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乱世桃花错:君心怜雨柔 第四十三章 揽月楼

  初春,望月国的国都京都城中

  在最繁华的一条大街上坐落着数家风月馆,所谓风月馆,自然就是风月之所,而现在最吸引人的一家,就是揽月楼。

  揽月楼在几家高档的风月楼中,算不上佼佼者,但是因为揽月楼占的位置还算好,内部装饰的也算得上奢华,在他的背后,还有隐藏的官家势力支持,所以也撑得过一时。

  现在之所以说他吸引人,是因为近一个月来,揽月楼大肆宣扬,说他们得了个绝世美人,不但容貌倾国倾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难得的是,此女出身高贵,气质不俗……

  事情往往都是这样,原本不太起眼的东西,宣扬的好,再让人们期待许久,就会深深的吸引别人的眼球。

  普通的事尚且如此,更何况是青楼舞馆,为了能让这绝世美人一炮而红,揽月楼的鸨母醉红春可是下了大血本,各种渠道的宣传了一个多月,吊足了人们的胃口,才在这初春渐暖,百花初放之时,让柳含嫣姑娘与大家见面。

  三月初九,入夜,华灯初上,揽月楼的大厅座无虚席,连二楼的环围栏周围雅间,也都坐满了高官显贵,四周摆放的各色鲜花争奇斗艳,其中穿插往来的美女也是斗艳争奇,鲜花香和脂粉香交缠在一起,再配上宣红的宫纱帷幔,艳黄的垂金流苏,各色纱衣的美人穿行其中,谈笑娇柔,让整个揽月楼都充斥着豪华的靡靡之气……

  在半悬在一楼半的平台上,鲜花环绕的正中央,放着紫檀木的琴案,琴案上放着一架古琴。

  醉红春年约三十,面貌秀美,一对黛眉斜飞入鬓,浓密的睫毛掩映下的丹凤眼妩-媚中透着一丝精明,菱唇染着大红的唇脂,鲜艳的红色在透亮的灯光下闪着妖冶的光泽,一身裁剪合身的大红罗纱裙,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腰身,衣服的设计并不是十分的暴-露,却有七分从骨子里透出的妖-娆,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揽月楼的招牌,大俗之中隐着大雅,明艳之中又透着致命的诱-惑……

  醉红春在平台中央梃匈站好,粉面含笑的扫视了上下两层满座的来客,然后唇角上翘的角度更大,声音娇柔又清远的道:“谢谢各位朋友今天来揽月楼捧我醉红春的场子,今天是我们揽月楼的清倌柳含嫣第一次跟大家见面,之前我们揽月楼为她造了很大的声势……”

  醉红春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台下的人们都笑意盈盈的听着醉红春在台上说实话,敢这样公开承认自己为柳含嫣造势,这醉红春还真是精明的可爱,这一刻,台下的人们对醉红春还真都充满了好感,最起码,她不惺惺作态,够豪爽。

  醉红春只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究竟柳姑娘是不是像我们说的那么好,请各位看了,给我们个评价,众位朋友的桌面上,都有个小托盘,还望各位将评价放在盘中……”

  醉红春的这段话落,所有人眼中都充满了好奇,这个柳含嫣有这么好?让醉红春这么自信的将讨赏盘子放在了桌上?

  有好事的人扯着嗓子叫道:“如果这个柳姑娘并不像你们说的那么好,我们怎么评价?”

  面对这样的挑衅,醉红春根本毫不在意,依然微笑着道:“如果在座的觉得我们揽月楼有些言过其实了,就请将面前的茶水倒进托盘,我们用茶水将柳含嫣泼出去……”

  醉红春的声音清脆而坚定,没有半分的犹豫。

  立刻下面有等不及的,出头喊道:“醉红春,你赶紧下去吧,别浪费我们的时间了,我们想见柳含嫣……”

  接着那人的声音,一楼二楼都响起了附和声。

  醉红春依然淡笑着,也不恼怒,不疾不徐的道:“好,今天我就不吊众位的胃口了,我这就下去……”

  说着,她吩咐道:“姑娘们,熄灯!”

  随着她的话落,楼上楼下,红灯笼中的烛火都熄灭了,一刹那,整个揽月楼,除了那个半悬着的平台,都陷入了一片黑暗。

  在这样掩映着众多狼一样的目光的黑暗中,平台上周围的光线就像是暗夜中的太阳,让人不舍将目光移开半分。

  就在人们都无比期待的时候,一道纤长玲珑的白色身影,从平台的一角走了出来……

  就那样走了出来,没有众人期待的扭腰摆首,没有众人期待的MeiYan华服,没有众人期待的暴-露衣着,没有众人期待的天香国色。

  就是一个身着白衣的普通女子,她的白衣不张扬,不繁复,她挽着普通的发髻,发髻上没有珠钗花饰,她带着半截面纱,只是露出一双眸子,漆黑幽深,眸子里面没有灵动的神采,没有在揽月楼中该有的顾盼妩-媚,却有一种冰冷而高傲的厉光,让人一见那眸子,就想掀下她的面纱,看看她的面孔上还有着怎样的冷清,怎样的高傲……

  人们都屏住了呼吸,有些意外的看着从台角走出来的这样一个女子,都暗自猜测着,她就是柳含嫣?她就是让醉红春那么自信的那个人?她就那样一言不发,莲步坚定目光清冷的坐到了琴前?

  就好像,她就是来弹琴的,和有多少目光看着她没关系,和有多少人对她好奇也没关系,和有多少人对她觊觎还没有关系,就是简简单单的,我来弹琴,就是来弹琴……

  醉红春看着柳含嫣的目光有些阴冷,这个死丫头,她真的敢不换衣服,她真的敢不发一言,那些给她的言稿,她真的敢连看都不看……

  醉红春只想上去还是狠狠的打她一顿,但又舍不得打死她,因为她的骨头实在太硬,她又生的实在太美,打死了可惜,甚至之前的老方法,觉得让人践踏了她,都可惜……

  醉红春的手在衣袖里握紧,指甲将掌心掐的生疼,但是她的脸上依然维持着笑意,她必须让别人瞟见她的样子,相信柳含嫣就应该这样上台。

  整个揽月楼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宛如出来闲庭信步的女子身上,看着她的皓腕抬起,轻轻的置于琴上,随即,玉指轻挑,咚的一声,长长的低沉琴音溢出,人们都以为她是在试琴,在低沉的琴音将要消失的时候,又是一声,低沉又悠远的单音,从指下传出,在尾音将要消失之际,又是一声……

  人们没有听到过这样弹琴的,也没见过这样弹琴的……

  她的目光不在琴上,只是空洞的看向暗处,所有的地方,除了每个人的眼睛都像狼一样的倒映着她台上的烛光,她什么都看不见,所以她在弹她的心事,没有感情,没有喜乐,只有声音……

  就那样单纯的声音,悠远空灵,说互不联系,却又都息息相关,一声一声,不间断,不纠-缠……

  醉红春的牙齿都咬在了一起,这个死丫头,她投了那么多的银子,让她弹的春花秋月呢,不弹春花秋月,弹高山流水也好啊,她弹的这是什么?

  台上的女子似完全遗忘了醉红春,她就那样弹着,自在,跳脱,随着她的心意,掌管着手下的声音,她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父母?母亲已去,父亲不如路人,为了爱人?她没有爱人,唯一的一次动情,却是可笑的欺骗,为了亲人?谁才是她的亲人?为了谁?为了谁?她究竟为谁而活?为了她自己?可笑,她活着究竟有什么意义?

  琴声铮铮,似是在质问,她的手指像跳跃在爱恨之间,跳跃在生死之间,就那样拼死的跳跃……

  所有的人们都没有听到过这样震撼人心的曲子,她是在弹琴吗?她是在挣扎,在宣泄……

  宣泄着无奈,宣泄着愤怒,宣泄着不甘……

  但是,她累了,她倦了,她不想屈服,却不得不屈服……

  呜咽的琴声显示着她的无力,她想让自己归于虚无,无情无欲,无心无挂……

  可是,那是谁的声音还响在耳边?

  我不认识你,但是我知道,每一个人都不希望自己死去,尤其你还这样年轻,你应该有更美好的人生,所以,你一定不要放弃,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只有活着,才能看到更精彩的人生……

  你去退了亲,嫁给我……

  我希望,你能忘记他,让我走进你的心里,我一定会比他对你好……

  如果你嫁给我,我保证,一定会让你做我唯一的正妻,我不会让我的孩子有嫡庶之分,不会让别人有伤害你的机会……

  琴声婉转,那是她所有的希望啊,她所有的期盼啊,活着好吗?可是我该怎样的活着,如今我站在了这里,往后,我还能怎样的活着?

  你有那么大的势力,能对我那样的甜言蜜语,你为什么不来寻我?为什么骗我……

  她无力了,琴声幽幽渐停,一声又一声,如初起时一样,似在调音,却一下连着一下,悠然之中含着苍凉,苍凉之中还隐着希望……

  因为她没死,她还活着……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