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秦之慕言 第四章 她的腹黑

小说:大秦之慕言  作者:梦落千年  回目录
  当天明吃完第十碗米饭的时候,终于放下了筷子,满足地笑了笑:“好久没吃过这么香的米饭了!”而端木蓉、月儿、班老头却一脸很不可思议的看着天明,尤其是班老头好几次都差点笑出来了。

  “算你识货,这可是墨家巨子亲自培养的稻米种子种出来的。”月儿笑着道。

  “太好了,那我给大叔也装一碗去。”天明刚开心的站了起来,就被端木蓉叫住了,她还是那张毫无表情的冷脸。天明有些不高兴,却又有些怕端木蓉:“什么事啊?”

  端木蓉冷冷道:“他那里月儿会去照顾,不必操心,你干活去吧。”

  “干活?”天明显然没反应过来,班老头有些生气的说道:“小子,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饭馆,还是客栈?想吃白饭哪?”

  天明玩着脑袋想了想,似乎还是没搞懂,月儿解释道:“这是墨家祖师爷留下的规矩,‘一日不做,一日不餐’,做多少事情吃多少饭,大家都要遵守的。”

  “你小子饭量这么好,干起活来肯定是把好手。”班老头看了看天明怪异的表情,继续道,“别傻着了,院子里那堆柴肯定是你的了,别人抢都抢不走!”

  “那她呢?”天明表情十分不爽指了指他旁边一直沉默吃饭的慕言。

  慕言白了天明一眼,道“我也是伤员,不过比你大叔稍微好点。乖,快去砍柴,说不定本姑娘心情好伤就好了,还能帮你一把。”当然就算伤好了,也不会去砍柴,慕言在心中默默补了一句。

  “噗,就是,小子砍柴去!”班大师赶紧把天明推了出来,然后回来,继续吃。

  天明来到院子里,看了一眼那堆比他高好几个个头的柴,头就大了,心里早已经开骂了,这墨家祖师爷定的什么臭规矩!还有那个冷冰冰的怪女人,讨厌的班老头,都不是什么好人!还有那个装伤员的慕言也是!

  天明举起斧头,使尽全力砍下去,可那木柴就是纹丝不动。“啊哈!呀!嘿嘿!”天明一斧头一斧头的砍下去,却只在木柴上留下了几条凿痕,它们好像故意和他作对似的。旁边的班老头无奈的摇了摇头,伸出他的机关手,一柄斧子弹了出来,就这么一砍,木头就裂成了两半。

  天明已经筋疲力竭了,木柴还是纹丝不动,在房外的回廊上,盖聂正看着劈柴的天明。他的脸色似乎好了许多,只是脚步还有些虚浮,每走一步就像用了很大的力气似的。

  班老头走了过来,道:“恢复的速度很快啊,普通人受这样的伤,恐怕这辈子只能在榻上躺着。”

  盖聂转过身来向班老头施了一礼,道:“多亏了墨家高明的医术,盖某才有幸逃生,实在是感激不尽。”

  班老头笑着道:“呵呵,好说好说,不过要谢可别谢我老头,这是蓉姑娘的功劳。”班老头在提到“蓉姑娘”的时候故意把声音提高了,似乎有意为之。盖聂只淡淡道了句:“盖某明白了。”

  这时两人都转身望向天明了,班老头道:“很有活力的小子,不过,看起来有点奇怪。”

  “哦,怎么了?”盖聂略显惊讶。

  班老头收起了笑容:“他的眉宇间有时隐时现的一团黑气,似乎体内有隐藏的疾病。”

  盖聂眉头微皱,道:“果然瞒不过前辈的眼睛。”

  “其实蓉姑娘早就看出来了,但她判断这不是寻常的疾病。”

  “这个孩子身上被人下了一种阴阳咒印——封眠咒印,也被称为催眠禁术,是一种非常高深可怕的阴阳术,据说会使人陷入癫狂状态,做出不可思议的事情。”盖聂在讲到这儿的时候,眉头皱得更近了,关于阴阳术的可怕之处,他是早有耳闻。

  班老头也显得有些诧异:“原以为阴阳术在上百年前就失传了,想不到居然还有人会使用。”

  “正是因为失传了百年,所以,能够诊断和解开这种咒印的人,也已经几乎找不到了。”

  “但你知道还是有这样的人,是不是?”

  盖聂看着虚无缥缈的远方,道:“多年前,我曾经受过道家的一位高人的点拨,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能解开咒印,应该就是他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盖……先生为何不去找那下咒之人呢。阴阳家中能施展这一催眠禁术的人并不多。”慕言的声音悠悠传来,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盖聂微皱的眉头并未舒展,反而加深了,这个女孩的身上有种很熟悉的感觉,“这位是?”

  “是慕言——蓉姑娘故人的孩子。”至于其他的他也不知道。

  “慕言姑娘,你可有方法解这咒印?”既能识得这一禁术,自有过人之处。只要能救天明,那一丝希望他也不会放过。

  慕言嘴角上扬,带着轻讽道,“连贵为鬼谷传人的盖……先生都不知道,才疏学浅的慕言又怎么知晓。”

  不善,对就是不善,还有浓浓的敌意。

  “若盖……先生无事,那慕言就现行离开了”语落,慕言已是五步开外。

  “……”好快的速度,这个孩子恐怕是深藏不漏吧。

  看着慕言离开的背影,班大师也是略有所思,不过为了打破尴尬,他还是回答了原来的话题上,问:“这是你这次离开秦国的目的?”

  “我受朋友之托,一定要保护这个孩子。”

  班老头故意将头偏向了盖聂,笑着道:“据我所知,你好像没有什么朋友。”

  “只有这一个。”盖聂语气坚定,对他而言,没有什么比天明的命更重要,这是他的承诺。

  班老头看了一眼面容坚定的盖聂,道:“你在秦国的时候,六国就有很多人做梦都想杀死你,而为了这个朋友之托,你又与嬴政和整个秦国作对,知不知道,你接下来的每一步都会很艰难。”

  盖聂不再说话,前方的危险他又怎么会不知道,不过为了天明,他一定要走下去,他相信他可以做到。

  院中的树上落着一只蓝色小鸟,它不像其它的鸟儿那么喧哗,只是静静地注视着院中的一切,好像在听人们讲话似的。

  天明还在劈柴,忽然觉得手上一松,斧头直直的飞了出去。“砰!”更糟糕的是,斧头飞向了正从房间里出来的端木蓉。

  “蓉蓉,小心!”慕言刚好走过,就看到这一幕,忙踢了脚边一块石头像斧子飞去,因石之力,斧子稍微改变了一些角度,再加端木蓉反应敏捷,才躲过了这一斧头,不过仍是心有余悸。她的眼看向了慕言,又瞥了眼不远处的班大师和盖聂,他们的对话她都听见了,也听进去了。

  天明看了看手上还剩半截的斧头把,再看看一脸神色不明的端木蓉,心想这下死定了,底气不足的摸着脑袋傻笑着。

  活没干完,还差点伤了恩人,一顿饭也就这么没了。

  班老头却一边吃一边望望天明,做出很美味的样子,天明早就在心里开骂了,小心噎死你!不就是一顿饭嘛,不吃又不会死人。不过还真是有点饿了,天明眼珠子一转,一条计策出现自脑子里。

  用过早餐的端木蓉出去采药了,回来的时候,忽然发现院门口那“三不救”的木牌不见了。进到院子里,只见天明举起斧头砍下,木牌应声而裂,天明高兴的跳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可一看到端木蓉那张铁青的脸就笑不出来了,可想而知,又一顿饭没了。

  “小子,你也是够悲催的,印象中除了我,还真没有一天到晚惹蓉蓉的人呢”慕言不禁在一旁打趣,其中也有一些落井下石的意味。

  “切,小样,我看你也没比我大多少,说不定比我小呢,叫大哥!。”天明双手叉腰,一脚踩上了一根木棍,盛气凌人地说着,只是这盛气凌人有点滑稽而已。

  “噗,那你多少?”

  “12”

  “那还真不巧,本姑娘已经15了。哎,本姑娘吃饭去了,可怜某人没饭吃。”

  蹲在一边的天明看着班老头吃得那么香,早已咽了无数次口水了,却又不好意思开口。黄昏时分,天明一个人蹲在那堆木柴旁,双手撑着脑袋,正寻思着怎么填饱肚子,忽然月儿拿着一个馒头出现在了他面前。天明抬起头来,看到月儿纯真的笑容,也笑了,“还是月儿好,不像那个一直欺负我的慕言。”

  “言儿人不错的,你相处久了就知道了”月儿笑着说。

  院子里的盖聂正在注视树上的一只蓝色小鸟,忽然蓝色小鸟受了惊似的振翅飞走了,一片叶子落了下来,盖聂眉头一紧,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