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乱世桃花错:君心怜雨柔 第四十五章 一月病愈

  当三天后,昏睡中的雨柔醒来时,醉红春笑了,那个时候,她没穿这么妖-艳的衣服,她只是普通的邻家姐姐打扮,她也没将雨柔和小菊安置在揽月楼,而是个最普通不过的院落。

  看到雨柔醒过来,她的笑容慈爱而温柔,她将眼中的惊-艳和贪-婪都压制了下去。

  这三天,她已经从小菊的口中得知了她们的身份和经历。

  小菊对醉红春不设防,只以为她是个好心人,因为当时她和雨柔的确都是被下了蒙汗药,醒来之时,醉红春说是她无意救下她们的,小菊单纯,看她不遗余力给雨柔又是请大夫,又是买药,将她认作了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醉红春见雨柔醒过来,过去拉着她的手感叹:“傻姑娘,怎么为了一个男人伤心成这样,男人都是靠不住的,我们想要好好的活着,什么时候都得靠自己……”

  雨柔的目光中,是死一样的沉寂,她受不了那样的打击,她甚至不敢回头去想,小菊看她的样子,跪在她的塌边哭诉:“小姐,你不是为了那个骗你的人活着,你是为了夫人活着呀,你忘了夫人临终之前的交代了?你不能丢下小菊啊……”

  雨柔的目光没有焦虑的盯在小菊身上,醉红春连忙在旁安慰:“小菊说的对,你这样,只会让骗你的男人得意,你应该好好的活着,活的风生水起,让他再见你的时候,后悔对你的欺骗,那样才是对他最好的报复,如果你这样死了,除了让重视你的人难过,还有什么用处?”

  雨柔的眼睛看向醉红春,醉红春笑笑,声音之中带了几分凄怨:“你别看姐姐,姐姐年轻的时候,也被男人害惨了……”

  她只说了这一句,因为她看到了在雨柔的眼中,有着深深的疑问,雨柔很好奇,一个被男人害惨了的女人,怎么会活的这样好,她还发现,醉红春的脸上有几分凄楚,但是她的眼神之中却没有,这让雨柔更加疑惑……

  醉红春看着雨柔清澈如水的眸子,看着她绝色的容颜,早就心里暗暗兴-奋,她果然没有看错,这个姑娘,绝对有成为摇钱树的潜力。

  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兴-奋,更让雨柔起了怀疑,醉红春不在的时候,她告诉小菊:“不要什么都对红姐说,我看她,不像我们表面看的那么单纯……”

  小菊不解的道:“红姐在你昏迷的时候,一直请最好的大夫给你医治,还一个劲儿的跟大夫说,要用最好的药,让你尽快好起来……”

  听到小菊的说辞,雨柔忽然想到:“我们已经没钱了,又找最好的大夫,又用好药的,我们怎么还红姐?对了,韩伯呢?”

  小菊的眼睛很快的暗淡下去,她低声道:“我也没见过韩伯,刘珠也不见了,我醒过来就见到了红姐,她说我们昏倒在路边,是她救了我们……”

  “昏倒在路边?”

  “是啊,小姐,大概我们是被客栈老板赶出来了……”

  “这样吗?”雨柔觉得事情一定不会这么简单,如果真是被客栈老板赶出来,那么韩伯和刘珠又去了哪里?雨柔的心中忽然涌起强烈的不安,这种不安,甚至冲淡了她之前所承受的沉重打击。

  不过好像事情并不像她预料的那样糟糕,直到一个月后……

  雨柔的身体已经完全调养好了,时入初秋,小院里的一棵银杏树,树叶已经泛黄,那金黄的小扇子一样的叶子挂在树上,很是好看……

  这一个月,好像是雨柔过的最轻松的一个月,每天吃了睡,睡了吃,红姐不知道在忙什么,都是过个两三天才来看看她,来了也就是平常的说笑,吃食药费都是她管,看她的衣着打扮,并不像贵妇人,却出手大方,雨柔问她的身份,她只是笑笑,说你们迟早会知道的……

  雨柔在银杏树下微微的仰头,看着三面院墙上的蓝天,目光悠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只穿着最普通的粗布白衣,发在头顶挽着个简单的髻,用个木簪簪住,余下的发丝如墨般披散在身后,她的眉目清灵,洁白无瑕的面容上无悲无喜,那微微上扬的目光和细致的脖颈让她如孤单优美的天鹅……

  醉红春一进门,看到雨柔的样子,就被她素净脱俗的美吸引了,她在风月之所混了十几年了,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可是眼下的女子让她的心中有一种强烈的震颤。

  女人的美,不在一张脸上,再美丽精致的面容,没有好的气质,也是俗物一个。

  可是眼下的女子不同,她不但容貌绝美,更有一种超脱世外的气质,如仙如幻,不染纤尘,纵然是一身粗布素衣,穿在她的身上,也平添了几分飘逸。她清澈如水的眼眸中,再染上几分轻愁,更让她多了几分神秘的感觉……

  醉红春完全可以肯定,如果将她放到揽月楼的舞台上,一定会大红大紫,贵客爆棚……

  想到这里,醉红春嘴角含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款款走近了雨柔,柔声唤着正回神笑看她的雨柔:“柔儿,你的身子可大好了?这天气渐凉,老在外面吹风可不好……”

  雨柔淡淡的笑笑,那笑容更是让春花无色,秋月含羞,看得醉红春又愣了一下,接着听到了雨柔淡淡的声音:“蒙红姐姐关心,柔儿已经完全好了。我们在你这里每天空吃米粮,什么都不做,在屋里也是闷的很,所以出来透透气,无碍的……”

  醉红春笑的更加温柔:“无碍最好……”

  她说着,眼珠子转了转……

  雨柔养病的这一个月,她可没闲着,早就构思好了,怎么跟雨柔说,如今看到雨柔康复,她的笑容中,带了一丝忧愁,接着叹了口气……

  雨柔忙问:“红姐,这是怎么了?”

  醉红春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换上的,是满脸的悲戚。

  雨柔又微微的凝了眉,因为又像初见红姐时一样,她的脸上悲戚,可是她的眼睛却灼灼发亮,明显的,她在用脸上的表情掩饰心中的波动……

  虽然看出了异样,雨柔还是问道:“红姐,究竟是怎么了?您可是遇到了什么难处?”

  醉红春又叹了一声,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看着雨柔的一脸关切,她咬咬唇,似是下了决心一样,刚想开口,又似很是为难,又闭口不言了。

  她故意做出的欲言又止的表情,让雨柔的心里忽然起了不好的预感。

  雨柔淡了笑容,淡淡的道:“红姐,这一个月来,雨柔蒙您照顾,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你有什么难处,只管开口,只要是雨柔能做到的,我一定不遗余力……”

  醉红春的眸中再也掩饰不住将要如愿的笑意,她却硬生生的抿住了嘴角,又叹了一声,才道:“这让我怎么出口啊?”

  雨柔不再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她,醉红春看着雨柔的表情,觉得差不多了,幽幽的开口道:“你一直问我是做什么的,红姐姐知道瞒不住你,今天索性就跟你说了吧……”

  醉红春说着,故意露出了一副惭愧无奈又哀怨的表情,道:“姐姐是被男人负过的女人,这年头,一个女子想要好好的活着,如果不委屈的依附着男人,实在是再没有更好的活法,所以……”

  醉红春说着,偷眼观察着雨柔,只见她还在仔细的听着,接着道:“姐姐带了一些同样苦命的女子,开了个艺馆,以谋生计……”

  醉红春说的婉转,说是艺馆,雨柔又岂会不明白,她听到这样的说辞,再看醉红春八面玲珑的表情,头顶如霹雳炸响,她再也控制不住强自镇定的心神,豁然起身,瞪大了眼睛,颤抖-着声音,不敢置信的问道:“红姐姐,你说什么?你是开……艺……馆的?”

  看着雨柔意料之中的表情,醉红春脸上的笑容自然了很多,“是啊,要不,在这干什么都要银子的世道,我们这些个弱女子要怎么生活?”

  雨柔让自己尽量的平静,她几乎寻不回自己的声音,哆哆嗦嗦的问道:“红姐……你想让我帮你什么?”

  醉红春的话一开头,说起来也溜了:“柔儿,你长的这么漂亮,只要站到姐姐的揽月楼中,弹弹琴,唱个小曲儿,男人,银子,都会大把大把的来,到时候,你想怎么报复那个骗你的男人,还不是你说了算?”

  雨柔的身子摇摇欲坠,她的眼中盛满了恐惧,天哪,她怎么会这么倒霉?被那人欺骗也就罢了,自己居然稀里糊涂的……

  雨柔的头脑中霹雳一闪,她猛然握住了醉红春的胳膊,急切的问道:“红姐,我怎么会在这里?你究竟是怎么遇到我的?”

  醉红春被她用力抓的手臂生疼,她挣脱着雨柔,沉声道:“你别抓我,我告诉你实情,你被你爹卖给我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