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完美青春的忧伤年华 宫易阳的秘密

  现在已经步入三月份,天气转暖,经过了一冬的干燥与寒冷,同学们都以崭新的姿态迎来高一的最后一个学期。

  原本不愿动的人们tuì.去了焦躁换上了JiQing,看样子是已经准备好了迎接这一学期的一切。

  三月份的北方还飘着稀疏的雪,仿佛雪也知道春天的到来,换上了温情,从而tuì.去了冷漠。

  宫易阳得空倚在窗前,凝望着远方,眼眸中的那抹空洞,不禁让人心疼。

  “易阳,帮阿姨换下毛巾好吗。”温顾轻柔的声音响在宫易阳身后,“哦,好。”宫易阳转过身,默默地为正在熟睡的父亲换了shi毛巾。

  宫易阳请假的原因是因为他的父亲宫承伟突然生病,宫易阳不得不先接手工作,做好应该他干的事情,然后同温顾一样,在医院里照顾父亲。

  换好了毛巾,宫承伟也醒了,宫易阳看着窗外纷飞的雪花,不禁感叹。

  “易阳,真是麻烦你了,你今天上课我还……”温顾的声音又想起在身后,宫易阳皱了下眉头,“温阿姨,不必那么客气,这是我父亲,不算麻烦吧。”“是啊,小顾,易阳是我儿子嘛。”宫承伟浑厚的声音也cha了进来。

  “小顾这个名字,的确不错,只可惜身份不对呵。”宫易阳讽刺了下,又转身看雪。温顾看了眼宫承伟没再说话。

  “对了,文件我都和翟叔处理完毕,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宫易阳不紧不慢的拎起背包,淡淡的说了句。

  “易阳,你这是要去学校吗,要不今天就休息吧,这么累了。”温顾盯着宫易阳的后背,匆匆说道。“好啊,那真是谢谢温阿姨关心我了,与其急着讨好我,不如好好照顾chuang上的那位。”说完,宫易阳转身离去。

  “小顾,不必在意,慢慢就好了。”听闻此话,宫易阳只是淡淡一笑:习惯么,不可能。

  宫易阳随司机回到星空堡已经是下午3点,宫易阳没去学校,反而把家里收拾了一遍,没用到一个佣人。

  这是他最喜欢的地方啊,属于他的地方,不会见到宫承伟和温顾,也不会受到外界的干扰,只是这么美的星空堡,还缺一个像祥云一般安静的人,那个人长在宫易阳的心上----安如初。

  自两年前宫易阳的母亲因病去世,宫承伟另立妻子温顾后,宫易阳就把星空堡当作家,这里还残留着母亲的气息与味道。宫易阳一直没承认过温顾,他只是一遍遍的叫着温阿姨,这个称呼也把温顾永远停留在正室之外的人。

  和温顾一样,宫易阳同样怨恨父亲,怨恨他为什么不救母亲,为什么这么迅速的另立妻子。他怨宫承伟的不仁不义,也怨自己无能不能守护想守护的人。

  这是宫易阳无法说出口的秘密,他藏在心底,隐瞒的秘密。

  窗外的雪还是依旧的飘,宫易阳的内心,还是依旧的乱,与此同时的学校,莫景琛不安地坐在座位上,寻思着宫易阳的事情:这小子早上匆匆说宫承伟病了,处理文件,就急忙挂了电话,要请假,也没说具体情况,真是的。

  放学后,莫景琛急匆匆的赶到医院,看到的只是躺在chuang上的宫承伟和陪在他身边的温顾,打了招呼递过礼物后,莫景琛以家里有事为由出了医院。

  “喂,宫易阳,你在哪啊,到底怎么了,怎么一天都没来,刚才去医院也不见你。”

  “你去医院了。”

  “是啊,看到温顾了。你在哪。”

  “星空堡,你来吧。我不去接你了。”

  挂掉电话,莫景琛赶到星空堡,警惕的看了下四周,确定没人后,才打开大门,找宫易阳。

  “没人,就你一个。”

  “放心,没人。话说你到底怎么了,不至于一天不来吧。”

  “想起母亲了。”

  “这……”

  宫易阳扭过头,刻意避躲莫景琛的眼睛。莫景琛知道,宫易阳还是无法走出来,他只是缓解他的苦闷,消耗时间。

  “那你,跟安如初,你……”莫景琛知趣的换了话题,不料宫易阳微微一愣,没有直面回答:“那你跟斐思雨呢。”“额,ting好的啊……你呢。”莫景琛迟疑的回答他拐弯的问题。

  “那恭喜啊,我失败了,她根本没有任何一点想法。”“这个,我倒是听斐思雨说过,安如初确实ting反对的,可能她经历过什么吧,业余只是时间问题,不如你先隐藏一段时间你的想法……”

  “但愿吧。”“那我先回去了,明天你还请假吗。”“不了,回去上课,你先回去吧。”

  莫景琛拜别宫易阳,乐颠乐颠走了。宫易阳久久凝望窗外,心乱如麻。

  又是一夜,好眠。

  第二天,雪终于停了,宫易阳步入校园,漫无目的的走在路上,不时回头看几眼,笑笑,不再说话。

  到了教室,安如初静静的坐在那里,翻开书本,心不在焉的阅读。

  “这么心不在焉看什么呢。”宫易阳本想开口,斐思雨早他一步。

  “啊,没什么,你来啦。”

  “嘿,斐思雨,本少来了快出来欢迎啊。”莫景琛还是那么开朗,回头看到宫易阳,张扬着拉走了斐思雨。安如初转头正好对上了宫易阳的眼眸,相对无言,安如初转头,不再理会。

  一节安如初最爱的语文课就这么快的过去了,安如初本想和斐思雨出去走走,谈谈心。无奈斐思雨被老师叫走,询问作业。安如初只好一个人走在学校后门的小路上,一遍又一遍的漫步。

  宫易阳静静地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对面的女孩安静的模样,又不忍心叫她,只好转回去,打算回班。

  “好不容易跟过来,就这么走了吗。”宫易阳一惊。转过身笑了。

  “你看到了啊。”“不然呢。”

  两人坐在长凳上,相对无言。不知是谁先开口,缓解了气氛。

  “对了,你昨天怎么没来,生病了吗。”

  “没有啊,是,我父亲。”“严重吗,不要紧吧。”

  “没事,有些劳累过度生病了。不用担心。”

  “话说谁担心了啊。”

  “什么,你说什么。”

  “啊,没什么。快上课了,撤。”

  “诶,你到底说了什么。”

  宫易阳无奈摇摇头,自己只是一个愣神没听到嘛。算了,上课。

  又是放学时分,安如初拜别了她们,同斐思雨回家。

  “初初,你知道吗,老师真的太墨迹了,她把我说了半天,我真的只是忘记带了嘛,唉呀,真是。”

  “谁叫你臭脑子,这都忘了,明天可别忘了。”

  “还好莫景琛及时出现,不然不知道我还要被骂多久呢。”

  “你,相信他……”

  瞧见安如初脸色一变,斐思雨立刻知道她的想法,顿了顿,没再接话。

  安如初上了楼,抛下书包,脑子里的思绪乱得很,摇摇头,安静的写家庭作业。

  文梦洋回到家中,见女儿乖巧的写作业,欣慰地笑了笑,她已经打算与安泽分开,想了想终于开了口:“如初,我跟你爸爸已经打算好了,我们……”话音未落,安如初咬咬牙,草率的应答。

  像是听到了预料之中的答案,文梦洋没说什么,去厨房做饭。

  她又怎能想到,原本正在写作业的安如初已泪眼婆娑,只是坚强的她啊,拼命咬着zui唇,竭力不哭出来。

  天空中太阳已经落山,看不到蓝天,也不见星云。安如初无心再做作业,忍着疼痛,忍着眼泪,安如初闭上眼睛,不再去想。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