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医馆笑传之一剑倾歌 第六十二章 风云际会洛阳行

  话音一落,指劲激涌。刀身瞬间四分五裂开来,白玉般修长的手夹着一片破碎地刀刃在空中一旋。

  ‘嗤’

  断刃夹带着一抹妖异地红光在虚空中划出一道淡淡弧芒,在田伯光难以置信地目光中洞穿了他的咽喉。

  冷倾歌淡然的收回搂住女子柳腰地左手,看着女子失神地表情,还以为是对血腥的场面不适应,便准备出口安慰。

  然而,那女子在冷倾歌松开后也反应了过来,脸上升起一抹淡淡地红晕,退了几步后行了个福礼,谢道:“小女子江玉燕,谢过公子救命之恩。”神态从容,没有一丝惊恐之色,连说话的声音都没有颤抖,可见,这名女子的内心无比坚定。

  对于江玉燕的表现,冷倾歌也有一丝意外,若是一般女子第一次看到这番情形早就失声尖叫了。不过随后听到她的名字后,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认真的打量了起来。

  一张俏丽地娇颜,眉宇间有着一丝江南女子的温婉,迷.人的大眼睛坚定有神,嘴角倔强的翘起,更显怜人;身上的粗布衣却遮盖不住她那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材。冷倾歌终于认出来了,这不就是无双女帝江玉燕吗?

  江玉燕看到冷倾歌看过来的眼神,脸颊不禁浮现两团红晕,随后眼神一暗,双手扯了扯破旧地衣袖,有些自卑的垂下脑袋。

  就在江玉燕不知所措地时候,一袭白裘突兀地盖在了她的身上,惊奇地抬起头,对上的是冷倾歌和煦地笑容,不安地心瞬间沉寂了下来。

  “贫尼恒山派弟子仪琳,多谢这位少侠救命之恩。”黄鹂般地女声响起,冷倾歌侧目望去。小尼姑JiaoXiao可爱,有着不逊与江玉燕的容貌,双手合十作揖,怯怯地样子给人一种呆萌呆萌的感觉,就像一个邻家女孩一般。

  冷倾歌看着有趣,也随了个佛机:“贫僧无门无派一闲散和尚,法号冷情,小尼姑不用多礼。”

  仪琳眨巴了下大眼睛:“你是和尚?不应该啊。那你怎么留着头发?”

  “咦!我有头发就不能是和尚了吗?你不是也有?那你怎么是尼姑?”

  “我…”仪琳被问的哑口无言,小脸急的有点红润。

  “大哥哥,你怎么能这么欺负仪琳妹妹呢?”黄蓉愤愤地ting了tingxiong前的小乳鸽,一副‘大姐大’的样子站在仪琳的前面。

  冷倾歌拍了拍额头:“我说,蓉儿,好像你比仪琳还要小吧?”

  就在这时,旁边突然传来朱一品惊讶地叫声:“你们看,这是什么?”

  冷倾歌闻声望去,瞬间就不淡定了,眼角不禁抽搐了下,无语道:“朱没品,你能不能有点下限?”

  只见朱一品不知道什么时候蹲在地上,上下倒腾着田伯光的尸体,上衣已经被扒了下来,而朱一品的手正在向着田伯光的裤子上mo索着,如果不是冷倾歌出声,田伯光只怕是晚节不保了…

  ‘嘭’一记粉拳直接砸在了朱一品的后脑勺上,朱一品身体惯性地向前倾去,直接和死透了的田伯光来了个嘴对嘴地浪漫之吻。

  ‘咝’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冷倾歌直接将站在身旁一脸好奇宝宝状地柳若馨拉到了怀里。手一抬,在柳若馨不依地娇嗔中遮住了她的目光。没办法,这场景太犀利了,有点不忍直视啊…

  朱一品瞪着斗鸡眼,僵硬地看了看身下死不瞑目地田伯光,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啊’地尖叫一声弹了起来,一脸悲愤地回头怒斥道:“tua~哪个混蛋在背后偷袭我?有种正面来啊,怂的是旺财!!”

  “汪…汪呜…”

  当明晃晃地绣春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朱一品瞬间就萎了,看着眼神凌厉地聂紫衣。很没节操地学了声狗叫,还耍贱卖萌地嘟了嘟嘴。

  “咦~”聂紫衣嫌弃地看了又一次刷新下限的某生物,收回绣春刀后,还不放心地退了几步。(听说白痴会传染~~>_<~+)

  “咳咳~那个…”冷倾歌咳嗽了一声,问道:“老朱,你刚刚发现了什么来着?”

  朱一品畏惧地看了聂紫衣一眼,再三确定自己不会有生命危险后,缓缓地蹲了下来,将田伯光的身体翻了过来道:“你们看这里。”

  众人闻声望去,心跳不自觉地慢了一拍。

  冷倾歌眼神一凝,只见田伯光的后肩处有一个诡异地纹身:漫天的樱花为底,凄迷而悲婉,一张渗人地黑色怪脸地图案呈现着令人费解地形状。

  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笑中含着忧伤,伤中亦有一丝微笑。,充满了维和地感觉,令人毛骨悚然。

  上官海棠好像想到了什么,瞳孔微缩,下意识地呼喊道:“魔奴纹身!!”

  众人回过神来,好奇地看着上官海棠,满脸的困惑。

  上官海棠怔了怔神,看着众人投过来的寻问眼神,抚平了下思绪道:“我也是在护龙山庄的秘密卷宗里看到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传闻大明江湖中有一个非常古怪地势力,名叫‘念萝坝’,念萝坝以女子为尊,女弟子个个仙资绰约、抚媚妖娆,而男弟子入门皆为御下之奴,而这种纹身便是烙印在那些男弟子身上的奴印,称为‘魔奴纹身’。与念萝坝武学‘天魔舞’相配合,能发挥出奇效。”

  “不会吧!这世上还有这么变态的门派?还饲养男奴?”朱一品听后眉头狂抖,脑中不自觉地幻象着一群女人拿着皮鞭抽打着一排排跪在地上腆着脸摇尾乞怜地粗大汉时的场景。身上汗毛直竖,菊hua一紧,一脸便秘地望着上官海棠僵硬道。

  杨宇轩眉头一皱:“你的意思是说,田伯光是念萝坝的魔奴?不过我怎么没有看出一丝念萝坝的路数?”

  “这…”上官海棠也被问住了,现在回头一想,自己不禁也有点怀疑是不是有这么一个门派了。

  “香罗红衣胭脂血,回眸百媚笑红尘。”冷倾歌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嘴中低吟了一句,沉思了番说道:“海棠说的没错,确实是有这么一个隐士门派,念萝坝女弟子身上也有一个类似地战纹,不过却是樱花为底的垂首孔雀图案。两种图案一主一仆,不仅是为了增幅战力,还有便于控制和追踪魔奴的作用。”

  “而为何田伯光看似不会念萝坝的武学…”冷倾歌顿了顿,余光扫了扫田伯光的尸体说道:“我想应该是不是不会,而是不敢!!”

  “不敢?”杨宇轩若有所思。

  “没错,念萝坝武学与战纹相辅相成,主印又与奴印一脉相承。田伯光应该是念萝坝叛逃出来的,不到生死关头不敢轻易施展门派武学。而且错估了我的实力才没有出手的机会。”冷倾歌嘴角微扬,眼中透出一丝期待之色:“看来,念萝弟子应该出世了,而且正向着洛阳赶来;呵呵~这金盆洗手大会真是越来越有趣了,真不知道还有多少势力会齐聚洛阳。”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