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永乐记 同床共枕

小说:永乐记  作者:萧红杏  回目录
  夜晚,如此寂静。架子chuang内,她不停地抖动。头不停地晃,却晃不走那令人发慌的画面,她梦到陈勇满脸是血的跟自己讨要性命。

  还shen.出那双苍白的手朝她走近,再走近。围着她要掐自己的脖子。“走开!你走开!不要啊!”她惊得从chuang上弹了起来,大口喘气,满头冷汗。惊险无比。摸了摸头,才发现自己早已一身冷汗。头脑昏昏噩噩,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面上满是惊魂未定的样子。

  “做噩梦了?”这突然响起来的声音,在没亮灯的房间里飘出来,李永乐又是一惊被吓的尖叫“啊~~鬼啊。”缩进被子里,不停的颤抖着。

  心里不停的祷告:“耶稣基督,我们的救主,为了背负我们的罪孽,是祢,为我们披戴荆棘冠冕,是祢,被轻视,被讥笑,被辱骂,被鞭打!为我们,被高挂在那十字架上!你是大能的主,却在各个他山上,静默无声,任凭人辱,作了我们代罪的羔羊。巴拉巴拉的念着圣经。”

  忽的被子不掀开,双手被强而有力的大掌抓住,她抖动的更加厉害,不敢睁开眼睛:“别抓我,别抓我,你又不是我杀了的,杀你的是朱棣,是王爷,你要索命去找他,去找他,我是无辜的呀。

  你放心我会给你烧很多,很多纸钱,美女,汽车,别墅,饶了我吧。鬼大人,我错了,念在我年少无知,又没读过什么书的份儿上放过我吧。你就安心的死吧,我还那么年轻貌美,活力四射,不能死不能死,大明朝的帅哥还需要我去释放天性,大明朝经济发展需要我这样的人才啊。我要是死了,将会对大明朝造成前所未见的灾难啊。”

  又是一声尖叫:“啊~~~救命啊。朱棣救我,朱棣救我。唔~~~”使劲的摇晃着脑袋,激动的不知东那西北,或许做了亏心事的人,被揭发就是这个状态吧。

  “呵呵~~本王真是高估了你。笨蛋,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谁。”朱棣唇轻轻一动,慵懒低沉、傲慢冰冷的声音传入了李永乐的耳朵里。

  李永乐睁开双眼借着月光瞧了瞧,扑到他身上抱紧他:“王爷是你,不是鬼,不是鬼,太好了。吓死宝宝了。”

  朱棣很满意她这样的表现,如果他记得没错这是她第一次对自己投怀送抱吧。于是回礼似的抱紧她,拍拍她的背:“好了,别怕,有本王在什么妖魔鬼怪都不敢伤你。”就像哄孩子一样哄着李永乐,在她背上轻轻的拍着安抚她。他此生的温柔许都用在了今晚。

  李永乐恍然回过神,朱棣...我靠,是他,他比鬼还要可怕你在鬼当然不会来啦,怀揣着忧喜掺半的心情问道:“大半夜的你来我房里做什么,而且还不点灯,干嘛装鬼吓我。你是有多闲啊,作为一个王爷不好好去为大明朝的将来奋斗,非要Ri混在我在这里干什么啊。”大明朝有几十个王爷,如果非要从里面选几个最闲的王爷,那朱棣和朱榑肯定排在前三位,大明朝最闲的两位王爷。刚才还喊朱棣救命,现在就没心没肺的这样说着,女人啊真是善变。

  “你倒怪起本王来了,本王见你睡着好心不打搅你,见你做梦便来chuang前瞧瞧,也就说了四个字问你是不是做噩梦了,谁知你会那么害怕,激动的不敢睁开眼睛。蠢死了,”无奈的笑了笑,他身上那种浑然天成的冷酷和卓然的气势,也是一般人所难以拥有的。

  “他...他真的死了吗?”李永乐小心翼翼的问出声

  “嗯~死了。”微微蹙眉,抬头看了李永乐一眼,又道:“怎么,后悔了,还是舍不得了?”

  “....王爷想多了,虽然那人活着也只能是浪费空气,死了也没什么好可惜的。我只是觉得也是条人命啊,有些心软,有些自责。”哎……也许这可能就是命吧。谁让他遇到了穿越来的我而不再是以前的李永乐。只是……为什么……她会隐约觉得不舒服呢?可能是来自良心的不忍吧。

  “收起你的心善,早些休息不要胡思乱想。”他就是那种只要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可以让人感受到无限压力的男人。

  朱棣又道:“以后看你还敢随便将一颗真心给别人。以后不准在与别的男子举止xi吮,不准与别的男人单独饮酒,不准再将心交给别的男子。发生任何事第一个想找的人就是本王,不准欺骗本王,不准犯花痴,难道本王还满足不了你吗?这些条件就当是本王替你摆平陈勇的回报,你不用感激本王,你要做的就是无条件遵守便好。”

  李永乐板着黑脸道:“......我凭什么要遵守这些条件?”她狠狠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感觉自己被奴役了。这个不行那个不准,你又不是我爹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你以为本王很闲是吗?本王乃北平藩王还要为你一个小酒楼的老板摆平旧爱讨公道,又笨又喜欢耍小聪明,贪财又好色,又爱闯祸得罪人,全京都的老百姓都知晓你这酒楼与皇家有莫大的关系,平日里你那超市抢了多少家的生意,但谁敢来楼子里找你的岔闹事了。

  不要说你是个小女人无才无德,又没什么背景势利,没有靠山就算是个男子出门都会被人打死。你以为这些如果没有本王,谁会买你的账。”话句句毒辣,却又令人没得反驳。

  唉!他说的对,她开的超市确实抢了很多摆地摊人的生意,有时自己出门的时候也会接收到那些摆地摊小贩毒辣的目光,感觉自己要被他们的目光给杀死。

  李永乐狠狠在心里一阵叹息,朱棣得确是说在点子上。

  在这个封建得不能再封建,男尊女卑等级森严的社会,女人不依靠男人简直没法活。还有,嫁了人又不得宠的女人也命贱如蝼蚁,瞧瞧末夕就是例子,嫁给皇帝乍了?在那个偌大的皇宫别说要地位,平日连大气都不敢吐一把。

  憋屈!无趣。顿时,屋内,静得诡异,半点声息不出。

  李永乐打个哈欠随口敷衍道:“哎呀,怎么忽然那么困啊。你随意,我先睡了。”

  “你就这样想把本王打发了?”朱棣眼波烁烁地望着李永乐。

  李永乐的眉头皱了又皱,最后无力地耷拉下肩膀,抬头看向窗外的皎洁明月,打个哈欠说:“我真的困了。”

  “那你睡吧。”朱棣接着道,然后很不客气的爬到她的chuang榻上,脱掉靴子跟着她一道躺进她的被窝里。

  李永乐微愣,诧异道:“你不回房去吗?王爷,好歹我还是个黄花大闺女,男女有别,你那些无聊的条件我遵守就是了,你快下去。”

  朱棣点头,大言不惭道:“方才你都说了,让本王随意你先睡了,这么快你便忘记了吗?再说,本王是想留在此处保护你,万一你再做噩梦本王刚好可以替你驱鬼挡梦,你瞧瞧大明朝的王爷不是那么好当的,总是要替大明子民分忧着想的”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李永乐气得直咬后牙,露出敬佩的神情。

  “本王自然是个讲道理之人,所以睡吧。”说罢很不客气的将被子盖过xiong口,闭上眼睡了....

  李永乐与他并肩躺在一处,chuang显得有些小,有些拥挤她一动多不敢动,连大喘气都不敢,微微侧抬起头看着朱棣,他眼角下的泪痣将他整个人承托的更加妖魔化。帅得惨绝人寰,此人妖孽腹黑,实力变态。

  泪痣者相书上云,一生流水,半世飘蓬。所谓孤星入命。想想他以后可能会孤独一生,无爱相伴,忽然有些不忍心,有些心疼,皱皱眉默默的将头靠近他的肩膀,闭上杏眼慢慢的就睡着了。朱棣的桃花眼此时睁开,静悄悄的看着靠在他肩头上的女人,zui角微微向上几缕发丝垂下来安静地贴在男子脸上,这活脱脱一妖孽转世。

  听说彼岸无我无物,无痛无伤,无你无泪。最后一滴熔浆滴落我的心房。我无法再看你一眼,就让所有都在此终结。而我最终到了彼岸花开的地方,带着眼角的一颗泪痣无你无伤。

  太阳,映照着带露的小草,映照着美丽的花儿,映照着清澈的池塘.映照着李永乐的闺房。每日寅时朱棣都会闻鸡起武,在树下练剑,吐故纳新,也算是古代人锻炼身体的方式,毕竟习武之人每日都要练武,将每个剑法招式都要练的滚瓜烂熟,熟记于心,强体防身,保家卫国。

  但今日他硬生生的被某人跟耽误了,此刻她正像一只八爪鱼一样扒在朱棣的身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大腿枕在他的腿上,朱棣的手从她的身下穿过搂着她的细腰,一夜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手臂早就麻了。

  朱棣心理打算着今日定要提醒她可以适当的减减肥了,手臂被她压着已经失去知觉。是谁昨夜振振有词,男女有别,是谁昨夜说自己是黄花大闺女的,男人什么都没干老老实实躺着睡觉,是谁不按套路出牌扒到他的身上,这被揩油的分明就是朱棣吧。

  晚上睡觉极其不老实,磨牙打呼,踢被子,说梦话,这样的女人竟然自己却瞧上了,朱棣躺在chuang上开始质疑自己的眼光是不是出了本质上的问题,先前本王可不会瞧上这样粗辱的女人,本王这是....怎么了?

  “你在不起chuang,本王的手就要废了。”淡淡地扫向李永乐,语气虽平淡,听不出责备的意味,隐约间露出的一丝威严,但却也吓得李永乐从梦中惊醒。

  “醒了醒了,我醒了。”坐起身子面色尴尬,只能点头回是。一转眼瞧见朱棣xiong前一滩水渍,这不会是自己流的口水吧....丢死人了,这种在帅哥面前丢脸的经验应该很多人都有过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打死也不出来见人。

  朱棣慵懒的走下chuang榻,张开双臂对着李永乐,李永乐愣住这姿态是几个意思?大早上的这个姿势是要抱抱吗?真麻烦,很大方的给了朱棣一个热情的拥抱:“王爷早。”

  朱棣忍不住瞬间失神,这个女人是故意的:“看不出本王是在等你伺^候本王穿衣吗?”

  因为她的自尊作祟,不允许她卑微地活着,瞟了一眼朱棣拒绝道:“王爷,要自食其力。”不理会他继续躲进杯子里准备睡个回笼觉。

  “过来....”朱棣不厌其烦地再喊了一遍,语气比刚刚那一声来得更为幽怨了些,也比刚刚带了更多的怒意。

  李永乐不由,佯装胆怯地,怯意地,小心翼翼地抬头飞快地扫了朱棣一眼,再面对着朱棣,怏怏小声道:“王爷....人家怕冷。”眼神一个哀怨,语气再来一个惊惧,身子再有意无意地颤抖一把。

  瞬间,上演着一幕,柔弱的绝色美人含珠带泪,欲语还休,楚楚可怜。

  即使明知她是在演戏。但是还是没忍心让她滚出被子替自己穿衣,看着她窝在被窝里大眼睛巴巴的看着自己,竟然觉得如此也ting幸福,有小两口过日子的感觉。

  翠儿端着梳洗的热水敲着房门“小姐,我替你端来梳洗的热水了。你现在要起身吗?”

  李永乐吓的从被子里钻出来,糟了是翠儿,她要是看到朱棣在我房里,会怎么想。要是我告诉翠儿说,朱棣是昨夜迷路到我房里,但是由于怕黑没敢回自己房里就寝,本小姐便好心留他过夜,这样....傻子才会信吧。

  “王爷,快,你快躲躲,要不先躲进柜子里去。”冲下chuang拽住朱棣的胳膊使劲往柜子的方向拉扯。

  “你让本王躲到柜子里去?”不可置信的盯着李永乐,这女人是不是疯了。

  “翠儿进来吧。”朱棣脸色一变,忍着怒气,对着门口大喊道。

  翠儿一开始就觉得奇怪,为什么屋子里传出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推门进入时愣了,她瞧见小姐和燕王都未穿外衫,只穿着亵衣和亵kù.....天哪,昨晚王爷竟在小姐的房里过夜了,他们该不会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了吧。翠儿额间冷汗直冒。

  李永乐急忙解释道:“翠儿,不是你看到的这个样子,是误会,对没错就是误会。”欲哭无泪,解释也不知如何说,这说来话长了就.....

  “既然翠儿来了就替本王穿衣吧。折腾一宿你家小姐昨夜没睡好,让她继续休息吧,不要打搅她。”

  翠儿一听,马上听出朱棣话中的意思,微微一心惊,及时替朱棣穿好衣裳,准备好洗漱。翠儿视线转向李永乐,李永乐zui角一扯,心头一阵郁闷。这下真是百口莫辩,跳进黄河洗不清了。这件事儿让她如鲠在喉,十分不爽。但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到chuang上继续蒙头睡觉。

  想到李永乐这样的一个女子,朱棣忍不住弯起了唇角,露出了一丝温柔的浅笑。

  这一觉睡醒都已是午时时分,强叔与李永乐汇报账目,说是这些天沈通都不曾来楼里打理记账,强叔又不识字....深深叹了一口气,沈通定还是在误会那天朱棣与她关系太过xi吮,伤了人家的小心心,说不定此生都不想与她再有来往。如果不相欠,又怎么会相见。所以她与朱棣定是上辈子互相欠了对方,所以这辈子才如此互相纠缠着。

  “把小权子叫来。”强叔叫来小权子,李永乐对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可认得字?”

  “嗯,认得”小权子极其自然地答道。

  李永乐越发的觉得这个小权子奇怪,明明家里穷的叮当响,他们家哪里来的银子让他上学识字?想到这些,李永乐的面色瞬间一变,缓缓勾起唇,扬起笑脸,冲着小权子点了点头,轻声问:“想不想加薪,走上人生巅峰。”

  “想啊,想啊。女主人是要提拔小的吗?”很狗腿的笑着,zui角的梨涡齁甜齁甜的。

  “那好,以后你就不要干那些粗活了,晚上打样后整理永乐楼的账目便可,升你做掌柜的。工资加倍,包吃包住,怎么样不用出卖色相也可以赚很多哦。”李永乐拿起摆在桌上的葡.萄,挑了一颗可口的丢进自己的zui里。

  小权子没想到李永乐对自己这么客气,一时间有些发懵,误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感动道:“女主人,你对小权子真好。”

  李永乐自谦道:“关于我的好,就不用到处声张了,大家心里知道就好。你的女主人我啊,真是一个低调而淡定的人啊。”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