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大龄未婚 第三十七章 君已陌路

小说:大龄未婚  作者:单衣鸣琴  回目录  举报
  由于欧阳树的业务出了点紧急问题,他必须提前赶回北京处理,他们在家里呆了四天就得走了,走的时候小女孩依依不舍地拉着袁淑蓓的手,问:“阿姨下次什么时候来?”袁淑蓓把她抱着怀里,问她要不要跟自己走,小女孩点点头,又摇摇头,挣扎着下来扑进了欧阳姝的怀中。欧阳树的妈妈眼泪汪汪地牵着儿子的手,千般不舍。欧阳树拿出纸和笔,写到:“结婚了接全家人去北京,咱们一家人在一起。”他妈妈呜咽着擦擦泪点点头。袁淑蓓打了一个激灵,以后,以后要和他们一起生活?她内心泛起了无数的波澜。一切美好的东西感觉都失色了,她太接受不了了。

  回程的路上欧阳树和她说话,她回答的十分简短,不情不愿的样子。欧阳树以为她累了,没有多想,到了北京他让她去他的住处休息,她拒绝了。他很迷茫,在自己家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都见过父母了,这次回来就要订婚了,他都决定有空的时间一起去选钻戒了,她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工作的压力,他顾不上多想。

  面对沈正一母亲的严词逼问和沈正一的暴怒,何可欣无话可说,她毕竟亏欠了人家的恩情,这份婚姻得来的也不是那么光彩。“妈,这婚我是离定了。”咆哮了一阵子,最后,沈正一掷地有声地说了这几个字。出乎他的意料,也出乎沈妈妈的意料,何可欣一字一句地蹦出来:“离吧。我欠你们的太多了。”她黯然地说。听到她这句话,沈妈妈刚开始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才抱着她流泪:“你还是我的亲女儿。”两个人哭成一团,沈正一在旁边看了也十分难过。他毕竟是个男人,没有那么多泪腺。

  翌日,他们平静地办理了离婚手续。沈正一准备把财产都给她,她坚持一人一半,为此,沈正一特别感激。何智因为女儿的离婚严厉地批评沈正一忘恩负义,气得对着他只摇头。可他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毕竟年轻人的事情管起来也不大容易,更不能用旧式家长的方式来看待现在年轻人的婚姻了。儿女之事,只能是努力了就不要过问结果了。

  领到离婚证不到一个星期,正在公司忙得晕头转向的沈正一和正在家中悠闲地聊天的父母还有那位正在做报告的何可欣的父亲几乎同时接到电话了,何可欣自杀了。现场留有一封遗书。他们赶到医院的时候人已经在太平间了,连最后一面都没让他们见。在遗书中,她说自己足够幸运地得到了养父养母的抚育,这恩情来生再报。没有提她的父亲,也没有提沈正一。她的父亲悲痛欲绝,哭倒在地。沈正一只觉得心口上像插了一把匕首,隔的鲜血淋漓,痛苦不已。沈家父母几个小时候赶到医院,沈父哭喊着女儿啊,哭着哭着脑溢血发作,中风了,躺在重症监护室内,随时有生命危险,沉浸在悲痛中的沈正一不得不打起精神来照顾自己的父亲,他的母亲,除了木木地哭之外已经什么都不会了,整个人像痴傻了一样。沈父抢救了两天两夜,总算保住了一条命,但是之后一条腿却行动不便了,他醒过来之后很清醒,对着床边几夜没合眼的沈正一就是一巴掌,沈正一躲也不躲,任凭父亲的耳光打在脸上,他的父亲从来都是把何可欣当作亲生女儿看的,他们家旧时的照片里,她那么幸福地穿着小裙子,被养父抱在怀里,仔细看父女两竟然长的很相像。当别人开她玩笑说她是捡来的时候,她哭着回家告诉父母,这时候,父亲会慈爱地带着她走到镜子傍边,指着镜中的小人儿和自己说:看,囡囡和爸爸长的像不像?镜中的小人儿破涕而笑,欢快地又玩儿去了。

  如今,当作掌上明珠的女儿因为婚姻的不如意结束了自己年仅三十五岁的生命,白发人送黑发人,已近古稀之年的父亲如何承受的了,何况逼死她的还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他一时怎么能接受这样的现实。

  袁淑蓓是在回京后没几天听到何可欣自杀的消息的,沈正一发消息告诉她的,他向朋友一样痛苦地倾诉:没想到,我的愚蠢逼死了她,她一直是我最亲的人。袁淑蓓读到了他无边的绝望,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回复了两个字:节哀!她觉得何可欣为了一个男人自杀太不值了,这么看来当年她还是很坚强的,在她看来还有什么比生命更可贵的呢,尤其是为了一个男人,很不值得。

  她忍不住把这样的事情告诉苏璐了,两个人唏嘘了一场,都觉得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应该好好地活着,苏璐问她会不会考虑和沈正一复合,她果断地摇摇头,“想起他的姐姐,觉得这个男人很薄情。”她说。还有什么能比一个鲜活的生命逝去更能说明问题的呢,她觉得男人应该获得干脆一点,如果当初他死扛着不结婚,直接断了何可欣的想法,怎么会逼的她走上绝路。当初的懦弱加上一些功利接受了她,等他有力量反抗的时候又决绝地弃她不顾,这样的男人无论怎样,都不值得托付终身。后来听说何可欣的亲生父亲和养父养母隆重安葬了她,她的亲生父亲拒绝沈正一参加葬礼,终究是不肯原谅他了。何可欣死后的一个月里,袁淑蓓神差鬼使地竟然在小区里遇到过沈正一好几次,她知道他不是故意和她相遇的,因为遇见的时间都是极其巧合的,比如说晚上八点多她出去买姨妈巾了,下午提前请假回来了,这都是随机的,所以相遇也是巧合。第一次他同她点点头,走了。第二次,她觉得他好像要说什么,他最终没有说出口。之后的两三次,他故意远远地躲开了她,于她,并没有什么,她坦然地该怎么走怎么走去了。说什么痴情不减初衷不泯,说什么海枯石烂情缘在捻,从容回眸,君已陌路。

  也是在这段时间里,她对欧阳树的感情也淡了下来。对他最大的心结就是他没有问过自己的想法而说出结婚后要接他的全家来北京一起生活,想到他父母的情形,她觉得太沉重了,她想活得不那么压抑。而且后来她才知道,他的妹妹和妹夫是离了婚的,那个男人除了打麻将就是喝酒,根本不会赚钱养家糊口,以后来了北京,她一个幼师毕业的年轻妈妈也很难赚到养活自己和孩子的钱,这些都将成为她和欧阳树的负担。就像沈正一说的,欧阳树就是一个小白领,如果父母家庭没有什么负担的话,自己努力一把在北京还能过个小日子,如果父母妹妹再拖累着,以后肯定会矛盾重重,日子根本没法过。尽管欧阳树是那么上进,可是,她没有信心,她害怕,她想逃避了。

  欧阳树约了她好几次她才应约一次,他约她去买钻戒,她说现在不着急这个,她委婉地说想有套小房子,结了婚可以住在里面,她说她不能接受结了婚还要租着房子住。这是她思索了好久想出来的底线,欧阳树的家人也不是不可以来北京,但是不能跟自己住在一起。那么有一个办法,就是提前买个小房子,哪怕是个开间也好,只能住的下他们两个人,他们来了就到偏远一点的郊区租房住,这样不整日在自己面前晃还是可以忍受的。欧阳树到底没有明白她的心思,他告诉她:现在自己手里的钱只够在五环买个一居室,他父母和妹妹来了没地方住。接近盛夏的天气里,袁淑蓓的心像用零下五六十度的冰砸了一番,彻彻底底地冻上了。她淡淡一笑,无奈地说:“如果我不想和你的家人一起住呢?”欧阳树微张着嘴巴轻咬了一下下嘴唇,“他们很好相处的。”他解释说。她感觉到无法沟通的窒息,“我想过二人世界。”她憧憬着看着窗外,语气里弥漫着失望。他大约此时才恍然大悟她对他的冷淡,他没有生气,抓起她的小手,放入自己手中,“我尊重你的想法。”他说。在听到他的让步后她并不是特别感动,她觉得自己是个很好笑的人,好似掬着一颗并不好看的玻璃心,在世俗的世界里,活的世俗却又容易摔碎。一旦不小心碎了一点,再粘起来,还是有条无法愈合的纹。她知道自己要结婚,到了这个年龄也没有更多挑剔的余地,她也不会立即否定欧阳树,还是要磨合磨合看。

  陈慕卿的预产期正值盛夏,她请的余阿姨把她照顾的很好,史向豪除了经济上帮不到家里以外,其他地方做的还是不错的,袁淑蓓去看她的时候,她的脸上时常挂着明亮的笑容。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好看的连载小说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