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乱世桃花错:君心怜雨柔 第二十五章 刘珠

  沐风真的走了,雨柔心乱如麻,在小菊的劝说下匆匆的吃了两口饭,刚想起身赶路,忽然懊恼,我早早的巴不得的去投亲做什么?

  于是上楼进了房间,倒头便睡,起初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后来就好了,一觉睡到了日落西山,起来吃了点东西,又睡了一夜,到了第二天,才起来,吃过饭继续赶路……

  马车走在奔凌台的官道上,官道的两旁都是高大的树木,知了在树上唱的正欢,雨柔心里烦闷,撩开了车帘向外张望……

  在马车前路旁有个姑娘正自己走着,雨柔看那身灰色的粗布衣裙看着眼熟,忽然想起,这不是那筹钱葬母的姑娘吗?

  雨柔心里正在纳闷,那姑娘却走着走着晃了两下,眼看快要跌倒的样子,在这时间,马车和那姑娘就要擦身而过,雨柔看清,果然是那个姑娘,于是道:“韩伯,停车!”

  韩伯也看到了那姑娘,一看就是累的饿的,看到雨柔又要管闲事,无奈的叹息一声,停下了车。

  雨柔和小菊一起从车上下去,那姑娘看到有车停在自己身边,正在惊慌,忽然看到了雨柔和小菊,于是露出一抹惊喜的笑容,道:“公子,谢谢你的银子,我已经葬了我母亲了……”说着就去施礼。

  雨柔疑惑道:“你怎么不为你母亲守孝?”

  那姑娘的脸上露出一抹凄楚的笑:“你们和那位公子都走了,我怕之前那位锦衣公子报复,所以不敢再在这里停留了……”

  “你这是要去……?”小菊好奇的问道。

  “我想去京城,那里繁华,说不定可以讨口饭吃……”

  雨柔听她说着不由皱了眉:“你会做什么?一个姑娘家家的,别再遇歹人?你的家人呢?除了你母亲就再没别人了?”

  那姑娘眼神一暗,声音哽咽道:“我爹早就没了,我娘也得了重病,我卖了房子也没医好我娘,我现在孤身一人,能活一天是一天,这样想,就什么都不怕了……”

  那姑娘可怜的身世让雨柔和小菊心里都是一酸,雨柔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姑娘抬眼打量起雨柔,心里警觉道:姑娘家的名字也是你随便问的?

  雨柔看着她戒备的目光,莞尔一笑,看看四下无人,小声道:“我和小菊也都是女子,我叫雨柔,你叫什么?”

  “啊?”那姑娘显然有些意外,再仔细看雨柔和小菊,发觉她们真是女子,于是轻松的笑了:“我叫刘珠,你们可以叫我珠儿……”

  “珠儿?我觉得跟你梃投缘的,我们正好去京城,带你,好不好?”雨柔诚心邀请。

  雨柔的建议对刘珠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也有些不好意思:“我,我身上没钱……”意思是我不只搭你们的车,还吃不起饭。

  雨柔笑笑:“没关系,我有钱,你一个女孩子能吃多少?走吧?我们上车说……”

  韩伯有了沐风的警告,不敢再造次,只是继续赶他的车……

  雨柔给刘珠吃了干粮,喝了水,三个差不多大的姑娘,在一起聊起天来,说说笑笑的,倒真的不再烦闷……

  一路无话,到了凌台,住了一夜,韩伯将车马寄存了,所谓寄存,就是车马给那家客栈使唤,客栈给了韩伯押金,韩伯什么时候回来,把钱给客栈,客栈就将车马还给韩伯……

  过了凌台转水路,四人收拾好了行装,从凌台渡口上船。

  他们到了凌台渡口的时候,在渡口已经有很多人了,清华江的江面颇为宽阔,江岸两旁树木葱郁,景色很好,一艘两层飞檐画柱的大船,看着也安稳,雨柔微微放心,与小菊和换了男装打扮的刘珠一起上了船……

  安顿好了房间,三人都好奇的跑到船头的甲板上去看风景,清华江的两岸除了有山有石,有高大的或低矮的树木,也有不知名的各色花朵,偶尔有一片片,上好的五彩锦缎一般,开在江的两岸。

  江风夹杂着花香迎面而来,吹起雨柔微微的碎发,雨柔看着两岸渐渐后退的景色,觉得心头似有什么要远离一样……

  不知道他到了哪里了?是否也走过这段路?少主?一直看他与众不同,绝非池中之物,看来真是的,唉,雨柔叹口气,还想他做什么,她与他的缘分,已经止在靖安镇了,不想了……

  刘珠和小菊在雨柔的一左一右,三道同样纤瘦的身形在船头有些显眼,雨柔又吹了一会儿江风,小菊劝道:“少爷,这里风大,你的伤刚好,不适合这样吹风的,我们回去吧?”

  “嗯!”雨柔点点头。与刘珠和小菊一起回了房间,

  到了房间门口的时候,雨柔的目光忽然瞟见一道紫色的身影,心里一惊,拉着小菊和刘珠快速进了房间……

  雨柔的心里暗跳,不能这么巧吧?这世上穿紫色锦衣的多了,绝对不可能是那个纨绔……

  雨柔心里紧张,有些失神,小菊问道:“少爷,你怎么了?”现在小菊叫少爷倒是叫的顺口了。

  “我刚刚撇到一个紫色的身影,怕是那天靖安镇上的那个纨绔……”

  “啊?”小菊和刘珠的脸都垮了下来。

  小菊道:“现在沐公子不在我们身边了,如果真是那个纨绔还真梃麻烦的,如果他认不出我们就好了,要不小姐你换回女装吧……”

  “不可!”刘珠道,“他那一副色中饿鬼的模样,如果真的看到咱家小姐的样子,还不更危险?”

  刘珠自从跟雨柔她们一起,就和小菊一样,在外人面前唤雨柔少爷,在私下里唤她小姐。

  雨柔曾说:“你又不是我的下人,别这样叫,直呼名字就好了……”

  刘珠却不依,说什么当初葬母的时候就说了,谁给钱就给谁做工还债,雨柔又带她去京城,又供她吃喝,等于是救了她一命,叫小姐一点都不为过,雨柔说不过她,只得由着她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