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永乐记 脱裤子

小说:永乐记  作者:萧红杏  回目录
  李永乐张牙舞爪的样子冲着朱棣扑去!沈通目瞪口呆的看着李永乐像中了邪似得扑向二楼,一时半会都没反应过来,下巴昂起一个角度,轻挑的眼皮和微启的zui唇静止了好几秒。

  站在朱棣面前保持半米距离,shen手讨要道:“还给我”

  朱棣身体一歪shen手将她迅速拉倒自己跟前,她身体随着朱棣的身子倾斜,朱棣将她转过身子面对着栏杆扶手,朱棣站在她的身后两手越过她的左右抓着扶手,她背对着朱棣被困在他的xiong前不能动弹,而且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楼下的沈通正向上张望着自己,这一系列的动作发生的太快,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被困住无法逃脱。

  朱棣将俊颜靠在李永乐的耳边,抬眼对着楼下的沈通,薄唇有些刻薄的上扬,带了点嚣张的味道,整个人充满了令人疯狂的魅惑。沈通看着两人如此暧.昧的姿势,不禁蹙起了眉头,凝视间,双手早已紧握。

  李永乐觉得这样的姿势暧.昧极了,TiaoQing专用姿势。而且这儿还是公共场合,他不要脸我还要脸呢。哼我身子动不了我脚还能动呢,微微抬起脚向着朱棣的脚前已力拔山兮之力剁脚下去,“啪”只听李永乐大声,啊~~我的脚.....一脚踩空直接剁到地板上,因为自己太过用力反倒震到自己的脚底板,疼的直抽抽。

  朱棣早就瞧出她的小心,当她的脚剁下之时轻轻一闪。跟一个武林高手动用武力,也是被逼的别无选择,那是因为她也没有什么别的能耐,唯有平时吃的多力气还算有点儿并让她两分底气。想狠狠的踩他一脚,结果还伤了自己。

  朱棣把身子往后轻仰,手掌用力拍在她的屁.股上“啪”打了一下。

  “唔~~~”李永乐立即用手捂住自己的zui,竟当众发出这种xi吮的叫声,心里骂道,朱棣你个变态。

  “以后再不乖就如此罚你,你可喜欢。”朱棣zui角轻钩,含三分笑将自己的腿狠狠的抵住李永乐的两腿,两人靠的更加近了,甚至他低下头,在她的耳朵上呵了一口热气,暧.昧的味道围绕这他两。

  “你放开我,旁人都瞧着呢,你若不要脸,我还要呢。”

  沈通立于楼下将这些都一一瞧在眼里,他们的一举一动,这分明是情人之间才会有的恩爱场景,莫非他们早已在一处了,所以永乐才在那日婉拒了自己的示爱....怏怏不乐,拂袖而去。

  李永乐见沈通带着怒意离去,自然是知晓是误会了她跟朱棣,柳眉轻皱浅声喊道:“沈通.....”

  朱棣低垂着眼脸,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这才满意的将她放开:“你的小情郎竟被你气走了..”他皱着眉头似惋惜一般,摇了摇头。

  李永乐yin沉着脸,发泄一般骂了一句:“不要脸...”

  “呵呵~~你说什么,本王没听清你再说一次。什么?不要脸?”本来分开了一些距离,朱棣这时上前了几步,与她并肩的站在扶手处。

  李永乐抬高下巴,瞪着他:“我可没说你不要脸,我是说不要脸的都是你这样的。”

  朱棣反倒邪笑捏了捏她的粉脸:“下巴别仰那么高,你是觉得你的鼻孔可爱到必须给我看么?”

  李永乐羞怒的拍掉那只行凶的大手,shen.出小爪子大声道:“可以还给我了吗?”

  “额...是这个吗?”将朱允炆的亲笔签名在她跟前晃了晃。

  “自然是的”

  “本王很是奇怪,你为何这么在意这签名与那双靴子,竟还将他的靴子供奉在楼中。你就如此缺银子吗?本王瞧你这酒楼也开的风风火火不至于如此缺少银两的,是否你将银两拿去做什么旁的事了。你如此喜爱美男,莫不是花了大银两去圈养什么小白脸吧。”

  李永乐呆滞了数秒,他的意思是我养小白脸了:“永乐觉得王爷这个提议不错,杏姨一直唠叨生怕我嫁不出去。王爷方才那个提议胜妙,干脆养个童养夫才好呢,培养个三五载的感情,然后顺理成章的成亲省掉了很多麻烦。”

  朱棣看李永乐一眼,目光冷淡深沉,深吸一口气,再次上前一步道:“如今本王白白住在你这永乐楼里,倒像极了被你圈养的童养夫呢,本王倒是没想到永乐竟对本王怀着这样的心思。”

  震惊、不可置信、诧异、惊奇,等等情绪纷纷袭击着李永乐,忽然她明白了一个道理,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或许就是因为他多年坚守着这个原则才爬上了大明朝的龙椅之上,走上人生巅峰的吧。

  “王爷,您瞧我这楼里养了那么多人,每个人一张zui,都是要吃饭的。如果我现在不做些什么,那么没准儿明后天,他们就得往破庙里一蹲,然后拿个破碗祈求别人赏口饭吃。不如从今日起王爷住在永乐楼期间就开始计费吧。”李永乐不觉得咧zui一笑。

  “恩~~本王觉得永乐说的颇有理,但现在有个问题无法解决呢。”

  李永乐眨了眨明媚的大眼睛:“钱能解决的问题统统不叫问题,所以王爷你也会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吗?”

  “额~~~钱能解决的问题统统不叫问题?你总能说出一些巧妙的话。难怪你全身上下满满的都是问题,感情是你没钱是吗?呵呵~~本王出门一向都没有带银子的习惯,但又不能白白住在你楼里,每每想到此处心里总免不了有少许内疚,不如,本王以身相许低了这些日子住在永乐楼里的费用,你觉得如何。本王觉得这个法子甚好.....”

  李永乐又被朱棣刷新了三观,不是说古人思想作风都很传统很保守的吗,怎么这个人完全就不根据史书记载的路线走呢,这货不会也是穿越来的吧。扫了一眼朱棣,压低声音说了句:“我对有夫之妇没什么兴趣。”

  朱棣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李永乐感受到了那种熟悉的带着强烈的怒气,他眯了下眼,全身上下都散发出暴怒的冰冷气息。这个女人竟然嫌弃本王,一生一世一双人这句俗话她还当真要守着吗,既然如此那也要看看你这个女人有没有这样的魅力,让本王愿散去后宫只为你一人留守。

  “你这个不知深浅的女人,哼!”探究般的打量,收回视线甩开她的手,夺门而去。

  “哼,拽什么拽,本姑娘要不是念在你有几分姿色的份儿上,要不怎可让你一而再的在我身上揩到油水。”试想着,当朱棣跪在她的脚下,苦苦哀求着她,请她不要离开他的时候;试想着,当朱棣泪流满面诉说着自己的爱恋,却被她一脚踢开的时候。

  试想着,当朱棣连爬带滚地抱住她的shuang腿,而她则是操起酒坛子,狠狠砸下的时候!试想着,当朱棣捂着涌出大量鲜血的脑袋,抬起苍白的绝美脸蛋,声嘶力竭地喊道:打死我吧,我仍然爱你!她越想越开怀,于是就连方才与朱棣之间的争执就当没发生过般抛于脑后。

  李永乐走近在不远处擦桌子的小权子,沐春风般笑了笑在他耳边如吹起一般:“到我房里来”紧接着继而道:“记得带壶美酒。”对着小权子眨了眨眼。

  小权子微愣,zui唇颤了又颤,瞧着李永乐转身朝着内院离去的背影,双手护xiong“小姐,该不会是想.....将我灌醉之后让我ròu偿吧。说好的来永乐楼帮工抵债还了那包替奶奶瞧病的银子,可没说还需要ròu偿的。”

  zui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小权子偷偷潜去平时唯有李永乐独用的浴^室里,香喷喷的将自己从里到外洗了个干净。然后在简单的束发上cha上了一只,刚从窗外腊梅树上掰下来的腊梅。顺便还偷摸了点李永乐的香粉,左闻一闻又嗅一嗅很是满意的正打算离开,碰巧遇到进来的翠儿。翠儿打量了一会小权子问道:“你在此处作甚?”

  小权子咳嗽了两声后:“我是看这间屋子没有人打扫,所以去擦擦灰。像我这种做好事不留名的人少了,既然你来了我就先走了。”

  李永乐在屋子里小睡了片刻,此时醒来看着窗外这几天,不知为何,yin雨天总是一直笼罩应天,yin雨总是下不下来,让人闷得慌。今天亦是一样,蔚蓝的天空被朵朵乌云遮住,风轻轻飘起,无数枯叶被卷起,一时间满目望去全是纷飞的落叶,到处是一片萧索,一片凄凉。打心底叹了一口气,“哎~~”想必,这世上有很多人和她一样。在人前狂欢,在人后轻叹。

  “咚咚~~小姐,我是小权子给你送酒来了。”

  “进来吧~~”李永乐刚睡醒秀发披在肩上,她那原本好似hua瓣般的淡粉色唇.瓣,看起来有些脆弱,却让人想要狠狠地ken咬上两口、使劲蹂.躏一番。小权子瞧见她这幅模样默默的吞了吞口水,将酒摆放在桌上。

  “怎的,让你送一壶酒来要如此久,我都睡醒了你方才来。”半眯着眼,盯着他看,看得他又是一阵颤抖。

  小权子将她的酒杯斟满,又给自己斟满两人坐在一处饮酒,李永乐的鼻子一向都是属狗,凑到小权子的身上嗅了嗅“你好香.......”

  小权子被她弄的怪痒痒的:“小....小姐,不要,小权子还没醉呢,等小权子醉了后小姐才可以为所欲为。”

  “....你偷偷擦了香粉??”

  “嗯~~小权子干了一整天的粗活,出了一身臭汗,怕小姐嫌弃,方才洗干净便擦了些香粉。小姐对小权子有恩,小权子一直也是以报答小姐的恩情为目标在永乐楼里勤勤恳恳的做事,但...担小姐若是真的想要小权子ròu偿的话,那么现在就来吧,小姐,我已经洗干净了。”说完禁闭双眼,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姿态。就差补上一句,小姐我洗干净了,快来品尝我吧。

  李永乐一头黑线,突然有种被炸雷劈中的感觉。她大笑三声,然后对着小权子抱拳道:“阁下能自恋到这种程度,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佩服,实在是佩服!”

  小权子睁开眼睛慢慢抬头看向李永乐,我好像误会小姐的意思了,不要意思的笑了笑。并偷偷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暗自嘲笑自己没有出息,竟然被一个女人吓成了那样!

  这不笑还好,这一笑就连天边的月儿也会自叹不如的缩进乌云之中。所谓回眸一笑百媚生,说的就是他那般魅惑众生的笑容吧。

  其实小权子长的还算眉目清秀,是个做太监的好苗子,像他这般长相的男子入了宫定是后宫娘娘的抢手货。他的长相给人一种邻家大哥哥的感觉,看上去很舒心,关键是他一笑zui角边会扬起两只梨涡,甜到腻死人。

  外加上他的两颗板牙,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终极小受的视觉冲击力与爆发力极强,萌到想把他抓在手上狠狠的把wan。

  “可惜了,可惜了”边说边摇着脑袋。

  “小姐,何事如此让你可惜了?”

  “你说你大好的年级,怎么就偏偏选择了进宫做太监这条不归路呢。然而还没被选上。”李永乐为实是替他感到惋惜了,饮了一口酒淡定下心情。

  小权子一时间有些发懵。他那张温润如玉的脸变得通红,拳头攥了又攥:“小姐,怎么可如此侮辱人,我可是如假包换的真男人。并不是什么太监。而且我也没有要励志当太监的心愿。”

  “噢...是吗?听名字ting符合太监的称呼的呢,我不信,你怎么证明。”抖了抖自己的衣裳。

  小权子吸了一口气,咬牙道:“小姐,想要如何证明?”

  “这个简单,你把kù子脱了不就一目了然了。”李永乐比比划划地无赖道。

  此句一出让小权子一阵失神,也算是豁出去了为了证明自己是个铁铮铮的汉子,轻车熟路的解开自己的腰带将kù子脱下,李永乐惊呼一声:“我让你脱你还真的脱啊,快穿起来,快点,快点。”李永乐捂住自己的双眼,不敢抬头看。一个只敢说不敢做的女人....

  片刻后,李永乐讨好的给小权子斟了好几杯酒,意示赔罪了。“小权子,有没有跟你说过你笑起来很好看。”说话间媚眼轻佻,似娇似嗔,当真是独其FengQing,只觉得一颗心脏都跟着忽上忽下地乱跳。

  “没有。”小权子还是有少许不快,做了十几年的男子,今日竟要证明自己是个真男人还堵上了自己的尊严,真是白活了这几十年。

  “你在如此不快,扣工钱。”用手指敲打着桌面,懒洋洋地说。

  小权子一听要扣工钱,立马陪着笑脸道:“小姐你想问什么,想做什么都可以。小权子不敢有半分不快。”

  李永乐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颇为自信的一笑:“你多大了?日后你还是多笑笑,你这笑容定能给我们酒楼拉倒更多的客人,尤其是女客人。嘿嘿~~”

  “小权子今年16,为何要多笑才能拉倒客人,我又不是卖笑的。”不乐意的撇了撇zui。

  “你要是卖笑就能拉满整座楼的客人,我就端把椅子让你整日坐在永乐楼牌匾之下,在哪里使劲笑,只要敢停下就扣工钱。谁让你笑的如此可爱,甜美呢。”李永乐一向就喜欢长相甜美的男子,尤其是有大板牙加梨涡的男子,今儿让她遇到个近在眼前的怎能就此放过,定要揉虐一番才GuoYin。

  “....小姐”皱着眉,无奈的轻喊了一声。

  “不要叫我小姐,以后改口,叫我女主人。”冲着小权子轻佻地一笑说了句。

  小权子zui角一阵抽搐,好半天才反应过味儿来,先是灌了口酒水,对李永乐今儿他可谓是印象深刻,甚至可以说已经深刻到骨头里了!但在无奈之下也只能回了一句:“是”

  “来叫你一个来听听。”李永乐仍然一幅无辜的模样。

  小权子欲言又止,就是喊不出口,堂堂大男人要这样去称呼一个比自己还小两岁的女子,感觉好xi吮。李永乐将手撑住头歪着脑袋道:“扣工钱。”

  “不要啊,女主人”一下便脱口而出,于是讨好地一笑,在工钱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李永乐微愣,随即笑弯了一双新月眼,“好,好,美的很,哈哈哈~~”如今倒是实现了刚穿越过来时候的心思,处处偶遇美男王爷,富可敌国的少爷,和惹人喜爱的江湖混混,只是谁才是属于自己的哪一个。又或者也不在这些人其中,算了,走一步是一步,说不定明天我就又穿回去了呢。所以呢要在回去之前,把这里的美男色个便不然岂不是辜负了,老天爷的美意。一阵阵的yin笑拂在脸庞,看得小权子起了一身子的鸡皮疙瘩。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