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永乐记 不孕不育

小说:永乐记  作者:萧红杏  回目录
  黄子澄,建文帝即位,命兼翰林学士,与齐泰同参国政,向建文帝建议削藩的主要人物之一.

  朱允炆端坐在龙椅上:“黄先生,诸叔藩王皆拥重兵,如有变端,怎么办?”

  黄子澄答道:“诸王仅有护兵,只能自守,倘若有变,可以以六师监之,谁能抵挡?汉朝七国不可谓不强,最后还是灭亡了。大小强弱之势不同,而顺逆之理更相异啊!”

  朱允炆认为他说得对,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兵部尚书(齐泰)打算首先向四皇叔燕王动手,黄先生意下如何?”

  黄子澄本就不是喜怒形于色的人,眯着满是皱纹的老眼:“臣有不同的意见,臣认为周、齐、晋、宁、谷诸王,在先帝时候,就做了很多不法之事,削之有名。现在想要问罪,应该先从周王开始。”周王是燕王的母弟,齐王又与燕王关系甚为xi吮,削周、齐是剪除燕王的手足,最后黄子澄的意见被采用。

  晚间朱允炆处理好朝中大事又转身去了皓月轩,深觉得自己忙的不行焦头烂额,又要提防九位皇叔还要安慰,或嘉奖后宫,有时候后宫gao个小“party”自己还要去面带微笑露个面,不然那么多小老婆定会抱怨不休,久而久之后宫那些撕逼大战自己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心无累是仙家,朕累觉不爱。

  “徐太医,夕妃怎么样了?”朱允炆问道。

  “娘娘已经是心力交瘁了,身子虚弱,需要大补。还有娘娘小产,又加上失血过多,往后的身子会比较虚弱,要多加注意!还有...”徐太医低着头不敢再说下去。

  朱允炆坐在chuang榻边,厚唇轻抿,那双重瞳中,带着痛惜的神色,看着在一旁的徐太医,冷声说道,“还有呢?你还隐瞒了什么?”

  “没有!就是……”徐太医微微叹息回答道,“就是……”

  “是什么?!”

  “就是娘娘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又因包衣留在体内迟迟未取大量出血,可能....可能今后都无法再怀得上胎儿。”

  朱允炆顿了顿,向那白色的芙蓉帐内瞧了瞧,那张小脸苍白如纸,面上满是憔悴,还有着深深的疲倦。朱允炆深深的叹了一口无奈之气....摇了摇头,起身也便离开了。

  一滴泪珠悄然从末夕的眼角处滑落,呵呵~~此生都不能生育,那自己还算是一个完整的女人吗?女人缺少了做母亲的权利,此生还能有什么能绑住一个男人,尤其是身在后宫没有子嗣,那以后只有一个下场殉葬。

  殉葬的妃子都是那些没有生育子嗣的,生了子女的妃子自然不用殉葬。每个女人都想得到皇上的爱,但爱,从来不是迎合。既然得不到,那还守着做什么。

  对,我不要殉葬,绝对不要。要为自己留好退路才是啊.....有些人会在zui上说各种爱,但内心往往是凉薄的。因为他们会在最短时间里爆发出全部的爱,所以一时都会让人觉得幸福,但却始终不长久。你想要一段的长久的感情,那就别在意眼前发生的一切。

  末夕长长的睫毛忽然微微的颤动了一下,她慢慢睁开眼睛“徐太医......”轻唤道。

  “臣在,娘娘有何吩咐?”徐太医,现在几乎成了末夕的贴身太医,Ri都待在皓月轩。

  “过来...”此时房内只有末夕最信任的陪嫁丫鬟小红,和徐太医在守着。

  “娘娘可是害怕,娘娘不要怕臣一直都在这里守着,直到娘娘康复为止。还....还有,臣不会禀报皇上,娘娘服用臧红花一事。只要皇上不询问臣,臣绝对不会说。”徐太医有些同情眼前这女人觉得她ting可怜的,一辈子也生不出孩子对于一个女人是多么大的刺激于伤害。

  “我知晓,我一直都是信你的。我渴了,可以帮我倒杯茶吗?”恬静的睡脸上带着深深的疲倦。

  徐太医倒完茶,末夕说道:“扶我起身”将手shen过去.

  徐太医有些为难的神情,这..似乎有些不符合规矩,转眼看了看一旁的小红,竟然坐在一处打着瞌睡....只能硬着头皮扶起末夕靠在自己的肩旁喂她喝水。

  慢慢地,她将目光转移到了旁边,那只手握住茶杯的人身上,依旧是英ting帅气的面容,剑眉却紧cu。徐太医接触到末夕投过来的目光,现在两人又靠的如此近,端着茶杯的手心中轻轻地颤动了一下。

  “徐太医的身上有浓浓的草药香,我很欢喜,嗅到徐太医身上的药香,好像一下子身子没那么乏了。精神好了许多。”不禁微微笑了笑。

  徐太医战战兢兢地想要将末夕放开,谁知却被她缠了上来抱住xiong口,在xiong前蹭了蹭:“别动,我觉得这样很舒服,腹部不会那么痛了,徐太医想要眼睁睁看着我在榻上腹痛不止吗?等我睡着了,你在将我放回chuang榻之上好不好?”

  徐太医对她的说辞不禁皱起了眉头,白玉般的脸庞,醉了一抹红云,没有只言片语,将微红的脸转向一边只默默的点了点头。

  人呐,若将过去抱的太紧,怎么能腾出手来拥抱现在。寂静的房间内,似乎只剩下了两人浓浓的呼吸声。

  那日李永乐早起之后去楼子里巡查了一番,还算是整洁有序。瞧着自己的的搂子,人人笑容满面,听着曲子的人情不自禁地跟着曲子哼哼。当他走上楼,和客人们打招呼时,大家都很客气有礼,让她觉得心里热乎乎的。

  如今顾客频频,生意兴隆,忙的不亦乐乎,一幅盛世华章。李永乐喜笑颜开,对于她那些客人们声声传来的叫好声与哄堂大笑之声,飘到她耳里的时候已经变成,无数个银子从天而降,像下雨一般砸在她身上与手掌间。

  她便在堆积如山的银子里,旋转跳跃我闭着眼......靠在角落某一个大柱子上,手捂着xiong口低低的痴笑就连双肩都跟着抖动数下。并发出一连串“咯咯~~咯”的声音,大白天的竟还活在梦里。

  “永乐,你....你何事笑的如此开心?”沈通不知何时已站在她的身旁。

  李永乐惊醒zui角一阵抽搐,半响,啥话也没说出来。于是假装黑着脸说道:“你怎么来了,沈公子今日不用去给你家主子打理家务吗?哼.....”小zui轻轻一橫。

  “永乐...你还在我气啊,我不是答应过你要来帮你忙嘛。以后每日我都来替你打理永乐楼里的账务可好。”再一次睨了她一眼,轻声轻语的说道。

  她不想嘲讽他,毕竟他依然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但还是故作冷漠的出声:“如今你的身份,我那还敢用你。”

  “......真的要这样说吗?永乐,我不告诉你我身份的原因,有一部分就是因为这个,我想和你就像以前一样没有任何隔阂的相处可以吗?把我的身份忘了,我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二公子,我只是你的傻书生。要不让你打一顿出出气可好,你如此淡漠的神情让我不知如何是好。”在薄情的世界里这傻书生还能深情的活着,这要是给了旁人算是捡的活宝了。

  李永乐偷偷地将眼睛扫了下沈通:“逗你的,瞧你那傻样。听我说,为了代表正义的一方,我要惩罚你,凡是在我永乐楼里打工期间,不予支付任何工钱,你有没有什么意见。如你有任何意见,本老板一律驳回,无效....并且剥夺你终身无法进入永乐楼的权利。”贼眼笑眯眯的望着沈通。这如意算盘,你是盘算很久了吧。

  “......好,都听你的。”沈通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道。

  忽的听到街道外敲锣打鼓,喜气洋洋,李永乐冲下楼去,想必定是哪一家的迎亲队伍,自己来到明朝这么久还从未见过古代结婚的场景。走到门外拐角处,碰到小权子正蹲在路边嗑瓜子。走到他的身边,也跟着蹲下从他手里拿过瓜子袋子跟着嗑了起来。

  两人一颠一颠的一起蹲在路边嗑瓜子瞧着由远而近的迎亲队伍。沈通,将手负在身后立于她的身旁,被李永乐一拽也跟着他们蹲下,将瓜子递给他,他摇手拒收。

  “我还是第一次瞧见迎亲队伍呢,这肯定是个富家公子与小姐的成亲仪仗吧。这声势浩大的....厉害了。”迎面走来的是八抬大轿、仪仗开道。

  “哪个,哪个穿的跟个地主婆似得人是不是媒婆。真丑,为什么成亲非要媒婆不可啊。”小手指向那轿子旁的老女人问道。

  小权子嗑着瓜子眼尾微微上挑道:“嗯~~的确是丑。”

  沈通笑了笑,轻风淡写的道:“天生无云不下雨,地上无媒不成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说的就是这个理,可想如若没有媒婆,这婚姻不是变得不伦不类的嘛。”

  “那没有媒婆,相爱的人都无法成亲吗?这是什么狗屁道理。喜欢就在一起咯,要媒婆何用。”她一个现代女性的观点,文能提笔控正太,武能街上抓小三。

  这结婚一定要扯上媒婆根本就是不科学的,不削的翻了个大白眼。蹲在地上举起双手大声喊道:“去你的指腹为婚,去你的相亲,去你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由恋爱,万岁.....”

  “嗯~~永乐小姐,说的极其有理。”小权子倒是会拍马屁,你好歹也是古代人能不能有点古代人的职业操守,迎合下自己的背景时代不好么。

  反正,沈通是被李永乐这句话给吓傻了,永乐这是什么奇怪的逻辑。包括这道上所有听到这句话的行人,都盯瞧着李永乐路人开始交头接耳谈论道:“此女,竟然说出如此大逆不道,有违常伦的话,真是厚颜无耻。该死,该死。”

  朱棣黑着脸看着蹲在自己跟前的几人,再瞧瞧李永乐一颠一颠的模样,将她从地面拎起:“一个女孩,好好穿个正规长度的罗qun,合理的弄些首饰来修饰自己,说话办事文文气气的,淑女点不好么?!”

  李永乐见是朱棣一秒就怂了:“好,好的呀。我觉得王爷说的太有道理了。”陪着笑脸瞧着他。

  “王爷...”沈通对着朱棣行了行礼。

  朱棣:“沈通,《韩非子·五蠹》可有读过?”

  沈通:“回王爷,有读过....”

  朱棣不削一笑:“那本王知道你为何整日待在永乐楼,是在守株待兔。”低沉沙嘎的冰冷嗓音,让欧若水不寒而栗,眼前的这个高大男人,就像一座冰山似的。

  沈通,俊颜被说的一阵红一阵白,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李永乐虽不知那本书,但守株待兔她还是知晓的,朱棣是在侮辱沈通,这个男人怎么总不尊重人,甩开手拉过沈通气愤走进楼里。朱棣盯着那两人的背影,眼神暗了暗。

  “你......”朱棣转眼瞧见小权子,欲言又止道。

  “嘿嘿~~王爷,小的先走了,我还得到楼子里干活呢。”摸摸脑袋也逃之夭夭。

  那素来淡漠的沈通此刻那俊美的脸竟是布满冰霜,那修长美丽的手握住栏杆,竟微微泛白。燕王的那句话飘在耳边,就犹如惊雷一般,呵呵~~自己有何尝不是在守株待兔呢。不免的自嘲笑了笑,我放下自尊,放下骄傲,放下任性,只因我放不下一个人。

  “沈通,燕王今天出门没吃药,不要理会他。”李永乐会心地一笑,犹如清风明月般美好。

  沈通瞧着李永乐,淡然一笑,这丫头是在维护自己,还蛮欣慰的。李永乐咧zui笑着,化解尴尬的气氛问道:“沈通你说,为什么成亲都要拜堂扣三拜啊?”

  沈通浅笑转过身子面对着她,他才发现这丫头矮的很只到自己的下颚,让人有种想将她拥入怀中的冲动:“三叩首,分为天地,君亲,师。天地为大,次之为君,在为亲,后为师。拜者,崇拜也,相信也,敬仰也,学习也。三拜使我们知生命之由来,归宿,明了因果。yin阳平衡,为人处世,吉凶祸福,成败盛衰,优生优育,健康寿夭,皆在三拜之间。”

  李永乐“....好复杂,不过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呵呵~~~”抬头看了看立于二楼扶手边的朱棣,那人对着自己yin森的笑了笑,导致全身的汗毛都立即竖了起来。

  朱棣拿出朱允炆的亲笔签名在二楼晃了晃,邪魅的笑着。这一回,李永乐傻笑的脸也终于……变绿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