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乱世桃花错:君心怜雨柔 第五十七章 少夫人?妾?

  那穿藕荷色留仙裙的女子怒气冲冲的看着进去的那个白衣女子背影,啐道:“你得意什么?再是什么师妹,也不过是公子的妾,少夫人才是老夫人钦定的……”

  她还想说什么,发现了少夫人的脸色已经变得难看了,连忙改了话:“少夫人你不必放在心上,有老夫人在呢……”

  那位少夫人的神色似极为难堪,拉着莲香道:“莲香,我们回去吧,你家大少爷一定不喜欢我擅自做主来找他的……”

  话说完,那少夫人脸上的落寞更深,看在雨柔的眼中,就是一个在家里盼着夫婿回去的可怜女子,却不敢去外面的别苑找她的夫婿,居然,还被那人的管家赶了出去……

  雨柔有些疑惑,自己是不是记错地方了,在心里又好好的想了半天地址,发现确实就是这个沐园。

  那叫莲香的女子又说了:“少夫人,你不能这么软弱……”

  “莲香,你别说了!”少夫人似是更加难堪,带着怒气制止了莲香再说下去,说完,转头要走……

  此时,之前进去的白衣女子却很快出来了,她生的也极为貌美,大概因为是沐风的师妹,穿的衣服也是江湖人打扮,眉宇间透着一股豪气,她出来,对着外面这三位道:“沐风不在,他出门了,过几天才回来,我跟你们去府上看看他的祖母,走吧……”

  沐风的师妹倒是很豪爽,不像那少夫人一样落寞,她说完,就带头走了,随即那少夫人和莲香以及那个丫鬟,都跟了过去……

  雨柔看着眼前的一切,只觉得如在梦魇,头脑轰然作响,少夫人?妾?这是怎么回事?

  当她听到最后一句沐风不在,已经再也支撑不住,全身无力的靠在了刘珠的身上。

  沐风……沐风……沐风的师妹是他的妾,那么他所说的他的孩子不会有嫡庶之分呢?他会娶她呢?他已经有了少夫人了,还有了妾了,那么自己算什么?

  这时之前的管家和另外一人又出来门口,看着几个女子的背影,那管家道:“可不能让少主知道这几个女子过来的消息,要不,连老夫人都得受到他的迁怒……”

  说完,那管家摇头进去了。

  不能让少主知道这几个女子过来的消息?呵呵,原来他只是想将自己在外面金屋藏娇而已,可笑,可笑自己居然心心念念的来找他,居然会那么相信他……

  雨柔自嘲的失笑:原来,正牌的未婚夫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而她心心念念的人,不过是个比纨绔还不如的骗子,伪君子……

  想起沐风之前抱她,亲她,雨柔的心里再没有一丝甜蜜的感觉,全部都是痛彻心扉的恶心,她再也忍不住,张口就吐了出来,谁知道,她吐出来的不是吃进胃里的东西,而是一口殷红的鲜血,随即,雨柔的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渐渐失去了意识……

  后来刘珠和小菊合力将雨柔带回了如家客栈,雨柔却是一病不起,死撑硬熬了一个月,花光了所有的银子,在雨柔最病重的时候,韩山卖了她们……

  沐风听到小菊的诉说,几乎红了眼睛,他的周身抑制不住的颤-抖着,怒气杀气张扬,吓得小菊往后退了数步,直到靠上身后的桌子才停下。

  沐风撇了一眼小菊,冷冷的问了一句:“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小菊连忙答:“当然是真的,如果我敢说半句假话,让我不得好死,再说,我如果撒谎,哪里对的住小姐?”

  沐风想到了小菊不敢说谎,他只是不敢相信,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沐风将怒气勉力的压制下一些,声音森寒的对身边的朱雀道:“去沐园,将陆世江带到傲天阁总堂去……”

  朱雀应了一声是,沐风又道:“将莲香也带来……”

  朱雀面上露出些许难色,小心的道:“少主,莲香是老祖宗的贴身丫鬟……”

  沐风的眸子带着一种嗜血的寒光看向朱雀,朱雀吓的一哆嗦,赶紧道:“是,少主,朱雀这就去办……”

  朱雀说着,转身就往外走,她可不想被少主的怒气波及,刚刚他的目光太可怕了,似乎从她被少主所救开始,就从没见过少主这样生气……

  朱雀只走了两步,就飞身而起,转眼就不见了……

  小菊看着朱雀离去的背影一阵恍惚,忽然她想起一件十分重要的事,连声说道:“糟了,沐公子,我家小姐……如果她知道我不在揽月楼了……不,不,如果醉红春知道我不在揽月楼了……小姐,你快去救小姐……”

  沐风也突的想起这么重要的事,忽然心头一紧,立刻浮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气得一拳将身边的楠木桌子砸了个坑,然后身影一晃,一道白光闪过,瞬间不见了身影……

  沐风将轻功运用到极致,在心中急呼:“柔儿,你要等我,一定要等我……”

  在沐风离揽月楼还有几十丈的时候,他看到了揽月楼三楼的窗子被打破,一道纤瘦的身影在窗前晃了一下……

  虽然只是一晃,只是一道模糊的烛光投下来的影子,沐风下意识的就知道那是雨柔的身影,他又加快了速度,在雨柔的身子破窗而出的时候,沐风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了……

  他用上了全部的修为,速度快到了极限,如光如电般的在雨柔将要落地的刹那,堪堪的接住了她……

  沐风的身形因为惯性又向前滑了很远,才渐渐的稳住了脚步,他顾不得其他,赶紧低头看向怀里的人,她那么轻,虽然只过了不到八个月的时间,她原本就纤瘦的身子似乎更瘦了,下巴也尖尖的,那双大眼睛倒像当初一样迷离……

  雨柔不太相信眼前看到的人是真实的,她的唇边露出一丝迷蒙的笑意,如梦呓一般的细若蚊吟的声音道:“沐风?你是沐风吗……我总是在……将死的时候……看到你……”说完,雨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沐风看到雨柔的唇畔带血,肩上的血迹也染红了大半身的白衣,他吓坏了,什么都顾不得,飞身向傲天阁的总堂飞去……

  白虎精通医术,他此时应该在傲天阁的总堂,他一路上低头不停的念叨:“柔儿……你一定不要有事……一定要撑住……我不会让你再离开我了……不会了……柔儿……”

  傲天阁的总部是很慌乱的一夜,白虎人被冷月从chuang上拎了起来,不待他发脾气,又被提到红着眼睛的少主面前……

  白虎看到青龙和寒星都在一旁噤若寒蝉的侯着,也立刻被屋里凝重的气氛感染,吓得不敢做声了。

  檀香木的大chuang上,两侧烟色幔帐挽着,本该是少主休息的地方,躺着一个紧闭着双眼的消瘦女子,白虎的心里咯噔一下,忽然想起这大半年来少主一直尽全力搜找的人,难道就是她?

  白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了沐风的吼声:“没看到她受了伤?还杵在那干什么?我是找你来看热闹的吗?”

  沐风的急切毫不掩饰,简单的几句话里充斥着浓重的火药味,其余几人都微微的侧头,怕被沐风的怒火波及……

  白虎赶紧上前去,伸手为那女子把脉……

  只是他还没碰到那女子的腕子,沐风又是一道吼声:“她是女子,你不能碰她……”

  白虎觉得自己倒霉极了,他第一次后悔自己怎么会医术,他小心的,呐呐的道:“少主,不把脉,不……不能碰……要不让属下看看她的伤口?”

  “看?!!”沐风的语气更不好了:“她的伤都在身体上,你想看她?”

  那带着威胁的声音让白虎快哭了:“少……少主,这……不能把脉,还……不让看……属下……属下怎么诊治?”

  “对呀,你不让大夫碰她,还不让看,有那么高明的大夫,用掐指算的,就能医病吗?”一道清冷的带着戏谑的声音传了过来……

  “君义寒,你别给我在一旁说风凉话,你不去找君莫离,来我这里干什么?”沐风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刚刚进来的人。

  君义寒很委屈的撇撇嘴:“君莫离现在的心里眼里,只有白小若,我去找他干嘛,不过,我觉得现在你的心里也只有女人了,我大老远的从太清门而来,居然看不到你个好脸色……啧啧啧,真是重色轻友,我交友不慎啊……”

  沐风依然没有回头,冷冷的道:“嫌交友不慎就滚回太清门去……”

  沐风说着随手扯了纱质的chuang幔过来,搭在了雨柔的腕上,又恶狠狠的看了白虎一眼。

  白虎只得会意的过去,给雨柔把起脉来……

  君义寒适时的住口。他看到了沐风紧张的面容,知道自己这个一直敬重的大师兄是为了这个重伤的女子动了情了,他叹了一声,负手出去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