若是传出去你我可还能保住脑袋,日后莫要再这样胡言乱语,若是在犯四哥必不饶你。”虽然做出一副我很生气的模样,但毕竟是跟着自己南征北战的弟弟骂两句也就罢了,其不然朱榑这些话又怎么不是他心中所想,但如今就算有诸多不服已成定局还是退一步,再作打算。

  朱棣的冷眼对目并没有让朱榑感到不自在,反倒耸耸肩笑了笑转开了话题‘四哥,今日我在应天发现一有趣之所,那是我大明朝都不曾有的,乃之从古至今都不曾有过,且还是位女子所经营。她大胆的放出狂言,道之,错过了她家的楼子,就等于白来了一趟京都。四哥看来我们在京都生活了这十几年是白活了哈哈~~’

  朱棣剑眉闪出一丝不削“噢?竟有如此大言不惭的女子。呵呵~”

  朱榑凝起眉头道“就这样没了?四哥你就不想去瞧瞧?”

  “小女子弄出来的小玩样儿罢了,都是些不堪入目的小计量,本王还要看书哪有那些闲工夫,也就你整日懈怠无所事事”

  “这如今天下太平,刚好本王趁了皇帝的心意,做个闲散王爷岂不是很好,难道要本王回去Ri练兵?”

  朱榑想了想,眼睛一亮道:“要不这次我顺道跟着四哥回北平,留在北平游玩数月再回青州可好”

  朱棣干笑两声,上下将朱榑打量了一通。“嗯,都随你的意便是”

  朱榑轻轻咳嗽两声,小声道“四哥,你真不随我去看看啊”

  “去去去,莫要再打搅我看书”就这样朱榑被他四哥轰出了屋子,然后片刻不曾迟疑地向外走去。

  永乐楼晚间生意也是火爆的很,人来人往只看到强叔一人忙前忙后的景象。李永乐却在一间包房里与沈通翠儿喝酒吃菜。“嘿嘿~今夜定要与你不醉不归。来翠儿你也满上...”高菲菲在现代就很喜欢喝些小酒,有时候打副本也不忘买点小酒边喝便打游戏,她非常喜欢那种喝醉之后轻飘飘的感觉。

  沈通一本正经道“还是少喝些,店里还有许多事物要你打理呢。你莫要喝醉了。”

  李永乐倒是自信满满的说道:“哼,小瞧我是不是,我的酒量可好了,你这书呆子定不是我的对手,今夜就要将你灌醉然后...嘿嘿~~”调笑着shen.出两只爪子,抓呀抓呀的恐吓沈通。

  沈通有些忐忑更加是害羞默默饮了一口。“也罢,今日是你的大日子喝就喝一些便可,外面的事情我帮你应付着”

  酒碗很浅,里面的酒也未喝尽,她的眼神却有些迷离起来。那个自称酒量很好的李永乐已然是寻到了那种飘飘然的感觉,她只是喜爱喝酒,但酒量也就一般般,沈通看她这样子无奈的摇摇头,满眼都是爱怜之色,翠儿当然喝多了也跟着飘飘然了起来。

  本就是个小丫头平日里哪有喝酒的时候,今日喝了几杯早就有晕眩的感觉,一主一仆都喝醉了嘻嘻哈哈的打闹。沈通背脊ting直,也不理会那两个醉鬼只是盯着李永乐生怕她磕到什么地方。

  此时有人进来通报说有人要找沈通公子,沈通也便准了。进来一人沈通感觉一阵心惊ròu跳,他怎么忽然来了,都几年未见。“参见...”本要下跪的沈通让那人拦下。

  “他们两个?是、喝醉了?”进来的白衣男子看着那两个还在那儿打闹的两人,好像并未发现他的到来。

  “王爷忽然来找草名不知是何事”沈通看了看那两个还在打闹的人,微微一笑。

  “叫朱公子便可,我可不想暴露身份,怎么没事就不能来寻你了,都几年未见了我想你了。”调笑的坐下在桌边自行倒了一杯酒。

  沈通站在那里,一语不发,目光如炬般凝望着他,李永乐看向沈通一人站在一旁便招手“你这呆子站在那边做什么,过来坐,我们继续喝呀”

  朱榑看了看李永乐,怎么我一大活人坐在这里许久,你是看不见我吗....酒量差就算了,眼力也如此差。

  李永乐眼里朦朦胧胧上身渐渐开始无规律地摇晃,只好将两臂紧张地支撑在两侧,尽力保持着身体的平衡。“你~~”手指着朱榑。

  此时的李永乐尽管面色微红,发丝凌乱,神情飘忽,可是却透露出一种醉酒后的美感,看上去更是楚楚动人,朱榑双目一凛。

  李永乐盯着朱榑转不开眼,朱榑一件雪白的直襟长袍,衣服的垂感极好,腰束月白祥云纹的宽腰带,其上只挂了一块玉质极佳的墨玉,乌发用一根银丝带随意绑着,没有束冠也没有cha簪,额前有几缕发丝被风吹散显得颇为轻盈。那浓密的眉,高ting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帅哥?美女?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好看的人”李永乐迷迷糊糊的盯着朱榑,稀里糊涂的话就飘了出来。

  “呵呵~算你有些眼光”朱榑笑吟吟的斜眼看向她,沈通坐在李永乐的身旁不自觉的皱了皱俊眉。翠儿早就醉倒趴在桌上睡着了,甚至还留着口水,看来睡得ting香。

  “嗯嗯,好看是好看,就是不容易分辨男女。如果你是女的看你这身打扮定是女人中的白莲花,如果你是男的那你说什么多对,毕竟你帅。”鼓了鼓腮帮子,然后冲着他笑了。

  “永乐,莫要乱说”沈通有些紧张的制止了李永乐。人家可是王爷,你是不是不要命了。

  “白莲花是什么意思你跟我说说,还有我是男的,你想不想好好的看看清楚。”朱榑倾身过去,看着她的笑颜,视线缠绵。

  “王爷请自重”沈通脸色骤冷成冰。

  李永乐微微抬眼,就接触到男人一直带着热度的视线。朱榑靠的很近,李永乐感觉那么好看的男人靠的如此近更加头晕眼花,xiong口翻江倒海,呼之欲出,“哇~”的一下吐出内心的不快,还好朱榑眼疾手快后退两步,瞪了一眼李永乐,不快道:“真是没规没矩!”

  脸上泛起红晕,像一堆烂泥差点瘫倒在地上,被沈通抱住后背。“早知你会如此,就不让你饮如此多。”一脸无奈。

  “沈通...”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害的沈通在朱榑跟前有些尴尬。便抱起她的身子打算送她回房里,平日里看着文弱的书生模样,抱起李永乐时很轻松没用多大力气,将她打橫抱起对着朱榑行礼幅了幅身,转身离开包房。

  李永乐她抬手轻抚他的俊颜“虽然我不太懂,为什么穿越来的女人都会有一出门就遇帅哥的设定,但是我真的遇到了嘿嘿~还是两个”她jiao羞的朝他怀里钻,这番模样,有点像是在讨宠!

  “看来你真的是醉的不轻,又开始说胡话。”沈通把她往怀里紧了紧。将她轻轻放到chuang榻上,盖上被子拿起面盆打算帮她擦擦脸。

  “呦,我们一向男女观念分得极清楚的沈公子,今日倒是破例了呢”朱榑靠在井边的大树下zui角一挑,露出一丝得意的坏笑。

  “齐王、莫要乱说,我跟永乐只是朋友。”说的也吞吞吐吐,不顺气的模样。

  “噢?是吗?那你还给她打水,你要给他擦拭身子吗?”嘿嘿一笑,没有将对方的态度放在心上。

  “怎的,不说话了,难道是被本王说中了吗?你这傻书生也有对女人开窍的时候,真是稀奇啊稀奇”他绝美的面容,调笑起来更加邪魅了几分。

  沈通打完水没理会朱榑的言语,进了李永乐的屋子,独自一人坐在板凳上沉思,他知道朱榑的意思,但他就算是动了情又如何,母亲大人是不会同意的,她要的是门当户对,俊美的双眉就这样皱着,坐在哪儿很久、很久,静寂无声。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