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永乐记 逛楼子

小说:永乐记  作者:萧红杏  回目录
  两位妖孽的王爷从楼梯走下,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另一个一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唇紧紧抿着淡雅、帅气。与她擦肩而过一眼都未看她,此刻有一种关系叫清淡如水,体现在她与朱棣之间。出门口之时朱棣停下脚步对着身后的翠儿道:“你要跟我到何时?回去。”眸子仍旧清冷。

  翠儿微微低下了头,轻声道:“是~~”

  朱榑shen手去扶住了她,而李永乐微微一怔:“女装还不错,可以当门神,防贼....”zui角扯出一抹邪魅的笑。

  李永乐微微蹙眉想反咬一口朱榑还是忍了下来,看着外面繁华的大街,唇角带着不削的轻扬,她转头瞧见翠儿痴痴的望着朱榑离去的背影,便在翠儿跟前打了个响指:“瞧什么呢,那么入神?”

  翠儿她的脸上爬起了一丝可疑的红晕,竟痴痴的道出:“为何一个男子能笑的如此迷.人,只怕这世间再美的女子都比不上他吧。”

  李永乐看着她,不自觉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该不会是看上齐王了吧,翠儿你可别被他无害的外表给迷惑了,他的笑里有毒。”

  翠儿无辜疑惑的看着李永乐:“笑里有毒??”

  随即她唇角一扬,带着邪魅的弧度无奈道:“哎~~如果只是遇见,不能停留,不如不遇见。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翠儿或许这话我不该说,毕竟这次是你此生第一次动情。但我不想你受到伤害,翠儿你知道么?”明明是两个不可能的人,没必要飞蛾扑火,虽然飞蛾扑火的精神很值得人敬仰,但在我眼里就是傻就是蠢。不是每一次努力都会有收获,但是,每一次收获都必须努力,这是一个不公平的不可逆转的命题。

  是夜,风轻轻拂过,带着薄凉的气息。

  翠儿低垂着头浅声回应道:“小姐,我只是觉得他好看,没说我喜欢他。我知道自己的身份,小姐我去帮强叔干活了。”有那么一瞬间,空气中恍若流动着宿命的味道……似乎过了很久。

  沈通在原处站了良久无奈道:“若只是偶你如一曲惊鸿,未能相濡以共,未能醉此一盅。不如忘记梦里这场朦胧,独身月明中。”永乐不论结局好坏,你都不能从我的世界里消失。如果我留不住你,那么我就千方百计留在你身边好了。沈通认真地想了想对着李永乐道:“永乐,我答应你。”

  “啊?答应我?”考虑了一会随即便反应过来:“哦~~好啊,好啊,你答应来帮我拉,以后算账,记账什么的就不用再发愁了。哈哈~~这样吧为了感谢你今天晚上带你去个好地方。”鬼头鬼脑的说道。

  “什么地方??”沈通zui角含笑。

  “到时候你就知道啦。”她眉宇之间居然是意气风发外加津津乐道的样子。

  晚膳过后,李永乐与沈通出了门走在街道上,李永乐又换回了男装,沈通于是轻柔的笑道:“永乐,怎的又换回了男装?不喜欢那套衣裳吗?”

  “不是那套衣裳我很喜欢,但是今夜穿男装,方便!”神秘的对着他笑了笑。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李永乐坏坏的摸了摸脸颊吟道,对着“合欢楼”的牌匾邪魅的一笑。

  沈通身体一僵突然红了脸,“永乐你说的神秘的地方就是这里?你该不会是要进去吧?”

  “是啊,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欢来这种地方的吗?”李永乐挑眉一笑。

  四目相对,沈通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我不喜欢,一个女子怎能进去这里,咱们还是不要进去了回去好不好。”沈通就连站在合欢楼门口都很羞涩,此时两人同穿一袭白衣,煞是好看,许多人都偷偷盯着他们瞧。这种眼光在沈通眼里都是嘲弄讽刺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虽然如今,青楼这个词已经成了历史名词,它所有的风花雪月都成了昨日尘烟,但是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想进去瞧一瞧啊,所谓好奇害死猫嘛,来了古代不去青楼晃一晃以后回去会后悔死的,不管今晚必须进去浪一波。

  “哎呀~~不要扭扭捏捏的,走进去。今晚我是公子,李公子。”连拽带拉的将沈通押着进了合欢楼。

  “合欢楼”是一家民间JiYuan,当时也有教坊司算是官方JiYuan。民间JiYuan,那里的无论姿色还是吹啦弹唱风雅技艺都比教坊司更高档一些,青楼有老鸨就是妈妈,龟公是打手,头牌,花魁,红牌,JiYuan也分风雅和风月,一般文人雅士喜好约好友去风雅区,这里女子不但要吹啦弹唱,而且诗词歌赋能答善辩,而且环境也是非常苛刻,风月区就姑娘漂亮会服侍人就行了,而且老鸨也不是电视剧那样看见谁就往里拽,一般老鸨才是JiYuan里最拿的出手的哟。

  一般来说,要见青楼里面的头牌或红牌姑娘,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也并不是有钱就能如愿的,这些花魁之类的青楼女子,一旦成名之后,背后大多都有权势富贵人物作为靠山,即使客人们见了这些女子,大多也是客客气气的,所以一般的色鬼饿狼也是不敢动手动脚的。

  来迎接他们的不是老鸨,确实一个老头子应该是属于龟公一类的,大概是个老龟公吧也没什么杀伤力的样子,估计是年纪大了想换个新职业也没什么开拓的空间,只能留在JiYuan里摸爬滚打,毕竟这里年轻的RouTi还是很多的碰不到看看总行吧,顺便还能赚点养家糊口的小钱。

  两人开了一间风雅间,点了两个小妹妹一个弹琴一个唱曲。开了房间之后没有了旁人,沈通这才稍微放松了下来,上了茶点。但他还是不开心别扭的情绪一览无遗,脸上明显的刻着我不想在这里待一秒,我想回家睡觉,看书,考功名大明朝如今还缺个状元爷,少了我可怎么得了....也许大明江山可能在下一秒就会崩塌的。

  然而事实证明,老天有时候是非常喜欢拿孔李永乐开涮的!

  “永乐,这里听曲子喝茶,跟咱们永乐楼二楼不是一样的嘛,干嘛非要来这种是非之地。”沈通不解地问道。

  “哼,哪里是是非之地,这里是JiYuan吗?怎么跟我想像中的根本不一样,太让我失望了,美丽的妹子在哪里?热情的老鸨子在哪里?花魁拍卖在哪里?都是骗人的。”李永乐嘟着zui,不情愿的走了过去,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沈通,我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这里真的是JiYuan吗?不会是假的吧。”李永乐侧过头不敢相信的看着沈通。

  沈通皱紧了眉头:“我不知道,我从未来过此处。”

  李永乐微微蹙眉,沉默了好一会:“沈通,你该不会还是喜欢男人吧.....”沈通大概也有十七八了吧,在这个年代这个年纪还没娶老婆的不是因为眼光高,就有可能他是个基佬。

  沈通“......不,不是那样的。”涨红着脸,慢慢地垂下长睫毛,好像是在跟睡眠对抗那样.

  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朱元璋的几个牛逼的儿子都聚集在合欢楼的某一雅间内。老四燕王,老七齐王,老五周王,老三普王名朱棡。

  朱元璋前五个儿子是不是同一个妈生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同一个妈抚养长大的。众所周知朱元璋唯一的皇后明太祖孝慈高皇后马氏,关于马皇后的子女,众说纷纭。

  正史记载,马皇后前后生五子二女:长子懿文太子朱标,次子秦愍王朱樉,三子晋恭王朱㭎,四子明成祖朱棣,五子周定王朱橚;以及二女宁国公主,四女安庆公主。

  总之这五个天之骄之老大是已经死了的,Lao二秦王朱樉只是个空有架子的草包王爷,再来说说老三晋王朱棡典型的心狠手辣,诡计多端为人是比较yin险的,他的yin险又跟四王朱棣不同,朱棣是种高傲的狡诈,那么朱棡就是yin险小人的一类,就藩太原。

  五王朱橚[sù]那就更加简单了,他一生追求的只有医术,对大明朝西南边陲医药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周王手里的兵力自然是没有普王来的多的,甚至连齐王都比他更加能兵善将,至于他为什么还留在京都应天也只有他自己知晓。本来今晚朱元璋的十七子宁王朱权也被邀请来的,封地为宁国(今内朦国宁城)。

  宁王带有甲兵八万,战车六千,所属朵颜三卫骑兵均骁勇善战。宁王多次会合诸王出塞作战,以善于谋略著称。今晚他也被邀请来开这次,大型家庭王权制霸会议,但因他不知所踪这qun王爷贵人也没能凑齐,这次会议也变得不那么完美。

  晋王:“听说老四你搬出皇宫了,小皇帝怎的同意的,他就不怕你偷走出应天?呵呵~~”从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疏离淡漠,还有那种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反倒没有让人畏惧,倒是有些讨厌之感。

  燕王淡漠抿了一口清酒:“本王,至今依然留在应天,他如要不同意总害怕他那座皇椅不保,他这点单当担与压力都扛不住的话,这皇椅就算别人不把他拉下来,他自己也坐不稳会掉下来吧,至于会砸到谁,从中获利的又是谁就不一定了,三哥你说是吧。”

  晋王轻哼了一声又道:“小十七怎的没来,父皇不在了没人能管得了他了,翅膀硬了连我们这些哥哥都不摆在眼里了是吧。”说不过老四,也只能不在场的宁王出出气了。

  齐王与周王两人相互看了一眼,而后齐王道:“小十七,不见了今日去他宫里寻他,他身边的侍卫说是已经消失好几日。”

  晋王微愣:“莫不是....”

  燕王那双重瞳正紧紧盯着普王,如同猎人看到自己的猎物般:“不会,小十七不会有事。三哥不必多虑。”

  周王轻笑道:“今日来这里商讨的不应该是如何离开应天吗?你们被困在这里整日里无所事事,不想早日离开与家属团聚吗?”

  普王已经打断了他:“五弟你本就可以早日离开应天,为何迟迟未归呢。小皇帝估计想捆住的也就只是本王,四弟,七弟,小十七而已吧。我等也想早日离开啊,小皇帝想着法子不让走嘛不是。”这不摆明的说着,你留在这里做什么你又没太多兵力,也对权势没什么兴趣今夜你来这里干嘛....

  周王顿了顿,勉力一笑,“祝你好运!早日离开这困境。”

  燕王觉得普王这话十分刺耳,出言讽刺道:“五弟你如此说就不对了,三哥兵力十万谁能困得住他啊,小皇帝新君上任三把火,想整一整我们也就罢了,想整三哥估计难吧。要不三哥带我们这些不成器的弟弟一起逃回藩地如何?”他说那个逃字的时候发声特别用力且清晰。

  齐王也心虚的问了一句:“三哥你临走之时,不会不知会一声七弟吧,三哥令人敬畏的气势我这辈子是有不得了,但三哥以后有好事也要好生想着弟弟呀!”

  普王很是受用的点点头:“父皇与大哥早就不在了,二哥又是个草包,这些重担也只能三哥我来扛着了,总不能指望那小皇帝吧。他巴不得我们这几位藩王早早随着父皇大哥去了。如若三哥走之时定会带着几位弟弟。这是为兄的责任嘛。毕竟现在九王之首也只能是本王了,本王定会ting身而出,出头替你们当事儿!哈哈哈~~”

  紧接着燕王听着普王的话,淡淡一笑,重瞳泛着淡淡星光:“三哥,真是难为你了,我们这些做小辈的真是为你觉得羞愧。”

  普王竟也没能听出这句话中的嘲讽之意,也不知道他是听明白了心太大没反驳燕王,还是觉得他这句话只是单纯的恭维....总之他依然是一副,大明朝现在我最屌的姿态喝着小酒,眯着小眼得意的笑着。估计还沉浸在方才两位弟弟巴结他的姿态与话语中吧。

  齐王看着燕王,但强大的气场和卓越不凡的气势,即便是在夜色里,也无法掩盖丝毫。沉默了良久之后,她终于开口了:“四哥,今日下午你与我说你不想与小皇帝有政治上的分歧,你也不愿意辅助小皇帝,只要你安分做个称职的藩王不影响到他继续当皇帝坐稳江山,他迟早会对你放松警惕放了你对吧。”

  燕王一脸的淡漠:“嗯~~”

  齐王剑眉轻皱:“万一他利用四哥最在意的人威胁你呢?比如她的命。”

  “他敢”听得出燕王声音带着怒气。

  齐王紧接着问道:“他为何不敢,他是一国之君他何不敢?”

  燕王看了一眼齐王:“七弟,你非要如此咄咄逼人吗?为什么总要逼着本王去面对这些事,呵呵~~万一真的有那么一天,本王不需要占yǒu,也不需要躲避,我做的只是单纯的掠夺!就是那么简单.”

  周王轻道:“惟以一人治天下,不以天下奉一人。四哥,我们等你。”

  普王cha话道:“他要是敢要挟四弟,本王定位你出头。四弟放宽心。”很傲娇的发出了朗朗大笑。

  燕王:“.....多谢。”勉强回了两个字,他这三哥的智商也不比二哥高多少的样子,有些嘚瑟过头....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