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梨花带雨开 第9章

小说:梨花带雨开  作者:雪淞  回目录  举报
  米宁正在总经理办公室办公,胡向伟走了进来,他鞠了一躬,说:“米总,我要向您反映一个的问题。”

  米宁看看胡向伟,只见他衣服不太整洁,夹克衫上有污迹。kù子也皱皱巴巴的。头发乱蓬蓬,胡子也没有刮。这样个人要反映什么问题呢?米宁也没有让他坐下,皱皱眉问:“你是什么人?

  “我,我是陆梦华居住地方的街道办事处主任,啊,是前主任,叫胡向伟。”米宁又问:“你想反映什么问题?”

  “我要向您反映陆梦华的问题。”

  米宁听了这话心里一惊,反映陆梦华的问题,我这新婚妻子有什么问题呢?他盯着胡向伟,“你接着说。”

  “陆梦华过去为了找工作求过我,并为此向我进行性贿赂。”

  性贿赂!米宁心里又是一惊。他紧盯着胡向伟,等着他往下说。

  胡向伟察看着米宁的脸色,又说:“我当时意志薄弱,就接受了陆梦华的性贿赂,跟她多次发生过关系。她在跟你米总结婚前就是很不干净的,这些米总你不知道吧?你上了陆梦华的当了。你这么高贵,这么有身分,长得又这么英俊,娶陆梦华这么个肮脏的女人,不合适呀。他跟我是这样,还不知跟别的男人什么样呢,我想绝不只是跟过我一个。米总,你要小心呀,这绿帽子可是不好戴的,戴上了名誉受损失,掉价,gao不好还有危险呀,情杀可是经常发生的案件。”

  米宁听了这话心里震惊,面子上也很难受。他回想了自己第一次跟陆梦华发生关系时的情况,那是看完电影后在旅馆里开的房。当时因为自己性急,也没太注意她是不是纯洁少女,不过,完事后她确实是没有出血。他也没太在意,因为现在女生运动多,陆梦华又喜欢跳舞,很可能在运动中少女膜破裂了。现在胡向伟向自己说陆梦华早就不干净,gao性贿赂,明显是要挑拨自己与陆梦华的关系,他这么做肯定是有企图的,自己也不能轻易听他的,中了挑拨离间计。他强镇定着自己,问胡向伟:“你说陆梦华对你进行了性贿赂,有什么证据么?”

  “陆梦华的RuTou一个比另一个小些,我亲过,所以知道。还有,她的下边有一颗黑痣。我如果没跟她发生过关系,是不可能知道的。”

  胡向伟说的是对的,看来他是跟陆梦华发生过关系。想到自己新婚妻子与这么委琐人物多次在chuang上滚过,米宁心里一阵恶心。他冷冷地看着胡向伟,说:“你说的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不过,这事你不要跟别人说。”

  “米总,我女儿得了白血病,治病需要很多钱,求你给我些钱吧,我替你保密。”

  米宁听了这话很生气,你TaMa的gao挑拨,恶心我,还借机要敲诈我,真不是个东西!“我不能给你钱,你走吧。”

  “米总,给我些钱吧,我好为你保密呀。”

  米宁更加生气:“我不给你钱,你随便吧,走吧!”他知道,这种卑微的人,你就是给了他钱,也不一定替你保密的。还可能以此继续勒索你。

  “米总……”胡向伟还想蛮缠。

  米宁忍耐不住了:“我叫你走,滚,滚出去!你再不走,我叫人赶你走!”

  胡向伟看到米宁发怒了,只好走了出去。

  米宁把陆梦华叫进办公室。

  陆梦华看到米宁脸色很难看,问:“米哥,你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么?”

  米宁眼中闪着恶狠狠的光:“刚才,一个叫胡向伟的人来见我了,你认识他吧?”

  陆梦华听了这话一怔,随即说道:“他是一个无赖,你不要理他。”

  “他是一个无赖么?那么,他说的话是真的么?”

  “他就是一个想敲诈的无赖,不要理他。”

  “我问你他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你跟他上过chuang吧?而且不只一次。”

  “我当时是被迫的,是为了给母亲治病。”

  “他可说你是主动的,是对他进行性贿赂。”

  “他撒谎,是他逼近我,我是被逼无奈,为了救母亲……”

  “不管怎么说,你是跟他上过chuang了,而且是多次。”

  “我是被迫的,希望你能够理解……”

  “可你婚前为什么不跟我说?你是知道我的身份的。”

  “这种事,我不愿意向别人说,不好张口,我是被逼迫的,不是我的错。”

  “可你是知道我的家,还有我,是很注重声誉的。你这种事让我觉得很丢脸,我父母知道后也会感觉很丢脸。别人知道后会怎么说,会说我们高贵的米家,却娶了一个多次跟无赖上过chuang的儿媳妇,一个很不干净的女人。”

  “我是被迫的,当时是个被欺凌的弱者,希望能被理解……”

  “我知道这事以后心里很不舒服,很难接受……”米宁低下头。

  “米哥,我,我希望你能理解,夫妇间应该相互理解……”

  “这事你婚前没跟我说,否则,我们可能就不是夫妇了……”

  陆梦华不知说什么好了,只好沉默……

  “你出去吧,我现在心里很不舒服,想一个人呆会。”米宁向陆梦华挥挥手。

  陆梦华只好出去了。

  ***************************************

  米宁又派他的心腹,宾馆保卫部部长吕杨秘密调查陆梦华的情况。结果了解到陆梦华与宾馆人事部的前部长于仲也有过不正当关系。他又质问陆梦华是怎么回事。陆梦华说那是于仲利用权势威胁她,逼迫她的结果。自己是被迫的,并没有错。

  米宁听了心想,不管是你主动还是被动,看来你这个女人是很不干净的。你还不知和多少个男人上过chuang呢!想来让人心里真憋屈呀。我堂堂名门出身,又是五星级大宾馆的总经理,跟这样一个不知同几个男人上过chuang的女人天天睡在一起,真是,真是那个!从此他对陆梦华少了热情,多了厌烦之心。对陆梦华冷淡了,厌烦了,正值青春年华的米宁开始暗中接触别的女人。

  米宁和东湖宾馆财务部年轻女职员赵小玲走向澳门葡京赌场的大门。米宁穿着一身白色亚麻西服,白色皮鞋,戴着最新潮的墨镜,像个南洋富商。赵小玲穿着雪纺白衬衫,大花绸中裙,奶白色高跟鞋,很是青春靓丽。两个人紧贴着走在一起,俨然一对摩登情侣。他们是以采购宾馆用品的名义来到港澳的,现在却来到这世界闻名的大赌场。

  米宁对赵小玲说:“小玲,你说我这次能不能赢?”米宁本想问我这次还会输吗?他以前来过一次输了。可一想这么问不吉利,还没进赌场呢就谈输,太伤士气,于是改口了。

  赵小玲眯着丹凤眼笑说,“这我可说不好,我要说赢就能赢,那这大赌场就是我的了,我天天让你赢。”她心里暗想,你八成还得输,来这里的人大多数得输,要不这赌场早黄了。出发前她劝米宁不要再来,可她劝不动,他是老板,钱是他的,嚷嚷着要捞回输的钱来。

  “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我不能总这么背吧?”米宁看着眼前的赌场说。

  “但愿你这次走运。”赵小玲笑说。

  米宁和赵小玲走进葡京赌场的大门,按惯例接受全面检查。男女门卫一丝不苟的搜索全身,手提包也不放过。赌场这样做说是怕有人输惨了用武器自杀,也怕两伙人打赌输红眼了火拼,还怕赌客和黑帮制造事端。

  进了豪华的赌场,米宁看到里面人头攒动,但很安静,人人都聚精会神于眼前的赌具上,似猎人紧盯着前面的猎物。他瞪大眼睛,迈着方步走到玩21点的台子前坐下来。赵小玲跟着坐在他身边。

  米宁玩了个把钟头,哈,手风ting顺,赢多输少,赚了三万多块。

  “走,换一样玩玩。”米宁得意地向老虎机指了指。

  赵小玲收了筹码,跟着米宁来到老虎机前。

  “来,你也玩一玩。”米宁指着另一台老虎机说。

  “不,我不玩。”

  “玩么,我出钱,你怕什么?”

  “我不,你自己玩吧,我瞅着。”

  “你呀,就是心疼花钱,花我的钱也心疼。”

  “我是吃咸菜长大的,知道钱的金贵。”

  “没准你敢花钱钱就来了呢。”

  “你快玩吧,好不容易来一趟,别耽误时间。”

  “我是怕你只看着发闷。”

  “我不闷,我看着你玩紧张得心直跳。”

  “你呀,是那种疼男人的女人。要不我怎么就喜欢你呢?”米宁说着捏了小玲粉红的脸蛋一下。

  “你快玩吧,又起腻!”赵小玲打了米宁的手一下。

  “我今儿手顺,高兴!”米宁笑着又玩了起来。还真让他说着了,手顺,玩了两个多钟头,又赢了三万多。

  再换一样。米宁又玩起轮盘赌。看着轮盘轱辘辘地转,米宁的眼珠也轱辘辘地转着,发出激光般的亮光。玩到晚上七点多,米宁还是赢多负少,而且赢的比例很高,共赢了二十来万。

  “米总,我累了,也饿了,咱们走吧。”赵小玲看着米宁柔柔地说。

  “出来了还叫什么米总,就叫我米哥,这样才像两口子。”米宁又捏赵小玲的脸蛋。

  赵小玲打下米宁的手,“我可不是你那口子。”

  米宁笑说:“你比我那口子还亲。我最喜欢你。”

  赵小玲说:“那你快领我吃饭吧,我都饿得前腔贴后腔了。”

  “好,好。今儿赢了,我领你吃葡式大餐。”

  米宁和赵小玲在葡京酒店餐厅吃了一顿丰盛的葡式大餐后,二人肚里满装着葡国鸡、马介休(鲨鱼烹调)、咖喱炒蟹等美味走进餐厅楼上的客房。

  赵小玲打量客房,客房非常宽敞,中央的双人chuang也非常宽敞,三个成人睡觉也没问题。米宁把自己的身体向chuang上一扔,兴奋地叫着,真舒服呀!又像抓小鸡般一把将赵小玲拉到chuang上,手shen向她紧身T恤里,在里面乱摸。赵小玲缩紧身子,叫道,“好痒啊!”米宁又用另一只手shen向赵小玲的裙子。赵小玲打下他的手,说,“洗澡,洗完澡再说。”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