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乱世桃花错:君心怜雨柔 第五十五章 竹篮打水

  醉红春撇嘴一笑,“什么叫柳含嫣的初次就给你了?美得你,我家柳姑娘只是刚刚登台,就她这身段样貌,舞艺才学……”

  李文当下会意,没等醉红春说完,就yin邪至极的笑道:“醉红春,我李文什么时候差过钱?你开个价吧……”

  醉红春立刻眉笑颜开:“李公子果然爽快,当初金如意的初次可是卖了一千两的,柳姑娘嘛……”

  醉红春说着看了一眼从眩晕中爬起来,满眼不敢置信的雨柔,冷笑一声,拖长了声音说道:“李公子看着给个价吧……”

  李文顺着醉红春的目光看了过去,只见柳含嫣的发丝有些凌乱,却更平添了无尽的楚楚动人之美,苍白的面容上那双带着恨意的眼睛充满了野-性……

  他的眼睛又看向雨柔玲珑的身姿,在她的匈上放肆的看了很久,看到她因拉扯而松动了一些的领口,那莹白如玉的肌肤看得他咽了口口水……

  李文yin笑一声,回过头来,对醉红春道:“如果只卖初次,我出一千五百两,如果你肯将她整个卖给我,我出三千两……”

  “三千两?”醉红春觉得自己的心忽然怦怦的跳了起来,她了解眼前这个女子,如果真的羞辱了她,她会想方设法的自杀,之前她没死,是顾虑着小菊,如果现在她没了顾虑,她还会活着吗?

  醉红春的笑容带着解恨的狰狞,看着雨柔,对李文道:“成交!三千两,银票拿来,卖身契归你,规矩你懂,这个柳含嫣姑娘,任你处置……”

  “醉红春!”雨柔的声音不大,但是狠绝从声音里透出来,“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雨柔完全绝望了,她不知道醉红春为什么这么会突然决定卖她,之前雨柔一直以为醉红春还指着自己挣大钱,不会将自己怎么样,谁承想居然来了这么一位金主。

  三千两?是啊,三千两差不多够一家普通百姓生活几辈子的了,难怪醉红春会这样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卖掉。

  雨柔觉得欲哭无泪,她空有一身无用的才学,却只能沦为别人随意买卖的物品,她该恨谁?该怨谁?还不都是自己咎由自取,也许,这也是自己的命数吧?

  雨柔绝望的闭了闭眼睛,绝望过后,眼中就是燃烧不尽的恨火……

  “哈哈哈……”醉红春大笑了起来,“做鬼也不会放过我?这话我听的多了?无所谓……”

  她又转头对李文道:“李公子什么时候付钱?”

  李文从怀里掏出一把银票交给醉红春:“这是今天我爹给我收购金玉堂的,先给你了……”

  醉红春没想到银票这么容易就到手,在手里得意的翻看着……

  冷不防雨柔居然从chuang上疯子一样的跳了起来,随手抓起了chuang边的烛台,也不管上面还燃着烛火,对着笑的得意的醉红春就扑了过去……

  烛火正好燃着了醉红春手里的银票,紧接着,又对着她的匈腹扎了过去……

  醉红春尖叫一声松了手,狼狈不堪的看着烛火在自己的衣物上被压灭,接着雨柔的力道完全贯穿过来,将醉红春仰面tui倒在了地上……

  李文被这突发的情况完全惊呆了,等他反应过来,雨柔已经抬手,将掉了红烛,露出了坐蜡的尖-端的烛台再次对着醉红春扎了下去……

  雨柔已近疯狂,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那尖利的铁尖一下又一下的扎进了醉红春的身体……

  随着鲜红的血从醉红春身上溢出来,伴随着醉红春如杀猪一般的惨叫,终于彻底的惊醒了李文……

  醉红春大叫着李公子救命,边挣扎着躲避雨柔的袭击,雨柔毫无章法的在醉红春身上乱刺,只想杀死她,杀死她,杀死她……

  李文看到燃尽了的银票,又看到完全疯狂的雨柔,随手提起了身边的凳子,哆嗦着到了雨柔的身后,趁她只顾袭击醉红春,一凳子照着雨柔的后背砸了下去……

  李文没舍得砸雨柔的头,他舍不得她死,只是李文的力道也没拿捏好,那凳子腿一下子砸破了雨柔的肩头,血立刻流了出来,很快染红了雨柔的白衣……

  雨柔只觉得身后剧痛袭来,她的头脑眩晕着,缓缓的松手了烛台,身子软-软的倒在了醉红春的身边……

  醉红春的身上,被雨柔刺了无数的血口子,血流了一身。醉红春一向都是对别人用刑,今天自己只受了这点伤,就觉得痛不欲生了。

  她看到雨柔缓缓的倒下,而李文显然是吓傻了,只呆呆的立在那看着……

  醉红春尖利的叫起来:“看什么看,还不快把老娘扶起来!”

  李文终于回神,他似乎也被雨柔的戾气感染了,只见李文眼露凶光,十分厌恶的看着狼狈不堪的醉红春,声音森冷的道:“你跟谁说老娘呢?”

  “我……”醉红春在她的揽月楼嚣张惯了,这才想起来李文是丞相府的公子,赶紧皮笑肉不笑的道歉:“李公子,我是被这个小贱-人气糊涂了,哎呦……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醉红春挣扎着起来,她一动,那些伤口就更疼了,只见她龇牙咧嘴,头上的冷汗也淌了满脸,将她脸上厚厚的胭脂冲的一道道的,就像涂的不均匀的七彩画板一样,丑陋的让人厌恶……

  醉红春站起身之后,先对着雨柔狠狠的踢了两脚,看到雨柔毫无反应的样子,醉红春忽然想她难道是死了,又拿起雨柔脱手的烛台,在雨柔的背上解气一般刺了几下,边刺边骂:“你个小贱人,居然敢伤老娘?”

  雨柔的身子微微一动,醉红春以为她醒了,居然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

  然后又想到自己怕她什么,又想去刺她……

  在醉红春的手还没落下去的时候,李文冷冷的道:“醉红春,这个柳含嫣现在可是我的,你在伤害她之前,是不是该征求一下我的意见?”

  醉红春停了手,这才想起来刚刚不久前发生的事情,她连忙去查看银票,只见地上一小搓纸样的灰迹,看来银票是肯定没了……

  醉红春这才醒过神来,但是随即眼神就慌了,口中呐呐道:“这……这银子烧了,算谁的?”

  李文看着醉红春,唇边露出一股嘲讽的冷笑:“算谁的?当然是算你的,我可是将银票交给你了,银票是在你手里烧的,还用问算谁的吗?”

  醉红春心疼那些钱,但是眼下却不敢跟李文彻底的翻脸,她实在是怕竹篮打水……

  于是又硬挤出了一丝笑容,讪讪的道:“我手里的银票是你的人烧的,所以你该对你的人做的事负责任……”

  “哈哈哈……”这次换李文疯狂的笑了……

  醉红春完全不知道李文在笑什么。李文道:“我买柳含嫣,钱给你了,在你手里被烧了,可是柳含嫣的卖身契你还没给我,所以,是你的人,烧了我的钱……”

  醉红春完全惊呆了,这是什么理论?她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口疼了,三千两,三千两银票就这么没了,听李文的意思还赖上自己了,对方是右丞相李煜忠的儿子,而揽月楼的依靠,虽然也是在朝中为官的,但显然不如李家的势力大……

  如果万一,李文不要柳含嫣了,非让自己赔银子,这可怎么办?那还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到头来她得掏银子赔钱,再指望不上柳含嫣了,毕竟能花一千五百两银子买个初次的人不多,关键是看柳含嫣这样子,分明就是疯了……

  想到这里,醉红春只得咬牙狠心道:“罢了,罢了,李公子,你赶紧将这个柳含嫣带走吧……”她说着,又意识到,自己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不知不觉的,又觉得连心都跟着疼了起来……

  李文得逞的笑笑,笑容中透着奸滑,醉红春以为李文不过是个草包纨绔,却没想到,是个人就都知道银子好,原来看着挥金如土的大少爷,也知道跟醉红春耍下赖。

  醉红春看着李文的样子,更觉得心肝肺一起疼了,不自觉的伸手去揉伤口,谁知道刚刚碰到伤口,又疼的呻-吟起来……

  李文懒得看醉红春的样子,挥了挥手道:“你快出去给我取柳含嫣的卖身契来……”

  醉红春杀猪一样的对着房门外喊起来:“都死哪儿去了,这么大的动静听不着?快来扶着老娘……”

  门外不久进来了两人,这里所在的是三楼雅间,平常都是包出去的,揽月楼这种地方,这些大少爷们可不喜欢有人听墙角,于是平常站岗也站的远……

  房间里的动静他们不是没听到,而实在是不敢乱进而已……

  如今进来的那两人看到醉红春的样子,显然也是吃了一惊,居然有人能把醉红春伤成这样?

  他们低头看过去的时候,看到了倒地的柳含嫣,忽然明白了八分,都在心里震惊,难道是那个看着柔柔弱弱的柳含嫣伤了醉红春?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