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乱世桃花错:君心怜雨柔 第六十一章 被他看光了

  雨柔的眸子里忽然染了一丝伤感,淡淡的道:“我哪里有那么娇贵,外伤好了就没事了,不用那么麻烦……”

  小兰显然很为难:“小姐,这是少主的吩咐,自从白堂主说您的身子需要精心的调养一段时间,他就下令调来了最好的药材,还让白堂主停了白虎堂所有的运作,找人代替了他,让他专门负责调理你的身子……”

  雨柔状似漫不经心的听着小兰的话,却是越听眉头凝的越紧。

  小兰看着雨柔的表情,不知道她为什么听到这样的消息居然不高兴,于是接着道:“你不知道,小姐,你晕着的这几天,每天少主都衣不解带的陪着,你没看到他的眼睛都是红的,我在傲天阁也有快两年了,见过少主很多次,但是还从没听说他对谁,像对小姐这样用心……”小兰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他家的少主那么在乎你,你应该感到高兴,感到荣幸……

  雨柔也想起了沐风憔悴的样子,再加上小兰的说辞,刚刚想心软几分,头脑里又有个小声音道:“他陪你算什么,他明明可以刮了胡子,梳梳头发的,他却没有,还不是为了让你心软?他的演技那么好,说不定就是为了骗你同情,而这个小兰明显就是他的人,说不定为他说好话也是他买通的,他既然能将小菊带离你的身边,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雨柔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一跳,难道从知道他有妻妾开始,自己就已经将他彻底排除在心门之外了吗?

  雨柔努力的闭了闭眼睛,心中又有个声音道:“他是沐风,他曾经从山贼那里救下你,曾经在你落江的时候救过你,还曾经要将傲天阁的印玺给你,就算他真的有妻妾,对你,也是有几分真心的,你还能去哪里,还能嫁个什么样的人,不如就这样吧……”

  两种截然不同的想法在头脑里纠-缠,直让雨柔觉得周身无力,她觉得此刻的自己,连一点敷衍的笑容也挤不出来了。

  小兰看着雨柔的脸色忽然变得苍白如纸,忙问:“小姐,你怎么了?”

  雨柔摇摇头:“没什么,大概是躺的太久了,头有些晕……”

  “我去找白堂主过来给您瞧瞧……”小兰对这个柔柔弱弱的新小姐很是担心。

  “不用了,小兰,你去给我准备药浴吧,我想洗洗,躺了这么多天,身上都发霉了……”

  “不会吧?小姐,少主每天都有给你擦拭身体的……”小兰说完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看到雨柔瞬间受惊瞪大的眼睛,她连忙跪下,拉着雨柔的衣摆道:“小姐,你千万别让少主知道,少主不让说的……”

  雨柔震惊羞恼的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看看身上的衣服,都不是之前在揽月楼的,不禁颤-抖着问道:“我……我身上的衣服……也是他换的?”

  小兰不敢撒谎,只是有些害怕的看了看门口,小声道:“少主救下小姐的时候是晚间,而这里晚上是没有奴婢们当值的,小姐的伤势紧急,所以……应该是少主给您换的衣服……”

  “啊?”雨柔只觉得头脑轰然一响,羞怯的脸颊发起烧来,她忙用双手捂住了脸,懊恼的想:这样说,自己岂不是在昏睡的这几天,都被他给看光了?

  雨柔过了片刻松开手,咬着唇对窗外嚷道:“沐风,你太过分了!”

  小兰的眼中充满了恐惧,连忙起身去捂她的嘴:“我的好小姐,奴婢求求您了,您再嚷下去,少主知道非杀了奴婢不可……”

  雨柔瞪大眼睛看了小兰一会儿,看到了小兰眼里深深的惊惧,她忽然想到沐风的确能做出那样的事,于是将眼中的气愤缓了缓。

  小兰受惊一样的松开了捂住雨柔的手,又跪了下去,连忙叩头:“小姐饶命,小姐饶命!”

  雨柔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她忽然想起了小菊,小菊从来不会这样跪来跪去,也许小兰伺-候别人的时候跪的习惯了吧。

  雨柔仰面躺在了chuang上,却因为在躺下的时候动作有点急,又磕到了后脑,所以疼的她有些狼狈的皱了皱眉……

  沐风在出了雨柔的房间之后,正好遇到随从来通报:“少主,君公子让来通知少主一声,他今天准备要走了……”

  “君公子?”沐风的眉凝了一会儿,忽作恍然的样子道,“君义寒?!”

  那随从躬身道:“是啊,君公子已经来了六天了,他说……”那随从忽然不敢继续说了。

  “他说什么了?”沐风不悦的问道。

  那属下见沐风的眼神冷厉,吓的连忙道:“少主,君公子说……说您重色轻友,他来这么多天你都不理他,他永远都不来了……”

  “他敢?!!”沐风说着快步去找君义寒了。

  当沐风找到君义寒的时候,君义寒正在后院的凉亭中,负手而立的看着园里的风景。

  傲天阁的总部之前曾经在十分隐秘的地方,自从被逍遥门的人混进去,又灭了逍遥门之后,沐风就重选了新址,就是现在所在的这处园子。

  这里原本是前朝的一个王府,本朝皇帝将它赏给了一个异姓王,谁承想那异姓王生了个不争气的儿子,吃喝嫖赌,不几年将家业败光了,不得已卖了祖宅。

  所以这处园子占地很大,沐风买下之后又重新修整过,大到院子的格局,小到房间的用处和摆设,都重新做了规划,已经跟之前的旧王府大有不同了。

  就拿君义寒所在的这个凉亭来说,这里本是一排穿水而过的回廊栈道,这后院的这片人工湖占地颇大,周围还种植着各色的花木,景色很是怡人,尤其是一到夏天的时候,这里不仅景色悠美,自水上而来的微风更是分外凉爽,所以沐风在这里修了个凉亭。

  凉亭顶部独特的设计能让微风徐徐不停,所以一到夏天,这里就是个避暑的好去处。

  君义寒远远的看到沐风过来,他唇畔带笑,好整以暇的看着憔悴不堪的沐风。

  待沐风走近了,君义寒挑眉笑道:“怎么?大师兄?你的柔儿姑娘醒了?”

  沐风斜睨了君义寒一眼,顾自坐在石桌旁的石凳上,然后对着周围喊了一声:“去备些酒菜过来……”

  湖边有人应是,接着衣袂破空声传来,竟是有隐卫飞奔着去准备了。

  沐风又道:“这里没你们的事了,都去休息半天,有事唤你们!”

  又有整齐的声音应了,君义寒再去探查,周围已经没人了。

  君义寒笑笑:“看来师兄这傲天阁的阁主做的很是惬意呀?”

  沐风垮了脸,斜撇了君义寒一眼,叹口气道:“得了义寒,你快别在这里说风凉话了,说说,这次你到我这里来有什么事?”

  君义寒掀袍坐在了沐风的对面,微笑道:“非得有事才能来找你吗?”

  “那倒不是,半年多前,袁甜儿师妹下山来过我这里,我以为你一定是来寻她的……”

  君义寒的脸色不变,笑道:“我寻她做什么,你以为谁都跟你和君莫离一样?”

  正说到此处,之前得令下去办酒菜的已经用食盒将酒菜拿了过来,摆了满桌……

  那属下躬身退了出去,沐风给君义寒倒了一杯酒,自己也斟上了一杯,两下相碰,君义寒端着酒杯没动,沐风却一饮而尽,然后又满上,对君义寒道:“喝呀义寒……”

  君义寒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认真的看着沐风,想听他说话,他知道沐风的心里一定有很多话想找人倾诉。

  果然沐风独自连饮三杯,之后道:“我和莫离不一样,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他……”

  沐风说着,又饮了一杯,君义寒看着沐风自斟自饮,眉头微微的蹙起来,眼中满是无法理解,“你羡慕莫离?你也有了心上人,还羡慕他做什么?”

  沐风的唇边浮起一抹苦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却没有说话。

  君义寒不解,又道:“沐风,我看莫离和小若从来都是甜甜蜜蜜的黏在一起,什么时候也没见莫离像你这样过,你是怎么了?”

  沐风失笑摇头,眼中全是落寞,声音中透着一股苍凉:“莫离和小若是两小无猜,他们彼此的心中,从来就没有过怀疑,可是我和柔儿不一样,现在,她不信任我,完全不信任,今天,她终于醒了,可是却因为那个丫头小菊的事,让她更误会了我……”

  “就这么点事?”君义寒听完不以为意。

  “这么点儿事?”沐风挑眉重复了一遍,道:“现在柔儿看我的目光,就像看着对她不怀好意的坏人一样,我都快郁闷死了,还那么点儿事,现在我就在想,怎么才能让她重新接受我,不过好像很难……”沐风说着又叹了一口气。

  君义寒失笑,什么时候他以冷静睿智著称的大师兄,居然有如此无奈而狼狈一面。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