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火影之无耻的幸子 第二十六章

小说:火影之无耻的幸子  作者:痒卿  回目录
  忍者三禁不就是钱,酒,和女人吗?鸣人TaMa还说过要小心自来也。

  看他这么严肃的态度,幸子心中疑惑却还是乖乖坐在对面,想听听卡卡西的想法。

  “忍者三禁其中一条是钱,忍者对于不劳而获的钱财要保持理智态度,不能产生贪念。忍者是为了任务,为了忍者村这个整体而存在的,虽说忍者要靠任务获得报酬,但赚钱并不是任务的最终意义。

  嘛,这些话你可能现在还无法理解,总之,这些钱我们在必要的时候才能用,身为忍者,不能将人生当成享受。

  忍者,不应该是普通人。”

  幸子完全理解了卡卡西的意思,但她完全不敢苟同,为何身为忍者就不能跟钱打交道?喜欢钱有错吗?话说除了五大忍村,甚至除了和平繁荣的木叶村,其他出身的忍者都会为了生存,为了赚钱而抛开尊严和良知。

  一个月前他思考过实力和钱的关系,但从未思考过忍者和钱的关系,忍者的存在意义……究竟是什么?

  想到这儿,幸子不禁皱眉思索起来,十分困惑。

  所谓忍者,字面来讲就是忍受一切苦难而让自己不停变强,这也是修练的本质。

  从忍者合理的存在方式来看,几乎就是雇佣兵作用,甲方付钱乙方办事。五大忍村以及晓组织,甚至包括更多家族组织,归根结底都是雇佣兵这样的组织。

  说实话幸子对于忍者三禁的酒和女人都没有异议,几乎所有正规组织像军队,都会禁止这两条,目的是为了更好的管理。

  她唯独对于钱这一点,疑惑甚深。

  单纯解释成戒赌吧,她也能接受,但卡卡西现在说的话明显涉及到了“真正的忍者是什么样的”这样深层次的问题。

  幸子觉得自己有必要抽空写一篇论文,以上帝的角度深度挖掘一番。

  回过神来,看到卡卡西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己,幸子才发现自己思考太久了,不过卡卡西想让一个四岁的孩子理解这么高难度的问题,明显不可能。

  “所以,这个必要的时候,是指哥哥结婚的时候吗?”幸子似懂非懂的瞪着无辜的眼睛问道。

  “幸子啊……”

  卡卡西无语的闭上眼,他突然觉得自己对一个四岁孩子解释这些,实在是浪费时间。

  “好了,总之这些钱不能乱用,我做任务赚来的钱够把你养到毕业了。”卡卡西拿起卷轴晃了晃,起身准备去做晚饭。

  “那个……三代爷爷让我明天参加毕业考核,明天或者后天就要离开村子去执行任务,C级哦!”

  听到幸子稚嫩得意的声音,卡卡西背影一顿,皱着眉难以置信的回头:“明天就毕业?C级任务?三代目真是这样安排的?”

  幼小可爱的白发小女孩掩不住得意重重点头,还露出一副“赶紧夸我”的模样,卡卡西沉思片刻,突然释然了,上前摸着她的小脑袋郑重嘱咐:“任务成功很重要,但一定要活下来……作为一名忍者,绝对不能抛弃同伴!”

  “嗯,我知道的。”

  望着卡卡西右眼透露的凝重,以及掩藏在更深处的沉痛与悲伤,幸子知道这个时候必须回以坚决的目光。

  要是卡卡西这个时候就知道带土那个脑残被骗被利用,与木叶村,与忍界乃至整个世界为敌,会……精神分裂吧。

  吃过晚饭,卡卡西一如既往的坐在坐垫上看书,年仅十五岁的卡卡西这时候还没迷恋上爱情小说,家里的书都是有关忍界历史,人物传记,以及忍术研究方面的。

  幸子操控着数根查克拉线刷碗,本人则拿着抹布像一阵风一样快速擦拭地板,白色的小身影像小兽一样满屋子窜来窜去。卡卡西的头发时不时被一阵风吹动,书页刚刚翻到下一页,就被哗啦啦吹翻,然后卡卡西无奈的重新翻页。

  对于自己这个勤奋异常的妹妹,卡卡西曾说过一句不要这么辛苦,再遭遇眼泪攻势后,也就习惯了下来。他连凯都能忍受这么多年,再加一个幸子也没关系了。

  入夜,兄妹俩道了声晚安,便关上拉门各自入睡。

  这一夜的木叶村,很多人都是笑着入睡的。

  比如对于外出执行任务有些激动的幸子,比如从止水那儿拿回幸子卷轴的鼬,比如收获了一大笔钱的三代火影,比如中了奖的那些村民。

  ……还有莫名得到一个kiss的少年卡卡西。

  但也有很多人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的。

  比如失去卷轴的宇智波止水,比如从头监视到尾的暗部两个忍者,比如那些没中奖的村民。

  比如知晓幸子要被派出去执行任务的团藏。

  比如刚刚得知要带三个、一个比一个小、最小一个才四岁的孩子们外出执行任务的特别上忍,奈良鹿久。

  远在“最后的战场”的宇智波庭,等到医疗忍者做完检查离开帐篷后,陷入沉思,一会儿纠结的皱起眉毛,一会儿从临时病chuang上坐起,一会儿在地上走来走去,一会儿又狠狠地双手握拳对撞。

  战场的医疗帐篷并不是很大,但每个帐篷里都能容纳三个伤者。本已经入睡的一个小胡子中忍被噪声吵醒,睁开眼看到面色发狠、双目通红的少年忍者,心中一颤,但还是抱怨出声:“吵死了,作为一名伤者不好好休养争取早日重回战场,大晚上瞎晃悠什么?”

  声音显得底气不足,尤其在看见红眼少年瞪了过来,这名中忍一个激灵,但怒气也被激起,就要起身打算教训教训这个臭小子,就错愕的看到对方礼貌鞠躬。

  “对不起,打扰前辈休息了,我睡不着,想出去走走。请继续休息吧。”少年微微沙哑、稚气未脱的声音响起,道歉后,便转身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好……好的。”小胡子中忍意外的结巴起来,良久,他才震惊的小声道:“刚才的眼睛……是写轮眼!真的假的?这家伙看起来不过是个小鬼!”

  ……

  月光清澈的夜,树林中身穿黑色干练衣裤的少年离开医院帐篷内,几个跳跃快速穿行而过,来到小河边。

  此处寒冬来得迟些,月光下树林中一片暗绿,河水在静谧的夜里潺潺流动,倒映着的弯月影影绰绰,无风。

  宇智波庭坐在河边的草坡上,紧紧皱眉十分烦恼的样子,只听他小声自语:“看,还是不看?”

  “说起来,青木幸子好像还不知道她的卷轴在我手里。”

  月光下的黑衣少年拿出一个写着黑色“禁”字的卷轴,怔怔的注视着,很长时间后,终于一边打开卷轴,一边小声道:“青木幸子,我欠你一次。”

  卷轴缓缓展开,密密麻麻的白底黑字印入他的双眼,他不禁困惑起来:“为什么……是暗号文字吗?学校可从来没教过暗号,这上面到底是什么内容?青木幸子怎么会有这份卷轴?”

  重重疑虑涌上心头,黑色的双瞳中浮上红色,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小蝌蚪勾玉微微旋转着停在红色瞳孔上。

  一试之下,宇智波庭震惊的瞪大了眼睛,握着卷轴的双手忍不住微微颤抖,就连身体也开始发抖。

  “这是……宇智波一族的禁术!勾玉写轮眼之上的万花筒写轮眼?伊邪那岐?……还有历代开启写轮眼的前辈的忍术记录和幻术纪录!

  这不可能是青木幸子的卷轴!”

  宇智波庭猛地抬起头,皱眉想到,青木幸子似乎和鼬关系不错,毫无疑问这份绝密卷轴一定是身为族长的宇智波富岳给继承人鼬的贵重之物,至于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东西会在幸子手中,宇智波庭想不明白,鼬虽然小,却不可能把一族的秘密暴露给外人。

  宇智波庭的视线再次落在卷轴之上,一直以来傲慢懒散的他,破天荒的兴奋起来,嘴角上扬:“回村前的时间,是我的机会。”

  “开启万花筒的必要条件……承受巨大的伤痛…吗?”

  “这是……八川一脉万花筒写轮眼的能力!”

  内容庞大,一点一点看下去,宇智波庭的笑容渐渐消失,失神道:“这就是宇智波一族的历史吗?”

  ………………

  顺利通过毕业的幸子在赤羽老师恋恋不舍、忧心忡忡的注视下飞奔离开学校,买了花和糕点去了一趟宇智波族长家,看望美琴,顺便找鼬确认money卷轴的情况。

  不过没想到大白天的,宇智波富岳这位神情严肃的族长,居然在家悠闲的喝茶,所以愣了一瞬的幸子连忙顺便为一月前的事道歉,歉意十足。

  怯意也十足。

  宇智波富岳倒是很明朗的笑了几声,连连说小事一桩小事一桩,倒是幸子你今年才四岁,就已经要执行任务了,这是木叶建村以来第一次,不愧是三代最重视的天才。

  在旁边安静站着的鼬赞同的点点头,问道:“毕业考核呢?”

  “已经通过了。”

  “你哥哥不为你庆祝吗?”

  “嘛,哥哥去慰灵碑了,我不能因为这种小事打扰哥哥。”幸子一副乖巧幼儿的模样,水汪汪的大眼睛惹人怜惜。

  “一般外出的任务,都是四人小队执行,不知道带队打上忍和另一人是谁。”宇智波富岳一边随口聊着,一边喝茶。

  幸子和鼬愕然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同样的疑惑。

  宇智波美琴端来茶,满脸喜爱的在幸子身边坐下:“幸子,祝贺你毕业,不过要离开村子执行任务,一定要注意安全。”

  幸子点点头,眼角瞥见佐助这个哭包正躲在门后好奇的TouKui,于是她一脸惊喜朝佐助挥手,大声打招呼:“哟!小佐助!幸子姐姐来看你了哦!”

  佐助一听连忙“蹬蹬”小跑着蹿到美琴的身后,只露出一双眼盯着幸子。这一幕引得两个长辈都笑了起来,鼬则深深叹口气。

  这个小鬼,防备心也太重了!好像她没安好心一样!

  ………………**求鲜花!求收藏!***求打赏和月票啊啊啊~~~

  ~~~~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