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永乐记 灌酒

小说:永乐记  作者:萧红杏  回目录
永乐记:灌酒图文
  “你要带我去哪儿”李永乐小心地问

  “把你做成人彘泡在酒坛子里”尽管他眼底含怒,可语气却有些轻描淡写。

  李永乐扭头看了他一眼,脸色不太好看“你们皇家的人就那么喜欢杀人吗?”

  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看着朱榑,而那人却依旧站在原处,kù摆角飞乱如蝶“知道怕了,知道怕方才还敢在皇上与大臣们面前胡说八道,本王一直觉得你很聪明,但今日却发现你的智商也只能到这儿了。”

  “以后我不会再胡闹就是了,但是谁让你们把我硬拽到宫里来的,还说要把我剁成ròu酱我刚刚那只是为了自保”现在想起来方才自己在文武百官面前,她还有些后怕。她又看了看站在那边的朱榑,一双眸直直地看着她,仿佛是想从她眼中看出点什么来,只是一瞬,她便赶紧撇开了自己的视线。

  朱榑收回视线“走吧”

  “去哪儿?”李永乐问道

  “本王的永和宫”朱榑轻拂衣袖,优雅走到李永乐身边。

  李永乐到永和宫后就只呆呆的坐在那处,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什么样的几率才能让一个人穿越,刚刚在古代混的有点起色,又倒霉惹到朱棣都怪自己这张zui,微微苦笑,随后看向一旁的朱榑‘我饿了’

  朱榑低低的笑了“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吃东西,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想一想四哥来要怎么收拾你。”虽zui上说着刻薄的话,还是让下人去准备了晚膳。

  李永乐对着一桌子的菜“没有酒吗?”她现在心情郁闷极了,特别特别想喝酒解愁。

  “就你这酒量还是少饮吧”自己却倒了一杯酒自饮,李永乐换了个位置坐到他的身边抢走他手里酒杯,一饮而下顿时嗓子一痒,开始剧烈咳嗽起来。

  “好辣”用手扇着脸。

  “别喝了,这酒辛辣容易醉”朱榑又夺过杯子

  李永乐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朱榑,朱榑只能无奈道“算了,我懒得说你,喝吧。”

  喝着杯中酒李永乐思绪跟着她的酒量,开始变得轻飘飘的这次并没有让她忘记什么不快乐的事情,反而让她思绪越来越强烈,莫名的悲伤涌上心头。她想要回家,回到650年后的那个家。心跟着沉落了,一抹惨白的笑,在她的脸上扬了起来,可眼角分明有泪坠下。

  朱榑愣了愣,平日里看上去那么强悍的性子遇到什么困难都不怕,打架,大闹御花园的女子如今却因为喝了点酒哭了....轻声问道,“你、你怎么了?”

  李永乐抬头,看着眼前的男子,带着泪淡淡一笑,“我想回家!”

  朱榑笑了笑,捋了捋她的头发“这个我可不能答应你,得要经得四哥的同意。”

  打开朱榑的手,她一步一步的走着,她虽然步履蹒跚,可往外面走去的动作却很坚决,入秋后的夜还真的是很冷呢,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她的脚步踉跄着,差点摔倒。

  她靠着砖墙慢慢的蹲下了身子,捂住zui失声痛哭起来。

  朱榑轻轻地把笛子移到唇边,双目低垂,朱唇轻启,一首曲子悠扬地在笛孔间诞生。笛声变得更加清晰婉转,那音节就如潺潺流水般绵绵不绝。李永乐停止哭泣,朝四周看了看。只见月光之下,凉亭之中,一袭浅色的身影正对着一汪幽静泉水,神态优雅地吹着长笛,夜风袭来,长衫随风而舞,如同缥缈仙人,气质非凡。

  仿佛置身于美丽的梦境,让人陶醉。李永乐走近朱榑身后静静的看着他,片刻后朱榑转身看向她淡淡的笑着道“不要哭了,本来就难看哭起来更难看,害的还要本王吹笛子给你听。”

  朱榑说完李永乐感动的轻轻的上前抱住了他轻声道:“所有的情绪都躲得过对歌当酒的夜,却躲不过四下无人的街,或许这种感觉就叫孤独吧。我真的很想回家,自己的家。你知道吗,我不是你们这个时代的人我来自650年后,那个地方叫天朝,你是不是觉得我疯了,成天只知道说傻话,你会相信我说的吗?”

  朱榑他不经意的用手掌抹了下李永乐的脸,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我信..”

  “这样你都信你不会也是穿越来的吧,但是我保证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从没告诉过任何人只有你。”李永乐微微一叹,她没想过有一天能和齐王如此和睦像朋友一般。齐王也没她想像的那么糟糕,他跟燕王朱棣是不一样的。李永乐本想提醒齐王告诉他朱棣并非善人,可是他用什么样的心态来提醒他,李永乐突然觉得自己很好笑。

  朱榑站在原地,怔怔地听着李永乐的话,他没想到,原来她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难怪她处处与人不同,果然她是最特别的,低低的笑了笑!

  “所以你还会回去是吗?”接着,男人开了口。

  “那有那么简单,那个世界的我说不定已经死了,而我只是灵魂穿越到这个身体里,可能、可能再也回不去了,也不知道我爸爸妈妈怎么样了,他们会不会很难过,我很想我的家人。”眼角悄然的挂上了几滴清泪。

  朱榑顿了顿轻声道:“那既然如此的话,不如在这里就好好的生活吧。”

  “才半日不见你们的关系竟发展的如此快了?”朱棣眸色yin冷,语气锋利眯着眼,眸子里面的黑耀逐渐黯淡下去,

  ‘四哥,你来了。’浅笑的放开李永乐。

  ‘本王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朱棣看了李永乐一眼,冷笑着说道。

  “四哥,你想到哪里去了,这丫头刚刚喝了些酒许是又些醉了,竟然跟我哭鼻子说想家了,想回家。”无奈的浅笑撇了撇zui。

  “回家?哼,没那么容易”朱棣满脸的笑意,zui里说出的却是yin狠至极的话语。

  跨步走向李永乐捞起她的手直接拽走,朱榑有些胆心这个丫头在他们身后抬手喊道“四哥...”却只留下两人模糊的背影。

  朱棣将李永乐带到衍庆宫,扬起眉,眼神yin鸷,用手托着李永乐的下巴,浑身笼罩着一层瘆人的冰寒。“本王听闻你很喜欢饮酒是吧。”

  李永乐不敢直视他的目光,用力撇开头的想挣脱他制住自己下巴的手,她红唇轻启,问:“你……你想怎么样?”

  “看着本王”朱棣冷冷的说道。

  李永乐微微一怔目光与他对上,就像是她第一次看到他时,他剑一般的眉、深邃迷.人的眼睛、好看的薄唇,都由内而外的散发出一种成熟至极、气势逼人的俊美。他笑了,透着野性美的薄唇微微向上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本王今夜就让你喝个够,记住我的样子,以后再敢跟我玩花样,我会让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来人取壶酒来,给她灌下去。”

  坐在正厅的高椅上居高临下的瞧着跪爬在地上的李永乐,一个老嬷嬷举着酒壶捏住李永乐的脸颊,凶狠的灌酒,许是灌的太快酒又太辛辣她一直不停的咳嗽,“只要你说你错了本王就命她停下来”朱棣看着她,唇边勾起一抹冷笑。

  李永乐淡淡一笑,淡静的眼珠中一片幽暗的神色,“好啊你跪下来求我啊,你的世界只有权利,你身边有可信任的人吗?你有可依赖的人吗?你也没有朋友吧?哈哈~~我忽然觉得你的人生会不会太悲哀了?”

  “给本王继续灌不准停下”朱棣的声音依旧淡漠,眸却越发深沉了。而李永乐却依旧淡漠的笑着,好似一点都不在意。

  一瓶酒灌完,朱棣走下去捏着她的下巴“你有喜欢的人对吧,也有可以信赖的人对吧,你信不信本王今夜就让他们见不到明日升起的太阳。”

  李永乐顿了顿“不要,我…错了…求你不要这样做。”李永乐低头,她的话没有说完,只说了一半,后面一半让她咽住了,她不敢说她怕眼前这个像是地狱恶鬼一般的男人。

  朱棣zui角扬起一丝坏笑“很好,本王喜欢听话的女子”

  李永乐只觉得胃间翻腾的厉害,捂着zui似要吐的模样,“哇~”的一声果真吐了一地,全身都是酒气。

  朱棣早就看出她要吐早就将她推在一旁,一脸嫌弃的喊道“带下去洗干净”

  李永乐被丢进一个木桶不小心还喝了几口凉水。里面的水冰凉刺骨就算是刚刚入秋,在这无人的深夜冰冷的水似乎灌进了她的心,那一瞬间,心里难过的像是海绵蓄足了水,一碰就会溢出来.酒意没有清醒的样子,还是眯着眼,全身无力的倚靠在木桶壁上。

  沉默,一阵窒息的沉默,李永乐似酒劲上来了一般猛打着水面“朱棣,你去死、去死”她也只能这样发泄,她能做到什么实质上的报复吗?

  “竟如此恨本王,想让本王死,那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也不知他何时进来,朱棣的眸子幽深,看不出里面有任何情绪,却有着一股慑人的流光。

  朱棣看着水下的她没有一丝遮掩的身子,低低的笑了,俊颜上露出一抹邪魅的神采,他缓缓的低头,细声的说“今日你在纵人面前污蔑本王,你说本王要怎么惩罚你呢,不如就让你如愿给本王做个小妾好了。”

  说完,炽热的吻,落在她的耳朵下方,他咬着她敏.感的锁骨,直到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印记,然后又吻上了她的唇。李永乐她勾着他的脖颈,使劲仰着头,不自禁的生涩的回应着。

  “呵呵~你主动的样子本王很喜欢”在感觉到了她的温顺和回应后,他更加放肆揉nie。

  “不要,水好冰,好冷”她急促的呼吸着,低声娇喘。

  “该死,他们竟然让你洗冷水澡。”脱下外衣将她裹住他皱皱眉,下意识的将她抱回自己的寝殿。

  夜凉如水。他抱着她,而她任由他抱着,李永乐瘫软在他怀中,眼眸紧闭“妈妈,我好想你,我想回家。”她微微蹙眉,一滴泪顺着她的眼尾滴在了朱棣的xiong口。

  “就那么想回去吗?”朱棣微微勾唇,茶色的眼珠深沉,似乎有什么在悄然变化着。

  “沈通,等我回家以后永乐楼就交给你打理好不好”勾住朱棣的脖子,问着他关于沈通的问题....

  朱棣一直都沉默着,抿着唇,英ting的眉微微蹙着,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竟敢将我当成那个书呆子,本王什么时候沦落到要做别人的替身。”这女人难道是爱慕沈通?之前的那番亲热她将我当做谁?是沈通还是一个陌生人?又或者是齐王的模样..越想越生气“轰”的一声将李永乐丢在chuang榻上,李永乐被摔疼的一声闷哼。朱棣回头看了她一眼,心里总是有些不太安宁可还是转身就离开了屋子。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