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乱世桃花错:君心怜雨柔 第五十八章 灭了揽月楼

  沐风知道君义寒出去也并没有太在意,他跟自己一起在太清门长大,一起学艺,是比亲兄弟还亲近的人,当然不会挑他的礼。他现在担心的,只有昏迷不醒的雨柔。

  白虎的眉头紧紧的锁着,神情专注而紧张,半晌才松了雨柔的腕子,对沐风拱手道:“少主,你让其余的人都退下去,这位姑娘的伤,必须要察看一下……”

  沐风听出白虎的语气中前所未有的凝重,对着其余的众人挥了挥手,众人都如蒙大赦一般的退出去了……

  屋子里只剩下沐风和白虎还有雨柔,小菊在傲天阁的另一处据点,朱雀去奉命找人了,平常在这里端茶倒水的丫头们又没有晚上当值的。

  沐风看了看雨柔苍白的面色,感觉到她越见微弱的呼吸,也顾不得许多,他坐上了chuang头,将雨柔抱起,拥在怀中,伸手解开了她束衣的绦带,小心的退去沾血的外衣,去查看她还在渗血的伤口……

  当衣襟掀起,露出雨柔的肌肤的时候,白虎觉得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沐风的心则瞬间揪痛起来……

  雨柔的肌肤原本细腻白皙,可是现在在那白皙的肌肤之上,纵横交错着密密麻麻或深或浅的伤痕,如一张网,覆盖住了原本的细嫩……

  “柔儿……”沐风的双臂禁不住用力,他的心,疼的厉害,眼睛也不自觉的shi润了,就连白虎,也觉得心口堵的慌……

  他们都是在刀口上tian血,见过各种杀伐的人,却谁也没想到,有一天会在一个女子的身上,看到这么多的伤,她得有怎样的毅力坚持,为了什么坚定的目标活着……

  沐风又想起来雨柔在揽月楼的舞台上弹琴,那样清冷冰寒,想到她带着这一身的伤痕孤单的跳舞,沐风觉得喉头一阵腥甜……

  他生生咽下了将要出口的血腥,对着屋外,冷声,一字一顿的道:“冷月,寒星,去揽月楼,将醉红春捉到刑房,让她将所有的刑罚都尝过来,不准让她死,揽月楼其余的爪牙,全部腰斩,烧了余下女子的卖身契,给她们分了揽月楼的金银,然后遣散,再放一把火,别让我明天再看到揽月楼……”

  冷月和寒星在门外应是,冷月已经猜出了无端灭掉揽月楼,一定跟屋里的姑娘走关,他问道:“少主,揽月楼背后的势力……?”

  沐风的声音森寒的传了出来:“一并铲除了!”

  冷月和寒星转身去办了。

  沐风的眸子中的冷意并没有退下半分,又沉声吩咐道:“青珑,傲天阁赤色通缉令:全力通缉洛州洛如晟府上的管家韩山,要活的……”

  随着青珑应声而去的脚步声远走,白虎深深的叹了口气,他知道沐风虽然语气中带着微微的颤-抖,那已经是他在极力压制了,他还能放了揽月楼中那些无辜的女子,说明他还存了一丝理智,如果这姑娘死了……

  白虎不敢想象,少主会疯成怎样,这半年多来的寻找已经让众人吃惊了,其实自从三天前他下令直接杀了揽月楼别苑所在地片的堂主开始,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揽月楼是要完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而已……

  白虎收回思绪,开始给雨柔清理用凳子生生砸破血肉的伤口,他一个整日看惯伤口的大夫,对方还是几乎可以说跟自己无关的人,他看着都不忍心,更何况是沐风……

  沐风的泪一滴滴的落在雨柔满是伤痕的肌肤上,带着他的后悔和自责,他的唇边牵起一丝自嘲的笑,声音凄迷:“都说傲天阁是京都,乃至整个望月,最神秘最厉害的组织,可笑我居然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少主,你别自责了,万事皆是缘分。少夫人这条命保得住,女孩子都爱美,等她的外伤好一些,我再调配一些祛除伤疤的药,泡泡药浴,再加上内服外敷的,最多一年,她的肌肤就能恢复如初,甚至比之前还好,少主就放宽心吧……”

  白虎平常的话并不多,如果他看到少主绷着脸呵斥自己倒不怕,但是看到他在自己面前落泪,白虎就完全慌了,忙不迭的安慰着……

  听到雨柔的伤势无碍,又能祛除身上的伤痕,沐风的神色总算缓和一些,但是依然心疼她所受的伤痛,她吃的苦……

  沐风又将目光落在雨柔毫无血色的面孔上,她就那样紧闭着双目,秀气的眉微微的皱着,好像在睡梦中也不安稳,偶尔小脸纠结在一起,看的沐风更加心疼。

  他抱着她,只觉得怀里的她是那样的轻柔,那样的脆弱,他好怕一个松手就失去她……

  沐风失神的时候,白虎已经处理好了雨柔的伤口,他收拾着东西,抬眼看了看沐风道:“少主,属下去给少夫人配药,你给她换身衣服,顺便看看她的身上还有没有别的伤口……”

  沐风没作回声,白虎退下去煎药了……

  沐风犹豫了很久,依着柔儿的脾气,如果知道自己看了她的身子,不知道会气成怎样,但是又想想不管她现在对自己多冷淡,沐风都有信心让她毫无顾忌的爱上自己。再说了,如果她想要反悔不要他,是不是可以以看过她的身体,她必须嫁给自己为由留下她?

  虽然这不是君子的行径,但是沐风还是决定了亲自动手。

  随着雨柔的衣物一件件的除去,沐风的心头更加沉重,从颈下,一直到脚踝,她的身上,鞭痕,刺伤,还有深深-浅浅的青紫,几乎已经看不出原本肌肤的颜色,她的身子生的那么完美,怎么会落这么多的伤痕在上面?

  醉红春!醉红春!醉红春!

  沐风的牙都快要咬碎了,却在看到雨柔外衣上不正常的一片片血点时,意识到了她的背上还有伤……

  沐风尽量小心的翻过雨柔的身子,让她趴伏在chuang上,雨柔毫无知觉,似乎是陷入了深深的昏迷当中。李文的那一凳子,多多少少还是伤到了雨柔的后脑。

  沐风看到在雨柔肩上的伤口下面,还有几处刺伤的痕迹,似乎是粗大的铁钉刺的?中间带着血迹的伤口周围,留着一圈圈的红痕。

  沐风将白虎用过的伤药仔细的给雨柔涂了,再将她放好,又觉得不妥,连忙吩咐外面的去找身女装过来……

  等全部都收拾好了,也给雨柔穿好了衣服,白虎正好端着药进来:“少主,药好了,属下去研究药浴的事……”

  他是一刻也看不了自家少主的眼神,还是赶紧寻个由头退出去吧……

  屋里又剩下了沐风和雨柔了。沐风端过药碗,忽然就想起自己重伤,柔儿救自己的时候,是不是跟现在的情景一样?

  沐风端过药碗,将碗里的药吹的凉些,小心的扶着雨柔,将药凑到她的唇边,却见她毫无反应……

  沐风又想起那个有些甜蜜的梦境,他毅然端起了药碗,自己先含了一口药,然后俯身,对着雨柔的唇,将药渡了过去……

  眼见着雨柔的嗓子动了动,将药咽了下去,沐风特别有成就感,于是又喝了一大口,如法炮制,又喂给了雨柔……

  沐风闭着眼睛,唇接触到她冰冷的唇,虽然如在梦里那样的香甜,但是他忽然想起她满是冷意的眸子,心里苦笑,如果柔儿醒着,知道自己这样对她,会不会很气恼?

  之前是自己昏迷的人事不知,现在柔儿又昏迷成这样,沐风细细的品味着这种感觉。忽然发觉自己错了,现在自己是认识柔儿,而自己重伤之际,柔儿是不认识自己的。

  她那样善良,即便自己当初只是个陌生人,她也会毫不犹豫的伸-出援手。

  老天怎么这么不公平,让善良的柔儿受了这么重的伤害……

  沐风不放心别人照顾雨柔,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自己亲力亲为,朱雀回来禀报,说莲香和老夫人去普济寺祈福了,并不在京都,朱雀来请示要不要去普济寺捉人,沐风的气不打一处来,却也只得挥了挥手,暂且作罢。

  于是朱雀提议让小菊来照顾雨柔,却见沐风一阵苦笑,眸光凌厉道:“如果那丫头不是柔儿觉得重要的人,我早杀她十次了……”

  沐风说这话的语气已经让朱雀吃惊了,朱雀顺口问道:“为什么?少主!”

  沐风冷冷的道:“柔儿的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肤,你再去看那小菊,她的身上可有一丝伤痕?”

  朱雀心里一惊,脱口问道:“难道小菊对柔儿姑娘……”

  “倒不是背叛,而是一个无用的丫头,还要让柔儿来舍身保护她,这样的人,留在柔儿身边,有什么用?”

  “少主的意思是?”朱雀听到沐风说的有理,拿不定主意了。

  “我并没有想要除掉她,趁柔儿晕着,带她来见见柔儿,将话跟她明说,玄武堂的那个常兴,为人不错,让小菊跟他过日子去吧……”

  沐风的眸光深远,竟是早就为小菊打算好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