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乱世桃花错:君心怜雨柔 第三十七章 到京都了

  随着雨柔纤瘦的背影消失在目光中,沐风的神色已经冷凝了下来,现在的他,跟在雨柔面前温文如玉,笑容温和的那个人,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沐风的声音清淡中透着一股威严,森然道:“说!”

  白虎连忙接着道:“南疆现在的形势混乱,那人的失踪绝非偶然,而是有人算计,老祖宗的意思是……让少主亲往一趟,救出那人,并查清楚幕后主使的人究竟是谁……”

  听到这话,沐风的眉微蹙,连神色都更加冷凝起来,目光之中尽是寒意……

  雨柔被一名普通下人打扮的人带着,一路直奔顺安客栈,雨柔有心事,也顾不得去看京都的风土人情,到了客栈,订好了房间,给她引路的那人躬身就要退下。

  雨柔叫住了那人,仔细打量着他,只见他穿着普通的深灰色粗布衣服,身高普通,长相普通,身上几乎没有一处可以让人注意的地方,这样的人几乎是随处可见,雨柔看着他好奇,不由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在傲天阁里是什么身份?”

  那人恭敬的回答道:“小的名叫常兴,是玄武堂下属分堂的一名隐卫,因属下善于扮作普通人,且善于隐藏身上的习武气息,所以在傲天阁一直担任现身隐卫……”

  隐卫分三种,一种是隐身隐卫,藏身于暗处护卫主人,还有一种是像常兴这种,现身隐卫,这种现身隐卫伪装身份,暴-露于人前,关键时刻护卫主人,最后一种就是死士隐卫,以命护主,一般都是在最危急的时刻,才会动用死士隐卫。

  这些雨柔当然不知道,雨柔只是想知道身边这个人是谁而已,她又问道:“常兴,现在除了你,还有别人保护我吗?”

  常兴的眉毛微微的动了动,似乎不太明白雨柔是什么意思,她问这个干什么,但是他知道隐卫的本分,就是听从所保护之人的命令,常兴老实的回答:“现在的现身隐卫,就属下一人,其余还有十名隐身隐卫,在暗处保护小姐,其中有少主直接吩咐的那两人……”

  “十名?”雨柔微微蹙眉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他不是说只让两人暗中保护她吗?看来他是真的不放心自己,雨柔的心里一面埋怨他不听话,一面充满了浓浓的暖意。

  常兴在一旁看着雨柔的表情,不太明白她在想什么,于是试探的唤了声:“小姐?”

  雨柔不好意思的回过神来,又问:“你听谁的命令?”

  常兴看着单纯的像水仙花一样的女子,有些迷糊,他不明白,眼前这位姑娘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但是他很聪明,只愣了一下,就快速答道:“自然是听小姐的命令……”

  雨柔笑了一下,这个看着普通的常兴,头脑倒是很精明,雨柔问道:“我是问,你在傲天阁听谁的?”

  雨柔记得他说他是玄武堂下属分堂的,既然如此,他是听沐风的,还是听玄武的?

  常兴随口回答道:“属下平常听玄武尊者的,但如果是少主亲自下令,那么就属下就听少主的……”

  雨柔故意做出很难抉择的样子,用手指轻轻的戳着头,慢声道:“如果你家少主和堂主还有我同时下令,你会听谁的?”

  “这……”常兴有些头大,这女人真是琢磨不透,怎么好端端的,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雨柔见他不回答,想来是这问题让他难回答了,于是又淡淡的笑道:“算了常兴,别想了,你听谁的都没关系,都是为了傲天阁,对不对?”

  常兴尴尬的笑笑:“属下嘴笨,不会说话……”

  “无妨,咱们傲天阁这几天是不是遇到了困难?”雨柔状似无意的问道。

  常兴的脸色骤变,豁然抬头,目光凌厉的看向雨柔,他的眼中一闪而过了探寻,戒备,怀疑……

  最后,他直视着雨柔清澈如水的眸子,所有的情绪都平静下去,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垂首道:“现在傲天阁可算得上是内忧外患……”

  常兴只说了这一句,就不做声了,雨柔的心里百味杂陈,对常兴道:“你去告诉外面的隐卫,只留下你自己,其余的回去护卫你们的少主,或是忙阁中的事情……”

  “这……属下不敢做主……”常兴初听雨柔的建议,心里是欣喜的,也对雨柔有了些改观,玄武是个谨慎的人,从没在他跟前说过任何关于少主的什么,但是常兴是个会机灵的察言观色的人,他看出了青龙的面色上露出的对雨柔的不满,所以对于这次的任务,心里总觉得有些别扭,如今听雨柔的建议,他和之前的四位尊者是一样的感觉。

  雨柔沉下了脸色,又道:“你们必须听我的,你应该知道你们少主对于傲天阁的重要性,而我,并不需要这么多人的保护,让那些人去做该做的事……”

  “这……小姐……”常兴还是很为难的样子。

  雨柔则是背过身去不理他了,常兴心中忐忑,以为雨柔生气了,叹了口气,在他的心里也是愿意其余的人去保护少主,或者做该做的事,他出去找隐卫的首领去商量了。

  到了天将黑的时候,韩伯和小菊以及刘珠一起到了顺安客栈。

  小菊和刘珠一看到雨柔,都哭着抱上来,小菊边哭边打量着雨柔:“小姐,你没事吧?哪里受伤了?是沐公子救的你吧?我看到一个身影跳下水去,就猜到一定是他,小姐,你们怎么先到京都的?沐公子在哪里?”

  小菊一连串的问题问过来,雨柔觉得头有些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看到韩伯阴晴不定的脸色,雨柔忽然觉得心头一阵烦闷。

  雨柔本来感受到小菊和刘珠的关心,心里暖暖的,猛然看到韩伯的表情,雨柔的眸光也渐渐的转冷了一些,韩伯看着她的样子,忽然想到沐风,于是赶紧极力的微笑一下,道:“小姐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找个大夫瞧瞧?”

  雨柔看着韩伯笑笑,那笑容单纯而天真,看不出任何端倪,接着雨柔声音甜美的说道:“谢谢韩伯,我没事,就是扭到了脚,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那就好,小姐好好休息,让小菊先照顾着你,老奴先下去了……”

  韩伯一自称老奴,吓了雨柔一跳,还从没见到韩伯这样谦恭过。

  雨柔点头应了,说道:“韩伯一路舟车劳顿,也一定累了,您也好好休息!”雨柔的话像是回应韩伯一般,不过他也没作他想,转身告辞退下去了……

  韩伯的身影消失在房门口,小菊终于忍不住了,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正了神色,悄声对雨柔说道:“小姐,你不知道,韩伯最势利了,他看到你从船上落水,只是说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都不张罗下水去救你,这一路他也不说什么,刚刚船到码头,有两个锦衣人告诉我们说在顺安客栈给我们定好了房间,你不知道,当时韩伯的脸色,像一只哈巴狗一样……”

  雨柔面带疑惑:“这顺安客栈是很好的客栈吗?”

  雨柔一说,刘珠和小菊都打量着身处的屋子,只见整间房间都收拾的异常干净清洁,房屋顶上是彩绘百花顶,房梁上还悬挂着淡紫色的飘纱坠流苏的幔,与雕花梨木chuang上的飘纱幔帐一样,茶几上除了一套精致的茶盏,还有一个小口长颈玉花瓶,瓶中是一朵微开的红色牡丹花……

  说实话,雨柔从进屋子,还没仔细的看过这间房子,现在一看之下才知道这间客房很有几番奢华的味道。

  刘珠看着屋子里的陈设,意外的道:“小姐,你是不是发财了?住这样的房间?”

  雨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忽然明白为什么韩伯的眼色那么奇怪了。

  也许在沐风的心里,是愿意自己住的舒适一些,有人护着自己,更安全一些,可是这样的环境,这样的保护,让雨柔的心里觉得不自在……

  尤其是这房间,她想退婚,可不能这样,不能在这里退婚……

  想到这,她想通知常兴,她要换个普通的客栈……

  可是常兴不在,常兴刚刚看到韩伯他们都到了顺安客栈,以为他们怎么也要说说话,住一晚,谁能想到雨柔突然就变了主意……

  雨柔和小菊以及刘珠,三人找到韩伯,商量了一下,说她们想住个普通的客栈,韩伯一片不明所以的脸色,说道:“既然你们想换,那就换吧……”

  韩伯说着,也收拾东西,结了房钱……

  她们从顺安客栈往北走,没走多远,就还有一家,叫做如家客栈,

  门面看着有点寒酸,不过雨柔看着十分满意,她就需要这样客栈……

  雨柔的嘴角露出一点狡黠的光芒……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