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永乐记 皇上的忧虑

小说:永乐记  作者:萧红杏  回目录
  明皇宫御书房内朱允炆与黄子澄秘密的商讨着朝中大事,朱元璋病逝前,指定皇太孙朱允炆继位。

  朱元璋分封的九位藩王,从东北到西北分别是燕王、宁王、周王、谷王、代王、晋王、秦王、齐王和湘王。明朝最强大的武装势力就是这九人。

  黄子澄微微叹息:“皇上两次请燕王辅佐,燕王不肯答应辅佐。这.....”

  朱允炆始终犹豫着“过些时日燕王就要起身回北平”

  黄子澄眉头轻轻蹙起:“燕王回北平无非就是放虎归山呐皇上,洪武二十三年,燕王他第一次成为了军队的主帅。勒马敌前,一声令下,万军齐发,纵横驰骋,这是何等的豪气冲天!如今九王之首乃就是燕王殿下,但殿下又不于皇上所用,这实在是棘手啊棘手。臣认为不能让他离开京都。”

  朱允炆犹豫了半刻命人取来朱元璋曾经留下的锦囊,打开锦囊里写着:“削藩王,保江山,杀朱棣。”

  黄子澄接过纸条跪爬在地上“皇上,先皇英明啊。”

  朱允炆只呆呆的立于桌边,回想起一日那件事他记忆犹新,一次,朱元璋出了一道上联:风吹马尾千条线,要求皇子们对出下联,皇子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书呆子朱允炆,另一个是社会朱棣。朱允炆先对,却对得很不高明,他的答案是:雨打羊毛一片膻,虽然勉强对得上,却是不雅。

  而此时社会青年朱棣却灵感突发,脱口而出:日照龙鳞万点金。这句不但对得工整,还突出了一个龙字,确是绝对。朱元璋很高兴,表扬了朱棣,而朱棣也不失时机地看了朱允炆一眼,那意思似乎是你也就这能耐而已。

  朱允炆虽然还小,但却明白那个眼神的意义。朱棣是要杀的,但不是现在毕竟自己刚登基根基不稳,且不说有就九位藩王外患,宫里到处都是他们的眼线,如此贸然动手,九王联手自己的江山皇位哪里还能坐的稳。

  朱允炆皱着眉头对着跪在地上的黄子澄道:“现下还不是最好的时机,朕还需要跟方孝孺、齐泰好好商讨此时。”

  黄子澄听到朱允炆的声音抬眸,轻轻一笑道:“皇上不必担忧,趁现在各位王爷都还在京都,咱们明的不行便来暗的,让他们有来无回。”

  朱允炆身子明显一僵,就连放在背后的手也微微一颤,凝在眸中的光芒瞬间黯淡下来,心脏深处一波一波的疼痛逐渐袭来,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从小读圣贤书的他现在却要与至亲之人拔刀相向,已他温顺性格和儒家教育的脾性自是不忍的,只能盲目的纠结在杀与不杀之间。

  朱允炆极力隐藏自己的情绪,还表现的如此淡然“此事便交于你去办,记住要做的不留痕迹。”

  黄子澄跪在地上面部贴近地面:“臣定不负皇上所托。”

  齐王朱榑与男装打扮的李永乐,并肩走在长廊中,朱榑疑问道“你今日起身那么晚,太阳都西落,是不是昨晚四哥太强你受不住了。”暧.昧的眼神瞧着她。

  “你又胡说,我只是近日有些伤寒,昨日又大闹御花园感觉身体被掏空,觉得疲累便多睡了一会。”抛给齐王一个大白眼。

  “噢~原是你病了,可好些了?”一双精明的眸子对上了李永乐没有一丝波动的眼神。

  李永乐面无表情道:“你看我如此精神伤寒定是好了许多的。”

  齐王又继续问道:“那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李永乐一脸的平静的道:“昨夜与汝阳公主在皓月轩逗留不小心把两件很重要的东西丢在那边,刚好去她哪里取来顺道一同去汝阳的宫中聚一聚。”

  朱棣扭头说道:“你这样说来似乎本王昨日错过了许多有趣的事情,你跟汝阳何时要好成这样。先前还不是如仇家般要把对方大卸八块的样子。”

  随即又暧.昧的说道:“看来四哥想出好法子让你们和好,四哥对你还真是特别,你注定是我四哥的女人,本王从未见过四哥对任何女人如此上心过。你这个平xiong到底是哪里吸引人了....”边说边摇头鄙夷的看着李永乐为朱棣可惜道。

  “朱榑你要在乱说我跟那个变态朱棣有什么关系,信不信我现在就跟你绝交。还有我哪里平了,你是瞎吗?”怒目对着齐王,竟然又直呼两个王爷的名讳。

  齐王捏着她的下巴逼近她,在她越张越大的瞳眸里,倒影清晰“你敢跟本王绝交,看来那天在永乐楼你的屁.股没被本王还没打够。”

  李永乐手掌抵着他的xiong膛,有节奏的心跳隔着xiong腔,传递到她绵软的掌心。果然是两兄弟齐王跟燕王发火的时候还真是像呢,一副好像欠了他们几百两的样子“我、我就随便说说,谁让你说我与燕王之前有什么小九九的,你们古人不是最看重节操的吗?我的节操也很重要的好不好总是诋毁我,我还不能生气了是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朱榑皱眉“.....节操?”

  “节操就是你们古人所说的贞洁。”撇撇zui不满的说道。

  朱榑“噗呲”一笑道“噢~~我到没想到乐儿还注重贞洁这回事呢,不是见到好看的男人都会勾起你的花痴症吗。”

  “嗯,那、那不是入乡随俗嘛,呵呵~~配合一下你们明朝的风俗。”尴尬的笑了笑,什么叫我不注重我很注重的好吗,我只是喜欢看帅哥而已,可不是什么都可以接受的,人家可不是随便的人....

  朱榑随即,他zui角处扬起一抹极淡的笑靥“那你觉得本王可好看。”

  李永乐抬起下巴,白皙的脸庞上多了一层困惑,可随即她笑了笑回答:“好看是好看就是太妖孽了!”

  朱棣看着李永乐,深邃的眼眸里慢慢的溢出了浓浓的宠溺,敲了敲她的脑门“这宫中也只有你敢如此说本王。”

  “满意了吧我的齐王殿下,满意了我们可以去皓月轩了吗?”李永乐嘟着zui不满的问道。

  “嗯~....”唇角微微露出一抹淡笑。

  刚踏进皓月轩的大门李永乐就嚷着“末夕,我饿了有没有吃的,我肚子饿得咕咕直响。。”

  末夕出门相应对着朱榑府了俯身“齐王殿下。”

  “嗯!”朱棣深邃的眼神轻瞟了一眼末夕,轻轻地应了声。

  末夕的心头微微一悸,永乐小姐还真是不简单认识的人都是宫里的大人物,如果没有认识李永乐,末夕的一生是虚幻的,凄凉的,了无生趣的……她不经意的勾了下zui角,清澈的眼眸在灯光下显得很迷离。

  末夕吩咐下人取来一些糕点“你先对付着用用”温柔的语气暖暖的。

  “啊,这些啊好吧”拿起一块糕点吧唧吧唧的啃了起来,随即又道“昨儿晚上我丢了两样东西在你这里,可有帮我留着。”

  “自然,你的东西我可不敢乱放。帮你好好收着呢”末夕调笑道。

  “去备点清粥”朱棣对着末夕的下人吩咐道,转即又对着李永乐浅笑道“你一天未进食,喝些粥养胃。”温柔的俊颜掩映在跳跃的烛光里。

  ‘嗯~我也觉得这糕点确有些干了点呢。’她端起杯子,抿了口茶,微微蹙眉。

  “都是我不好,想的不够仔细。”看了看李永乐又看了一样朱榑,而那高贵的男子却没有任何情绪。

  “没有啦,都是我来之前也没通知你,你别老那么客气好不好。”李永乐嗓音里带着点情绪。

  “好好好,我知道了李大小姐。”用袖子轻抚着鼻尖轻笑。

  朱榑笑容浮上他的唇角“话说昨ri本王到底错过了什么,怎么不在你身边一日你好像就能翻天覆地一般。”

  “你一会要一起去汝阳公主殿里喝酒吗。”李永乐没有正面回答他想知道的问题,毕竟到了那边什么都会知道。

  “你又想饮酒了”朱榑淡淡一笑。

  “其实喝酒的人,不一定爱上的都是酒,是那种感觉。”眼眸溢着笑,zui角也是弯弯的。

  末夕的婢女将清粥端给李永乐,“小心烫”朱榑瞧着她,理了理耳边的头发。

  末夕瞧着眼前这两个人看上去像个冤家似得,或许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发觉彼此的默契,一个笑的没心没肺,属于心直口快,一条直肠子通到底的人,与其说这样的人简单,单纯还不如说其实她就是傻。

  一个腹黑zui上总刻意说着恶毒的话,可总是控不住的要去关心照顾着对方。诗里说的好:“心若相知,无言也默契;情若相眷,不语也怜惜。”

  我不知道她们两个是不是彼此相爱,但现在的他们是最美好的时光,初见初识初知,一切都是那么单纯,不含一点杂质。在末夕心里是感觉齐王喜欢李永乐的,齐王只是当局者迷罢了。

  何况中间还暗cha了一个燕王,如果以后有那么一天他终于发现自己对李永乐的心意,会不会悔恨今日没有去争取,而是拱手相让他人,甚至是相助他人。也许就是当有一天,他愿意为你背弃全世界的时候,你不是已经不在需要了,而是一切都晚了。

  月色下朦胧的夜晚,心中流淌的不只是思念,还有一种无耐一种伤感,有时候一支音乐就会让人泪流满面,因为它触动的是你心中最rou软的那一点。三人走在一起朱榑好奇的看向李永乐手里提着的东西笑意问道“你这个是何物?要来做什么。”

  “哦~这个啊,是皇上给我的签名,和御靴啊很珍贵的,以后摆在永乐楼招揽生意。”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

  朱榑愣了半秒讥笑道:“.....要不然本王也将靴子赠给你留作纪念如何。”

  李永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除了靴子不如王爷给点别的吧,你可以给我1000两银子我会把它们好好的收藏在永乐楼的库房里。”

  朱榑愣了愣“.....啊,不如我们先去皇妹那边吧,你们走的也太慢了兴许她早就等急了,以皇妹的脾气估计早就在宫里发火骂人了,快走吧。”一个人头也不回的,急匆匆的走向汝阳宫。

  “难怪是先皇七子,还不幸被封为齐王,果然是名副其实的小齐(气)王爷。”抖动了下zui角不削的淡然道。

  “永乐我们快些跟上王爷吧,要不然公主真的要生气了呢”末夕笑嘻嘻的对着李永乐道。

  “嗯~~好”两人手挽着手,笑容满面跨着轻盈的步伐,晚边,空气中带着点秋日里的凉意。

  “公主,齐王殿下来了。”小婢女对着汝阳汇报道

  汝阳:“唔~七哥怎的来了。”

  “怎的我还不能来了,你今日在宫中摆宴席居然不喊本王来抽热闹,真是让七哥哥我寒心呢。”故作受伤的模样,手扶着头。

  “哼,那日我与李永乐在御花园大打出手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七哥哥过来主持下公道啊。”胳膊向外拐的家伙,对着齐王狠狠的从鼻孔里喷出一道无形的气。

  齐王桃花眼眨了眨:“额~~皇妹这是在说什么啊,怎么为兄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哈哈~~坐嘛坐嘛。”

  “七哥怎知今日我这宫里有宴席,定是从李永乐那个长舌头哪儿听来的吧”坐下斜视齐王。

  “没错就是她,本王也从未见过如此长舌的女人呢,呵呵呵~~~皇妹七哥来的时候走的太急,有些渴了要不先上壶茶....”齐王对着汝阳笑眯了眼。

  “今ri本宫,宫里忌饮茶不如七哥先吃些点心解解渴吧.”好心的将一盘子蛋su递给齐王。

  齐王一脑黑线摆手道“本王忽然觉得又不渴了。”话说那两个女人怎么还没来,这条路是有多长多远。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