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魔法DIY之女巫的塔罗牌 2016年12月1号

  “你知道为什么,有的母亲就算是配上性命,也要把自己的孩子生出来吗?”项北琪抱着怜,认真的看着洛晨曦的脸,她突然发现,洛晨曦其实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活泼开栏,其实在她的内心,有很多的心事,只是,洛晨曦从来就不愿意跟别人说出来而已。“为什么呢?”洛晨曦摸着金的脑袋,头也不抬的问道。“因为母爱是无私的,母亲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把孩子生下来,这是无私。”项北琪回答道。“我看是自己作死吧!”洛晨曦那种满不在乎的口气让人觉得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洛晨曦本人。“不,是无私!”项北琪盯着洛晨曦:

  “为什么人们只说母爱是无私的,为什么不说父爱是无私的呢?因为父亲从来都没有体会过当母亲的感受,虽然说有的孩子从下丧母,父亲一个人把这个孩子带大,又当父亲又当母亲的。但是,无论如何,父亲是永远都成为不了母亲的,这是因为父亲不懂,不懂母亲生孩子时的那种痛。我们也不懂,所以我们不理解。曦曦,总有一天你也会当母亲的,希望到那时,你能明白你的母亲。”“希望吧!”洛晨曦淡淡的回答道。

  “那么,在临走之前,我还有三个问题,第一:洛晨柠是怎么失明的?第二:洛晨柠在失明之前的一切也希望你告诉我。第三:为什么你说,你,不是一个称职的姐姐呢?”项北琪问道。“第一个和第二个,我想我能回答你,但是第三个......”这第三个问题似乎有点为难洛晨曦了,因为,她并不想说。“没关系,等到你想说的时候,在说。”只是,希望那时候不会太晚。项北琪在心里这么想着,而洛晨曦也点了点头,故事,开始了:

  “洛晨柠,她小的时候特别喜欢绘画,而且很擅长绘画动漫人物,她常常说,她长大以后要当个漫画家!这一点,跟沐紫姐姐很像呢!”“的确很像,沐紫现在就是个漫画家。”项北琪说道。“一年前,我们家意外的失火了。当时我和妈妈、爸爸都在参加爸爸合作公司的董事举行的一场酒会,洛晨柠她没有来,因为她说她不喜欢那样的热闹场合,所以就独自一人待在家了画画,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着的火,只知道当时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妈妈一下子就冲了出去,连忙赶回了家里,我跟着她,回到家的时候只看到了一片火海。因为有人报警了,消防队和救护车都已经赶到了,妈妈不顾那些人的阻拦,就冲进了火海里,把洛晨柠背了出来!”项北琪看着洛晨曦脸上的表情,突然明白了些什么,然后接着洛晨曦的话说道:“然后洛晨柠就失明了是吗?”“对!然后她就失明了。”洛晨曦点了点头:“她的脾气也随之变坏了,常常乱发脾气,谁去全都没有用,她反而会把对方给大骂一顿,甚至砸东西,打人,来以示她的生气。妈妈曾今请了很多的医生,但是因为治不好洛晨柠的眼睛,就都被洛晨柠给大骂了一顿,最后被赶走了。有一个医生还劝我妈妈,最好是先找一个心理医生给洛晨柠看看,不然,就以洛晨柠这种脾气,没有一个人愿意给洛晨柠治病的。”“所以你的妈妈就找了心理医生?”项北琪歪着头问道。“对,之前请了三个,但是最后的下场还是跟之前的那些医生一样。不是被骂走,就是自愿不想干了。然后我妈妈就找上了你的姐姐项羽茜。”“但是,为什么洛晨柠会发这么大的脾气呢?”项北琪还是很疑惑:“失明了以后人的心情的确是会发生很大的变故,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多的医生都被骂走了吧?而且,按照你的意思,洛晨柠以前的性格应该是很好的啊!”“因为绘画。”洛晨曦叹了口气:“洛晨柠最喜欢、最看重的就是她的画了,那场大火把她所有的作品都烧掉了,还把她的眼睛也给弄失明了,你说洛晨柠的脾气能不变化的那么大吗?”“也对!”

  ————————

  重新站在洛晨柠、洛晨曦家的别墅前,项北琪的心里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诶?北琪!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啊!”项羽茜和洛晨柠还在别墅的后花园里享受大自然,项羽茜看到项北琪回来了,跑到项北琪的身边,悄悄的问道:“怎么样?”“什么怎么样?”项北琪不是一个傻的人,但她要是真傻起来,不是人!“你傻呀!”项羽茜敲了敲项北琪的脑袋,小小声地骂道:“我是问,你刚才不是出去了吗?那个约你出去的人是不是洛晨柠的姐姐?”“你怎么知道洛晨柠还有姐姐的?”项北琪记得,她和洛晨柠的妈妈都没有说过洛晨柠还有一个姐姐啊!“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啊!”项羽茜又敲了敲项北琪的脑袋:“你姐我的智商可是很高的呐!再说了,刚才,柠儿都和我说了。”“她和你说了什么?”项北琪一听到项羽茜说洛晨柠都已经和她说了,原本放松下来的那根神经又立马绷紧了。“你别那么紧张好吗?”项羽茜淡淡的看了一眼项北琪,然后说道:“她只是和我说,她还有一个姐姐而已!”“呼!”项北琪松了一口气,心里想着:“还好还好,洛晨柠没有多说。”“你说什么?”项羽茜靠近项北琪的耳边,眯起眼睛,她知道,项北琪肯定知道什么。“没,没,没什么!”项北琪结结巴巴的掩饰着,但别忘了,她项羽茜是谁,她项羽茜是个心理咨询师,只要是人,任何一切的表情(Ann:哪怕是微表情)或者行动都无法逃脱项羽茜的眼睛,当然了,除非,你不是人。“你心里有鬼!”项羽茜眯起眼睛凑近项北琪的身边,正想逼供项北琪的时候,洛晨柠的声音传来:

  “羽茜姐姐!你在哪儿呢?”

  “来啦!”

  项羽茜草草的回了一声,然后幽怨的看了一眼项北琪,那眼神反复在说:哼!这次,算你运气好!下次再找你算账!

  我突然有点儿喜欢洛晨柠了。

  这是项北琪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但是,这个恐怖的想法立马就被项北琪给否决掉了,她和不是百合!但是,在项北琪的心里,对于这个不幸而又很幸运的女孩儿,多多少少有了一些好感。

  “柠儿,觉得怎么样?”项羽茜蹲在洛晨柠的轮椅边上,问道。“嗯!还不错呢!羽茜姐姐。”看起来,洛晨柠的心情比最初项北琪她们见到洛晨柠的时候好的多呢!“那你现在知道什么是自然了吗?”项北琪也跟着蹲了下来。“是北琪姐姐吗?”洛晨柠看不见,只能靠听声音来辨别。“看起来,上天又赐给柠儿一项特殊的能力咯!”项羽茜笑着说道。“真的吗?”洛晨柠看起来很兴奋:“是什么呢?”

  项羽茜靠在洛晨柠的耳边说道:“就是柠儿你的非凡的听觉啊!”“啊?!”洛晨柠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儿失望:“这算神马特殊的能力啊!”“当然算了!”项北琪起身,轻轻地说到:“有人曾经说过:老天是公平的,老天在给你关闭一扇窗的同时,又会给你开启另一扇窗。老天给柠儿关上了视力这扇窗的同时,却给你打开了另一扇窗,那就是你非凡的听力啊!”“对的!柠儿,你看,你听过北琪的声音才不过几次而已。然后,当下一次北琪说话的时候你又可以快速的辨认出这是北琪的声音,你说,柠儿你是不是很厉害呢?”项羽茜边说着,还边拉起洛晨柠的小手,放在她的耳朵上。

  洛晨曦所说的农场在郊外,公交车到不了,还好项北琪认识路,二球还去过那个农场好多次所以,项北琪走了好一段路,才到达了目的地。

  “曦曦!”项北琪刚到农场,就看到了洛晨曦蹲在农场的门口,在她的身边,还有一只牧羊犬和几只小狗崽在对着洛晨曦摇着尾巴,吐着舌头。“嗯?”洛晨曦抬起头,就看到了迎面跑来的项北琪。牧羊犬和它的小狗崽们看到项北琪一哄而上,项北琪摸着牧羊犬的和小狗崽们那毛绒绒的小脑袋,笑着。“原来你也认识这些小狗们啊!”洛晨曦走过来,摸着牧羊犬的脑袋,对项北琪笑着问道。“是啊!”项北琪微微一笑,然后抓了抓牧羊犬的下巴,又摸了摸牧羊犬身上那柔顺的毛。“这只牧羊犬的名字叫做:金,它已经是一位母亲了哦!这几只小狗崽是几个星期诞生下来的,不过名字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已经好久没有来了呢!”“我知道啊!”洛晨曦也跟着蹲了下来:“这是金毛的小狗叫:金色。金色跟金长得很像对吧?”“嗯!”项北琪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那这只白毛的呢?”“白毛的叫百合。因为毛色都是白的啊!”洛晨曦笑了笑,然后项北琪就不紧不慢地接了下去:“我知道的,这个农场的木头爷爷不是很会取名字。”说着项北琪还翻了翻白眼。“呵呵,是嘛!”洛晨曦笑了笑。“那这只呢?”项北琪又指了指旁边的那一只狗崽,然后项北琪又抵着下巴,疑惑道:“可是,这只小狗崽好瘦小哦!”“是啊!这是金难产生下来的小可怜呢!”洛晨曦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闪过了一丝不明的情绪,然后又说道:“所以,这只小狗崽的名字叫做:怜!也是,我最喜欢的一只小狗呢!”“它......”项北琪还有疑问,但是却被洛晨曦的话给打断了:“怜它,跟柠儿很像呢!”“柠儿?”项北琪问道:“洛晨柠吗?她是你妹妹吗?”“是的。”洛晨曦抬起头看着蓝天,几滴晶莹的泪珠从洛晨曦的脸庞滑了下来,她又说道:“我想,我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最不负责任,最没有用的姐姐吧!”“什么意思?”项北琪现在是满腹的疑问,但是出于尊重,还是忍着没有说出来。“洛晨柠,是我的妹妹。她和怜一样,也是我的妈妈崔西难产生下来的。我很讨厌洛晨柠,是非常,就是因为洛晨柠她差点就害死了我的妈妈!如果没有洛晨柠的话,也许,妈妈现在就不会留下那么多的病了!但是,妈妈还是那么的袒护她!这就是我看不过去的!”“可是,曦曦,你有没有想过。”项北琪也看着天空,说道:“也许,你的妈妈,会因为有你们,而感到很幸福呢?”“什么?”;处汐一愣,项北琪随后说道:“你没有当过母亲,你是不会知道做母亲的那种幸福感的。当然,我也没有做过,可是,我小的时候,我的妈妈经常和我说起我小时候的趣事,那个时候,我对我妈妈脸上的那种幸福的感觉很不理解,常常会想:为什么我捣了蛋,妈妈还会这么幸福的说出这些话呢?她不是应该要一脸怒气的骂我吗?但是到了后来,我渐渐明白了:母亲的伟大,不仅仅只是在于她的无私奉献;也不在于无私奉献后汗水,和泪;而是在于她还能将这种汗水,转化为幸福。你明白吗?”“......”洛晨曦认真的看着项北琪的脸,然后喃喃自语到:“好像,有点儿了呢!”

  “你知道为什么,有的母亲就算是配上性命,也要把自己的孩子生出来吗?”项北琪抱着怜,认真的看着洛晨曦的脸,她突然发现,洛晨曦其实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活泼开栏,其实在她的内心,有很多的心事,只是,洛晨曦从来就不愿意跟别人说出来而已。“为什么呢?”洛晨曦摸着金的脑袋,头也不抬的问道。“因为母爱是无私的,母亲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把孩子生下来,这是无私。”项北琪回答道。“我看是自己作死吧!”洛晨曦那种满不在乎的口气让人觉得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洛晨曦本人。“不,是无私!”项北琪盯着洛晨曦:

  “为什么人们只说母爱是无私的,为什么不说父爱是无私的呢?因为父亲从来都没有体会过当母亲的感受,虽然说有的孩子从下丧母,父亲一个人把这个孩子带大,又当父亲又当母亲的。但是,无论如何,父亲是永远都成为不了母亲的,这是因为父亲不懂,不懂母亲生孩子时的那种痛。我们也不懂,所以我们不理解。曦曦,总有一天你也会当母亲的,希望到那时,你能明白你的母亲。”“希望吧!”洛晨曦淡淡的回答道。

  “那么,在临走之前,我还有三个问题,第一:洛晨柠是怎么失明的?第二:洛晨柠在失明之前的一切也希望你告诉我。第三:为什么你说,你,不是一个称职的姐姐呢?”项北琪问道。“第一个和第二个,我想我能回答你,但是第三个......”这第三个问题似乎有点为难洛晨曦了,因为,她并不想说。“没关系,等到你想说的时候,在说。”只是,希望那时候不会太晚。项北琪在心里这么想着,而洛晨曦也点了点头,故事,开始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