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永乐记 末夕

小说:永乐记  作者:萧红杏  回目录
  李永乐与汝阳公主并肩走在长廊里,这几天,不知为何,yin雨天总是一直笼罩京都,yin雨总是下不下来,让人闷得慌。今天亦是一样,风轻轻飘起,无数hua瓣被卷起,一时间满目望去全是纷飞的落花,到处是一片萧索,一片yin凉。

  李永乐显得有些发虚紧紧拽住汝阳的手臂,尼玛这三更半夜的不会是闹鬼了吧...好像还能隐隐听到哭泣的声音传到耳朵里。根据电视里宫斗剧九年义务教育片最经典的就是杀人抛尸弃井....妈呀~不会是遇到鬼了吧。

  “喂,李永乐你干什么抓的本公主手臂很痛啊”汝阳公主很嫌弃的撇开她的爪子。

  “不、不是啊,公主你不觉得不对劲吗?yin风阵阵的是不是遇到鬼了,你听有鬼在夜哭...”李永乐最怕的就是鬼什么的,虽然自己根本就没见过,来自未来的你还相信有鬼真是给祖国丢脸。

  转眼看了看四周虽然有几盏灯笼照明夜路,这尼玛跟21世纪的路灯能比吗,这点儿亮光简直就像是萤火虫毫无作用,反而更将夜晚的yin森恐怖承托的淋淋尽职好吗。

  被李永乐这样一提醒汝阳公主也察觉到不对劲,好像真的有哭声啊。两人忽然紧紧的互相拥抱在一起,早知道等朱棣那个冰块脸跟皇上探讨完事一道回去就好了,虽然他喜欢砍人但毕竟不会遇到鬼啊,被鬼吃了这尼玛是什么穿越设定啊。

  跟这个公主回宫果然是此生最错误的选择啊,简直可以定为李永乐人生最大错误典范之一。李永乐紧张小声的问道“公主你们宫里是不是经常杀了小宫女,小太监什么的就丢在井里毁尸灭迹。”

  “本宫也不是很清楚啊,但小时好像偷听到宫里的老嬷嬷们有这样说过呢”汝阳也吓的瑟瑟发抖。

  “我说刚刚跟你在一起的小宫女去哪里了?”李永乐觉察到公主的贴身侍女不见了。

  “本宫,本宫不知道啊”汝阳略带哽咽声说道。

  “不会被鬼吃了吧。”李永乐瞪大眼睛看着汝阳。

  “啊~~~”两人在漆黑的夜晚里发起了惊天巨喊.....忽的汝阳把李永乐推在地上“哼,本宫倒是要瞧瞧到底是真的鬼,还是有人在装神弄鬼,竟敢吓本公主。”

  李永乐大喊道“啊咧?你突如其来的勇气是什么鬼啊。”还有你干嘛推我,摔疼我的屁.股了好不好。

  汝阳公主转过脑袋表情略带严肃道“为了维护宫里的和平,所以我们去抓鬼吧,本公主倒是要看看谁那么胆大,敢半夜在宫里gao事情。”

  “我可以不去吗?”李永乐一脸委屈的看着她,你想去维护和平跟我有毛关系....

  “不可以,怎么天不怕地不怕的李永乐这个时候怂了吗”讥笑的瞧着她

  李永乐站起身子拍拍身上的尘土,眼里闪过一道金光“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我们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保护世界的和平。贯彻爱与真实的邪恶,老娘拼了去就去。”两人闻声慢慢靠过去,但李永乐还是紧紧的抓着汝阳公主的胳膊缩在她的身后....

  两人靠着墙壁缓缓的前进,走进一座叫皓月轩的小院子哭声越来越清晰,李永乐胆怯的问道“这皓月轩是什么地方,怎么感觉又偏僻又yin森。”说完一阵yin风呼的一下吹过她的脖子,小身板立即打了个寒战差点吓出声叫妈妈....

  “这里是皇上的后宫,不知是哪位不受宠的妃嫔住在这里。”

  “妃嫔住的的地方?还不受宠?那么偏僻不会已经死在里面了吧,然后死了都没人发现说不定尸体都臭了,最后只能已哭声通报给活着的人替她来收尸的?”恐怖片里倒是有这样的桥段..

  “哎呀,怎么可能就算再怎么不受宠也会有侍女伺^候,怎么可能死了都没人发现,你是不是傻。”汝阳公主居高临下的盯着李永乐,神情里略微带着点不满。

  忽然隐隐约约,一缕清清淡淡的声音飘了出来。两人轻轻慢慢的走进院子那是一间低矮破旧的南房,昏暗潮shi,墙皮早已脱落了,墙上凹凸不平。李永乐皱眉“没想到皇宫里头还有怎么破的小院子,这不会是冷宫的分支吧。”

  “真的很破啊,不是冷宫只是比较靠近冷宫而已。一看就不是什么吉利的地儿,谁那么倒霉被分配到这里来住,皇上怎么可能往这里跑。住在这里一辈子都别想见到皇上一面,只能老死宫中。”汝阳冷静的分析着。

  “真可怜,走,我们去看看是那个倒霉鬼住在里面。”两人向深处走去,在一个昏暗的墙角看到一位穿白衣的女子蹲在角落抽泣,乍一看真的很像鬼啊....

  汝阳壮胆喊道“喂,你是谁大半夜的在宫里装神弄鬼知不知道是死罪啊。”

  哪位正在用生命哭泣的女子听到汝阳的大喊声,先是身子顿了顿,然后将脸缓缓的转过来盯着她们两人。两个站在一旁的女人又是惊天尖叫“鬼啊~~~”刚要落荒而逃时,那白衣女子在身后叫住了他两。

  “等等,我不是鬼。你们是谁”那白衣女子双手紧握于袖中,微微有些颤抖。

  两人转过身子李永乐瞧了许久,貌似这人真的不是鬼只是哭花了妆容,这样子还真是吓人。只见那女子发丝贴在脸上,凌乱不堪;脸上精致的妆容早已花掉,漏出了苍白无力的脸,瘦弱的身子一阵风就会被吹散掉的模样,和鬼又有何区别。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在夜里哭泣?”汝阳问道

  “我叫末夕,是皇上的婕妤。方才、方才只是因为想家了才没忍住悲伤的情绪一下涌入心间便哭泣...真是不好意思吓到你们。”那女子淡淡地一笑回到。

  李永乐瞧他哭花了的脸如此一笑更加显得yin森诡异“今日我透过你终于知道什么叫狼狈了,因为想家才哭,鬼才信你的话呢,快说到底是为什么,不说实话信不信汝阳公主治你得罪。”狐假虎威的推了推汝阳,明明就是自己八卦。

  ‘嗯~没错还不给本宫说实话。’汝阳冷冷的说道。

  那白衣女子微弱的声音,低头看着地面,眸中似有别样的情愫“末夕给公主请安,今日在琉璎台观景时遇到陈昭容不小心冲撞了她,她便罚我一月不准出皓月轩。”说着又委屈的流出一行清泪。

  “她为什么要罚你,再说了她又不是皇后凭什么罚你。”李永乐愤愤不平怒道

  “你不知道这宫里的规矩,虽说那陈昭容确实没什么权利罚她,但陈昭容品级比末夕大一级呢,但最多也只能骂两句出出气而已,竟越了规矩罚你禁足。”汝阳说道。

  末夕低声又道“本是因为我在琉璎台看景看的有些入迷,便没有瞧见陈昭容站在身旁一时忘了行礼,她便辱骂于我让我行大礼。本也是没什么的我本就是个二品给她行礼也是情理之中的。

  谁知我已行了大礼跪在地上之时,她还是不停的辱骂我,辱骂我也就罢了反倒连我爹娘一起骂了起来,也怪我一时没忍住顶撞了陈昭容几句。她暴怒打了我一巴掌,罚我在皓月轩禁足一月。”

  “所以你心里觉得委屈,但又不敢反抗对不对,你是不是刚刚大病初愈,然后自己爹的官儿还没她爹大。无人给你撑腰又不受皇上待见就更加怕事整日畏畏缩缩的过日子?”李永乐似看透一切般手背在身后徒步说着。

  “是、是的,这位小姐是如何得知的?”末夕惊讶的道

  “平日里戏本子看多了就知晓了。”像我这种熟背宫斗剧甄嬛传的人,并且拥有看透一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天朝梦的本质内涵的少先队员,你们这些小把戏怎么能逃得过本大仙的眼。这油然而生的爱国情怀又是什么鬼....

  “你的卧室在哪里?”李永乐淡然一笑。三人走到末夕卧室李永乐拿起梳妆台上的镜子对着末夕“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不要说皇上不会宠幸你,连女人都不敢抬眼看你。你连你自己都不爱,如何要旁人爱你.”

  末夕透过铜镜,她清楚地看见了自己的模样,那哭花的妆容,憔悴的面色乌发无力地垂落,面上表情淡淡,却让人忍不住心疼捂住自己的双眼不敢看铜镜里的自己。

  “真gao不懂你们这些古人,就不能为自己活着吗?得到皇上宠爱又怎么样是光宗耀祖了,还是为了那点虚荣心能在这后宫之中如鱼得水,在那些碧池面前耀武扬威,又或者是为了权势金钱?皇帝的爱就像烟花一般绚丽多姿,可烟花易冷不是吗。如果自己过得不快乐就算拥有了这些又怎么样?”

  “人嘛就要自私点,自己开心快乐比什么多重要,管他别人的死活,管他什么的光宗耀祖。管他的皇帝宠幸谁,我就要没心没肺的活着。如果因为皇上不宠幸自己而整日伤心落泪但即使是如此也无济于事不是吗?其实皇帝他只不过是个被三千佳丽LunJian的男人而已,这样反过来想想是不是觉得爽多了。”李永乐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堆道理。

  “大胆,你竟敢如此评论皇上”汝阳瞪着眼睛盯着李永乐

  “哎呦,你可以了啊别摆出你那副公主的臭架子好不好,这里没有别人真是封建社会思想害死人。”李永乐听汝阳公主这话,微微眯眼笑着打着哈哈道。

  此时朱棣已经去了一趟汝阳公主宫里没有寻到人,便叫人四处寻她们的踪迹一锦衣卫打扮的人报告道“王爷,小的已寻到永乐小姐跟公主在皓月轩与末夕昭仪在一处”

  朱棣一人便去了皓月轩方向,三个女人在一处也不知朱棣早在窗外听到李永乐那一番言论,眼中蒙上一层薄薄的寒冰,李永乐没想到你竟有这样的xiong襟看来本王倒是小瞧了你。

  末夕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李永乐“这位姑娘不知如何称呼?”

  “我啊,我不是宫里的,我是开酒楼的京都永乐楼,下次你两去喝酒吃饭免费,还带陪玩儿一个就是本小姐啦,是不是很义气。此处应该有掌声啊哈哈~”自己给自己鼓掌也没谁了。

  “那你怎么在宫里?”末夕轻声问道。

  “我是来宫里打酱油哒,哎呀不要在意细节总之我还是要回去的,放心我不会跟你抢那个肥皇帝的啦”半分调皮的模样……

  门外的朱棣跟屋内的汝阳听到此处,眉眼都抽搐了两下这女人还真敢说,竟然说皇上是肥皇帝...

  汝阳命人将末夕梳洗干净,屋内淡淡飘渺的香气绕在空气中,末夕清颜白衫,青丝墨染,精灵般仿佛从梦境中走来。长的还不错啊怎么会得不到皇上的青睐呢..

  “末夕多谢姑娘开导我,但是末夕还是觉得既然嫁到宫里来皇上就是末夕的夫君,皇上是我的天不管他会不会看我一眼,这一生末夕都会守着他等着他。”

  “既然你那么坚持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你自己开心就行了。”李永乐拿起茶浅浅抿了一口。

  “姑娘说话如此豁达,那姑娘你可有心意的人?”末夕问道

  “我?我现在还没有。喜欢一个人又怎么样,喜欢一个人就算去争取了又不一定合适,就算合适了又会出现各种问题阻碍,如果喜欢一个人那么麻烦,那我宁愿孤独终老。”

  汝阳震惊的看着她“你是不是疯了,居然连孤独终老这样的话都能说出,你爹娘会伤心死的真是不孝。”

  “嘿,巧了我爹娘都私奔双双去了黄泉没人管我。不知你们听过这句话没有,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这些你们应该不懂吧。你们整日里活的规规矩矩,在宫里过着步步惊心的日子,有什么乐趣?不想去看看大草原上的牛羊,不想去听听大海跟海鸥对唱,不想去山林里采蘑菇吗?这画面多美好啊这才叫人生,对与我来说自由比生命更可贵。”

  汝阳感慨道“想啊,你说的一点也没错,那样的生活谁不想。可惜生在皇家每个皇家的孩子身上都会带着一条无形的枷锁,谈何自由我们的生命与自由都献给了大明。永乐本宫真羡慕你,羡慕你的自由,你的潇洒和对生活的乐观。”

  “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李永乐大笑一声。

  “咒骂人生太短,唏嘘相见恨晚。”末夕吟道

  “额~末夕这句话说的没错,正和本宫心意永乐对吧”汝阳对着李永乐挑挑眉

  “是、是是公主大人说的都是对的,我看时辰也不早了,咱们得回去了。要不明日晚上早些去公主宫里我们三个一起聚聚?”对着他们两个使使眼色

  “我看这主意不错,就这么定了明ri本宫在殿里备好酒菜等你们。”浅笑开心的回到。

  “是”末夕还是很规矩的行礼答应下来。

  李永乐搂过末夕的肩膀“哎呀,别那么多礼嘛,我们都是朋友你如此反倒不自在了。公主对吧”

  “嗯~没错。”汝阳公主爽朗的笑了笑。

  末夕呆呆的看着她们“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吗?在这宫里还能有朋友,而且还是永乐小姐和汝阳公主,末夕真是三生有幸死而无憾了。”

  ‘拜托,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别感慨了你没有安全感,需要陪伴,养条狗啊。如此又有人陪你,还没人跟你抢多好。要自己找乐子,不要变成别人的乐子,知道吗。’李永乐像大姐大一样拍了拍末夕的脑袋。

  “嗯~末夕知道了。”

  约定好明日相见,两人告别末夕后各自朝着自己宫的方向走去。李永乐本是想跟着汝阳公主一道回她宫里休息,但公主不答应理由是,四哥知晓自己拐了他的小妾指不定要怎么罚自己,于是很不道义的将她赶回了衍庆宫。

  无论李永乐怎么解释自己不是朱棣小妾,汝阳公主还是不肯答应她道,就算你不是四哥的小妾,也是四哥看上的女人,本公主一样不能将你带走。

  李永乐觉得汝阳公主就是在找借口,报复自己下午与她在花园里打架一事才不答应带自己回宫,朱棣怎么可能看上我,如果是真的那么他一定是疯了。而今李永乐只能站在冷风中悔恨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在御花园,那么冲动给朱棣背黑锅反而惹了自己身上一身骚。

  在原地思虑了半刻,于是决定还是先回去吧,总不能睡大街啊。走着走着就迷失了方向,莫名其妙的就走进了冷宫。

  这是什么地方,皇宫太大了几乎还长的一模一样这怎么找回去啊.....朱棣一直默默的跟在她身后,心里感叹这女人看似聪明伶俐,伶牙俐齿的,但蠢起来真让人头疼。迷路了就不会找个巡逻的公公或者侍卫带路吗...

  李永乐走进冷宫后,忽然一蓬发垢面的女人向自己扑来,猛然瞪大眼睛,里面满满的惊奇和恐惧,转身就想跑奈何裙子太长绊住了自己的脚,狠狠的摔趴在地上狼狈极了,靠,我就说不能穿女装吧。zui里惊恐的喊道“你别过来,别过来。”朱棣飞步疾奔一脚踹飞那扑来的疯女人,周身却散发着冷冽的气息。

  “怎么你也知道怕了”像天神一般立于李永乐跟前,狭长的凤眼微微眯起,shen.出一只手对着李永乐,李永乐仰起头看来人是朱棣松了一口气,搭着他的手自己爬起身子。

  “她、她被你踹了一脚没事吧。”皱眉忧心的道

  “你还有空关心别人,谁让你乱跑的。”还没等李永乐说完,就将她拉着往衍庆宫的方向走去。

  (求收藏)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