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永乐记 打包卖青楼

小说:永乐记  作者:萧红杏  回目录
  翠儿将汝阳公主,朱棣,朱榑领去二楼听戏喝茶,李永乐独自一人去了某个包间见那位骗财骗色的陈书生。朱榑本想跟着一道去,被李永乐赶走,她觉得如果她连一个区区的书生都摆不平,那她还开什么酒楼啊。

  老娘要让他知道得罪一个女老板将要付出的代价,作为一个女老板得要有气吞山河大气磅礴的气势。遇到渣男也不能低头,不然贱人会笑,皇冠会掉。更要有,排山倒海;气势恢弘;横扫千秋;之势弄死他。

  李永乐瞧着眼前的那个书生打扮的男人,一对眉毛生动的抖了抖,抬眼抬下巴对着他:“你就是那个陈勇??”还以为这个陈书生能长的多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呢,一双眼睛,一个鼻子,一张zuiba,人模狗样啊,一丢丢的书生气,跟沈通根本不好比。怎么同样都是书生,国家的花朵,是被孔子论的洗脑者,学生,弟子。这诧异真大,如果沈通是典范性的书生气,那么这个叫陈勇的,顶多只算是个淘宝买家秀。

  这个之前的李永乐眼睛是不是瞎了。怎么会看上这样的人,饥不择食啊有点儿。难道是因为他zuiba甜会哄人?还是因为他活儿好,哈哈哈....肯定不是后者。

  “永乐,你怎么了?你怎么不记得我了?发生了什么。”陈勇装模作样激动的抓住她的肩膀,不停的晃啊晃啊,都快给他晃散架了,脑袋上出现三只小鸡在欢快的追赶嬉戏。

  李永乐挣脱陈勇的束缚,不提还好,一提起来,心口便给烧着一把火了:“你有病啊,有话不能好好说,晃我做什么跟你很熟吗?会头晕的知道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记得你,我不记得你不是更好,这样你骗走我钱的事,我就可以一笔勾销了是不是,但是可惜啊,老娘并没有忘记,说,把我的钱骗到哪里去了?”

  此时向来就喜欢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小权子正蹲在门口偷听的欢快,朱棣却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身后。

  朱棣一踹小权子撅起来的大屁.股,小权子便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刚要回头寻人骂过去,吓到小权子立马缩了缩脖子,调笑道:“呀,是王爷你也是来偷听的啊,嘿嘿~要不要一起。”两眼放光的看向朱棣,特别友善,像只讨爱的小狼狗。

  “.....闭zui”朱棣呵斥道,但也不动身离开,面朝前方,头不歪斜,眼不乱瞄,两肩平衡,上臂shen直,双手抱掌,两脚直立,间隔二寸。

  就算是偷听也摆出一副很正大光明,刚正不阿的模样。而一旁的小权子也不敢蹲在地上继续偷听,但也只是唤了个姿势将耳朵直接贴在门上听。两个偷听的人形成鲜明的对比,一个是贵族试偷听,一个猥琐试TouKui狂。

  陈勇瞧着她泼辣的样子,开口就是讨钱,不像是之前弱不禁风的小姐模样,难道是被自己之前忽悠的失心疯了?:“永乐,你这是哪里话,我怎么觉得你与之前我认识的那个李永乐不是同一个人,变了一个人似得,永乐从前说话从不如此粗俗。”陈勇,勇敢的发表了下自己对李永乐的看法。

  李永乐从现代混到古代,还第一次见到如此极品男“你说我粗俗,你才粗俗你全家都粗俗。别给老娘扯开话题,赶紧说银子呢,把银子还给我。要不然今儿你别想出这门。”

  陈勇被她逼的也有些难堪快绷不住了,捏紧拳头在屋子里徒步走了一圈,这李永乐是不是疯了?跟他想像的久别重逢不太一样啊,他设想的是两人久别重逢的场面应该是这样的。

  比如“陈郎,为何你当初不辞而别,你可知道奴家等你等的多苦,Ri夜夜守着你能快些回来于我双宿双栖,山无轮天地合才敢与君绝之类的,如果你不回来此生永乐也不会嫁与他人....巴拉巴拉之类的甜蜜小誓言。”

  两人前前后后吟完一首穷酸诗句,然后抱在一起痛哭片刻,又从归于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一见面就要银两,这也太现实粗俗了,早知如此又何必来寻她。

  “你是聋了吗?还是在想什么yin谋诡计对付本小姐,我可告诉你,你别耍什么花样,隔壁就坐着两位最讨厌姓陈的主儿。知道他们是谁吗?知道为什么他们讨厌姓陈的吗?说出来吓死你,还是老老实实将银两还来,我可以既往不咎放你走。”李永乐实在没心情跟他废话,她又不是之前的那个李永乐没工夫跟你TiaoQing,谈论什么过去未来的。

  陈勇看着她有些厌恶,瞪着眼睛问道“是谁?小生姓陈难得还得罪谁了不成。这天底下姓陈的人多了去了。”

  “大明朝的两位王爷,至于为什么讨厌姓陈的,当然是他们的老爹当初在打天下的时候,最大的敌人就姓陈,叫陈友谅啊。你读书人应该知道的吧,谁知道你是不是陈友谅的什么后代,哼。所谓爱屋及乌,他们爹讨厌的他们当儿子的自然也不会喜欢,所以你赶紧给我银两,要不然我现在就去告诉他们,你是陈友谅的后人,让他们弄死你。”李永乐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你...你休要胡言,这可是要杀头的。当初是你为了我高举中榜硬要给我银子,说要替我打通人脉,我也推脱不掉,况且那么久了银两早就花光了,打通的人脉收了银两也没能成事儿,哪里还有钱还给你。如今不仅没有高中,还欠了债。

  今日来找你本想与你从归就好的,没想到,永乐你如今变得如此势利,满眼只有银子,将我们两的情义早就抛于脑后,太伤我陈某的心了。既然李小姐已经不顾曾经的情义,那么我陈某留在此处也毫无意义,就此告辞,就不打扰了。”说罢就想转身离开,被李永乐张开手挡在他的面前。

  “谁要跟你重归就好,你以为我是你想要就要,不要就直接丢了的女人吗?你是看我如今永乐楼又重新开张,且开的不错又想来骗感情,骗银子的吧。想走?门儿都没有,哼....没有银子是吧,花光了是吧。好,好得很,理由很充分呐。别以为这样就以为我没有法子对付你了,美的你。我照样可以让你陪我银子,喂,认识我那么久,想知道我的理想是什么吗?”李永乐边说边抖着脚,像个黑社会的小太妹在收保护费般。

  “你的理想?我不知。”陈勇一惊,不明所以。

  “哼,本小姐的理想,以后活的像个混世大魔王一样,没心没肺风生水起,不再做痴情种了,什么牵制我我就放弃什么。像你这种人渣,本小姐根本就看不上。”说完很高傲的撇zui一笑。

  在门外偷听的小权子,捂住抖动的zui极力让自己不发出笑声,朱棣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陈勇颇为纠结地说:“你如今一点大小姐风范都没有,你终究是堕落了。你已不是我当初认识的李小姐,真是造化弄人。陈某也很悔恨当初一走了之,如果我知道当初我会造成李小姐如此大的伤害,那我宁愿不曾与你相识。以后希望你能过的舒心,安好。”

  李永乐抹了把脸一扬下巴,傲气道:“傻逼......别给我假惺惺的。”说的那么动情也没用,老子早就不是之前那个李永乐,对你更加是毫无兴趣,你的MeiSe还够不到我要的档次。

  “少给我废话,既然没有银子,那就ròu偿。”直接shen手去扯陈书生的手臂,恶狠狠地教训道。

  “ròu偿....你,你要做什么,你堂堂一个大小姐,要对我做什么。你快放手。”陈勇,被她如此一吓彻底崩溃了。竟没拿捏好自己的手劲一手推向李永乐。李永乐“啊~~”惨叫一声,腰身撞在桌角之上,疼的眼泪都挤出来一滴,眼看就要倒头栽倒地面上,一只大手接住她。

  “大胆。”朱棣脸色就微微一沉。辛好他踹门及时,才没能伤到她,让她摔在地面上。

  陈勇瞧着朱棣心里有些打颤,此人一看就不是能轻易得罪的主,全身散发出来的贵气与天生的王者气息早已将他镇住,但又不能表露的太过明显,ting着胆子问道“你又是谁?这是我们的私事,轮不到你来管。”

  李永乐抬头微微一笑:“王爷”手一直按着自己的腰,疼的有些冒冷汗。

  “可是撞道腰了,他推的?”朱棣,看着怀里的她低下头的瞬间,心好似被触动了,他大掌shen去揉了揉她的细腰。

  “嗯...疼死我了,我想肯定是青紫了。”抬眸看着近在咫尺的俊美容颜,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呵呵~~不知死活的东西,那你可想好了如何让他,ròu偿。”看了一眼陈勇,又低头看向李永乐,痞痞笑了笑。

  李永乐zui角一抽,狠狠地瞪了一眼陈勇,指着他:“哼,把他卖到青楼去当鸭子还债。”

  ‘哈哈哈~~女主人这个主意好,太有新意了。就这么办,不仅能讨到银子,还能促进永乐楼与合欢楼之间友好的邻里关系发展。’小权子一个劲儿的在旁边大笑鼓掌叫好。朱棣轻抚了下鼻尖:“好,听永乐的。”

  陈勇整张脸都变了,一青一绿的,眼中更是狂烧着一束怒火:“你要将我卖进青楼,真是闻所未闻。还有那你们两个帮凶,竟然落井下石。眼里还有没有大明律法,拐卖人口可是犯法的。我,我要去衙门告你们去。”

  “你不舒服吗?脸色怎么这么难看?猪肝吃多了吧,瞧你那脸色跟猪肝儿似得。哼,卖的就是你,小权子把他给我捆起来,记得捆的好看一些用个红绸带打个超大型蝴蝶结,带到青楼里给老鸨子留个好印象,保不齐还能卖个好价钱。”李永乐补充道。

  陈勇脸部一阵扭曲,双手紧握,气得浑身都快要抖起来了:“呵呵~~知道我为什么当初会不辞而别离开你吗?李永乐,就是你整日里哭哭啼啼的纠缠着我,伤春秋悲的样子真的很让人讨厌。

  你以为我当初是真的喜欢你吗,我就是跟你玩玩,谁知你那么好骗把你家所有的银两都给了我,我不要你还哭着求我要,你说你贱不贱,在我眼里你就是个没人要的赔钱货,你爹娘要是知道你如此倒贴一个男人,气的都应该从棺材里跳出来了吧。

  哈哈~~你看看你现在男不男,女不女的样子让人看得就倒胃口。身边多了这两个男人也是你花钱倒贴请来的吧,真贱。想将我卖进青楼,你是被我伤到心里变态已经开始扭曲了吗?告诉你,你给我的那些银子早就被我赌光,花光了,今日来本想在讨些银子,看来现在你倒是学聪明了。呵呵~~看来现在在你身上是得不到好处了。”

  忽而,李永乐脸色又一变,怒气全敛,“啊~~~你这个死渣男,竟然骂我。老子今天要杀了你。”发出一种受伤的狮子般的怒吼声.

  朱棣他眼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女孩子还是文静一点好,杀人还是交给本王。”朱棣猝不及防掐着陈勇的脖子高高举起,他的瞳仁可怕地抽缩着。

  “你们,你们敢在这里杀我,还有没有王法。”陈勇艰难的发出声音,连空气都快呼吸不到了还有心思在这里讲什么王法。

  “本王就是王法。本王需要你活你才能活,本王要你死你现在就必须死。”朱棣脸上有一种奇怪的笑,很勉强,紧绷绷的,一看就知道是气得很厉害。修长的手指动了动,陈勇由于缺氧已经昏迷了过去,小权子在朱棣身侧yinyin的笑了笑,好像这种场面早就见怪不怪。反倒是李永乐吓的有些站不住扶着桌角勉强站着。

  “别...别真的杀了他,楼子里死了人影响不好。”李永乐瞧见陈勇被朱棣掐的七孔流血的脸,腿软的坐到地上。

  小权子走过去将她抱起,出了屋子转身对着朱棣道:“王爷,快一些,我等会来收尸。我先带女主人出去透透气,看来她闷坏了。”漂亮的梨涡印在他的脸上笑的天真无邪,无情的转身离去。

  朱棣没有在犹豫,只听清脆的骨裂生,陈勇气绝身亡,命丧黄泉,头无力的挂在脖子上,朱棣松手陈勇整个身体立马倒在地上,口吐鲜血。朱棣从xiong口掏出手绢将自己手上的血迹擦干净,很嫌弃的丢在了陈勇的身上,万般恶心的离开了房间。

  “额~~四哥那么快就解决了?”朱榑悠闲的剥着瓜子,翘着二郎腿。

  朱棣微低垂下眼睑,喝了一口茶水“本王从未渴望的想要立刻杀了一个人,他算是一个。”

  “呵呵~~四哥还是一样雷厉风行,那永乐呢?有没有被吓到?”朱榑有些忧心的问道,要说理解李永乐与她关系最好的沈通都不如齐王,表面看齐王一副玩世不恭,游戏人间的样子,其实他最是细心慎重也最了解李永乐是什么样的人。

  “.....嗯,似乎是吓到了。”朱棣板了板脸。

  “呵呵~~她会习惯的。”朱榑他扭头看看yin沉沉的天空

  “哎~~亏的本宫今日好说歹说才让四哥带我出宫转转,结果遇到这种事真扫本宫的兴致,哼,死了活该。”汝阳神情哀怨,十足的怨女样,朱棣悠闲地躺在摇椅,闲然地品着香茶。

  朱榑扫了一眼汝阳公主,zui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若有所思地盯着手中握着的杯盏。

  “小权子,你快去阻止王爷,我只是想拿回银两,现在想想讨不回那些银子也无所谓了,但是别弄出人命啊,我没想真让他死啊。”李永乐深吸了一口气,再吐出来一口气,等到确定自己的脸色恢复到正常气色,语气能够维持平稳状态的时候,这才不紧不慢地把头给抬起来,露出一脸的哀怨,再顺便把话给说出来。

  “可是女主人,我猜就算我现在以龙卷风的速度赶回去阻止燕王,估计也来不及阻止了吧。那小子现在肯定死的透透的了。你就安心的睡一觉,一切又会回到原来的样子,不会改变什么的。”小权子一句话说的简单,也格外清楚。

  李永乐疑惑的看着小权子:“为什么,我觉得你好像对这种场面一点也不感到惊恐害怕?反倒很淡定自若,你以前不过就是个小偷,为什么对杀人一点也不感到害怕?你究竟是谁,是什么身份?”小权子,有这样奇怪的名字,又对杀人这种场面过于淡定,李永乐开始怀疑他。

  “谁,谁说我不害怕了,我的害怕只是被我的勇敢盖过去了。没表露出来而已,那不是那个陈书生方才把主子骂的那么惨,我生气啊,一气之下就忘记害怕了嘛。再说这种人死了拉倒,我....我还得去清理现场我走了啊。再见”以光速离开了李永乐的视线。走得坚决,头也不回,而身子转得太快,没有留意到小权子眼中那抹笑意。

  李永乐呆若木鸡的站在那处:“.....这下真的气势过头了,那书生真的死了。”忽然觉得有些愧疚,良心好痛。朱棣果然跟历史里写的一样,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怎么办这个杀神天天都与我待在一块,万一得罪了他会不会连我的小命都保不住,算了以后还是对他好一点,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