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永乐记 心跳

小说:永乐记  作者:萧红杏  回目录
  燕王朱棣将李永乐丢进,衍庆宫的汤池里“泡一泡,出出汗便不会有伤寒了。”说罢自己也tuì.去了全身的衣物,下了池子。

  李永乐吓的连连后退,缩在汤池的最角落,紧张的道“你干嘛也下来。”

  “本王也下了那河,那里头的水有多冰不用本王跟你解释吧,难道你想本王冻死吗?”他眼眸中的光芒一点一点的黯然下去。

  李永乐想了想说来也是,好歹是他救了自己“那你泡你的就是了,别走过来。”

  “你以为本王很想跟你泡在一个池子里吗。”俊颜嘲讽的笑了笑。

  汤池泉水沸且清,清泉上洒满了hua瓣仙源遥自丹砂生,沐日浴月泛灵液,微波细浪流踪峥.雾气氤氲、热气腾腾。其咸味中夹杂点硫磺的气味,两人都不再说话....李永乐见燕王,闭着眼睛也没有做出更多的举动便放下心来,闭上眼睛,尽情享受天然带给自己的那种舒服亲切之感。

  再次睁开双目的时候见到的竟然是燕王近在咫尺的俊颜,吓得后退可惜自己已经是在最角落了根本退不了....惊恐的开了口“你..你要干什么,不是说了不要走过来吗?”

  燕王未着衣物虽xiong部以下都在水里,但看宽阔的臂膀就知道他身材有多好,高大健硕的身影印在李永乐的面上,燕王轻蔑的笑了笑:“本王以为你睡着了,便来瞧瞧,怕你着凉,你看本王对你多好。”

  李永乐zui角抖了抖“呵呵~`多谢王爷关心。”幸亏自己穿着衣服,李永乐紧紧抓住自己的袍子,神色紧张。她望着他的神情,免礼的笑了笑。

  “傻笑什么”燕王问道。

  “没,没什么,王爷对我那么好忽然觉得很感动,就笑了下,表示感谢。”

  “呵呵~~”眼眸骤地黯然下去,燕王的声音静静的,笑容淡淡的。

  过了半响“我有件事想跟你说。”李永乐鼓足勇气对着燕王。

  “说”燕王略一偏头,抬手摸了下高ting的鼻尖,盯着她冷冷的笑了。

  “我想回永乐楼,总待在宫里也不是事儿对吧,毕竟我本来就不是宫里的人啊。”李永乐想着只要呆在永乐楼里,这样她的生活也许依旧是风平浪静。不想呆在宫里以她惹弄是非的性子,现在不死但迟早人头还是要丢在这里。

  燕王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女子,忽然好像四周也都变得静静的,什么声音也都听不到了,只剩下一片寂寥的气息,良久的沉默之后“好,明ri本王带你回去。”

  “真的啊”李永乐的目光如星辰般闪烁。

  “恩~”扫过她的目光转身走向岸边穿戴整齐,便出去了....刚刚李永乐看到了什么,天哪没穿衣服的燕王....肌ròu凹凸有致,非常有型的八块腹肌,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猛的发现手背上留下的血迹...绝对是条件反射,是条件反射,看到肌ròu发达的帅哥就流鼻血。以前竟然没有发现自己有这个毛病....燕王你果然就是我的克星没错了。

  朱允炆将末夕带到自己的保和殿,末夕还在昏迷之中,朱允炆向身边的贴身公公王中问道“这女子是谁?”

  王中轻轻一笑答道:“奴才方才去查了下这女子确实是皇上的婕妤,名唤末夕。皇上日理万机,后宫佳丽三千见不着皇上的妃嫔大有人在,一辈子都没见到皇上面儿的都有,都是稀疏平常的事儿了。”

  朱允炆顿了顿“找个太医来给她瞧瞧。”

  “是”王中说完,弯着腰后退了出去。

  殿外的花香味愈发的清淡起来,白色的hua瓣在微风中静静地飞舞着,一阵细细碎碎的月光。朱允炆坐在chuang边盯看着末夕,细细碎语“呵呵...世间的盛世繁华,究竟有多YouHuo人?江山嘶鸣战马,风过天地肃杀,助朕平定天下。”用指尖划过末夕苍白的面庞。

  太医赶过来给末夕诊了脉“皇上,婕妤只是落水受到惊吓晕睡过去了,休息一夜便无碍。”

  “嗯~~那便开些驱寒的方子留下,待婕妤醒来不要受寒了才好。你下去吧~~”吩咐完太医对着他挥了挥手。

  “是”太医拱手退下。

  次日末夕醒来朱允炆早就出去开晨会(早朝)去了,宫女们见她醒来一个个都赶过来前后伺^候着,末夕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你们....我这是在哪儿?”

  “婕妤,这里是保和殿呀,昨夜皇上将你抱进殿里,在chuang前守了你一夜呢。”宫女手里拿着热毛巾递给末夕。

  “婕妤,这是驱寒的药汤,皇上吩咐过让您醒来后服用。”小宫女低声吩咐着。

  什么皇上的寝宫保和殿,我竟然在保和殿里怎么会这样,我记得昨夜永乐将我推入河中我差点淹死,醒来后便就在保和殿.....这里可不是一般的妃嫔就能住的地方呀,好像做梦一般,幸福来的太突然竟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喝完汤药末夕一人来到保和殿内的小花园,她看着眼前洁白的花朵,眼中闪烁着如星光般璀璨的光芒,淡淡的笑容中有着幸福的气息,仿佛天地之间所有的美好都在于此。一层薄薄的阳光洒在她的周身,她略微苍白的脸竟显出了惊世骇俗的华美,那层光晕洒在她身上,肤若凝脂,恍若透明了般。

  想着待在保和殿的时间也蛮久了,皇上还在朝中不便打搅,还是先回去吧,等皇上处理好事物在来请安道谢。她转身就要离开,一个温和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你要去哪里?”

  末夕猛的转身,那男子就立于他不远处,明huang色的长袍上绣着沧海龙腾的图案,袍角那汹涌的金色波涛下,衣袖被风带着高高飘起。末夕向那边走去,她微微俯身“参见皇上。”

  朱允炆低声笑着说:“起来吧,昨夜受了凉怎的不呆在殿里,偏跑出来吹冷风。”

  “回皇上,臣妾第一次来到保和殿就觉得庄严肃穆的紧,虽说昨夜受了寒,但许是保和殿里住着的是皇上,臣妾龙气加身今晨醒来便也没有觉得哪里不适,便想着出来逛逛能记住这里的景色。如此便能牢牢记住不会忘记这里的肃穆景色还有皇上昨日的恩情。”

  “你喜欢这里?”朱允炆轻轻的问道。

  “嗯~~”末夕喃喃低声回应着。

  “那以后常来便是”朱允炆轻轻一笑。

  “啊~~谢皇上。”末夕有些反应不过来。

  “怎么了,是不是昨夜吓着了还没好。要不要朕请太医再过来给你瞧瞧?”

  “不,不用了,只是忽然皇上对臣妾如此好,臣妾没反应过来。”末夕微微俯身。

  “呵呵~~你是朕的婕妤,朕自然会对你好”朱允炆观察着她每一个表情。

  “朕还有折子要看,你坐朕的龙辇先回去吧,晚些朕便去看你,好好休息。”与她说话的时候朱允炆面上都是带着温和的微笑。

  “是,臣妾谢皇上。”末夕的眼帘,垂得很低、很低,那排卷翘着的睫毛上沾染着几滴晶亮的泪珠。她终于盼到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的天,他终于注意到自己了,只要你能看我一眼,心满意得,心中满足。

  沈通在周王的殿里占住了一宿,起身后周王不禁蹙起了眉头,凝视着沈通。一双清澈的眼眸倒映出了男子的容貌,沈通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一身雪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软烟罗轻纱。

  眉长入鬓,细长温和的双眼,秀ting的鼻梁,白皙的皮肤。手里拿着纸扇,细腻如瓷,书生文雅。周王沉默了许久,才缓缓说道“你还没死心,还要去找李永乐。昨夜你难道看不出我四哥对那李永乐的心思?”

  “小生多谢昨夜王爷留我住在宫里,小生打算今日出宫想着跟永乐说一声罢了。至于燕王爷对永乐是什么心思与小生无关。”淡漠地回答道,目光向远处的银杏树望去。

  “本王一直想问你,你是否是喜欢李永乐。”周王几步上前,走到了与他相同的位置上,一样眺望远方的银杏树。

  沈通低下头思虑了一刻:“第一次见她,我也觉得,像她这种特别的女子怎么会存在,只是感情的事,谁都说不清,道不明!之后她被燕王带入宫,我才发现我很在乎她,我害怕她会受到伤害,害怕她不在身边的每一天,她不在身边的每一天我都觉得从未有过的孤单,后来小生明白孤单不是与生俱来,而是由你爱上一个人的那一刻开始。所以,我想我是真的爱上了她吧。”说完抬起头对着周王浅笑。

  周王灼热的带着愤怒的气息,喷洒在空气中,却如同将他心底最柔嫩、最脆弱的那块地方,放在炽热的阳光晒着,生疼。“呵呵~~还真的是动了情呢。不过本王倒是很想看看你们的结果,她未必是你的。”

  “下雨的时候,整座城的人都在看雨,只有我在看她带没带伞。无论她是不是我的人,趁一切还来得及,小生不会放弃。”沈通的目光就如温暖的阳光。

  周王依旧笑着,唇角的笑略微显得有些僵硬,“那本王祝你早日功成,你可以回去了!”而后转身离去。

  沈通到衍庆宫找李永乐的时候,恰巧她去了皓月轩打算跟末夕道别,于是他很失落的便出了皇宫自行回去了。李永乐跟朱棣两人走在去皓月轩的路上,风轻轻的吹着,带着薄凉的气息,吹入骨,有些浸凉浸凉的。李永乐好奇的看向朱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正在她发愁时,一抹淡淡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想说什么就说”朱棣声音依旧淡淡的,听不出喜怒.··

  “其实,其实没什么,我就是想问你,跟我一起去末夕那边合适吗?王爷可以在衍庆宫等我回去啊,女子之间说话你一个男人在场不好。额~~哈哈其实我也是怕王爷尴尬来着嘛,没有别的意思,真的,真的,呵呵~~”李永乐转身看着他,带着不解,傻笑道。

  朱棣低头看着她的小脸“你是在嫌本王碍事吗?”

  李永乐缩了缩脖子讨好的笑了笑“不敢,不敢。”

  朱棣负手而立他微眯着眼,把她拉起来就往后面一推贴在墙壁上,JianYing的石墙撞得李永乐头晕眼花,只手撑墙道:“本王是怕你迷路,便好心陪着你,你可要知晓本王平日很忙的,所以你不觉得你应该对本王感激涕零才是正道吗?竟然还敢嫌弃本王,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李永乐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好笑地想着,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壁咚吧.....哈哈我被壁咚了而且对方还那么帅,还是未来大明朝的皇帝,虽然一直对他没什么好感,但是被这样帅气又威风凛凛的男子壁咚好像也不吃亏耶~~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好像要蹦出身体外来。

  “幼稚”朱棣黑目冷笑,灼热的唇刷过她细嫩的耳朵。

  “什么?什么幼稚?”李永乐呆呆的看着他。

  “幼稚的花痴,麻烦把你的口水擦干净。”

  李永乐赶紧用手摸了摸zui角“哪里有口水,你骗我。”

  朱棣好笑的站直身子“你可以再幼稚一点。”

  “真是谢谢你的批准。”李永乐不甘示弱的回应道,但她希望自己可以平静下来,可是心跳就好像配合着她的心情,焦虑不堪。

  “末夕,昨夜真的是对不起啊,本来我是想能帮到你的结果都被我gao砸了,还害的大家都跳进水里那么冷的天,大家肯定都冻坏了,你还好吗?有没有受凉?”李永乐她微微扬起头,看着末夕微微有些苍白的小脸,内疚的说着。

  末夕看了看坐在一旁的朱棣,俯身行礼,朱棣对着她点点头拿起茶杯悠闲的轻抿了一口清茶“你们说你们的,不用管本王。”

  末夕浅笑转过身子才看向李永乐,微微叹气“我没事,但是昨夜是被吓到了还以为自己要淹死在汝阳宫了呢,不过啊还是得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这次的乌龙事件,皇上也不会注意到我。”说着便害羞的低下了头,面色桃红。

  “啊~~皇上注意到你了?你的意思是我yin差阳错的,撮合了你们啊,哈哈哈我真的太厉害了,所以说啊这个人的运气有时候确实比努力做出来的更加重要。末夕,我今日就要回永乐楼了,你待在宫里一定要加油哦,祝你在这后宫里如鱼得水,完胜那些矫情的又诡计多端的后宫妃子。”

  “呵呵~永乐你怎么把皇宫形容的跟龙潭虎穴似的。”末夕浅笑道

  “我说的没错啊,这后宫啊比龙潭虎穴更加可怕,也只有你喜欢待在这里做皇帝的女人,换做我话倒贴我一万两我都不干。”

  末夕看着她“唔?天子都入不了永乐的眼,那永乐你喜欢什么样子的人?”话闭转眼看了看燕王朱棣,暧.昧的笑了笑。

  “我?我想要的人,一定是独一无二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白首同倦,相依相偎。”李永乐双手合十,向往的扬起着头看向门外。

  末夕呆呆的看着她,竟然无言以对,永乐说的虽然是每个女孩子心中的梦想,但梦想就是梦,现实里遇不到更加得不到。瞬间息止,安静极了。

  朱棣只是怔怔的看着她,他俊颜上的笑意更深了,也更冷了“女子有梦想是好的,虽然本王不想说的这么直白。一生一世一双人,这种不切实际的话,还真是幼稚。敢问现下谁又不是三妻四妾,你又有什么权利去要求他只许你一人?”朱棣说得轻描淡写,拿着杯子的手指下意识的紧了下。

  李永乐薄唇轻抿,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来“我知道要遇到这样的人很难,我向来都是宁缺毋滥的,如果此生都无法与他相遇。那么我就努力去做一个可爱的人,不羡慕谁,也不埋怨谁,在自己的道路上,欣赏自己的风景,遇见自己的幸福。只身一人又如何。”

  “永乐,你是我见过最勇敢,最潇洒的女子。”末夕shen手去握住了李永乐的手,她的声音也是极好听的,如同黄莺般婉转动听。

  一声怒吼声便响遍大殿“闭zui。”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状。朱棣站起身子从末夕的手里,夺过李永乐的小手他禁不住又不耐烦地吼了起来“道别仪式该结束了”yin沉着脸拽着她大步跨门而出。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VIP充值:微信扫码支付宝网银充值手机充值卡游戏点卡短信充值更多>>
客户端:飞卢小说(安卓版),签到赚VIP点飞卢小说(苹果版)、本书手机版(飞卢小说手机网)
淘好书:万界之从谈判官开始超神学院之圣光穿梭万界之技能大全带着农场混大唐混在公寓里的日子
淘新书:都市之娱乐纪检委武侠之最强杀神大唐小祖宗我在鬼片世界当鬼王美漫之不死不灭
【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注册会员
五一看书天天乐,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4月29日到年5月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