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乱世桃花错:君心怜雨柔 第四十四章 是谁

  琴声止,初时端着茶杯想往盘子里倒水的手都放下了,琴声止息了很久,人们还都沉浸在那震撼的声音里,没有清醒过来……

  那铮铮如穿云裂石,呜咽如倾诉低语的天籁之音,是谁创的琴曲?

  人们都停顿着手中的动作,目光集中在平台上灯光下的纤瘦身影上,她依然遮着面纱,一双古井一样的眸子,看不出喜乐……

  柳含嫣站起了身,如一个到了陌生地方的小姑娘,故作坚强的抬着头,不甘却又无奈。

  她淡淡的清灵的声音打破了所有人的呆愣:“我的琴弹完了,我跳舞……”

  就这样简简单单几个字,明确的告诉大家:我是来弹琴跳舞的,琴弹完了,该跳舞了……

  没有其余任何一句废话,简单直白,却如一石入水,千层浪起……

  先是人们反应过来的议论声,如潮水般呜呜作响……

  “刚刚这是什么曲子?”

  “不知道啊,之前没听过……”

  “她怎么带着面纱?我们花了大把的银子,不是连个庐山真面目都看不到吧?”

  “这哪里像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分明就是个外世来的冰山雪莲,连句场面话都不会说……”

  “你懂什么,这才叫清纯,都跟醉红春那样,还有什么看头?”

  “你这话说的倒是……”

  “……”

  嗡嗡的议论声响成一片。

  柳含嫣却就那样傲然的立在平台中央,如一朵寂.寞的莲,傲立在浊世之外……

  二楼正对着平台的雅间中,坐着一位特殊的客人,之所以说他特殊,因为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冲着柳含嫣而来,而他却不是,他是被他的属下好意的强塞进来的。

  所以自从他坐在这里,只是端杯独饮,身边站立的两个美人看着他俊逸非凡的样貌气质,几次想上前,却被他半道森冷的目光吓的不敢再移动半分……

  他也被柳含嫣的琴曲震撼,看着那道清瘦的身影,莫名的,他就想起了她,只是他从未看过她穿女装的样子,她的眸子,也不是这样的冰冷,他更加不知道她会不会弹琴……

  他摇头暗笑:青龙和玄武还真是用心,居然将他引到揽月楼来,只是不知道他们事先知不知道这个柳含嫣是个如此与众不同的人,应该知道吧?否则他们两人还没那么大的胆子。

  沐风垂眸,再与众不同的人,也不能再牵动他的心了,这世上,谁也抵不过她,他的心痛,他落寞的垂眸,看向杯中的酒水,没有灯光,酒水中只有萤火般的一点,那是台上柳含嫣处的灯光,照了他的眸子,反映出来的她的身影……

  他抬头,饮了酒,又满上一杯,心头的痛意更深,柔儿,你不是说会去沐园找我吗?虽然我不在京都,可是所有的事,我都安排好了,为什么你不来?

  他的眼不经意的略低,看向平台处独立起来的柳含嫣,她那样站在那里,那种故作坚强的样子,还真有些像面对山贼时候的落雨,明明那样单薄消瘦,却有着不服输的傲气……

  沐风又喝下一杯,再满上,边上的美人不敢说话,站在角落里的朱雀走到了他身边。

  朱雀是四尊者里唯一的女性,她精明干练,虽然是女子,却没有普通女子的柔弱,她杀伐果绝,下手狠厉,却长了一张带着婴儿肥的娃娃脸,只是她的一双丹凤眼中透着精明,她将那精明隐下去的时候,任谁也想不到她就是傲天阁中令人闻风丧胆的断魂尊者朱雀。

  所谓断魂,自然就是掌管生死的杀手,长着这样一副娃娃脸的少女,居然是个断魂尊者,所以她的出手无往不利,也并不奇怪……

  朱雀过去,在沐风又要倒酒的时候,拿过了酒壶,低声恭敬的道:“少主,您不能再喝了……”

  她知道自己是在冒险,光洁的额头上沁出了一片冷汗。

  少主的心意一向难以揣摩,尤其是自从南疆回来,发觉那个人没去找他之后,他的心意就更难猜了,他已经在震怒之下,惩罚了沐园的管家,现在他的心情依然不好,可是该死的青龙和玄武还将她往枪口上送。

  他们自己不敢来,出了馊主意,说揽月楼中宣传的新清倌说不定能引起少主的注意,让他能忘了那人,于是他们安排了房间,让她来当随行,天知道她已经吓成怎样了,少主会看上揽月楼的姑娘?估计猪都能上树了……

  朱雀心里慌乱,握着酒壶的手却不抖,只是那握着细瓷的手指,指节已经泛白……

  沐风似无视朱雀的紧张,他的唇畔勾起一抹冷笑,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杯中之物:“不能再喝?我这样一直喝下去,喝到他们散场,也喝不醉的……”

  不是沐风狂妄,他想醉一次,大概醉了就能忘记心里的痛意和后悔,他后悔自己怎么那么大意,居然只顾着绝杀逍遥门,只是就那么几天,就错过了雨柔,她究竟去了哪里了?

  这半年多的时间,沐风一直在找她,他甚至调查了半年来所有娶亲的大户人家,看看谁家娶了新媳妇,他怕她没退成亲,被逼着与那人成亲了,可是结果是一如既往的失望,她就那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他自嘲:自己还是傲天阁的少主,傲天阁在灭了逍遥门之后,已经是京都第一的隐藏势力……

  只是在沐风眼里,他的傲天阁的这个第一,毫无用处,因为他们居然连一个小女子都查不到……

  朱雀没拦下沐风,他依然一杯又一杯的自斟自饮……

  他的目光只是偶尔看向平台……

  人们的议论声和叫嚷声越来越大,已经能清晰的听出那声音分明是:

  “让柳含嫣摘了面纱,既然是美人,难道还怕别人看吗?”

  “对,让她摘了面纱……”

  众人吵嚷的有些混乱,那独立场中的人,似乎没有听到一般,依然独立……

  谁也不知道在她的心中,正做着怎样的天人交战,她不得已上台,因为醉红春用小菊的命威胁她,但是她实在是不想让自己的容貌暴-露于众目睽睽之下。

  怎么办?怎么办?她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斗,她的唇在面纱下,快要咬出血来了……

  醉红春看着柳含嫣的身影暗骂,这个死丫头,简直就是要害死我了。

  台上台下的吵闹声已经让醉红春坐不下去了,她立刻走到了台上,满脸含笑的伸了伸双手,声音中不见半丝歉疚:“各位朋友先歇一歇……”

  她一动作,果然,嗡嗡的议论声纷纷停下。

  醉红春的笑容越发灿烂,声音也更甜美:“刚才,我听到了很多议论的声音,说故弄玄虚,说我怎么不给各位看柳含嫣的容貌……”

  “各位,柳姑娘最先展示的是琴艺,琴声是用耳朵来听的,如果柳姑娘此时不带面纱,怕是会影响各位听琴的注意力。所以,她才带着面纱,醉红春在这里冒昧的问大家,你们对刚刚的琴曲,还算满意吗?”

  众人听懂了醉红春的意思,又觉得柳含嫣的琴弹的的确是好,于是纷纷往桌面上的托盘中投银子……

  一时银子落盘的叮咚声响成了一片,这声音微微的压下了醉红春眼中的恨意。

  她又笑着道:“我家的柳姑娘初次登台,紧张是难免的,所以各位见谅,我跟她说几句话……”

  众人都在心中嘀咕,醉红春自二十岁接掌揽月楼,如今已经十年了,她从没干过这么没把握的事,怎么可能姑娘还没调教好就往台上放?这明显不像醉红春一向的作风啊……

  他们哪里知道醉红春的苦,柳含嫣被卖进揽月楼的时候,是昏睡着的,醉红春以为她是被人下了药,谁承想卖她的那人拿银子走了之后,醉红春才发觉,她上了个大当。

  她买的这一主一仆,仆人只有三分姿色,而她看好的那个主人,居然是个重病的。

  她两腮的绯-红,不是因为被下了药,而是因为发烧,她气急败坏,又不想花出去的银子打水漂,只得给她找了大夫医治。

  大夫来时,说这姑娘只有五成的把握能活下来,醉红春气急败坏,她何时受过这样的欺骗,派人去追那卖姑娘的人,却发觉他早就不知去向了。

  醉红春看着那紧闭双目倒在塌上的女子,她看人的眼光一向不错,这个姑娘就算是沉睡着,依然是个无人能及的睡美人。

  她的睫毛长长的,浓密的如同扇面一样附在眼上,那眼睛虽然闭着,但醉红春可以预见她一定有一双分外迷-人的眼睛,鼻子秀气梃直,唇形完美,尤其是她的肌肤,如上等的羊脂玉……

  醉红春感叹,这还是个生了病的,如果她醒过来……

  她下了决心,找了京都最好的大夫,好药尽管用,她如押宝一样,她要赌一把……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