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永乐记 长针眼

小说:永乐记  作者:萧红杏  回目录
  千般浮华,只贪杯中欢。如要问李永乐这世上最喜爱的是什么,银子,美酒,美男。为什么银子会在美酒与美男之前排第一呢?

  因为有了银子其它两样想要还难吗。勾勾手指,点一支雪茄,翘起二郎腿,左边抱着美男入怀,右边葡.萄美酒夜光杯,哎...想想都滴哈喇子!喝嗨了各种撒欢,要么不喝,一喝要是没个人拦着保证醉,还美其名曰:“世间万物,唯爱与美酒不可辜负。”扯蛋,明明就是自己贪杯。

  这不昨儿小权子跟她喝到后半夜,她自己醉的稀里糊涂,而小权子没事儿人似得,不知道到人还以为他喝的是白水对酒。幸亏当晚没人进她的屋子,这万一旁人看到女老板醉的迷迷糊糊,小权子清醒的坐在一旁,定会认为他是想傍大款抱老板大腿直接灌倒女老板好上位,所以才将女老板灌醉**做的事。

  事实上他真的连想都没敢想,你不知道李永乐醉倒后有多吓人。说的全是些天马行空的话,小权子完全没听过,没见过,想都不敢想的。那些新鲜的词儿,那些描述的画面对于他来说像是在听天书。张牙舞爪,又唱又跳,还咬人,跟自己称兄道弟,丝毫看不出她是个女人难怪她平时都是男子打扮。

  指不定是个女断袖,甚至gao不好她的丫鬟翠儿与她便是相好的....千杯不醉的他这个天生就自带的技能,一直以来都是他引以为傲的。

  今晚悔恨呐,为什么要让我在这间屋子里被她活活的折磨而且还如此清醒,如果同她一起醉了也就罢了,什么都记不住一觉睡过去忘了便好。偏偏要在我最美好的年华里,不幸的我碰到怎么一个疯婆子,让我这颗年轻懵懂的心对女人一下子失去了憧憬。

  一觉醒来李永乐睁开眼睛,左眼感觉又厚又重微痛坐到铜镜前照了照,呵...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针眼吧。果然某些东西不能乱看,你瞧现在现世报了吧。吩咐了翠儿拿来一篮子黄瓜切成片儿准备敷敷脸,昨夜宿醉脸有些微肿,顺带还让翠儿带来一副白色的眼罩,挡眼睛。

  将黄瓜整齐的贴满一张脸,躺在贵妃榻上,身盖锦衾。朱榑他步伐悠闲,就仿佛在逛着自家园林。晚风吹动他那身艳米白色的衣袍,吹起他那轻轻系在腰间的飘带,让一切美得如梦似幻。他宽大的衣袖随风飞舞,就犹如一只轻浮的蝶妖般在夜空中舞动出暧.昧的弧度。

  轻步进了屋子瞧见李永乐眯着眼躺在踏上满脸的黄瓜片:“你的脸怎么了?”

  李永乐掀起右眼上的黄瓜片眯眼瞧了一眼来者:“呦,齐王多日不见今儿吹的什么风,把您从哪儿吹到我这来了。”

  朱榑轻轻勾起半边唇角:“呵呵~~怎么办?多日不见本王想你想的紧。”

  “哼,王爷你见到姑娘都是如此说道的吧。王爷可真是明朝第一多情公子。佩服佩服。”

  然后,他就在那恶劣地笑,笑得意味不明,笑得意味深长:“本王与乐儿彼此彼此,乐儿喜欢偷看,本王便做给乐儿偷看。”

  李永乐“噌”的一下坐起身子,脸上的黄瓜片还带着抖落了几片,露出微红的左眼,小手拿起一根黄瓜对着齐王“啪”狠狠的掰断后又用力的咬了一口,吧唧吧唧的咀嚼:“王爷真是好眼力啊。”

  “你的眼睛怎么了?”朱榑将手shen过去轻抚,又被李永乐嫌弃的拍打掉。

  “看了不该看的东西长针眼了,你别碰我的眼睛手上细菌多会感染的。”

  朱榑挑眉,缓缓的坐下:“本王的手有那么脏吗?”

  “有....”李永乐不假思索的回答。

  朱榑弯唇一笑“呵呵~你如此介意,本王会以为乐儿在吃醋。”

  李永乐抖了抖空空如也的袖口道:“臭美。”

  李永乐躲进屏风后唤衣裳,朱榑坐在一旁喝茶候着。早晨清冷的阳光透过窗口照在清冷的房间里,照在了她光滑的背上,白皙的皮肤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白嫩。

  一头长而飘逸的发披在肩上,她在屏风内脱衣,换衣的一举一动,窈窕秀丽影子都印在屏风之上,坐在屏风外的朱榑被这唯美的一幕所吸引,目光一直逗留在她唯美的清影之上。朱榑猛地皱了皱眉,这个女人敢如此大胆的在自己面前换衣,当真是不把自己当男人看吗....

  当李永乐披着散发从屏风后走出来时:“乐儿,你可知你方才有多危险。”朱榑在举止间会散发出一种媚态,而这种媚态却并非女子的柔媚,而是一种属于男人的妖媚。

  “齐王爷,我知道你很生猛,但大白天的你散发出这种妖媚的姿态,这种美丽的负担,像一只正在FaQing的猫,收一收吧。别一天到晚就想着交配的事儿。”自行坐在梳妆台前,她慢慢的拿起梳子,对着镜子慢慢的梳着头发。

  朱榑走过去夺过她手中的梳子替她梳理这秀发“乐儿,你对本王就如此没有戒心吗?方才你在屏风后换衣之时就没想过本王忽然出现在你跟前,你要如何。以后不准在如此对一个男人一点防范都没有。更不准有男子在房内的时候换衣。还是说,你方才故意在YouHuo本王,而本王却错过了美人意,哎呀,现在想想本王竟有些后悔了。”

  李永乐转过头看着他,笑了笑:“因为我相信你不会啊。虽然我也知道我长得很好看。哈哈~~”对着镜子,扭扭腰,晃晃头,抚抚唇,得意之色不在话下,满意,真是满意啊!尽管这个我长得比较媚,但怎么看,怎么觉得是个文静的主,不似外表那么勾人的张狂。“噗呲”一笑,颦笑间竟都是引人无限遐想的媚态。

  “呵呵~~你可真看得起本王。”慵懒的手指抚摸着她的长发。

  李永乐利索的将丸子头绑好,要带眼罩时被朱榑夺过,扳着她的头转向铜镜:“这样就好,这种东西没必要带着。眼睛很迷.人,乐儿不用如此不自信。”

  “才不是不自信,我只是觉得带个眼罩很有当大侠的风范,你不觉得我带上这个眼罩很酷?”诡异地一笑。

  朱榑看了看,一脸嫌弃:“.....不觉得”

  两人便走便聊着,两个人并肩走着,阳光将两人的影子拉长:“齐王,藩地在何处?”

  “青州,怎么,乐儿想去看看吗?不过现下青州冷的很,许是早已下了很厚的雪。乐儿喜欢雪吗?”朱榑明媚的笑了笑,可以说这个男人便是传说中的媚骨天成、绝世尤物。笑的都可以那么撩.人。

  “青州?照你如此说来,应该属于山东某个地方吧。呵呵~~我还蛮想去瞧瞧的,我很喜欢下雪。”她也咧zui一笑,她这样一笑反倒像个男人。

  “那本王带乐儿到王府做客可好。”

  “嗯!”李永乐轻轻点头,淡淡的嗯了一声。

  “本王就说今日七弟怎的没去寻我,原来是来了此处。本王有时真羡慕七弟的闲情逸致。”朱棣一抹嘲讽的笑意在他的唇角处荡漾开来,一直延shen到那双美丽的眼眸中,散发出幽幽的寒气。也不知是何事站在他们的身后,昨日被李永乐气走之后,便回了皇宫。此次他的身边也站着一个人,汝阳公主。

  李永乐看到汝阳公主向他飘来的眼神,感到浑身发毛,幽幽地望着高墙,眼中闪过一抹哀怨,现在如果爬墙逃走许是来不及了,汝阳公主这两位亲哥哥可都是练家子。硬着头皮咧zui嬉笑:“嗨,汝阳公主,好巧你也在啊。呵呵~~”

  “巧你个头啊,这是你家。”汝阳公主走近李永乐,陡然有一阵风吹来,李永乐浑身一阵轻颤,估计也是急的。汝阳又道:“怎么,你似乎是在害怕本宫?不过说来那次你将本宫推入河里之后,害的本宫大病了一场。本宫还没找你算账呢,但今ri本宫是来你这里做客的,并不是来寻仇。所以你还是安心的热情的招待我,伺^候高兴了本宫,本宫可以既往不咎。”汝阳公主yinyin的笑了笑。

  “真的?”李永乐悠悠然抬头,漂亮的眉毛挑了挑,似笑非笑地看着汝阳公主。

  “嗯!”汝阳公主结果,表情才刚刚摆好,zui角才扯了那么一下,声音还没来得及发出,就是李永乐用力一拍后背:“我就知道,汝阳你果然够朋友,就知道你肯定不会拿你那公主的头衔来压我的。你这气度海量啊,这全国上下的王爷公主都该跟你学习,你就是他们的榜样活标榜。么么哒~~爱你哟。”还比出爱心的手势给汝阳看。

  咳……

  汝阳公主被她方才那么一拍口水一吞,差点把自己给噎死。本想将李永乐劈头盖脸的骂一顿,结果接下来又听到她把自己夸成这样,她貌似尴尬又羞涩地微微淡笑,小女人般欲语还休。

  “……”两位王爷但笑不语,视线有意无意地扫着她所在的位置。

  “李永乐你的眼睛怎么红红的?”朱棣问道,一句话,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昨儿和小权子喝酒太晚没睡好,又看了不该看的东西长针眼了而已。没事的,没事的。呵呵~~多谢王爷关心。”尴尬的咳笑了两声。

  “小姐,小姐,不好了,那个陈公子来了。”翠儿一急,差点就把脏话给骂出来。顿时,意识到她现在正处于什么状况下,再大的怒火都得狠压下去。

  “陈公子?那个陈公子啊?”李永乐一抹哀怨的眼神,语气说得缓慢。

  翠儿压低声音:“小姐你又不记得了,就是哪个陈公子啊,骗了你感情,骗了你家产的那个陈书生啊,他竟还有脸再次上门来找小姐,要不要我找几个人哄他出去。”

  “不用,我倒要去会会他,他是有什么三头六臂,能将李永乐迷惑的丢财又丢感情。鸟为食亡,人为财死,今儿老娘要好好收拾他。”

  心里不停的咒骂那陈书生,要不是你这滚蛋渣男,让我平白无辜的被街坊邻居当做茶余饭后的八卦中心,骗了李永乐的情也就算了,干嘛还骗财害的老娘现在要辛苦经营一座酒楼,来养活自己和家里的老管家几口人的肚子。我容易嘛我,我招谁惹谁了。她哀,她怨,她悲,她惨了……。

  “陈书生是何人?”朱榑带着风轻淡轻的浅笑,抬头直视前方,步履轻抬,衣袂翩跹,不紧不慢地继续往前走去。

  “李永乐的前男友。”停下脚步对着朱榑回道。

  朱榑垂目有点不太明白这个前男友是什么意思,李永乐也瞧出了他的心思,招招手让他弯下他那高贵的腰附耳过来,李永乐用手挡着脸对着他耳边叽叽喳喳的说着这其中的缘由:“是之前李永乐的前男友不是我,我根本就没见过哪个陈书生,你知道我本就不是这个身体的主人。但是我还要替她背黑锅,处理这些破事,好倒霉啊。”

  朱榑又在她的耳边道:“那你的意思,哪个陈书生你根本就不认识,还有那个前男友是??”

  “前男友的意思就是,老情人的意思。笨蛋”李永乐再次附在朱榑的耳边。

  朱榑领会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是李永乐的老情人啊。放心有本王在不会让乐儿吃亏。”对着她眨了眨一只眉眼。

  这样你来我往的说这悄悄话,汝阳公主跟朱棣早就脸黑的站在一旁被当做空气,老早就动了洪荒之力想爆发了。

  “你们两个说够了没有。有什么话不能正大光明的说出来,偏要当着客人的面讲悄悄话,有没有家教。”李永乐与朱榑正说的起劲,也没有看到朱棣他在说这句话时,眼中闪过的那抹冷冽。

  “四哥不高兴了。”朱榑轻声在李永乐耳边说着。

  “哼,我家人从未替我请过家教,所以我就是没家教,怎么样。”转身大步的走进永乐楼看也不看朱棣一眼。

  朱榑还没反应得过来,李永乐却已经快要走远,他无奈地耸耸肩,也懒得再去理会,迅速地跟了上去:“乐儿,等等本王。”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VIP充值:微信扫码支付宝网银充值手机充值卡游戏点卡短信充值更多>>
客户端:飞卢小说(安卓版),签到赚VIP点飞卢小说(苹果版)、本书手机版(飞卢小说手机网)
淘好书:洪荒之暴力法师我在洪荒吃吃吃从NBA开始的综艺巨大明之大奸臣严嵩电影世界大冒险
淘新书:我在大唐开超市逍遥小地主都市之死灵雕刻师绝地求生之升级狂人我的妹妹是女娲
【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注册会员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