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永乐记 周王

小说:永乐记  作者:萧红杏  回目录
  李永乐泡在浴桶里拨弄着里面的清水,累了一天身子有点虚弱无力泡个热水澡出一身汗或许能让寒气蒸发出来,感冒就能快些痊愈了呢。

  不过这一桶白开水是什么鬼,不是宫里泡澡都会撒一些hua瓣什么的,就算没有hua瓣最起码也弄一点药草在里面啊,药浴对伤风更加有效果吧。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朱棣果然抠门,连一点hua瓣跟药材都舍不得给我准备一些。算了多泡一会吧,多多出出汗然后再美美的睡上一觉,啊~想想觉得好爽呢。

  朱棣立于门口等了许久还不见她人出来,瞬间满腔的愤怒如封印的兽般,从他的xiong膛里面冲了出来“你还要泡多久”黑着脸踹门而入。

  吓的李永乐护住了xiong口,这根本没用啊这可是一桶白开水是白开水啊,只要低头看看浴桶根本就是被看光光了好吗一目了然而且不带马赛克,天哪~~zui角咧出一抹苦涩的笑:“你...你是变态吗?我要泡多久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还不快去。”

  朱棣眼眸yin暗,挽起的笑中有些道不明的讽刺,还有种令人胆战心惊的气氛“你在矜持什么?昨夜的你喝醉晕在木桶里被本王扛回去,你的每一处本王早就看清楚了,你忘了今日早晨你可是裹着本王的外衣,睡在本王的chuang上,你还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

  你这是在玩欲擒故纵勾引本王吗?”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却是没什么温度。

  “你这个变态,你很喜欢看别人洗澡吗?你那么多王妃你不会看她们啊,你出去。我到底是倒了什么霉才能遇到你这个18克拉的克星啊,处处限制我。”李永乐脸上的表情冷若冰霜,双眼闪烁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光。

  “噢~~本王的王妃自然个个都是美人,怎么?本王可以认为你是在吃醋吗?本王的小妾。”一想到她方才在皓月轩说要孤独终老气就不打一处来,猛地将李永乐双手举高领出木桶,整个身子暴露在自己的眼前。

  李永乐她感觉脑袋“嗡”的一声,不由自主的感到xi吮,并且觉得很伤自尊双眼红润起来怒吼道“朱棣,你要干什么,你懂不懂什么叫尊重,放开我。”

  朱棣淡淡的嗯了声,手中的力道减弱了许多,随后他靠近她的耳边说道,声音低如情人间的耳语“你忘了今日你承诺本王的回报,本王帮了你现在是来讨要回报的。”

  “你、你....”现在她脑子一片混乱哪里还晓得说什么,现在ChiLuo模样暴露在一个不熟悉的男人面前羞涩感难以启齿。

  朱棣看着她,随即拍了拍她的背本想将侧脸撤离她的耳边。但反被李永乐紧紧的抱住不撒手,她觉得至少这样紧贴着他,朱棣就看不清自己暴露的身子了吧,神一般的思维逻辑。

  朱棣先是一愣神随后便显得有些慵倦和叛逆“噗呲”一笑道“没想到你竟如此主动,那本王也不能辜负了美人,恩。”

  她的头发被拨至脑后,劲间露出大片细嫩的肌肤。他的两眼随着她的劲间优美的线条而幽暗,情不自禁的他慢慢俯下身……感觉到忽然接近的热源,李永乐侧过头去,脸离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俊美容颜只有一线之隔。

  李永乐的脑子更加乱了起来了,现在这尴尬的气氛要怎么办,要推开他继续缩到水里吗?但是这个男人力气那么大,我根本就不说他的对手,再说那水就是一桶白开水根本没有遮挡的作用啊。在他身上的女子微微动了动身,毫无疑问,那种喷张在李永乐无意识的动作中点燃,当他炙热的身体能够充分感受道她玲珑有致的身躯时,那种想要她的意思愈发的明显了。

  朱棣咬了咬她的下唇道“以前怎就没发现,你竟是如此的诱ren!”

  “那个...我好冷,能不能把你的衣服借我穿穿。”李永乐小声的开了口。

  “嗯~本王竟忘了你还有伤寒。”朱棣皱着仿佛快要成了褶皱的眉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脱下自己的外衣将她裹住抱回房里,李永乐立即将chuang榻上的被子裹住挡住身子,朱棣问道“可好些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今夜的药还没喝吧,我命人去准备。”

  李永乐扬起小脸疑惑的看着他,为何现在他又对自己怎么关心跟之前根本不像是同一个人“我为什么还是在你的房里,能不能给我安排一个自己的房间,小一点也没关系。”

  “在宫里你只能待在衍庆宫。在chuang上你只能待在本王的chuang上。”他长臂一shen,强势地将她压入了自己的怀里。

  他这是什么意思,这家伙不会是喜欢我吧....心中好像有一面小鼓,一直在“咚咚咚”的敲着。满脸通红,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手心冒着冷汗。小声的问道“你、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朱棣冷着脸站直了身子,放开了她“现在全朝上下的官员,包括宫里的太监宫女都知晓你是本王的小妾,你觉得本王还有别的法子让你去别的地方住吗?难道你要本王自己给自己扣顶绿帽子?”

  李永乐仰起头盯着那张面无表情的俊颜,这个人怎么yin晴不定的难道就是因为她不小心让他背了黑锅,他才如此对待她的吗?根本就不是喜欢完全就是为了自己的颜面.亏我刚刚还觉得他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坏,结果他就是那么坏。

  “喝完药早些休息!”朱棣不屑的说完,转身打算离开。

  “你要去哪儿?这是你的房间。”这是他的房间,他要留给自己睡吗?那还不如给我另外安排一个屋子,反正衍庆宫的屋子那么多。

  而朱棣也正好向她看过来,只见他的唇角扬起,带着邪魅的弧度,那样的笑,让她的手微微抖了起来。“噢~如此心急你是在邀请本王留下来吗?不过可惜本王不爱碰病猫。”淡淡一笑,那重瞳幽深得吓人。

  什么鬼,朱棣你这个白痴胡说八道些什么,我什么时候要你留下来了,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硬要把别人的意思扭曲的那么污吗?气愤的栽倒chuang上用被子捂住脸,倒头就睡了.

  沈通已有三日未见李永乐,想起朱棣离开永乐楼之前曾扬言要将永乐剁成ròu酱喂鱼,越想越着替永乐担心,但如何自己才能入宫呢....忽的有下人通报周王朱橚[sù]要见自己。沈通赶到前厅俯身行礼,命人上了最好的茶与周王相对而座道“不知王爷此次前来可是有什么事让小生去办。”

  “没事本王就不能来探望你了吗?”扬了扬眉,zui角轻轻一勾,笑着回答。

  沈通愣住道:“....王爷客气。”

  “哈哈~”周王爽朗的笑后,忽然变声严肃道“本王洪武二十二年冬,因为擅自离开封地到凤阳而获罪,被太祖下令迁往云南。青年时期本王就对医药很有兴趣,你应该也是知晓的。”

  沈通微微叹息:“自然是知晓的,王爷组织一些学者编撰过《保生余录》方书两卷,对我大明朝的学术界,曾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王爷去云南那两年不知发生了何时?”

  周王眸光淡漠“本王被流放到云南。在这期间,对民间的疾苦了解增多,看到当地居民生活环境不好,得病的人很多,缺医少药的情况非常严重。于是本王组织本府的良医李佰等编写了方便实用、“家传应效”的《袖珍方》一书。如今本王回到京都深知医药对于民众的重要意义和迫切性。

  本王在开封组织了一批学有专长的学者,如刘醇、滕硕、李恒、瞿佑等,作为研究工作的骨干;召集了一些技法高明的画工和其他方面的辅助人员,组成一个集体。但现在的问题是,收集各种书籍资料极其不易。

  本王久仰沈公子的祖父,在大明各地商品贸易乃至于海外贸易和流通都是一等一的,收集各种医药书籍虽说繁杂不便,但只要沈公子出面本王想应该还是较容易办到的。”

  沈通微微笑了笑,星眸中泛起了明亮的光芒“嗯~王爷体恤大明子民乃是子民的服气,沈通尤为感动,能为王爷效力也是积了福的,作为大明子民那有不帮之理。”

  “那有劳沈公子了,待空了定到开封做客本王定好好招待。”周王轻声笑道。

  “呵呵~要说开封沈通倒是去了数次,说起来那里是王爷的藩地,可我沈家那些分庄打理的管家极其不争气给王爷带了很多麻烦,次次都要小生亲自去开封出面解决才能谈妥,王爷除了喜爱研究医理对开封的贸易也是管理的丝毫不放松呢,王爷日夜都为大明江山分神劳累沈通是万分的敬仰佩服。”

  “你是责怪本王在开封与你沈家的生意为难而不平吗?”周王面色沉静说道。

  “小生不敢。”沈通起身行礼。

  “其实也不算是本王挑事,指不定是本王想见见你呢,便找个理由把你诓骗去开封。”轻声笑起来,这话说的是句玩笑话但听上去又不觉得哪里好笑,眉目间使了眼色让沈通继续坐着。

  沈通微微蹙眉,有些尴尬的抿着唇,一个字都没有说。紧接着又失神地恍惚地笑了笑。

  周王玩味地盯着他笑了笑:“本王过些日子便要回开封去,本王对开封贸易管理严苛难免沈公子又要时常去开封打理应付生意,不如这次就同本王一道回开封常住算了。”

  “额~~那倒是不用,小生的大哥最近刚好在开封处理些事物,我就不去了吧...呵呵~~不过小生确有件事要麻烦王爷。”他坐在那里,俊颜上没什么表情。

  周王挑眉问道:“噢~~何时?”

  沈通抿着薄唇,低垂的眼眸,有些困扰道“王爷可否带小生一道入宫。”

  周王疑惑道:“你要入宫做什么?”

  沈通:“看一个朋友”

  周王:“谁?”

  沈通:“京都永乐楼的李永乐老板.”

  “噢~~原来是她,被本王四哥抢回去当小妾的那个李永乐。”

  沈通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眼眸里是惊惶“给燕王当小妾?王爷这从何说起?”

  周王沉默了片刻道:“我看这时辰也不早了,也快关闭宫门不如我们边走边说。”周王眯了眯眼睛对沈通说道。

  沈通与周王同坐在一辆马车里,周王回过头,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地看着他。眼神深幽神情,是他从未看到过的复杂“你似乎有什么心事,在为哪位李小姐担心吗?你~~喜欢哪位李小姐?”试探的问道。

  “我……我只是觉得她很特别,我们只是朋友而已!”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沈通赶紧心虚的解释。

  周王又不说话了,只是看着他,一张俊美的脸在半明半暗的光亮下显得深沉迷.人。沉寂的马车中只听得到男人略沉的呼吸声“她是我四哥看上的女人,本王还是劝你不要动不该动的心思。”

  沈通脑中昏沉沉的,他忽然一阵莫名的心惊,周王瞧见沈通神色微变心想果然没猜错这书生居然动了情...黑暗的马车中,周王眸底闪烁着一抹yin冷犀利的光芒,仿佛要穿透了沉寂的黑夜。

  “方才听王爷与在下说永乐大闹御花园的情景,想来她那个性子定是又编出来的瞎话应该只是为了自保,燕王并不想纳她为小妾也不一定。永乐的性子怎么可能甘心认作他人的小妾。”沈通微微一笑抬头看向周王。

  周王看着他zui角明媚的淡淡的笑意,眼里射出寒光:“噢~看来你倒是很了解她啊。不过你了解她又如何,本王是四哥的胞弟没有人比我更加了解我四哥,如若不是看上了那丫头,就她那般大闹御花园的架势她十个脑袋我四哥也能摘掉她十个,哪还有命留到现在,现如今还能安然的待在衍庆宫真是可笑。”

  随即,沈通低下头,两人都不再说话,沈通坐在的窗前,透过窗纸在月光下闪烁着温润的光泽,而沈通静静地坐着,周王默默地望着沈通的侧脸,长长的睫毛无声地翘起,好久都不会动一下。

  (求收藏)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VIP充值:微信扫码支付宝网银充值手机充值卡游戏点卡短信充值更多>>
客户端:飞卢小说(安卓版),签到赚VIP点飞卢小说(苹果版)、本书手机版(飞卢小说手机网)
淘好书:西游之气运大盗黑篮之冰之帝王进击巨人之最强新兵玄幻都市之超级英雄联奥特:死亡游戏
淘新书:全能外卖小哥万能数据初中生都市之主播饶命我的身体是病毒向往的生活之学霸人生
【注册飞卢网会员享受阅读的乐趣,免除弹窗的苦恼,与朋友分享的快乐!注册会员
暑期看书乐翻天,充200赠1500VIP点!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2018年7月15日到年8月31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