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旋风十一人之神级教练 .

  第一章兽族中的人族

  罕见的大雪下了两天两夜,天地间恍若是回到了混沌之初,目光所及,到处都是苍茫一片。这座只有二十余户人家的云寻村也不例外,被银白色的积雪牢牢的裹了一层。

  雪停的第二天,这是半个月来天空首次放晴。

  “哇!哇!哈哈哈……”

  清晨,朝阳才刚刚露出山头,可村庄外围的空地上,就早已经聚集了十余个少男少女,他们分成几个小团伙,堆雪人,打雪仗,玩耍着各种与雪有关的小游戏,其间笑声不断,争闹也是不断。偶尔路过的大人们,一颗埋藏已久的童心也是被深深感染,俯身随手捏起雪球,朝孩子人投来。

  然而,在这欢乐的场合里,却是有个格格不入的身影。

  “快大功告成了呐。”

  宗尘的一双小手被冻得通红,但脸上却是笑容满布,他一个人蹲在空地的角落里堆着三个雪人,没有其他孩子过来搭理他,那些路过的大人,其笑脸在看到角落里宗尘的身影后,也就会立马收敛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嗤之以鼻,似乎很厌烦这个与实际上与其他孩子并无什么区别的宗尘。

  “爷爷跟艾力克,还有我。嘿嘿,三个雪人马上就要完成了。不过,艾力克今天怎么还没来空地玩,睡懒觉了吗?”宗尘时不时往村子里面看一眼。

  虽然天寒地冻,但为了堆这三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雪人,整个早上,宗尘就没停歇过一下,从头至尾也没有人帮过他,此刻,宗尘已是忙乎的满头大汗。眼看着雪人的已经有了雏形,宗尘小心的用手掌去修饰它们,像是呵护心目中的珍宝一般。

  “差不多了,不过,还差些一些装饰”宗尘探向四周,准备去收集一些树枝来当作雪人的手臂。

  “恩?”

  宗尘走在雪地上,低着头,用脚拨开积雪,仔细寻找,那些在玩耍的孩童虽是看见了他,但却没一个人主动搭理,宗尘自然也没有去热脸贴冷屁.股。在心里,宗尘可是清楚的很,他与这些人,虽说从小就生活在云寻村,一起成长,一起学习,但因为一些缘故,这些人把他当作连陌生人都不如!

  “我是人族,你们是兽族嘛。”宗尘心里也无所谓,并不是太在乎。

  只顾着自己埋头寻找,突然,宗尘眼睛一亮,一根极其合意的枯树枝映入眼帘。

  连滚带爬的跑过去,生怕别人抢走一样,并没多作留意,宗尘抓住树枝就是猛的一抽。

  “这根太适合了,哈哈,天助我也。”

  把树枝从雪层中抽出来后,宗尘打量了片刻,满意的笑了,迎着阳光,十分灿烂。

  可就在这时,身边突然传来了小女孩的哭声。

  宗尘把目光从树枝上移开,沿着树枝抽离雪层的轨迹看去,有一个小雪人倒地碎裂,而在碎裂的小雪人旁边,则是蹲着一个长着兔子耳朵,正揉眼哭泣的小女孩。

  宗尘一眼便认了出来,她乃是兔类兽族,兰因。

  “兰因妹妹,有什么好哭的,雪人倒了,重新堆一个就是了。”大大咧咧的宗尘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是因为自己把树枝抽离,才导致小雪人底部不稳,坍塌倒地的。

  宗尘随意安慰了一句,抖了抖树枝上的杂物,就转身朝自己的小角落跑去,全然没有在意到,那长着兔耳的小女孩见他不准备负责任,就一下子哭的更甚了。

  少时后,一个原本正在打雪仗的小男生跑到兔耳小女孩身边,气势汹汹的。

  这小男生头上顶着一对漆黑的小牛角,皮肤黝黑,年龄大概十一、二岁,但那身材却是壮硕的骇人,怎么看都让人难以接受,小小年纪竟然就拥有了这般扎实的肌肉,实属怪异。

  “兰因妹子,咋了?”

  “呜呜呜……”

  “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妹子你说,是谁,肯尼还是特姆林?”

  “都、都不是……呜呜呜……”

  “那你说是谁,哥哥帮你揍飞他。”

  “是、是宗尘……呜呜呜……他把我妈妈杀死了。”兔耳小女孩指着倒地崩坏的小雪人儿,哭声又响亮了几分,涕泪俱下,甚是惹人心疼。

  …

  宗尘把树枝Cha入雪人的身子,当作是手臂,再用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给雪人做了眼睛,鼻子,嘴ba等,还把自己的外套搭在‘爷爷’的身上,帽子戴在‘艾力克’的头上,一切完好后,后退了几步,审视着自己的作品,一个大雪人,两个身高稍差的小雪人,相互挨在一起,温馨泛滥。

  “好漂亮。”宗尘心中早早就乐开了花,自言自语的傻笑了起来:“恩师爷爷和艾力克待会看到的话,肯定会非常高兴的,哈哈,啊哈哈哈哈……”

  突然!

  啪嗒,一声闷响。

  一个雪球重重的砸在了宗尘的后脑勺上。

  宗尘下意识抱住脑袋,回过头,看清了是谁丢的后,笑意便是马上淡了下来,泛起厌恶之色:“布莱特,你给我小心一点,再丢到我,就没那么好的事了。”警告了一句,宗尘回过头,把刚才的一个小插曲抛到脑后,继续欣赏自己的作品,眼神中的厌恶被惬意完全替代。

  布莱特,牛类兽族,正是方才那名皮肤黝黑,仅仅十一、二岁就长有肌肉的牛角小男生。

  宗尘的话似乎没起到任何作用。

  啪嗒,又是一声闷响。

  这次雪球打中的不是宗尘,而是雪人‘宗尘’。

  “雪球把我……把我的头打烂了?”

  宗尘脖子猛缩,被吓了一大跳,脑子里蒙了一瞬,可随后便是怒了,这一下可比打在他本人身上要痛的多,眼眸之中火冒三丈,那气势似乎都要把周围的积雪统统融化掉,走到高过自己一个头的布莱特身前,掷地有声的吼道:“那个雪球是不是你扔的!”

  宗尘的体形,与普通人无多少差异,甚至还有些瘦弱,而布莱特则大为不同,他年纪虽与宗尘一样,都是十一岁,但却是要比宗尘整整高出一个头,更别说还有一身扎实的肌肉了。

  要打起来,宗尘必定吃亏,这一点,宗尘心里倒也明白的很,可那存在于骨子里的一股倔气,愣是使得宗尘做事从来就不会理智对待,顾前顾后。

  听见宗尘的怒喝,小男生们都停下游戏,聚集了过来,助阵似得站在布莱特身后。

  这群小男生,身上都有兽类的特征,他们都是属于兽族。

  远处,两个大人也停下脚步,饶有兴趣的看着。

  面对宗尘,布莱特没有丝毫的紧张感,因为他心里清楚的很,宗尘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布莱特矮身抓了把雪,捏成一个雪球,竟然丝毫不顾宗尘的怒意,将手中的雪球猛的砸向雪人‘艾力克’,然后昂头抖脚,直截了当的挑衅道:“之前那个是不是我丢的我不知道,但现在这个你已经看到啦。”

  噢!周围的小男生们欢呼了起来。

  “布莱特老大好样的。”

  “宗尘,你这个人族混蛋,敢回一句嘴,布莱特老大就揍飞你。”

  “布莱特老大,他居然敢瞪你。”

  “揍飞揍飞,我们身为兽族,跟一个人族混蛋客气什么?揍飞就是了。”

  六七个小男生,都是十岁左右,无一不是在煽风点火,等着看好戏,而所谓的好戏,就是布莱特把宗尘打得满地找牙。小女孩们也围了过来,但只站在一旁,沉默的看着,没有人会因为同情心泛滥,怜悯宗尘,根本不难看出,在她们眼中,对宗尘也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厌恶。

  骂人的话,宗尘都听麻木了,可以不计较。

  但是,那布莱特竟然敢破坏他的雪人,这是不能被原谅的,宗尘一双眼睛狠得如同发狂的野狼一般,死死咬在布莱特脸上,一身的力量也集中到了双拳上,伺机待发。

  “哼。”

  布莱特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随后,布莱特又朗声发话了,有着几分老气横秋,一看就知道是这群孩子的老大,“宗尘,他这个人族的废物,竟然欺负到兰因妹妹头上,把兰因妹妹的雪人‘妈妈’给毁掉了。这次,就算有贝根老师和艾力克为他撑腰,我们也必须给他点颜色看看,实在太过分了,不然的话,下次就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你们几个,过去把他的雪人毁掉,要踩的稀巴烂。”

  在云寻村,算的上是亲人的,宗尘只有两个,爷爷和艾力克。

  布莱特口中所说的‘贝根老师’,正是宗尘的爷爷。

  宗尘正苦心思索,怎样打出的第一击才能对布莱特造成最大的伤害,可在听到布莱特的话后,当即就着急,眼白瞬间布满血丝,变得赤红,显得有些狰狞和恐怖,双臂一张,拦住数个争前恐后的小男生:“试试看,谁敢动我的雪人,我就和他拼命!”

  打不赢布莱特,但揍伤这些家伙,宗尘还是有那个能力的。

  宗尘的体力,并不差!

  外围的两个大人,知道事情可能走火了,怕闹出大事,准备走过来阻拦。

  “废物,就凭你?”

  宗尘张开双手的姿势,防守上破绽百出,布莱特宛如猛虎扑羊般,朝宗尘扑杀过来,一个照面就将宗尘按在雪地上,那股蛮劲使宗尘动弹不得丝毫,猛射几拳之后,布莱特冷冷讽刺道:“废物,你的反应太慢了!”

  “走,哥几个,宗尘毁了兰因的雪人‘妈妈’,我们也把他的雪人全毁掉,为兰因出气!”

  原本被宗尘一怒镇住的小男生们,见到布莱特制服了宗尘,顿时就又哄闹了起来,快步走到宗尘的那个小角落,对着三个雪人,一阵胡踢乱踩。

  那兔耳小女孩兰因也在其内,更要数她践踏的最残忍,口中还不停的咒骂道:“臭人族,臭人族,臭人族……”

  原来还在布莱特身下挣扎的宗尘,见到这一幕,便是不再有任何动静,心中泛起一阵酸楚,流出了泪来。

  砰!砰!砰!

  布莱特狠狠的朝宗尘脸上打了数拳后,才缓缓站起身来,看着宗尘的狼狈落魄模样,爽快的嗤笑道:“废物?我看你连废物都不如,真是没劲啊,就知道哭,就知道流眼泪,哼,你那艾力克哥哥说的一点没错,你就是一哭虫,哭虫啊,哈哈哈……”

  “臭人族噢!”

  “臭人族噢!”……

  其他一些小男生又聚了过来,不断的讽刺着,嘲笑着。

  冬天的风,锋利的如同刀子一般,划在脸上,割入心脏。

  “就因为我是人族么?”

  心底里,宗尘自嘲了一句。

  泪眼朦胧的看着那堆印满脚印的雪人废墟,宗尘心中很是纠结,难过,美好的幻想在他们脚下成了泡影,突然,他的眼神凌厉了起来,激动之极,“骂我没关系,可你们不能弄坏我的雪人,我、我要杀了你们!”

  喊话的同时,宗尘已经爬了起来,往已经转身欲要离去的布莱特扑去,双臂一下子就牢牢的扣住了布莱特的脖子,然后,长大嘴ba,凶狠狠的在其颈上咬了下去。

  “啊————”

  感到剧痛和惊吓,布莱特开始在原地疯狂的打转,试图把宗尘甩掉。而宗尘,则是正好借势,一脚脚飞踢出去,将方才毁坏雪人的罪魁祸首们都一一踢倒,兔儿小女孩也不放过!

  布莱特的颈上,鲜血流了出来,染红了宗尘的下巴,但宗尘仍是没有松口或松手的意思。

  见情况不妙,一直在旁观的两个大人迅速跑了过来,准备出手阻止,可想不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村子里面,一个村民急促的敲响了铜锣,满村子里跑动,还一边不停的疯狂叫喊着:“出大事了,贝根·克里克去世了,快去看看啊……贝根·克里克去世了,快去看看啊……”

  “什么!?”

  那两个大人停住了身形,瞳孔缓缓紧缩,不再管宗尘这边,朝村子里跑了回去。

  其实,也不用他管,在听到‘贝根·克里克去世了’这个消息后,宗尘全身的力气就自然而然的消失了,当下就被布莱特甩到老远,在雪地上飞滚数圈。

  “贝根·克里克……”

  宗尘呆呆的爬了起来,茫然的看了眼村子,又看向空地角落上被毁坏的雪人,神色变幻不定,口中充满质疑的喃喃自语道:“爷爷……死……死了?”

  第二章堂堂正正相见

  “贝根·克里克去世了……贝根·克里克去世了……”

  铜锣声和焦虑的叫喊声仍不断响起,村子里面鸡飞狗跳,乱成一团。

  空地上,所有的小孩也都呆滞的怔住了,几个小女孩扁起了嘴唇,就似要哭出声来,由此可见这群小孩与那去世之人的感情并不浅,而宗尘,则是扯扯嘴角,有些手足无措的笑道:“怎、怎么可能?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骗、骗人的啦,你们别相信。”

  布莱特本来也是傻傻愣住,直到突然感觉到颈部传来的伤疼,才‘啊’的一声,惊醒过来,下意识伸手摸了摸伤口,幸好只是皮外伤,放下心后,恶狠狠的虎视了宗尘一眼,“这笔帐,你给我记着!”说罢,他便头也不回的朝村子里面疾跑而去,其他孩童也是醒过神来,纷纷跟上布莱特。

  “喂,我们来继续打架……都别去啊,那肯定是假的,你们怎么那么好骗?笨蛋吗,你们。”宗尘嬉笑着脸,但眼神中又尽是哀伤,给人一种神经错乱的感觉。

  他快速的捏了个雪球,朝布莱特等孩童的背影丢去,可连回头的人都没。

  空地上,很快只剩下宗尘一个人,再不久后,村子里也静了下来,似乎都集中到一块儿去了。

  这一下,宗尘成了一个神不经不正常的人,不停的笑着,可最后,却是流泪了,眼神中充满不甘心,涩声道:“都是假的,别信啊……”

  宗尘蹲回之前的那个小角落里,努力的想把面目全非的三个雪人还原,可他的手在剧烈颤抖着,雪块一到手里,就立马瓦解成粉末,洒落在地。

  “自出生,我就是一个孤儿,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爷爷说,是他从路边给我捡回来的……十一年了,爷爷不顾村民们的反对,把我这个被歧视的人族养大,还像对待亲孙子那样万般爱护我……”

  一想到自己的身世,经历,宗尘就忍不住了,泪水像瀑布一样从眼睛里涌了出来,他再也欺骗不了自己,撒腿朝村子里面跑去,哭声随即响起,惨烈到了极点。

  …

  孩子们玩耍的空地,再往南面延伸数百米,是一片高高杉树林。

  一颗高大杉树的顶端,离地将近二十米的细枝上,竟然悬坐着一名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小女童。

  在这天寒地冻的雪地里,她竟然只穿着一身单薄的纯白丝裙,诡异的是,她似乎丝毫感觉不到温度上的不适应,也不怕高,反而显得极为的正常,衣服云淡风轻的模样,悬坐在那细细的树枝上,随意摆动着自己那光秃秃的小脚丫,宛若坐在寻常的秋千上一般。

  她整个早晨都在关注空地上玩耍的孩童们,似乎非常羡慕他们能如此自由。

  方才,她被宗尘给吸引住了,看到宗尘被布莱特欺负时,她就咬起牙根,捏起小拳,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再又看到宗尘神经错乱般的悲伤,她当即就红了眼圈,滴出泪水。

  当宗尘跑开后,她那对精致的蛾眉瞬间竖了起来,玉藕般的手臂轻轻凌空一挥,整个人便化作一团扭曲的透明光束,朝云寻村里面飞射而去,成了一双无形的眼睛,观察着宗尘的一举一动。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宗尘未知的情况下。

  …

  虽然不是自己的住处,但路线却是非常的熟悉,在最后的一个拐角处,宗尘停下了脚步。

  宗尘从来就不是一个优柔寡断,顾前顾后的人,可这一次,他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犹豫了。

  宗尘现在恨不得立马转身离开,然后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可是,内心深处的另一股莫名力量,又迫使他勇敢向前,接受必须接受的一切。

  那是一座村子里普遍可见的小屋,而此刻唯一不同的是,小屋里外都挤满了脸色难看的悲伤人。

  屏着呼息,转出拐角,宗尘缓步朝小屋的大门走去。

  “是艾力克,他怎么成了这副模样?!”目光穿过错落的人群,宗尘隐约可以看到大厅内,一名披头散发的少年,咽了嘴口水,宗尘的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里,一咬牙,加快了脚步。

  “站住!”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一个瘦弱中年人挡在宗尘面前。

  “拉莫叔叔?”

  挡在宗尘身前的人,正是‘贝根·克里克’第二个儿子‘拉莫·克里克’,在其右侧的是‘温尔·克里克’,也就是贝根的大儿子,这两兄弟,都是四十出头的模样,脸小嘴尖,身材消瘦,嘴角边上有三对长而弯的老鼠胡须,他们继承了父亲的血脉,是鼠类兽族,见到这二人,宗尘努力压抑住心情,略微哽咽道:“温尔叔叔,拉莫叔叔,爷爷他怎么了?”

  “闭上你的臭嘴!”

  拉莫冷冷的喝了一句,绝对没有因为宗尘尊称他为叔叔也嘴下留情,“谁是你叔叔?你这卑贱的人族,也有资格喊我父亲为爷爷?”

  “拉莫叔叔?”

  宗尘脑子里有些蒙,平日里,这拉莫对他虽然说不上有关爱,但也没到这种出口就辱骂的地步,或许是因为他今天的心情不好吧,宗尘有些不自在的说道:“我是宗尘啊。”

  拉莫冷哼一声,暴怒道:“别再叫我叔叔,被一个卑贱的人族这样称呼,我为自己感觉到耻辱!父亲在世时,不知道是被你灌了什么迷药,竟然会收养你这个卑贱的人族。如果不是因为父亲的袒护,我拉莫分分秒秒都想把你杀掉,丢到山林里去喂虫族!!”

  “现在父亲去世了,我————”拉莫气急。

  宗尘没有顶嘴,一字一句仔仔细细听着。

  “拉莫,算了。”

  温尔打断拉莫,道,“宗尘,你现在马上离开云寻村,这里不再接受你,也希望你日后在外面,别提起你和云寻村有任何的关系。”

  “怎、怎么了啊?”

  宗尘眼眶红了起来,这两个,都是往日里自己打从内心尊敬的叔叔啊。

  拉莫嘴角的胡须气的剧烈颤抖着,眼神就像要把宗尘吃掉一样,拳头捏的咔咔作响,吼道:“快点滚!”

  “离开!”温尔的声音冷了下来。

  突然,一个硕大的身影闪到了宗尘的身边,啪的一拳,把宗尘打飞了起来,撞到墙上,“你这个卑贱的人族,竟然敢伤害老子的儿子,哼,如果不是贝根前辈,老子现在就想要杀了你。限你三分钟之内,滚出云寻村!”

  一口血呛了出来,宗尘看了眼打人的那位,正是之前布莱特的父亲。

  屋里屋外的人,除了艾力克和躲在其身边的一名阴暗少年以外,不论大小,不论老少,不论男女,都以一副厌恶的表情,怒视着宗尘,然后毫不留情的对着这个仅有十一岁的孩子吼道:“贱种!滚出云寻村。”

  瞬间,宗尘那并不灵光的脑袋转动了过来,明白了一些东西。

  “平日里,这些对自己还算平和的人,都是因为爷爷才那样的吗?这一切,都只是因为,我是卑贱的人族,而他们是兽族吗?现在,才是他们的真正面目?”

  宗尘心中暗了下来,“人族,兽族,一个字的差别而已,为什么要这样。”

  宗尘缓缓点了点头,低声道:“我会走,但我想见爷爷最后一面。”

  周围静了下来,能简单的撵走宗尘这个眼中钉肉中刺,如此要求,也不算过分。

  “你没资格!”拉莫怒道。

  这时,屋里一直格外沉默的艾力克开口了,道:“拉莫舅舅,让宗尘进来。”

  艾力克是贝根的亲外孙,拉莫自然就成了他的舅舅。

  “艾力克,你向你外公保证过不管的!”拉莫不让哪怕半步。

  艾力克垂着头,有气无力道:“外公早就知道,在他死后,你们会这样对待宗尘。所以,外公临终前曾交代过,当他离开后,也想要见宗尘一面。”

  “就凭你说说?谁不知道你和宗尘的关系很要好,胡编乱造也说不定。”拉莫无理的固执着。

  屋里的少年缓缓斜过头,眼中掠过精锐的锋芒,看着拉莫,语气微冷:“我说,外公临终前曾交代过,想要见宗尘一面,让宗尘进来!”

  拉莫心头一凛,被艾力克的眼神盯着,他有种被浇了一盆冰水的感觉。

  那种眼神,莫名的骇人心神,其中充斥的不是杀伐之气,而是某种让人不敢违背的威压,且只针对拉莫一人。就算拉莫心知肚明,艾力克绝对不敢把他怎么样,可是,当看到那种眼神后,他无论如何也不敢再阻挠什么了。

  “不准侮辱我对外公的尊敬!”艾力克冷静道。

  拉莫一时间不能说话,温尔这时一脸严肃,拍了拍拉莫的肩膀,缓和中带着些许刚硬说道:“只允许见一面,然后,马上离开云寻村。”

  缓和是给艾力克的,刚硬,便不用说了。

  “我不!”

  宗尘用目光扫视所有人,有些胡闹的拒绝了。

  场上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然后纷纷交头接耳,表示宗尘太过分了,竟然想要得寸进尺。

  艾力克了解宗尘,他知道,宗尘不是那样的人,可宗尘的确这样做了,这样一来,就算是他,都是有些不懂了。

  紧接着,宗尘又说了一句不被人理解的话。

  “我马上就会离开云寻村。”声音不大,语气很平定。

  现场再次静了下来,片刻后,宗尘跪到地下,朝着小屋深深磕了三个头。

  最后一拜,宗尘匍匐在地上长达数分钟,才渐渐站起来,转过身,走出几步又停了下来。

  望着天,满满了吸了一大口气,然后,将压抑全部喝了出来,“现在,我不进去与爷爷见面,是因为,以后会有一天,我将堂堂正正的与爷爷相见!”

  堂堂正正相见!

  这意味着什么?

  很简单,宗尘的意思就是,他要抹平这个世界兽族与人族之间,数千年的恩怨隔阂。

  否则的话,兽族和人族之间,绝无什么堂堂正正可言。

  寻常人,听到这种布满荒唐的决定,肯定都是一笑而过,这不是天方夜谭吗?数千年了,乾坤大陆上,兽族霸主的地位早就根深蒂固,不可能动摇,想要改变?

  那是可谓是不可能之中的不可能!

  艾力克先前也是与众村民一样,被宗尘的话愣住了,可随后,便是满意的笑了。

  他比宗尘大三岁,可以说是看着宗尘长大的,然而,在他脑海里,却是想不起任何一件事,是宗尘承诺要完成后,而没做到的。

  虽然要抹平这个世界两大种族之间数千年的恩恩怨怨,几乎是一件绝对不可能完成的事,但艾力克能肯定的是,从现在开始,宗尘会以这个目标前进,不管所谓的不可能有多不可能,宗尘都会全力以赴。

  不过,在想到宗尘修炼‘魂力’的天赋时,艾力克又皱起了眉。.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旋风十一人之神级教练最新评论: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