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永乐记 扎小人

小说:永乐记  作者:萧红杏  回目录
  你千万别以为斗争牵连不到你,或者你不害人,人家也不会害你这样的愚蠢观念。独善其身不行,那么就得参与斗争,为自己争取最大化收益。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只剩半个时辰就算是死,我也要拉着陈昭容一起死,我要赌,我赌帝王的爱。值不值得我跟我的孩子为他执着。勉强一笑,眸中却闪过一抹冷光:“快去请皇上来,就说本宫肚子疼的厉害。”

  又唤来自己的陪嫁宫女小红,吩咐她去陈昭容宫里送前些日子,皇帝赐给她一匹上好的“织金锦”,名义上是说因为自己害的陈昭容被禁足,深感愧疚不安,实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俗话说得好,“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由于天朝古代的妇女同胞们生活在一个男女不等、男尊女卑的环境中,没有独立的经济地位,所以能否嫁一个理想的如意郎君,就成了关系到她们一生幸福的头等大事。

  如意郎君的定义,能在感情上与其能够情投意合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在等级森严、权力至上的阶级社会中,如果男方拥有高位显爵,那两情相悦的几率岂不是要更高一点?所以那时女性们心目中的如意郎君肯定是非富即贵,而最佳的人选,就莫过于权倾天下的地主阶级总头目,帝王。

  末夕已经嫁给皇帝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她要的不过是一份真挚的感情。一开始她对后宫排位品级也并不是很在乎,若不是那日在御花园被陈昭容狠狠的扇了一巴掌,那一巴掌就像个启动开关,似将她的人生重新开机启动。

  如今她失去了孩子痛不欲生,忽然她觉得在这后宫里真爱好像并不是最重要的,甚至有点虚无缥缈的感觉。重要的还有地位,只有地位高了别人才不敢欺负自己,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的家人。

  帝王们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这还是保守估计),个个花容月貌、千娇百媚。一个女人要想在其中谋得一席之地,已经是难上加难,而要想长久的得到专宠,那几乎近似于一个美丽的传说了。于是她下定决心做那个奇迹,无论付出何等代价,如果得不到她就抢,就挣,哪怕是牺牲别人成全自己。

  这时她忽然想到李永乐与自己说过,皇宫里人心险恶尔虞我诈,让他放弃皇帝,让她放宽心虽然永世不得出宫。但也可以在“皓月轩”里活的开心点自私点,最起码这是自己在宫中唯一的小天地,在这个小天地里自己就是老大,别去梦想拥有帝王情,自己开心才最重要。

  低声轻语:“永乐,至今我终于明白你说的话了,以后我只为自己活。”

  朱允炆赶来的时候,藏红花的药效似乎开始发作了,腹部传来撕裂的疼痛让末夕紧紧闭上眼晴,咬牙忍着,随后从袖中抽出一块白色锦帕,放在zui边,却在顷刻间,手帕被染得通红。但然,喝下藏红花并不会让她口吐鲜血,只不过是她故意自己咬破内zui唇流下来的血罢了。

  “夕妃”朱允炆怔怔地看着chuang上苍白的面容,和手中被血染红的手帕,shen手扶住她。

  躺在chuang上,从身体内流出的血液染红了白色的被子,眉心紧cu起,苍白的小脸没有一丝血色,豆大的汗珠已经濡shi了她的墨发。泪水混合着汗水,从她脸颊上滑落,小手紧紧抓着被子,像是在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固执地不肯放手。

  那张透着无限绝望和痛苦的小脸,气息也是若有如无的,一瞬间,朱允炆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冰窖般,全身冰冷得厉害。

  “太医,太医呢?”朱允炆极力的大喊道。

  “皇上,太医去给臣妾配药去了。臣妾无碍的,皇上不要担心。”此时她还能极其温和的说了一句。

  这时,去陈昭容宫里的宫女小红会来,“噗通”一个重重的俯身就跪在末夕的chuang前,边哭边抖着说,好像自己是受了极大的刺激,兢兢战战畏惧的样子。

  “你这是怎么了,哭什么哭你主子还没死呢,你个晦气的东西。”朱允炆本就心烦意乱,一脚狠狠的将小红踹倒在地。

  小红泪流满面地看着朱允炆“皇上,皇上,方才娘娘让奴婢去陈昭容的宫里送,织金锦。陈昭容将奴婢大骂一顿也就罢了,还将我家娘娘赠给他织金锦给摔到地上狠狠的践踏,踩在脚底口口声声的辱骂我家娘娘是小贱人。”

  说着越哭的大声,这戏做的也是很足的又接着道:“谁知,谁知此时从陈昭容袖口里掉落,一个人偶娃娃上面扎满了银针,腹部与头部扎的满满的,奴婢亲眼看见娃娃上写着娘娘的名讳。咋们娘娘近几日连连都头疼难忍,今日腹中胎儿也.....”越说越苦的泣不成声,连话都说的开始模模糊糊zui唇一直颤抖着。小红把一个称职护住的奴婢角色演示的淋淋尽职,可堪称明朝最好奴婢皓月轩小红是也。

  “你可看仔细了?”朱允炆的眉狠狠皱着,一动也不动。

  “奴婢,敢拿性命担保,奴婢没有看错。”小眼睛盯着朱允炆表示自己说的有多诚恳。

  半晌,朱允炆微微抬头,冷冷的开口道:“后宫第一条原则,命令禁止使用巫毒娃娃,极损yin德的事她也敢做得出来,真是蛇蝎心。”

  “来人,将陈昭容带来。带人去陈昭容的宫里仔细翻查。”龙颜大怒。

  巫术最初的主要功能是祭祀、求雨、辟邪等等,后来才逐步演变出各种治病或者害人的巫术。然而,宫廷是权力争夺的重灾区,巫术仍然屡禁不止,常常被用作攻击仇敌、诬陷他人的武器。仅汉武帝后期,就有数万人因为使用巫蛊之术而被处死,宫内巫术早就屡见不鲜。

  当陈昭容被押到皓月轩的时候其实是一脸懵逼的,跪在地上惊恐的看着朱允炆:“皇上,臣妾禁足期间没有出过宫门,整日都在宫中祷告焚香,保佑大明江山国泰民安,保佑皇上身建安康,臣妾真的什么都没做,没有做过任何越规的事啊。”

  “是吗?那方才夕妃命人送你织金锦的时候,你又是如何做的?呵呵~~祷告焚香,祈祷国泰民民,说的好听。那朕现在手上这残破的织金锦你又做何解释。还有这个巫毒娃娃你又作何解释。”将织金锦与巫毒娃娃狠狠的丢在陈昭容的脸上。

  陈昭容颤抖着手拿起那两样东西,盘看着,从厚厚的织金锦里扒拉出巫术娃娃,震惊之后手一抖扔掉在地,跪在地上的膝盖,磨爬到朱允炆的脚边,惊天巨哭啊,这可不是演的:“皇上,皇上,这个娃娃不是臣妾的,臣妾真的没见过,真的。”

  “哼,这秽物是在你宫里寻到的,你还有脸说不是你做的。”朱允炆黑着一张脸。

  “臣,臣妾,也,也不知道....”又呼的猛然抬起头,像似想到什么,觉得自己不能再悲痛与恐慌中糊涂下去,大胆发言举报:“是她,一定是她”用修长的手指,指向躺在chuang榻上满头冷汗的末夕:“她让自己的婢女送织金锦给臣妾的时候,定是做了什么手脚。你说,是不是你,你这个贱人,贱人”竟扑到chuang上拉扯末夕,末夕现在哪里来的力气抵制,被摇晃的七荤八素。

  朱允炆扯过陈昭容tui倒,陈昭容一屁.股“guano的重重坐到地上。哭出一个成语,梨花带雨。眼圈到眼下面颊上黑乎乎的一条线,今天美美的画了一个妆,还是明朝当今最流行,各个闺中女子最喜爱的妆容,但奈何也不防水啊。

  就连朱允炆看到她现在这幅尊荣,都不敢直视,这样的女人竟然是朕的昭容....简直就是扎心了,老铁。而这个女人还不知死活的爬到自己的脚边,扒拉在腿上摇啊摇啊:“皇上,不是我,你要相信臣妾,臣妾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看她哭的伤心,忍不住飘了一眼,不好,辣眼睛....五指捂在眼上,摇了摇头。

  不看还好,越来越生气,自己也被她摇的烦躁的很,一怒之下:“朕从未见过像你这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臭不要脸,明明就是拐弯抹角骂她哭化了妆不好看,她化妆好看的时候你不是照样睡了.

  “既然证据确凿,你也没什么好为自己辩解的,更加拿不出可以证明自己是清白的证据。即今日起,陈昭容被降为婕妤,此外打50梃杖。立即行刑。”拿出法官的气度淡漠的说道,乌黑的眸子淡静无波。

  “不要,不要啊,50梃杖,臣妾会死的。皇上饶命...”话也不等她说完,就直接被拖到皓月轩院子外,按在刑椅一下下的打在她rou软的锭上,脑子一遍又遍的回想着,与朱允炆花前月下许下的那些爱的承诺。承诺有时候就像放屁,说的时候惊天动地,说完之后是苍白无力。

  因为大叫嘶喊,导致嗓音嘶哑,在寂静空间内微弱响起,轻柔而黯淡,小得只有她一人听得见,似乎还染上了一抹万劫不复的悲伤,空荡的寝宫内似乎也染上了这种悲伤。

  一般来说犯事了的人打板子是稀疏平常的,有人被打残,有人却没事,更有甚者当场十大板被打死?合格的执行“梃杖”的士卒,都是经过大量练习的,所以说陈昭容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姐,从小吃香的喝辣的,这五十大板着实是,是有可能要了自己的小命。当然了这里面也是有门道的,好歹是皇帝的老婆对吧。

  比如,这就得观察大人的腿,听大人的话。大人要是喊“打”,腿上没动作,这意思就是敷衍了事,看着使劲,收点皮外伤。大人要是说“着实打”,并且把腿分开成八字状,意思就是往残打。大人要是说“用心打”,并且把腿脚并拢,完了,这台下的人八九不离十得小命玩完,但是看士卒打上去却很轻,只是犯人没命的嚎,最后必要小命。

  奈何陈昭容实实在在就是个娇滴滴的小姐呀,被打完50梃杖之后是在受不住,被抬回了自己的行宫。宫里的老嬷嬷,命人送来一碗“尿”将其灌下,这人都快不行了,要尿做何事?这可不是普通的尿,必须是童子尿,受伤的人,把尿喝下,打伤好的很快,因为童子尿,有活血化瘀之功效,是挨打必备啊!

  “为何太医还没来?”处理完自己的小老婆,现在才开始担心另一个小老婆的安慰了。

  末夕抬眼给了小红一个暗示,小红悄悄退下将捆绑在小黑屋里的太医给放出来,并且警告道:“奴婢大胆,劝太医不要乱说话,后果都不是你我能付得起的。太医要想清楚。”

  小红将太医带到朱允炆跟前:“徐太医,朕将夕妃交给你照看着,你就是这样照看的吗?”那肥大的眼睛瞪着太医,似要把他活吞了般。

  徐太医心里想着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你小老婆把我关在小黑屋里,还不让我跟你打小报告,我心里也很苦啊:“臣知罪,但皇上现在当务之急是将娘娘体内的包衣取出来,不然会有生命危险。”还会导致不孕不育,我会告诉你这个吗。

  朱允炆与徐太医都退到门外,然而朱允炆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帝王情?呵呵~~只留了稳婆在屋子内替末夕取出包衣,徐太医在门外候着。

  末夕苍白的脸上的泪痕斑驳,小腹立刻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灼痛,感觉有股炙热腥重的ye体顺着下身流出,她忍不住的嘶厉的哀唤。一阵痛彻心扉的惨叫声,在皓月轩萦绕着,久久地消散不去。现在在她心里只想将陈昭容大卸八块,五马分尸。

  人呐,有些事是要经历过才会惊醒梦中人,有些人要爱过,睡过,伤过,绝望过,才知道真心给了狗。此时哭泣的她,不是因为伤心对方不爱你了,而是因为这一瞬间,猛然醒悟,自己已经成为爱情的乞丐。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