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乱世桃花错:君心怜雨柔 第六十章 他还在骗人

  在朱雀出去之后,雨柔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入目是沐风憔悴的面容,他的下巴冒出了胡茬,显然是没有修理过,头发有两绺飘在额间,让他俊逸的面容上多了几分不羁的美-感……

  那双充血的眼带着那样深深的担忧,直看的雨柔的心又止不住的软了几分……

  “柔儿……”沐风看到雨柔终于醒来,声音中竟有些酸涩,眼中更是涌上了喜悦和心疼的神色,原本以为一别不过几日就会相见,谁承想半年来居然会发生那么多意外,让她受了那么多的苦,沐风不禁轻握住雨柔的手。

  雨柔的手被沐风温暖的大掌包裹,从他手上传来的熟悉的温度似灼烧了她的心。

  雨柔垂眸看了过去,沐风的指节修长白皙,如果不是骨节分明,手心里有长期握剑而形成的微微薄茧,很难想象这是一双男子的手,他稍稍用力,似安慰,似珍惜一般,让雨柔感觉到没由来的安心。

  但是很快,雨柔就从这种上-瘾一般的依赖中回过神,之前那些纷乱的情绪又涌了上来,他有妻妾,他的温柔都是假象,都是欺骗,他去风月场所,而她自己更是不值得他再这样珍惜……

  雨柔稍稍的用力,想从沐风的手中抽回自己的手……

  看到雨柔眸子里带了丝戒备,还有伤心和落寞,沐风的心瞬间揪痛。

  又感觉到她手上的动作,沐风的眉立刻凝的更紧了,口中急切道:“柔儿,你别这样抗拒我,我没有妻妾,真的没有,我只喜欢你自己,你相信我,柔儿……”

  沐风的声音有些慌乱,他真的怕失去她。

  雨柔看着沐风眼中的伤痛,忽然有些不忍,也忽然想起自己在揽月楼的时候,曾经无数次幻想,自己落在那样的困境里,也许真的不如给沐风做妾,最起码,他生的比较好看,自己还认识他,看他怎么都比看李文顺眼,比看任何人都顺眼,他不是个矮胖粗俗的糟老头子,虽然看到他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想起他的欺骗,但是,现在的她又能怎样?

  雨柔忽然在心里苦笑,原来一个人的高傲那么容易就会被现实摧毁,当置身在肮脏的青楼之中时,被人赎身去做妾,只伺-候一个男人都是奢望,于是雨柔很自然的想到,自己什么都没有了,连高傲和自尊都没有资格拥有了,因为她曾经在那么多男人的面前跳舞,如果沐风说的是真的,他真的没有妻妾,自己也配不上他了……

  雨柔不知道究竟该怎么面对沐风,她又闭起了眼睛,将所有的情绪都用那长长的睫毛掩住,只是泪却顺着雨柔苍白的肌肤滚落在了枕-畔……

  看到雨柔又想继续逃避,再看到她的泪痕,沐风的心再次如刀绞般疼起来,他的手微微的收紧,用几近祈求的声音道:“柔儿你别这样,别再逃开我,我已经让人烧了揽月楼,我为你报了仇,你永远都是我冰清玉洁的柔儿,你千万别胡思乱想,不要逃避我……”

  雨柔倏地睁开了眼睛,问道:“你烧了揽月楼?”

  沐风见她肯睁开眼睛说话,马上像个小孩子一样欣喜起来,讨好的答道:“是啊,我让人捉了醉红春,在傲天阁的刑房里,我要让她将你所受的苦,千百遍的都尝过来……”

  雨柔的唇边漾起一抹释然的淡笑,随口问道:“小菊呢?”

  沐风想起之前预备好的说辞,便道:“我的人没在揽月楼找到她,也许她是趁乱逃脱了……”

  雨柔的眉头微微的动了动,忽然想起她醒来之前听到的话,那个小丫头?难道那个小丫头不是说的小菊吗?那个女子的声音,应该是雀儿,雀儿在这,而且显然是他的人,如果雀儿在,那断然没有找不到小菊的可能……

  雨柔的头脑中念头飞转,她忽又想起醉红春无端的卖掉自己,还有……还有,沐风之前说过什么?他说他没有妻妾,他知道自己知道了他有妻妾的事,而这件事,只有自己小菊和刘珠知道,再没有第四个人知道,那么沐风见过小菊,可是之前小菊并没有跟自己说沐风找过她,那么,沐风只能是在自己坠楼之后见过她……

  雨柔的头脑轰然一响,她不敢置信,沐风居然还在骗自己?

  雨柔又回想起沐风与朱雀的两句对话,忽然心就彻底的凉了下去,难道,沐风也要学醉红春,手里握着小菊来要挟自己吗?

  雨柔的眸子里慢慢的染上了一层寒冰……

  沐风看着雨柔变的冰冷的眸子,忽然想起了小菊的事有那么大的纰漏,连声解释:“柔儿,你听我说我,我没有将小菊怎样……”

  “不必说了……我都明白……”雨柔无力的闭上了眼睛,她的声音清冷中透着一丝冰凉,如一盆冷水,彻头彻尾的浇在了沐风的心上……

  沐风懊悔极了,现在雨柔的心正是最脆弱的时候,她原本就失了对自己的信任,现在,不过是个丫头而已,自己怎么能这么疏忽?

  他这几天所有的心力都被雨柔的昏迷不醒牵动着,暂时失去了睿智,谁知道就是一个这样的纰漏,可能让她的心彻底的远离自己……

  沐风握着雨柔的手渐渐的松开,用万分无力的声音道:“对不起,柔儿,我不该骗你,那个丫头没有照顾好你,我生气,所以将她嫁给了常兴……”

  将她嫁给了常兴?雨柔在脑海里终于搜索到了那个人,有些释然的苦笑,他能翻手之间烧了揽月楼,如果他想捏死小菊,还不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吗?他还让她活着,应该就是用她来钳制她吧?

  雨柔声音淡然的打断了沐风的话:“你不用解释了,我知道你做什么都会有足够的理由,小菊活着就好,谢谢你救了我……”

  雨柔的这声谢谢,让沐风的心也彻底的凉了,她在跟他说谢谢,她在用这两个字跟自己划清界限,小菊活着就好,她这是什么语气,她这是什么意思?

  沐风真想将她从chuang上提起来问个清楚,但又实在舍不得……

  于是他转身,梃直了脊背,淡淡的道:“不用谢了,举手之劳而已,你既然醒了,就好好休息,有事叫我……”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第一次出了雨柔的房间……

  雨柔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决然的离去,那一袭如墨的黑衣在他背后划开了悠美的弧度,黑衣滚边用的金线灼了雨柔的眼睛,她想起来,却是浑身酸疼,看来是在chuang上太久了……

  雨柔正在踌躇,门外进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子,一身蓝色的百褶裙似带进了满池的湖水,让雨柔的眼前一亮,抬眼再看过去,那模样生的也清秀,眉目转动之间透着一股子机灵,见到雨柔醒着,眉-眼弯弯的笑出了两个酒窝,声音清脆的道:“小姐,你终于醒了?”

  雨柔被她灿烂的笑容感染,心情也好了一些,也che出一抹淡然的笑,“嗯,也不知道我睡了多久?”

  “听雀儿姐姐说,小姐睡了六七天了,您中间醒过一次,还记得么?”

  雨柔恍惚的记得,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只得笑笑,“我睡了那么久?”

  那蓝衣小姑娘显然被雨柔的笑晃了眼睛,雨柔此刻身上只穿着月白色的中衣,因为躺了很久,领口松动,露出里面粉色内衣的领边,那抹小小的粉色似给雨柔白皙的肌肤添上了一抹亮色,更加衬的她纤长细腻的颈项带着柔-嫩可人的诱-惑。

  如墨的发丝松散的垂落在枕-畔,随着雨柔起身的动作,有两绺发垂落在她的额间,雨柔正好抬眸,那浮动的发越发显得她的眸子漆黑的如耀眼的黑宝石。

  雨柔的唇畔che出的那抹笑如春-光乍现,直让这蓝衣女子愣神发呆,随即又笑道:“小姐生的真美,你在那里躺着就觉得是个不世出的美人,如今醒了,更是连女子看了都舍不得移开目光……”

  雨柔的笑带了一丝自嘲,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这张嘴可真是灵巧……”

  那蓝衣女的脸颊起了微微得粉红,应声答道:“奴婢名叫兰诺,小姐往后可以叫奴婢小兰……”

  “小兰……”雨柔若有所思的重复了一遍,眸子里的情绪稍稍暗了一下。她不自觉的想起了小菊,她跟在自己身边十多年了,虽是仆人更胜姐妹,可是,现在……

  小兰却在此刻到了雨柔身边,她一边扶着雨柔起身,一边道:“小姐身上的伤可好些了?”

  雨柔忍着不适起身,头脑还有些昏沉,但是明显的伤口都不太疼了,于是道:“没事了,这点伤无碍……”

  小兰看着雨柔苍白的脸色,想到白虎吩咐过,如果小姐的伤口结痂,就该泡药浴了,于是道:“小姐,奴婢着这就去给您准备热水,白堂主说如果伤口结痂了,要开始泡药浴,他说您的身体亏虚太多,要好好的将养一番,否则落了病根就麻烦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