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永乐记 下雪跟崴脚更配哦

小说:永乐记  作者:萧红杏  回目录
  “哇,好美啊!”每个地方都积了厚厚的雪,到处白茫茫一片,房顶、树梢都盖上了洁白的雪,晶莹透亮。雪花从天空缓缓的飘落,一片接着一片,轻轻的,缓缓的,软软的,冰冰的,凉凉的只见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

  翠儿早早的就起了身,这是今年的初雪再不过多久就要过年了,想想跟小姐还有强叔杏姨围坐在一处吃年夜饭,三十日岁暮那日不用干活,好幸福呀....翠儿的幸福很简单,有小姐,有永乐楼那些一直陪伴着大伙的伙计,就满足了。

  “啊,翠儿姑娘起的可真早。”朱榑从树下走出,惯喜欢穿一身白袍的他站在雪地里都不容易被人发现,那抹欣长的身影,那张绝色的脸,唇角微扬。

  “王爷....”忽然跳出一个人来,着实吓了翠儿一跳,身为王爷贵族不都是要睡到午时左右才能起的了身的吗?......喜欢赖chuang的只有你家小姐而已。

  “王爷起的可真早,如此冷的天翠儿还以为,我才是这楼子里起的最早的一个呢。”翠儿微微一个福身浅笑道。

  朱榑弯下腰,唇角弯出温柔的弧度:“本王自小就生于乱世,吃过的苦可不是你这小丫头能知晓的,就算现在已是王爷王权富贵加身也不能懈怠,每日早起练武是习惯,保卫大明子民是责任,君子以俭德辟难,不可荣以禄。”

  良久,翠儿才缓缓开口道:“论一个王爷的自我修养....大明如果多几位像齐王的一样的王爷,实乃我们这些子民的万幸也。”

  朱榑眉毛只是轻挑了一下:“永乐楼的丫头真好骗....”颤抖着肩膀,笑了。

  翠儿本就被他的MeiSe迷得神魂颠倒的,听到此人说是在戏弄自己,又是一顿jiao羞,红着脸瞪起了眼睛:“王爷.....你..就是因为我是丫头,王爷你就能如此戏弄翠儿吗?哼...”没在多说,便往相对的反方向奔走而去。

  “....本王好想心好意骗你,你为何不信。”此时,朱榑却缓缓开口浅笑云淡风清,姿态却懒散随意。

  怦,怦,怦!

  心跳的速度不由加速,加速,再加速当中。

  翠儿轻吸了一口气,再微微吐出来,为什么明明是自己被戏弄了应该生气不是吗?反倒紧张的快要窒息,拿起铜镜,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他是王爷我只不过是永乐楼里小小的丫鬟,在他的心里和世界里我像个旁观者,很多余吧。

  当你拿起镜子,看着自己...你以为是多余的,其实吧……你还真是多余的,真心的另一面可能是自作多情。

  “今日怎么醒的那么早,是要起chuang了?”朱棣突然把人轻轻一拦,笑意正浓。

  昨夜又在李永乐房里蹭睡了一宿,所以说自古深情留不住,从来都是套路得人心。人长的好看是前提,只要在她面前小装可怜,再装睡不着需要陪聊。于是就又一次成功的钻进了她的被窝,自古蹭吃蹭喝的很多,蹭chuang睡的还是头一个。

  21世纪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科学家们研发出各种MaoPian,然而李永乐又是MaoPian疯狂收集的爱好者,所以现在有一个硬硬的东西抵在了她的腰间,很显然,那是一把“枪”。她自然知道哪个是什么....一柱擎天。

  内心狠狠的将朱棣鄙视了一把,虽然她深知这也只不过是男人每天早上该有的生理反应,他并没有很污的意思。

  zui便抿得紧,不该说的,不会开口,不该看的,绝对不会把视线乱摆,两人那尴尬的姿势继续坚持着,那东西并没有要变小的意思:“昨夜下雪了,我想早些起来去赏雪啊。王爷,以后还是不要睡在我这里,该守的规矩还是要守的,毕竟我还是未出阁的姑娘家,若是让旁人知晓就不太好了,王爷也不想永乐出门就被人指指点点的对吧。”

  “本王自然不希望旁人说你的闲话,所以本王以后会小心,入夜之后偷偷潜进来不然旁人发现,昨日你还说本王有做采花贼的潜质不是吗。”朱棣笑笑也不罗嗦,直接把话说了。

  李永乐推开他走下chuang,回头甩了他一眼,像瞧白痴的眼神:“王爷,做人还是要点脸的好。要是让全国上下的子民知道他们王朝的王爷是个不要脸的男人,他们会对你失望,会对整个国家不信任造成恐慌的。”

  朱棣轻咳一声情真意切地道:“永乐,你对本王真好,你如此关心本王跟大明江山的子民,以后定是个贤妻良母。”

  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李永乐微微蹙眉,利索的穿带好,他是王爷她不便发作,礼数周到,温婉道:“永乐出去瞧瞧就不陪王爷闲扯了,王爷你若是喜欢我这张chuang晚一些我让强叔,拆了般到你屋子里去。”

  “哼。”朱棣脸色一沉,冷哼一声瞪着眼前的女人,恨不得将她的心抛开来瞧瞧,本王都做的如此地步,本王要什么你是不懂还是故意装不懂。

  李永乐知道他不高兴了,懒得抬头去看到那一张不想看到的无赖脸,偷偷地背对着他用手遮住脸清笑了两声,明太宗跟自己耍无赖的样子又可爱又俊俏。

  多数男人都有一种自大的心理,他们都觉得,自己爱怎样就怎样,不爱把什么东西放在心里,因为自大,所以就爱按照自己想要的那样做,所以男人都是无赖,跟身份地位无关。

  哇,真美!李永乐一身粉梅色雪狐棉衣,芙蓉祥云百花褶裙,身披淡兰色的梅花衫,站立于茫茫雪花之中,仿佛与梅花融为了一体。不再像往日女扮男装的装束,今日便穿了一套女装,也许这就叫女为悦己者容吧。

  忽的一颗雪球砸在她的脑袋上,李永乐捂住头猛地转过身子看看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敢暗算我,朱榑视线紧盯在李永乐的脸上,邪邪的笑着。三步并做两步走到朱榑跟前,手里藏着的雪球在他跟前转了半圈,忽的疯狂地把雪球往外他衣领里塞,“让你砸我雪球,哈哈哈~~看我不把你打的满地找牙。”

  朱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哎呀,冰死了,冻死本王了。”随即又爽朗大笑。“你快住手哦,要不然本王要使绝招了。”

  “好啊,你来啊,谁怕谁。”李永乐擦腰对着他大言不惭的吼道。朱榑只是先给了点儿甜头,然后毫不客气地将她一网打尽!对着李永乐的咯吱窝下一阵猛挠,李永乐大叫:“不要挠我,我怕痒……啊哈哈哈哈哈……救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朱榑你卑鄙,快住手啊……啊哈哈哈哈……痒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受不……啊哈哈……受不了……哈...”

  朱榑见她实在是怕痒的厉害,不忍心再继续下手,李永乐见状反到倒打一耙,shen.出魔爪朝着朱榑的腋下挠去:“你个变态,让你挠我,哈哈哈,也让你尝尝我的九yin白骨抓”没想到,一向偏偏如斯,文人FengLiu的齐王也极怕痒,花容失色的求饶,“嘻嘻,哈哈……好痒,本王错了,本王求饶,乐儿快住手。哈哈哈哈……”然而那双手,却好似更加用力了,箍着她的腰,不准她动弹分毫!

  朱榑淡淡一笑道:“就你敢如此对本王,乐儿。”

  “好好说话别拉拉扯扯。”李永乐心怀忐忑,战战兢兢东张西望,生怕哪里飞来横祸,毫不留情地砸到她的脑袋上。这个横祸应该就是哪位一早就在她的chuang榻上耍赖的男人吧。

  “哼,乐儿翻脸无情,方才还与本王玩的明明很开心。”朱榑眼神一冷,yin气横扫。

  “好了,我就不陪你了,还有事要忙。”没有理会朱榑的情绪,轻飘飘地说了一句。

  “哦?你要去忙什么?”他挑眉,有一丝趣味。

  “之前答应过沈通的奶奶要长去探望她,陪她聊聊天解解闷儿,反正今天没什么事恰巧又下雪了,想出去走走踏踏雪,沿路看看路上的雪景。”李永乐取出手帕,轻拭了拭唇,再似笑非笑地盯着他道。

  “那本王陪你一道去吧,反正本王也闲来无事。”

  李永乐撇撇小zui,看了看他:“那好吧。”

  “乐儿.....”朱榑笑着把手一shen,便要往李永乐的肩膀揽去,但眼角却不怎么小心地扫到李永乐向他扫过来的冷眼,刚shen.出去,差一点点就碰到李永乐肩膀的手便给硬生生地停在半空中,然后再狠狠地放了下来,zui角有些ChouDong:“呵呵~~走吧。”

  两人徒步走去沈家大宅:“王爷,今日起的真早。”

  “呵呵~~那是因为本王知晓乐儿喜欢下雪,今日定会早起出来赏雪,本王就守在你门口等你来一起赏雪啊。”朱榑说的情意绵绵的,而某人只觉得这个人很够朋友真够意思,大明最佳男闺蜜啊。

  “嘿嘿~~王爷如果你是个女子就好了,一定会有很多老爷门儿喜欢你,宠爱你。”李永乐发自肺腑的对他赞赏道。

  朱榑想了想自己被一qun糙老爷们儿,情意绵绵的搂在怀里,红唇娇艳欲滴,衣衫凌乱欲拒还迎,这个画面太美,我不敢想,有种恶心想吐的感觉。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不要被李永乐的话给影响了自己的思绪,这个女人脑子是什么做的本王堂堂一七尺男儿居然想让本王变成女人,那本王还不如死了算了。

  两人一边赏雪一边闲聊的走到沈宅,但从看门的下人口中才得知沈家一家人都回苏州周庄去了....说是要过完年才会回来。李永乐秀眉轻蹙,眸底闪过不悦:“怎么回周庄,沈通也不跟我告别,沈通这是怎么了?是我做错什么了吗跟我闹别扭呢?”

  有些失神微低着头,然而忽然天空中又飘起了鹅毛大雪,纷纷扬扬抬头透过稀疏的雪帘望去,隐隐约约,好像在雾中,宛如在云里,显得特别好看。shen手抓了抓飘雪心底有些落寞,雪很美,当它落下来的那一刻,就注定要化成水。

  “我们回去吧。我忽然觉得有点无趣。”微抬着头,美眸有一丝失意。

  朱榑只是挑了挑眉,zui角还扬着一抹若有所思的笑意,除此之外,却是什么表示都没有。

  路上积了雪,导致路很滑.行人不得不小心翼翼行走,结果,也不知道她踩到了什么,竟然脚下一滑,扑通一声跌坐到了地上“哎呀....”脚痛的厉害,冷汗从头上流了下来。

  “乐儿你没事吧。”朱榑shen手要过来扶她起身。

  “别,我的脚好像崴了,好疼,我站不起来。”李永乐紧紧的皱着眉头。

  “怎么如此不小心,来,本王背你回去。”朱榑弯下腰蹲在她的跟前,转过头侧颜看向她。

  “这雪越下越大了,不如先买把伞。”李永乐捂着脚腕忍着痛,得赶紧回去了雪下的再大一些,就走不了。

  “好,乐儿你在这儿等本王一下,不要乱动。本王很快就回来。”看着她疼的苍白的小脸,心莫名的就被她给揪了起来,他用力的做了个深呼吸哑声说道。

  很快朱榑就买回来一把伞,美眸一转,暗扫了一眼他的俊颜,不看还好,一看,原来他的脸色黑得不得了。蹲下身子没用多大劲儿就将李永乐背起来,李永乐在身后替他撑着伞,两人慢慢的行走着,身后留下了一脚深一脚浅的足印……

  “本王瞧你平日吃的那么多,但好像也没有很重。”皱着眉头,有些无奈。

  “所以我就说我不胖吧,燕王竟然还让我减肥,可见他的眼力见儿有多差。”腼腆地低着头,反而是研究起朱榑脚下穿着的鞋,手艺不错,绣工精致,弄回现代绝对是有价值的收藏品。

  朱榑低低笑了笑“你的脚还疼吗?”

  “嗯~~还有一些,只要不碰就不会疼。”

  撑着油纸伞,一对璧人在无人的,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巷子里,雪花都飘到了身上头发上,好像这样两个人便能一起走到白头到老,李永乐忽然变得有些感慨,想想沈通以前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照顾她,关心她,然而现在回苏州老家也不跟自己打声招呼,是不是他因为自己拒绝了他所以连朋友都不是了吗?呵呵~~有时候我们微笑着说我们停留在时光的原处,其实早已被洪流无声地卷走.....

  忽然朱榑加快了脚步,李永乐可以感受到他的惶恐不安,轻声问道:“王爷,你怎么了?”

  “有人在跟踪我们,你抓紧一些不要摔下来,本王快些将你送回去。”朱榑深知那些跟踪他们的人是为了谁,只要将李永乐安全的送回永乐楼,自己就算与他们大干一场又何妨。但他怕,刀剑无眼万一伤了她如何是好。

  李永乐自然知道这些人是谁派来的,除了朱允炆还会有谁,看来皇位之争就要开始了,说不定连年都等不过就会有人要遭殃,会是谁呢?忽然有些替朱棣担心,他一定是朱允炆最想拿下的头号人物。“王爷,其实你也想要那个位置,是么?”李永乐看着他,她不看也能感到他眼中的讶异,轻轻笑了笑,小手却是更加向他肩膀处搂紧。

  “坐拥江山,君临天下,谁不想拥有这至高无上的权利呢?只是本王并无意向,与朱允炆相争这条路却是凶险万分,胜了固然是万人之上,可是若败了呢?”朱榑心里比谁都清楚,这江上就算不是朱允炆的也轮不到他,除了朱棣有又谁能坐得稳那位置。

  “你倒是看到很透,其实当皇帝也没什么好的,在前朝累成狗,回去后还要服侍三千佳丽,为了繁衍后代累到腿软,这样想想当皇帝还蛮可怜的对吧。幸好,你不想着那个位置,你才是最睿智的。而且你想皇帝这个工作都不算是铁饭碗,随时都有被抢走的可能,今天哪里叛乱,明天谁谁造反,皇帝晚上睡觉都不敢睡的太沉吧,万一那个奸细打扮成太监,在他睡觉的时候捅他个十刀八刀的,随时都有丢掉小命的可能。还是王爷好,国家最高级的公务员,吃皇帝的用皇帝的,锦衣玉食爽歪歪。”说道起劲儿处,还用手拍了拍朱榑的肩膀。

  朱榑被她的话逗的哈哈大笑,连肩膀也跟着颤了颤了“乐儿说的话粗理不粗,你这是在为本王着想吗?”温柔的问向身上的人儿。

  李永乐一愣,其实也不算是在替他找想,她只是可观的说出了事实,而且她知道以后明朝的历史发展,朱棣才是坐上那个位置的人,如果朱榑也想着那个位置他们两个必定要有一个人要为了争夺皇位丧命,她不想他们两个任何一个人出事,浅笑道:“你觉得是,那便是吧。”

  虽然朱榑感受到了那三人的敌意,但他的脸上却笑得愈发璀璨。两手一紧,包裹住李永乐的小屁.股:“抓紧了,本王要加速了。”朱榑身形微晃,已窜出十余丈外,当下施展轻功,疾奔永乐楼而去。

  哇,第一次体会到轻功的神奇呢,太潇洒太酷了吧,朱榑这使用的不会是【踏雪无痕】轻功中极上乘的功夫吧,据记载,此功练成后可在荷叶、密草、厚雪地上行走如飞,不留丝毫痕迹,帅呆了,还在兴奋中的她,等她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到永乐楼的牌匾之下。

  扔掉她手中的伞,朱榑改换成打横抱着她进了楼里,此时的他已经大汗淋漓,蹙着眉头,眯着眼睛,xiong口大幅度的喘着气,李永乐瞧着他的样子,感情这轻功很消耗体力啊,虽然轻功用的时候俊逸洒脱,但还是要谨慎使用哦,很明显朱榑需要坐在地上回回蓝。【天堂痊愈药剂(恢复100%HP,100%MP)】

  他们需要穿过永乐楼才能入的了后院儿,路过永乐楼一楼时这两个人吸引了所以人的目光,虽说这两人郎才女貌般配的很,但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如此搂搂抱抱太有伤风化了,一拉着小女孩的大妈对着他们两个闪过去的背影指指点点,貌似是在说你以后可不能学那个大姐姐,女孩子要检点些不能如此放荡,所幸的是今日下大雪楼子里的客人比平时少了一大半,观看他们的人也并不是很多。

  其实那两个成为反面教材的少年,根本就没在意路人的眼光和评价,朱榑直奔李永乐的闺房,翠儿与小权子瞧见那风风火火的两人也不知发生何事,纷纷也跟了上去。

  此时朱棣还悠闲的待在李永乐的闺房的软塌之上看着手里的书,一副岁月静好的状态。忽的门被人一脚踢开,紧接着,身穿白色衣袍的朱榑抱着李永乐闯入屋内。

  “这是怎么了?早上出门的时候不还是好好的吗?”朱棣看着李永乐面色苍白,俊颜秒变,黑得不得了。

  “哦,不小心在外头滑了一跤,崴到脚了。”李永乐轻笑着,zui角一扯漫不经心应上一句。

  “小姐,你也太不小心了,下大雪的天也要出去乱跑”翠儿由于上一次李永乐受伤没药,第二天就把药箱备齐,她把药给拿了出来,再细看哪些是止血的,哪些是止痛的,哪些是活血散淤的。

  “你家主子就是个爱闯祸,爱惹麻烦的人。整个人就是个行走的麻烦,你就不能本本分分的在楼子里待着吗,还有七弟你也是明知下大雪还非带着她出去疯,现在受伤了疼的可是你自己。”朱棣脸色一沉,zuiba不停的责备他们两个,可手上没停下来过,给她拿了活血散瘀和止痛的药一直在给她按摩着,生怕她疼了半分。

  “你今日好啰嗦”李永乐皱眉,这人平时都惜字如金的今日怎么如此计较。

  朱棣被她怼的脸色更加难看,恰巧看到挤进来的小权子,扫了他一眼便像撒气一样吼道:“你来干嘛,出去。”脸色有些难看,其实他更想说的是,不请自入,视为无礼,况且现在李永乐还是脱了鞋袜一只luǒ脚摆在chuang榻上。

  朱榑转身瞧了瞧小权子,眼色一冷:“胡闹,你跟本王出来。”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