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永乐记 下河

小说:永乐记  作者:萧红杏  回目录
  风轻轻拂过,空气中有着淡淡的shi气,却如海露般清新宜人。李永乐盯着朱棣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为什么这个人出现总是能让自己手足无措,朱棣叹了口气,慢慢地迈着步子,走到她的身旁。

  “在想什么呢?”朱棣唇边泛起了一抹温柔的笑靥,“看到本王在这里傻了吗?”

  “你怎么会忽然来?”微微喘着气,她的发飞扬的肆意。

  “嗯~因为本王知道你在这里,你跳的很好。”朱棣潇洒的如此从容,浅笑的看着她,他本不是爱笑之人,在遇到她以后,他就变了。变得爱笑,爱热闹,爱看她闯祸,爱看她无理取闹,爱看她胡作非为,她的一切他仿佛都爱。

  是谁在思念,三千丈不断的红尘,是谁在流连,六根不净的尘红,或是风,或是发,或是携手的飞扬,或者只是,风动了发,发弄了风,却平白多了诗人无聊的情同。

  沈通的眼眸中顿时黯然下去,连zui角的笑容也瞬间僵硬了起来,“永乐你的发带。”shen手递给她,此时他的心似被什么拨弄着,有些心酸害怕眼前如画中人的女子,被另人牵手。

  接过发带的人却是朱棣,斜视了沈通一眼,zui角泛起不削的一笑,递给李永乐“以后还是尽量不要把头发散下来的好。”

  “为什么”李永乐奇怪的问道。

  “....因你女装甚丑。”那笑容整个充满了令人疯狂的魅惑。

  李永乐听了,果然气的蛾眉倒蹙,杏眼圆睁.....

  朱榑在桌前眯了眯眼,看着不远处的那两个人影,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他的修长的手指就像是绝世精美的青瓷,完美无瑕的美玉。

  周王倒是很清闲的看着这一切,最重要的是他眼里的沈通,他看着他,能感觉到沈通的心脏,表情泛起熟悉的痛楚,他很是满意....轻言道“哎~~这京都就是水土极好,人美曲美,人人都想来京都。可本王倒是想尽快离开这繁华之地,回开封好好研究本王喜爱的医术,但如果再带个钟爱之人一起走那最是再美不过的了。”

  “呵呵~~五哥你真的觉得咱们这次能轻易的各自回到藩地吗。”朱榑讥讽道。

  “噢~~七弟的意思是?”周王直起身子,把脸转到了朱榑的一边。

  “或许~~这次我们都会被困在这京都之中无法抽身了呢,皇上最近几日连招了四哥三次,劝他辅佐,四哥都没有答应,五哥你觉得他能如此轻易放我们回藩地吗。”一双墨色的眼眸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苦涩的笑了一下。

  周王微微一怔,随后道“噢~~竟有此时,此次我等九位藩王回京都,都是为了先帝发丧之事,身边也没带兵马。呵呵~~想来七弟提醒的倒是真实,此次拿下我们是最适宜不过的呢。”

  “五哥放心,有三哥跟十七弟在不会有事。哼,刚登基坐上帝位他就等不及了,迫不及待的想夺了我们的权势,呵呵~~五哥还是要提醒各位哥哥在京都期间要处处小心,莫要被暗算了去。”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KuangYe不拘。

  “七弟,你长大了,看事物竟也能如此细致,五哥很欣慰。”周王用欣赏的眼光瞧着自己的弟弟。

  “都是几位哥哥教导的好”拿起酒杯又将酒一饮而尽,像是在浇去心中烦恼一般。

  李永乐抬起小脸才能看到高大的朱棣,微皱眉头的问道“咦,你不是又被皇上叫去议事了吗?怎的他连口饭也没请你吃,你就跑来蹭饭了是不是。”

  朱棣被他问的忍不住轻笑道“自然不是,本王是来蹭酒的,顺便瞧瞧你们凑凑热闹,不过据说皇上知道汝阳在宫中设宴请你们来喝酒,他似乎也要来抽热闹呢。”

  “真的吗?他等下也要来吗?”李永乐兴奋的问道。

  “嗯~怎的,你好像很高兴他能来。”朱棣乌黑的眼珠中浮现了yin森的笑意。

  “当然啦,嘿嘿~你快坐到那边我给你们导演一场好戏。”笑意在眼角微微扬起.

  朱棣挑了挑眉,邪邪一笑道“好。”

  李永乐侧过脸,轻笑出声走向汝阳公主身边,轻声的问道“你会游泳吧”

  汝阳公主奇怪的看着李永乐,从她闪烁的眼光中汝阳心中有种不安的情绪“嗯~本宫会,怎的?”

  “等会你配合我演出戏,末夕今晚能不能得到皇上的宠幸就看你我的了。”鬼头鬼脑的说着。

  “如何配合”汝阳也开始进入鬼头鬼脑的状态,似乎还有些小兴奋。

  “等下你就知道了。”李永乐安排了一个小太监在门口,皇上进大殿门口时提前进来通报。

  李永乐走向石桌,拿起桌边朱榑的酒杯猛喝了几杯酒,朱榑有些紧张的看了朱棣一眼,尴尬的问道“李永乐你又要gao什么鬼。”朱棣那一张张冷漠的面孔,一双双冰冷的眼睛,只是看着放在桌上的酒杯沉默不语。李永乐借酒壮胆之后,又不知道跟沈通在说些什么,朱榑本斟满了酒想自饮,被朱棣夺过“本王忽然发现你的酒杯,花色和釉色都比本王的酒杯好看,不如换来用一用。”

  朱榑姿态闲雅,痞笑道“四哥喜欢明日我命人送个百八十个到你宫里。”

  朱棣一双剑眉下是一对凤眼冷峻的调笑道“本王只喜欢这一个,你送几百个给本王,本王只能转送给五弟了....”

  周王朱橚[sù]苦笑着说道:“喂,你们两个说事儿别把本王给掺和在里面,本王可是无辜的很呐。”一副躺着也中枪的眼神。

  小太监慌慌张张的走进来“永乐小姐皇上到大殿门口了,正朝着咱这儿走来呢。”

  李永乐立马拉过汝阳公主轻声说着“一会你在水里多呆一会儿,这样皇上才能瞧见末夕救你的情景,然后才会对末夕才能印象深刻,欲罢不能。”

  “可、可是怎么冷的天你让本宫在这水里待着会冻死人的。”汝阳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哎呀,顶多就是风寒嘛,让太医给你开个方子养几天就没事了,那么多太医养着不用多浪费啊,不弄出个小病小症来让太医整治好,怎么能让他们找到成就感,这样才能更加显得宫里互动的友好气氛嘛。”捂着zui偷偷的说着。

  “你这是什么歪理,本宫乃是先皇最宠爱的公主,金枝玉叶凤体怎能有一丝受损。”汝阳说完,想着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

  “凤你个大头鬼啊,在不跳就来不及了。”说完就一脚从背后将汝阳踹进河中,岸上的人无一不目瞪口呆,沈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听到汝阳公主大喊的骂道“李永乐,本宫要将你碎尸万段。你给本宫等着。”

  李永乐根本不理会她的喊骂,开始飙演技“哎呀,不得了啦,汝阳公主掉进河里啦。”刚喊完又拉着末夕道“快快,你下去救她。不然就来不及了。”

  末夕吓得精神未定“我、我....不,不”一直摆动的手。

  “你,你个什么啊,算了还是我来吧,记得在皇上进来时救她上岸明白了吗?”又将末夕推进河中,随即又大喊道“哎呀~~末夕婕妤跳下河去救公主了,太了不起了,末夕加油,末夕你太勇敢了。”激动的喊着.....

  几位王爷看的满头黑线齐王愣是看呆了,随后他纠结的问出声“四,四哥,是不是李永乐将汝阳和末夕踹到河里去了,本王没看错对吧。”

  “嗯~~没有”燕王此时也呆看了,顺口回答着问题。

  “那,那本王可以笑了吗?”齐王有些憋不住的问道。

  “嗯~笑吧”燕王随口附和,随即齐王跟周王哈哈哈大笑出声,也只有这个女人敢这么做了,今儿来赴宴到是没有白来一趟不然错过了此情此景,或许此生就没有比方才更加戏剧性的笑话了,这表演可以笑一年。

  沈通纠着眉头“完了,快看末夕婕妤她不会游泳啊。”

  李永乐急急看过去,果真末夕真的不会游泳啊,一直在痛苦的挣扎着就差喊救命了,李永乐急了喊道“快快,你们快下去救她。不然真的要出人命了,糟糕透了。”

  岸上的人都还愣在方才李永乐将他们踢下水的情景之中还没回过神,李永乐心想死就死了,虽然自己游泳技术也不是很好,但不能见死不救啊,这出了人命可怎么办,这人还是皇帝的妃子,如果出了事自己定是要丢脑袋的,还是自己立即下水救人吧,晚了就来不及了。随后只听“扑通”一声,李永乐也跟着跳下了水,此时岸上的几个人才回过神,分分赶到河边。

  李永乐心想尼玛这是要gao事情啊,都怪自己作死想出这法子,这水真的好冷啊,感觉自己根本游不动身子不停的往下沉,无论四肢如何挥动也无法前进半分,但zui里还喊着“末,末夕,别怕我来救你”然后就是自己喝水的声音“咕噜咕噜”。

  燕王看着她心里暗骂一句“该死,自己不会游泳,跳下去做什么。”便自身一跃跳下水,去救李永乐,可此时沈通与齐王也跳下去救她。周王瞧见皇妹汝阳似乎待在水里太久也有些撑不住了,跟着也跳下了河。

  这情景可热闹的,深秋大晚上的皇宫荷花池里,满是王爷公主在水里扑腾....燕王将李永乐抱出河面,两人身上的水淋shi了地面与沉睡中的花儿,燕王垂下头问道“可还好?”

  李永乐努力的呼吸着,咳嗽了几下“恩,咳咳~~”又睁大眼睛惊道“末夕呢?她怎么样了?”

  “她没事,齐王救她上来了,这就是你要表演给本王看的戏吗?呵呵~~你可真是让本王大开眼界,想帮别人演场戏,不曾料到自己却变成了戏,你怎么如此笨。以后少使你那些小聪明,害人害己。”燕王微微皱眉。

  周王将汝阳抱上岸,沈通随后也自己上了岸,全身shi透,但眼还紧张的往燕王的方向看着。月光照下来,印在了齐王略微显得冷漠的面庞上,将末夕打横抱在怀中走到李永乐跟前问道:“你没事吧。”

  “恩,没事”李永乐抬起眼看着齐王。

  “蠢货”齐王淡淡的骂了一句。

  此时皇帝朱允炆浩浩荡荡的带了一qun小太监,小宫女走进来...看着此景有些不明所以,盯着在场的所有人全身都shi透,发丝与衣袍都在淌着水,纵人本要给皇帝行礼,皇帝一脸尴尬的免了礼。他为难的开了口“这...这是发生了什么?为何你们都全身shi透?”

  齐王的头发随意的散下来,慵懒却俊美如神祗,撇zui吹了吹挡在目前的发丝,之后又道:“只是觉得无聊,又饮多了些酒,大家想着下河醒醒酒,于是就变成皇上现在看到的这样。”齐王垮着步子走到皇帝跟前,将末夕丢到他的手中“哝~你的女人,自己抱着。”便径直向殿内走去。

  “皇上,本王先将皇妹抱去换件干衣裳。你也随本王回宫换件干净的衣裳吧”周王对着沈通说道,随即三人也速速离去。

  “怎么朕刚来,你都走了。真是无趣。”低头看了看,还在昏迷中的末夕,长长的睫毛在苍白的脸上留下一道很好看的yin影。这女子是朕的女人...为何朕从未见过。

  风凉凉的吹来,一阵冰冷的气息。燕王如墨的眼宁静如秋水,眉心微微蹙起“皇上,臣也要速速回去换件衣裳。”

  “嗯~回吧。看来朕也要速速回宫替她取暖才好。”看了看怀里的美人。

  李永乐的神情中出现了淡淡的落寞“我今日闯祸了对吧。”

  “唔,你的感觉很敏锐。”良久,燕王紧了紧自己的手臂,轻轻地把李永乐搂到自己的怀里,把自己的温暖传递给她。

  李永乐深深的叹了一口“哎~~好心偏做了坏事,真有点难过。”

  燕王:“那很正常”

  李永乐疑问“为什么?”

  燕王:“因为你的智商只能到这儿了,以后想耍什么小聪明最好还是提前跟本王知会一声,我好让全皇宫的人都撤离,免得个个都不幸遭难。”

  李永乐不服气的大声喊道“善良的说几句假话你会死吗?一天不奚落我,不欺负我你会死吗?”

  燕王:“不会”良久又接着说了句“但会睡不着。”

  李永乐:“.....”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