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永乐记 采花贼

小说:永乐记  作者:萧红杏  回目录
永乐记:采花贼图文
  朱榑笑了,那笑容竟然如同碧波荡漾彀潋滟动人。

  李永乐毫不吝啬地赞美道:“啧啧……你咋笑得这么勾人咧?”

  朱榑微微垂下眼睑,柔声道:“现在才知晓本王美丽中透着几分魅惑,还不晚可是有被本王的MeiSe打动到。”

  “嗯嗯~~打动到了,以王爷的姿色随便打扮打扮卖到青楼里就是一笔好价钱,这样也好让全明朝上下能够欣赏到王爷的美。王爷要不要考虑考虑gao个副业赚赚银两。”李永乐笑着点点头。

  “你竟然想要将本王卖进青楼....那本王要是入了青楼你是不是会去青楼光顾本王。”朱榑zui角轻勾,没有讶异。

  李永乐zui角一抽,对于朱榑这么直白的回答,一时没反应过来:“会啊,会的,到时候我天天光顾王爷的台子。呵呵~~”

  “哎~~乐儿你竟痴迷本王到了这种地步,为何不早些说呢。如此本王也能早些回复你的爱意啊。你若是喜欢又何必等本王去青楼,现在就可以啊,来吧。本王已经准备好了。”一双漂亮的狐狸眸子勾魂夺魄,双手展开等着她入怀。

  李永乐一拳头捶打在朱榑的肩膀上:“好好的王爷不当,非要当个小痞子做什么流氓样,你是不是傻....”咯咯咯,眯着眼睛傻笑着。

  夜晚,来得迅速,静谧深沉。

  忽的耳边传来很低很像老鼠般的窃窃私语之声,李永乐全身的好奇细胞一下又被触发,拉着朱榑悄悄的向着声音的源头寻去....暗处,一道纤小的身影闪过,脚步轻巧,没有留下任何的声息。

  “乐儿,这是你家你做什么还要鬼鬼祟祟的?”朱榑美眸无奈的看着眼前拉着自己宽大袖子的女人问道

  “哎呀你小声点,你不懂,我全身的八卦之魂已被点燃,我们悄悄的过去看看是谁在大半夜的不睡觉,偷偷在院子里幽会,嘿嘿~~这种抓奸的感觉好刺激有没有。”回过头很神秘的看着朱榑....

  “.....我们不也一样没睡,那算不算也是在院子里幽会啊,乐儿。”朱榑暧.昧的问道。

  “呵呵,你想多了齐王,你不要再说话,以免打草惊蛇。”做出“嘘”的手势,一边闪,一边小心注意着四周的变动,等到确定真的没被人发现的时候,再往前移去,一闪,又往前移动了一段。

  朱榑“.....”这女人非要在自己的家里gao跟做贼一样吗,但还是宠溺的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鬼祟的背影.

  偷偷摸摸的来到一间小屋前,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理会别的,马上把心思放回到屋内的情况。李永乐学着电视剧里那样,用口水沾上手指尖儿然后戳破窗户纸,朱榑有些轻微洁癖,很是嫌弃的看了看她,然而她也很好心的又将手指放进zui里,手指又沾满自己的口水,也给朱榑在窗户纸上戳了一个洞,很贴心的对着朱榑笑了笑。朱榑整个人便给呆愣住!

  屋内只点了一盏小灯,并不亮,但却也足以可以把屋内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摆设并不繁华,是间很普通的房间。心,怦,怦,怦,一直狂跳不止,这就是做贼的刺激和紧张感,她甚至有些期盼,到底是期盼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李永乐连眨了几次眼,也用力地擦了好多次眼睛,而看到的,也仍是强叔和杏姨,他们在幽会.....

  “天哪,我跟他们在一起那么久,我竟然没看出来他们两个有奸情....幸好我一向没有禁止办公室恋情的变态习惯,但是强叔跟杏姨在一起了为什么不跟我说呢?是怕我反对吗?”小脸痛苦地摸了摸后脑勺。

  “他们不告诉你自然是因为你是主子他们是奴才,哪有奴才的私事告诉主子的。再说他们一个是寡妇,一个是丧妻现在配在一起不是刚好嘛,老了互相依靠相伴再好不过了。”朱榑zui角却轻勾勒起一抹安心的浅笑,安安静静地看着她瞎忙活的样子。

  李永乐半弯着腰瞪着朱榑“不知道别瞎说,他们不是奴才,他们是我的家人。算了,跟你这种天生就过惯了奴隶制度的人没法说。我觉得还是该让他们光明正大的在一起,都一把年纪了,还学着小年轻TouQing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反正快过年了,年前就替他们办场婚礼好了。你觉得怎么样?”

  “这是你楼子里的事,自然是你做主。不过本王觉得此法甚好。”只是,zui角微微ChouDong着,极力忍着某种笑意。

  “那就怎么定了。”话闭还没有要走的意思,继续守在哪里静静的偷看。

  “为何还不走?”朱榑看出来她的小心思,这丫头真不是一般的色,她不会是再等看一场XiangYan的男女翻云覆雨图景吧。一对老年人就算在XiangYan姿势在花哨也没啥好看的吧,想了想还有些倒胃口。

  “嗯..嗯,马上了马上了别催,别催。”李永乐美眸一闪,小zui角快速地勾起一抹诡笑。

  朱榑一望,zui角一阵抽搐.....“难不成你要本王陪你在此处一起偷看吗?这成何体统嘛。”耸耸肩,再把手放下来,脸上的笑却是从头到尾都没停止过。

  “哎呀,好了,好了,不看就是了。回去,回去睡觉,哼!”装什么你那次在青楼跟一个花姑娘水rǔ交融我又不是没瞧见。非摆出一副我是王爷的臭架子给谁看。

  两人并肩往回走,朱榑眨着狭长妩媚的眼睛,坏笑的问道:“乐儿,是想看什么?方才如此执着的扒在窗户前等着,本王都拉不走你。”

  李永乐掩唇一笑,神秘兮兮飞出一记媚眼:‘我想看什么王爷你还不知吗?这事你不是很擅长吗!’形容了一系列的动作画面,说的有声有色。

  朱榑直勾勾的望着李永乐,一击敲在她的额头前:“还真是个小色女。”以极快的速度低下头,在李永乐微张的唇畔上亲了一口!

  李永乐的身体一僵,瞪大了黑色的眸子,望向了眼波烁烁的朱榑,语无伦次的磕巴道:“你……你……你干什么你?”

  朱榑温柔的望向她,脉脉含情道:“方才本王瞧见你zui唇上有一片雪花,你看下雪了呢。”

  朱榑成功的引开了李永乐的视线,她抬头看向天空,不知何时,天空中飘落这纯白的冰晶,在微亮的空中,展开一副静谧和谐的飞雪漫天“好大的雪啊,真美,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雪了。”在现代的老家已经多年不曾下过如此大的雪,她记忆里下大雪那年还是上高中的时候,太久了都不快不记得雪是什么样子的了。

  兴奋的在原地旋转跳跃,大声尖叫也不管现在已经是半夜时分旁人都已入睡,纵人听到她的叫喊声纷纷出来观看,转过头看向朱榑喊道:“你看下雪了,哈哈~~鹅毛大雪啊。”

  朱榑身体前倾,将自己的鼻尖轻触到李永乐的鼻尖,他眨了眨FengQing万种的眼睛,呵气如兰道:“本王知道,本王也知道乐儿很欢喜。”

  李永乐心灵上受到的震撼绝对非语言可以形容,导致她身子一抖,两腿一软,直接跌坐在了地上,整个人呈现出脑淤血的前兆。

  朱榑将手shen过去拉她,四目相对发出痴痴的笑声,摇晃着身子站起来,两人都将眼笑成月牙,像是有意在蔑视冬天。朱榑,当即笑的如沐春风,越瞧李永乐越稀罕,真是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抱入怀中,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你们在干什么?”煞风景的一句怒吼,朱棣狠狠地瞪了一眼李永乐,视线转向朱榑,眼神也没给好到哪里去。

  “王爷,下雪了,你看真美。”今夜太美,美得让人舍不得动上一动。

  “所以呢?所以你打算今晚爬墙?”朱棣撇她一眼,不冷不热地说。

  朱榑干笑了两声,身子前倾,凑近李永乐拍了拍她肩头的雪:“夜深了,不要冻着早些回去休息,你若是喜欢下雪明日待你起chuang后,整个世界都是白雪皑皑,整个世界都是你的,你最喜欢的。”

  李永乐忽然咧zui一笑,笑露一口亮晶晶的白牙,爽快道:“那好,我先回去了。”

  朱榑对着朱棣虚虚一笑,zui角扯了扯,笑得太牵强:“四哥,我也回去休息了,就不陪你在此看雪了呢。”

  一个个看热闹的也不敢再看下去,都各自回了房去。朱棣自然是去了李永乐的房里,李永乐刚好tuì.去身上的衣物打算换上睡衣早早躲进被子里取暖。香肩半露,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朱棣站在她的身后,身上的衣物还未来得及系上衣带.

  朱棣黑曜石般的眼眸,瞧着她,先前她的无意爬墙,兴师问罪的念头早就被他丢去九霄云外,眼前一切的一切,都充满了不可抗拒的力量与无法抵挡的神秘YouHuo!

  “我靠,你是鬼吗?走路都没有声音的。”惊吓的回过身子,下意识的将单薄的睡衣紧了紧,朱棣前迈进一步,整个人几乎都贴在了李永乐的身上,将她缓缓地压向了屏风面。

  李永乐打了个激灵,一把推开朱棣,慌乱道:“停!正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我现在还处在恋爱的阶段,这样发展会不会太快了,我觉得我们之间还是以礼相待吧。”

  朱棣干脆拉着她走到chuang榻边,抚摸着她的小手说道:“你不是说不想嫁给本王吗?让本王不要痴心妄想娶你,不过如果你想媒妁之言的话,明ri本王就去请个媒婆来说媒可好。本王必定八抬大轿娶你进府。”

  李永乐这回算是词穷了,干脆往chuang上一躺,用被子将自己一蒙,闷声道:“我曾经发过誓,不作出一番成绩,是不会带自己的男人回家地!所以,你别想着用语言迷惑我,用眼神GouDa我,用zui唇YouHuo我,用身子勾引我!我是很有zhen操观的人!在明媒正娶之前,我是不会和你滚chuang单地!”

  “好,本王明日就去找媒婆。娶你....”朱棣淡笑着,挑挑眉,突然站起身来,往着旁边的长凳子上坐,再往着后面的桌子边缘一靠,一脸的闲然,zui角一扬,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不用了吧,我就明白跟你讲了,我那种温柔,乖顺的女人,也学不来别人那一套尊夫重规,白天等着你用膳,晚上等着望着你回房,所以,王爷还是另觅良人,以后大家还是要好聚好散的。”之前用膳的时候不是说过,我和你只是试一试的关系,怎么就扯到成亲上去了。哎....这也太快了吧,要有个过程才对嘛。

  “哦,你说的这些本王都知道,还有没有别的本王不知道的,说来听听。”朱棣紧盯着她,本王知道你的与众不同,本王要的也是你的与众不同,温顺的女人很多,像你如此特别的只有一个,本王也只要你一个。

  “看什么,没见过美女?”李永乐被朱棣的凤眼盯的浑身不自在,外加上他眼尾间的泪痣妖艳的让人睁不开眼。

  “呵呵,你比本王想像的还有趣得多了。”朱棣眉峰轻挑了挑。

  李永乐从被子里爬出来,很随意的问朱棣:“你还不回去休息,我要睡了。”

  朱棣毫无反应,只是用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望着她。

  李永乐试探的又说了一句:“你...走的时候记得帮我把桌上的蜡灭了。”

  男子的眉头微皱,仍旧不言不语。

  李永乐寻思了一会儿,再次问道:“你真的不回去休息吗?还是说,我们楼里的chuang铺不舒服,影响了你高质量的睡眠?”

  朱棣声音沙哑:“别忘了你现在是本王的女人,以后不准深夜与其他的男子赏雪。”

  “王爷,你说的其他的男子他可是你的弟弟。”李永乐微微压低着嗓音提醒道

  “那也不行。”朱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虽是在提醒着她,但语气中却带着那么一股威胁的意味。

  “我要是不答应,难不成你想要用强的?”

  “本王不介意。”

  李永乐神绪微微有些激动,没好气的说道:“行了,我知道了,你的规矩真多,我要睡了,你赶紧出去。”不耐烦的下了最后的逐客令。要不是因为他是王爷,早就让他滚蛋了。抬起手,有些气不顺的扯下了罗帐。

  朱棣不满道:“这长夜漫漫,没有你陪着说话,本王怎么能睡得着?”

  李永乐透过罗帐撇他一眼,不冷不热地说:“感情儿我的声音还有催眠效果。”

  朱棣依然独自一人坐在哪出,也不知在想着什么两人都不在说话,李永乐心中一软,最终还是一狠心道:“今天实在是太晚了,改天我再陪你聊天吧。”

  朱棣不知何时掀开罗帐身子前倾,凑近李永乐:“本王睡不着”这摆明是想赖在此处,再陪她同睡一晚的架势嘛。

  李永乐干笑两声道:“既然你这么精神,我看有种行业还真ting适合你。”

  朱棣忙问:“什么?”

  李永乐不怀好意地一笑,惊爆道:“采花贼。”

  朱棣囧了,苦哈哈地说:“李永乐,你怀疑本王的人品。”

  李永乐一边摇摆着手指,一边说道:“非也,非也。你既不用花钱,还能锻炼身体。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年头做道貌岸然的大侠真没啥噱头,不如做个窃玉偷香的采花贼。你放心,就凭你这个形象,保证能混个风生水起。”

  “没准儿,这全天下的漂亮姑娘们,都习惯半夜睡觉前留一扇窗户给你咧。嘿嘿……”

  朱棣瞧着眉飞色舞的李永乐,心思一动,问:“你说得可是真的?”

  李永乐只想快速打发掉朱棣,所以她狠狠地点着头,认真道:“绝对是真的!不信?不信你看我认真的小眼神儿!”

  朱棣笑眯了眼睛,意味深长地回了几个字:“那便从你这朵开始吧。”

  李永乐有些紧张忙岔开话题道:“想当初,我初见王爷那XingGan的身体时,竟然产生了华丽丽的膜拜之情。就在王爷睁开双眼看向我的那一刻,我死灰般的心中竟然产生了一种……一种……”

  朱棣邪笑问道:“一种什么?”

  “一种......想要流鼻血的冲动。”糟了怎么越描越黑了,在这样下去今天晚上非得让他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了,怎么办,怎么办。

  朱棣不由自主地靠近,探着身子,不想,李永乐突然爆发,一把推开朱棣说道:“王爷,我....我葵水来了。”

  朱棣:“.......”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VIP充值:微信扫码支付宝网银充值手机充值卡游戏点卡短信充值更多>>
客户端:飞卢小说(安卓版),签到赚VIP点飞卢小说(苹果版)、本书手机版(飞卢小说手机网)
淘好书:海贼:百兽之王玄幻之无限自爆特种兵之剑道至尊网球王子之球场称王刀剑之封弊者
淘新书:我的身体是数据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漫威星际争霸大明之超神六扇门大唐最强山贼
【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注册会员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