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永乐记 不识抬举

小说:永乐记  作者:萧红杏  回目录
  初冬的月光,又清又冷,淡淡的,柔柔的,如流水一般,穿过窗户静静地泻在房间里,将地面点缀得斑驳陆离。

  李永乐将披着的红披风动作潇洒的丢到chuang榻上,转身重重的座在贵妃椅上:“翠儿,去帮我下碗面,我要加牛ròu多辣多醋。顺便再温一壶酒。”

  翠儿不由自主地抬起眼睑,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问道:“小姐,你不是刚用完晚膳回来吗?还要吃啊?”

  李永乐撕心裂肺的咆哮道:“我没吃饱,还想吃行不行。”在沈宅憋了一肚子的气,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吃饭啊,现在除了肚子饿就想喝点小酒,希望心情能舒畅一些,晚上不会失眠。

  “是,我这就去小姐。”迈着轻快的脚步走出了房间。

  李永乐捧起碗闻闻:“啊,好香呀!”迫不及待地夹起面条,拎了起来,刚要咬一口,“呀!真烫!”咽又咽不下去,咬又咬不起来,赶快吹了吹,然后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不到5分钟,一碗面就吃完了。仰头将大碗盖住小脸连里面的汤汁也一口不剩的喝光,打了个饱嗝“舒服....”放下碗筷,给自己逃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翠儿,坐下来陪我喝酒。”

  翠儿做了个很无奈的表情说:“小姐,我还是不要喝了吧,我的酒量你是知晓的,要是喝醉了可没人将我也抱回房内休息。”

  “额~~你好像是在隐射那次喝酒你醉了,便趴在桌上睡了一宿而愤愤不平哦。要不,小姐给你寻个好人家,嫁了,如此你也不怕在你醉后没人抱你进房,与你同睡咯。”坏笑的看着翠儿。

  “小姐,你在胡说些什么呢。小姐没嫁人,我怎么能先嫁人。”羞红的脸在烛光下好像白雪公主吃剩下的那颗苹果。

  “那我要是一辈子也不嫁人,是不是你也一辈子不嫁了。翠儿,你这只想法是不对滴。”算了,总觉得自己的想法太现代,是不是自己也该入乡随俗迎合迎合古代的风俗。一夫多妻??

  好像怎么都办不到,除非那个人又帅也钱,那就不沈通咯。不行不行,沈通是自己的好朋友,而且还是个温柔书生家大业大的,而且我不想整天为了取悦他那个妈,做个时时可以逗乐大家的小丑。我比较喜欢强壮一点的男人,手里喝着小酒不禁开始幻想。

  每个人都有幻想过跟某个长的好看的男人,或者某个知名度还不错的男明星,有一些奇迹般的邂逅,甚至是有些不可描述的狗血画面吧。其实李永乐是比较喜欢有些肌ròu型的男人,没错就像燕王的那种身材,好吧,在加上他的脸蛋简直完美是,她的意淫典范模板。

  “朱棣,给我TuoGuang。”然后坐在他的背上让他趴在地上坐着俯卧撑....拿着轻羽毛挠着他的胳肢窝,朱棣受不了跪在地上双手抱xiong求饶道:“女王大人,饶命。饶命.....”

  “好,饶你一命,那么现在开始qin吻我的脚。”幻想着自己将脚shen过去让朱棣啃...全身血气翻滚,眸子里盈满了笑意,寂静无声的房间只听到她一声声的痴笑。

  “你把腿抬在桌子上坐什么?练武?”朱棣勾唇一笑,飘飘地说了一句。

  所谓做贼心虚完全就在此刻体现在李永乐的身上,一个没稳住应该说是紧张,凳子向后倒去整个跟着向后载下。幸亏朱棣善心大发接住了她,将她紧紧拥在怀中,他声音低哑:“你又喝醉了。”

  哎,单纯的古代人啊,就连将来的帝王看到女孩子脸红,不是认为害羞,就是喝多了。当然害羞什么的对于李永乐来说太遥远,她只不过是在胡思乱想。

  于是,她不乐意的撇撇zui:“管你什么事。”又不自觉的脑补了刚才她虐待朱棣的情景,而这个人此刻正和自己靠的那么近,彼此的呼吸都钻进对方的鼻子里。于是这下她是真的“哗”的下脸红了。但是并没有什么用,谁信呢.....

  “呵呵~~是吗?”捏着他的下颚,对zui灌她酒喝。李永乐使劲挣扎也无济于事,只能被他楼着的腰更紧,紧的都有些疼。

  “唔.......”说不出任何一句话,只能发出一低低的ni喃。

  他的镇定冷静早被这个女人给剥夺干净了.

  李永乐无法挣脱,只能仍有他将她抱在怀中,清澈的眼睛倒影出他的眉目,而她的眸光却越来越冷,这次她可没那么傻,白让你占了便宜,她对着朱棣shen.进来的舌狠狠一咬。

  “现在醉了。”朱棣狭长凤眼轻轻一挑,淡橘色的rou软唇.瓣微张,用极其舒缓的悦耳声调说着。

  “朱棣”李永乐叫着他。

  “嗯~?”

  “我可以骂你吗?”

  “可以...”淡淡的回应一笑,却没有多说。

  李永乐抓狂的骂道:“朱棣就是人渣和变态的混合体....”

  朱棣轻轻地“嘘”了一声,眼神骤然变冷,捏起李永乐的下颚,这次可不再如此温柔带着力气,疼的她皱眉眼泪都快疼下来,接着他说道:“唯你最深得我意,也只你最不识抬举。”

  “朱棣,我不会喜欢你,永远都不会喜欢你。放手....会疼的。”疼死我了,我又不想变成锥子脸干嘛那么用力的捏我下巴。

  朱棣将她狠狠的推开,李永乐没站稳向后踉跄的退了好几步。坐在桌边给自己斟酒,猛地喝了一大口如同谈心般说道:“本王中意你就行。”狭长的凤眸含笑:“过来陪本王喝酒。”他是一个非常霸道的人,总是唯我独尊的样子很讨厌。

  李永乐转眼看了看屋子翠儿早不知踪影,许是在他进屋的时候早就打发走了翠儿,而自己还沉静在自己的意淫当中。算了,现在屋子里又没个帮手,自己又打不过他,陪他喝一点儿吧,喝完早点打发他走。

  李永乐的脸色是青了白、白了又青。好半天后,她才缓缓地走过去坐下对着朱棣看了几眼,有些但却的缩了缩脖子:“王爷,不知道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强扭的瓜不甜。”

  “本王不爱吃瓜,就像你喜不喜欢本王没有关系,本王也只是喜欢欺负你,而你又生气干不掉本王的样子,有趣。”大大咧咧地坐在那里,用挑衅的目光看着她。

  李永乐她真的生气了,双手已握紧成了拳头。xiong脯剧烈地起伏着,仿佛像一个大气球要爆炸似的。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只能努力的安慰自己。自己真是深藏功与名啊,为了你们大明朝下一任皇帝,能健康有益身心的成长,我可是付出巨大的代价,天天被他欺负揉虐大明江山的功劳簿里,是不是也该给我记下一笔赫赫之功,顺便再拨赏一大笔银子给我以表嘉奖。

  李永乐嘟囔道:“我又不是你的宠物,你无聊的时候就来逗我一下寻开心。”

  或许喝酒的缘故李永乐有些头晕眼花,竟然看到他眼含怜惜地望着自己,用哄孩子的表情动作用手揉了揉她有些凌乱的头发,随即温和地笑道:“你知道就好。”

  李永乐本还在为他刚刚的举动感觉心里暖暖的,当他开口说出那几个字的时候她傻了,张着rou软的唇畔,瞪着清透的眸子,好半天都没回过神儿来。心里暗骂道:“我就不明白绳子太长就会打结,而你的舌头却不能?是不是帅哥与毒舌更配....靠!”

  朱棣眨了一下眼睛,问道:“干嘛?你这是什么表情。”

  李永乐身形一动,整个人瞬间扑通一声摔趴在桌面上,zui里还振振有词道:“哎呀,我醉了~~”闭紧双目死也不睁开,我绝对不要再跟这个男人继续待在一个屋子里,因为会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杀了他,然后结果不是他被我杀死,就是我被他杀死。

  这次轮到朱棣愣神了,就这么一愣神,觉得感情儿这位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弯着腰靠近她耳边轻声的说道:“你可知晓一个女子在男人面前醉倒最终的结果会如何吗?”淡淡一笑,一把横抱起坐在椅子上的李永乐。走向里屋,将她平放在chuang榻之上。

  朱棣低头看着她,轻轻抚弄着她的长发,眼神有些复杂,那双淡淡的眸子如星辰般闪耀,眉目间有着一丝难得的温柔。

  李永乐紧闭着眼睛吞了吞口水:“他在摸我....”微微睁开一只眼偷偷瞄了朱棣一眼又迅速闭上,翻身之际拍掉朱棣的手:“唔....好困。不要烦我。”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过被子将自己密不透风的裹起来。

  “扑哧”朱棣笑出了声,这个女人也太入戏了吧,当本王是傻子吗。细细的瞧着眼前的女子有点儿懒散,有点儿叛逆,有点儿热情,有点儿桀骜不驯,有点儿调皮,有点儿恶趣味……那一颦一笑,让人又爱又恨。

  朱棣推开门忍不住弯唇一笑,除了微风轻轻地吹着,除了偶然一两声狗的吠叫,冷落的街道是寂静无声的。月色朦胧,树影婆娑,酷爱穿黑衣的他显得更加风度翩翩,俊美无涛。

  次日,李永乐她那蒲扇型的卷翘睫毛微微颤动,随之懒洋洋地睁开眼睛,有些迷糊地环视了一圈后,整个身体突热从chuang上弹跳了起来。然后迅速低头去看自己的身体,在确定自己完整无缺的时候,这才重重地嘘了一口气,将心放回到了肚子里。昨天自己装醉裹到被子里然后就睡着了,你心可真大....

  五日过去了,太医跪在末夕跟前低着脑袋沉声道:“夕妃娘娘,胎儿已死在腹中,娘娘还是快些喝下红花汤将胎儿取出来吧,要不后果不堪设想啊。”

  末夕她望着眼前的男子,眼中凝满绝望,终还是没能保住:“喝过红花多久胎儿会掉落。”

  太医表情凝重:“大概半个时辰,娘娘放心臣会一直留在此处,不会让娘娘幸苦。”

  末夕挥了挥手让在旁的宫女全部都退下,继续说道:“太医”艰难的从chuang上爬起跪在太医跟前,吓的太医也跟着腿一软跪在地上:“娘娘,使不得,何故如此?”

  两人双双跪在地上面对面的说话:“太医,能不能不要告诉皇上。求你...”太医想扶着末夕起身,但她死也赖在地上不肯起来。

  太医心中猛地一沉,双眉皱得死紧:“为何?就算不告诉皇上,这孩子一样保不住皇上迟早会知道的啊。”

  “你就当是可怜我,日后我定会重谢,求求你。红花我一定喝好不好。求求你。”末夕激动的都快磕头了。

  他的神情素来漠然沉静,生平第一次,他俊美的脸上,有深沉浓厚的情愫在翻卷纠缠:“臣不知道,娘娘意欲何为但是臣乃臣子,忠臣不私,私臣不忠。履正奉公,臣子之节。臣不会替娘娘隐瞒。”

  末夕凄然笑了,笑到眼泪从眼眶流出,心很疼,很疼,端着白玉碗,没有一丝犹豫,忽然仰头,饮尽了那碗藏红花,然后将白玉碗仍在了地上,对着他嫣然一笑。淡漠的说道:“你走吧,不用你留在此处。”她的唇角处,尚有一丝漆黑的藏红花汁液残留着,她shen袖将残留的汁液擦拭干净。

  末夕的脸看上去竟是如此的绝美,却好似有着一股巨大的悲伤在冲击着他,那种即将永远失去的恐惧,像是梦靥一般,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随后拱手道:“这个时候臣不能走,娘娘喝下红花臣得等到胎儿落下那一刻才能离开,这是做臣子的责任。请娘娘不要为难臣。”

  “你说的我都明白,但太医要委屈你一下。”随即唤来下人将太医软禁在小黑屋里,绑的跟个寿司似得,无论太医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呵,这个生来漠然沉静的男子,竟也会有这样慌乱的一天。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VIP充值:微信扫码支付宝网银充值手机充值卡游戏点卡短信充值更多>>
客户端:飞卢小说(安卓版),签到赚VIP点飞卢小说(苹果版)、本书手机版(飞卢小说手机网)
淘好书:特种兵之战争系统武侠之先天道尊大唐之绝世皇帝熊孩子主播大叔的一击综漫
淘新书:向往的生活之皮皮神百倍回收系统大秦之全能红包系统最强咸鱼门主鬼片世界的僵尸邪童
【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注册会员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