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琅琊榜之神医傲谭 第五章 相认与否?

  深夜,穆府却是灯火通明,穆霓凰生气的走进屋里,身后跟着明显不服气的穆青。霓凰一进屋便开口训斥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做事总是这么毛躁,你知道人家什么身份吗,知道我为什么跟他结交么,你就去试,你长脑子没有!”

  穆青自知有错,有些别扭的问道:“什么身份?他不就是宁国侯府萧景睿一朋友么。”

  霓凰白了他一眼,走到椅子上坐下,说道:“他是江左盟的宗主。”

  “江左盟的宗主?”穆青不以为意的说道:“那又怎么了,咱们穆王府和江左盟素无牵扯,你不会是因为他是个宗主的身份才主动和他结识的吧。”

  见自家弟弟如此不开窍,霓凰叹了口气,说道:“还记得两年前,南楚兴兵,青冥江水战,我们怎么也破解不了对方连舟铁索战法的事吗?”

  听到这,穆青也被勾起了回忆,喃喃道:“怎么会忘,那个时候,他们以铁索连舟,巨舰为营,直逼我南境腹地,姐姐忧心忧虑,确实没有办法破解,若不是后来突然出现了一个献计的小孩子,青冥关一定保不住。”

  霓凰略显深沉的说道:“恐怕连你也不知道,向我们献策破敌的那个孩子,他用的是假身份。”

  穆青恍然道:“怪不得你在他离去之后派人去跟踪他,不过我对那个小孩的印象还蛮好的。”

  霓凰点了点头,继续道:“你有这种感觉也不奇怪,因为我也一样。我派去跟踪的人是府中精锐,一路上他都没有发现有人追踪。一直追到江左境内,他却干干净净的消失,半点踪迹也没留下。”

  “姐姐的意思是…”

  “在那个境地,如果没有江左盟插手,谁又能如此干净的斩断我们的追踪呢?”霓凰抬头,见穆青已陷入沉思,继续分析道:“可如果这个人,和江左没有关系,他们又为什么要帮他。”

  “难道这个破敌之人是梅长苏派来的?”

  霓凰站起身,在房间内来回踱步,“这个梅长苏,看似是个身在江湖的闲散人,和云南穆府没有瓜葛,却帮我解了南境危机,如今置身京城,夺嫡乱战之中,却又不表明偏向谁,这个人是个谜团…”

  房间内一阵静默,霓凰转过身,走到穆青面前,从怀中拿出了一块玉佩,对他说道:“还记得这玉佩么?”

  穆青有些不明所以,点头说道:“当然,这是当初父亲去世之前,给咱们俩留的,一人一块。”说着将自己的也掏了出来,“呶,我的在这里。”

  霓凰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还记得父亲临终前将我单独留下来,说要跟我说一件秘密吗?”见穆青疑惑的样子,霓凰叹了口气,“当时父亲跟我说,有一年他受命去江南办差,不料途中受到敌袭,父亲身负重伤,后来倒在了一条河边,被一名女子救起。女子没日没夜的照顾他,直至病愈,后来..父亲和那名女子有了情意,父亲答应那名女子等他回去便八抬大轿去娶她。”

  穆青一时间听愣了神,呆滞的问道:“那之后呢?”

  “之后,父亲办完事回到云南,本想去娶她,却得到了那名女子已逝的消息。”

  “死了?!”穆青有些回不过神“怎么死的?”

  霓凰沉默了许久,开口道:“难产。”

  穆青犹如遭受晴天霹雳一般,好一会才开口道:“难道..”

  霓凰点了点头,说道:“父亲派探子去查过,那名女子生下了一个男孩儿,而她怀孕的时间,正是父亲在的那几天。”

  穆青看着霓凰,“那那个孩子呢?”

  “父亲本来想将孩子接过来,不料那个孩子却先一步被一位高人带走了。高人给父亲留了信,告诉他他会好好照顾那个孩子。父亲心中挂念,为了日后方便相认,便命人找出一块暖玉,打造成了三块一模一样的玉佩,将一块寄给了那个孩子,剩下的两块,一个在我这,一个在你那。”

  “也就是在两年前,我看到了那块玉佩。”

  穆青原本低垂的头,猛地抬起,目光灼灼的看着霓凰。

  “那个来帮助我们破敌的孩子,在回去的路上不经意间露出了那个玉佩,被探子看到了,的确是一模一样。而且”霓凰欲言又止,半晌才继续说道:“我今天又一次看到那个孩子了。”

  穆青有些沙哑的开口问道:“什么时候。”

  “梅长苏这回来金陵,除了带了一个小侍卫之外,还带了一个随行的大夫。据可靠消息,那便是琅琊神医榜上排名第一的神医傲谭。那个傲谭..就是两年前那个孩子。”霓凰顿了顿,“今天我看那孩子的样子,他一直不愿与我直视,甚至在我邀请他和梅长苏一起走走的时候,他都巧言避开了。你知道这说明什么吗?”

  “他..不愿意认我们。”

  “恩,虽然不知道那个孩子为什么要躲着我们,但是我还是希望,他能回来,毕竟那也是父亲的血脉。”霓凰看了眼穆青,叹了口气,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个孩子从小便没有见过父母,我们也算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好半晌,穆青点了点头。

  这一夜,除了傲谭之外,几乎其他人都彻夜难眠。

  接下来几天的比试,梅长苏一次也没再去看过,托病在雪庐休养。好在上次太子与誉王来试探过之后,都觉得他是个难以用恩威降伏的人,在没有想到新的拉拢方法之前,倒全都没有前来侵扰纠缠。梅长苏Ri看书调琴,全心疗养,气色确实好了许多。

  至于傲谭,梅长苏觉得自己也没有办法看清这位友人是怎么想的。嘴巴上说是一点都不关心迎凤阁的局势,但是每天却必然会悄悄的跑到迎凤阁看上两眼。回来之后又是一副极其不爽的样子,让梅长苏觉得实在摸不着头脑。

  萧景睿和言豫津因为报了名,天天都有架要打,自然没办法陪伴梅长苏。倒是谢弼每天都会抽出一段时间过来闲谈,山南海北所有的话题都聊过了,但是就是不提誉王。

  那虚伪样子,让这两天心情明显不好的傲谭私底下说了很久。

  不过每每黄昏的时候,雪庐便又会热闹起来,言豫津一人顶十人的聒噪,将这一天的赛事如同说书一般地讲来给梅长苏听,尤其在描述他和萧景睿出场的比斗时,那更是辞藻华美,口沫横飞,仿佛说的全是惊天地泣鬼神,足以改变武林大势的巅峰之战一般,只怕比去现场还要精彩。

  “你听着不脸红么?”谢弼常常在一旁碰碰大哥的胳膊吐槽道,“豫津说的是你么?我怎么听怎么像是二郎神下凡,就差在旁边栓条哮天犬了。”

  萧景睿一般都会苦笑一下,但又绝对不去阻拦豫津去扫他的兴。

  不过他不这么做并不代表别人不会这么干。总是坐在一旁和傲谭玩闹的飞流时不时的会冒出一句话来:“不可能!”

  而傲谭在这时也总会出言相讽,将豫津说的夸张的地方一一挑出来,然后怪模怪样的表演一番。每每让豫津面红耳赤许久。从那之后他在描述具体招式的时候,就不太敢信口开河乱夸张了。

  不过,尽管他有吹嘘之嫌,但以实力来言,他与萧景睿无疑都是一流的。前几轮比赛都波澜不惊,最近两天虽偶有惊险,最终却仍是以胜利告终。

  皇帝每天都会准时出现在迎凤楼上以示重视,虽然大家都知道他最多看个一两场就会离去,却仍然觉得十分荣耀。来参与竞争的大多数年轻人并不真的仅仅是冲着迎娶霓凰郡主去的,毕竟那只有一个名额而已,难度实在太大。更多的人是把这次大会当成了一个展示的平台,希望能挣得一些战绩名声,提高江湖地位,或获得高位者的青睐,得以晋身仕途。

  就这样,一切还算是按部就班,这场招亲大会热热闹闹地向前进行着,如同预期一样吸引着天下人的眼球,每天都有人黯然出局,也有新秀一战成名,与它所代表的那个集财富、名声和权势于一体的结果相比,这整个过程并不能说不够精彩,最多只是不够意外而已。

  不过,意外虽然姗姗来迟,但它总会发生的。

  比试大会开始后的第七天黄昏,当梅长苏看到奔进雪庐的言豫津和萧景睿那凝重的表情时,就意识到一定有什么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苏兄!苏兄!”一进门就大声叫嚷的人当然是言豫津。因为奔跑过的缘故,他的面颊两侧有些发红,额上微有热汗,冲过来一把拖过张竹椅坐了,喘息未定就急急地道:“不好了,出大事了!”

  “怎么了?”梅长苏放下手中的书卷,坐直身子,“你和景睿输了么?”

  “我们输不输有什么打紧的?可今天秦尚志输了!”

  “秦尚志?”梅长苏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他虽然也算年青一代的高手,但还不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输了也没什么稀奇的吧?”

  萧景睿这时也在旁边坐下,神色很是严肃地道:“他数是不稀奇,可他是一招落败的啊!”

  “喀嚓”梅长苏三人同时向门口望去,飞流是个直性子,听到声音飞身出去,到了门外,却空无一人,只有碎了一地的药罐渣滓。梅长苏,萧景睿和言豫津此时也疾步走了出来查看情况。

  言豫津有些摸不着头脑,连刚刚那紧张的事情都暂时抛之脑后,奇怪的问道:“这谭傲是怎么了?一下子甩了罐子这是干什么呀?”

  在场几人都没能给他个答案,梅长苏有些晦暗不明的看着一地狼藉,可也是转瞬即逝,抬起头来看着疑惑不已的言豫津和萧景睿,笑道:“这家伙这两天得到了本医术,看得入迷着呢,只要一有想法就不管不顾的跑去研究了,不用管他,咱们还是继续说刚刚的事吧。”

  这个明显漏洞百出的答案让还着急不已的言豫津和萧景睿同时忽略了过去。

  言豫津惊讶道:“这谭傲还真是遇见医学的事就想钻研个透彻啊。诶!苏兄,我刚刚说道哪里了?对,那个将秦尚志一招大败的人是……”

  对于这消息最为着急的,莫过于穆青了。看到那个北燕百里奇的身手,穆青一下子坐不住了,回到王府之后就跟穆霓凰报告情况。

  “姐呀,你怎么还坐得住啊!那个百里奇真的一招就把那个秦尚志打到吐血了!我觉得你都未必做得到。”

  霓凰坐在软垫上,手中拿着本野传,看上去也的确是悠然自得,淡定的很。听到穆青着急的话语,开口安抚道:“百里奇是横练的硬功,我为何要和他比谁的巴掌拍的重啊。”

  穆青一听,更急了,“我又不是和你开玩笑,这蒙大统领都说你未必能赢!”顿了顿,看到自家姐姐还在那里淡定的翻书,穆青又继续说道:“咱们先不说那个百里奇是不是异族人,就单他那长相,看了都吃不下饭!”

  穆霓凰抬头扫了他一眼,道:“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以貌取人了?这些年读的书,都读到哪里去了?”

  “我是认真的,姐。”穆青一屁股坐到了穆霓凰身边,分析道:“你想想,你就算把百里奇放到了文试的最后一名,但他终归就在那里,你要是为了避开他,就必须从前面九个里面挑一个…虽然前面九个里面有几个还凑活,但是我就是觉着,没有跟你真正的有缘人!”

  这话说的虽是窝心,却也让穆霓凰稍微有了些反应。只见她有些诧异的抬起头,苦笑道:“你才刚成年,知道什么是有缘人呢?”

  姐弟俩正说着,只听门外门卫传过话来。“启禀郡主,小王爷,门外有一姓谭的公子求见,说是有一良策想献给郡主。”

  穆霓凰和穆青两人对视,这一幕何其熟悉,如同两年前一般。只是现下,三人之间的关系,已不是当年那简单的谋士和将领了。

  穆霓凰定了定心神,开口道:“让他进来。”

  待门卫领命下去,穆青有些诧异的开口道:“姐,是..他么?可是他…”

  话还未说完,只见一个身着紫色长衫的青年男子踏入房内,恭敬的对二人施以一礼,“在下谭傲,见过郡主,小王爷。”

  说罢,还未等霓凰和穆青说话,便自顾自的起了身低眉顺眼的说道:“几年不见,不知郡主和小王爷过得可好?”

  一句明显疏离的话,让场面迅速冷了下来。

  穆青张了张嘴,终是没说什么。

  ‘还是不想认么?’穆霓凰在心中叹了口气,温和的笑道:“自然是好的,可是小谭这话说的倒是奇怪,你忘了,我们前几日还是见过的。”

  和料想中完全不同的态度让傲谭颇为诧异的看了一眼穆霓凰,却发现对方确实除了柔和之外并没有其他生气或不满的情绪。这一下子让傲谭心里没了底,有些不清楚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本来嘛,如果穆霓凰和穆青有些不满他不敬之礼,傲谭可能还会觉得正常,可是这变得这么温和,又是因为什么呢?难道!傲谭完全不敢去想,虽然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猜测,但是还是不敢去接受这个事实。

  似是看出了傲谭的纠结,穆霓凰笑道:“两年前青冥江水战,多亏了小谭你了,本来还想找个时间道谢,没想到这次看来又要麻烦你了。”

  傲谭一听,放心下来,也勉强扯起笑容说道:“哪里,保家卫国是身为大梁人民的本分。”

  “那这次,也是本分?”霓凰一句话,让场面更加尴尬。傲谭沉默许久,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难道要他说因为你是我姐姐,我担心你被人欺负了,所以特地来献招了?怎么可能!

  过了约莫有一炷香的功夫,傲谭才缓过劲来,默默的从身后的包袱中掏出一个玲珑瓶子,抛给了站在一旁的穆青。看着两人探究的神色,说道:“这是我自己制作的一些药粉,郡主在殿试时可适时的让那百里奇闻上一闻。必定不会有什么问题。”

  穆青眼睛一亮,着急的问道:“是吗?你确定?这东西真的能胜过百里奇?”

  傲谭笑着点点头。

  穆霓凰见此,眼睛一转,伸手拿过穆青手中的药瓶扔回傲谭的怀里,不顾傲谭那诧异的目光,傲然道:“我穆霓凰出战必光明磊落,怎能用此阴毒之术,这个办法,我不收。”

  一旁的穆青一下就急了,“姐,你是不是傻了啊,那个百里奇真的很难对付啊。”说罢,就想将傲谭手中的瓶子拿过来。谁知一个抽取,竟是没拿动!

  两人四目相对,穆青明显看到了傲谭眼中的决绝。

  “既然郡主如此坚定,那谭某也不多言,告辞。”说完,傲谭将手从穆青的手里抽出,转身就走,动作如同行云流水,没有半点拖延。

  见他走了,穆青着急的看向自家姐姐,正想说什么,却看到了穆霓凰眼中闪烁的泪花。

  穆霓凰抬头将泪水逼了进去,不顾穆青担心的眼神,转身回书房去了。

  徒留穆青一人站在原地,半晌他慢慢松开了紧握的拳头,只见里面塞着一张纸条。

  ‘麒麟才子,江左梅郎’

  “来人,备马!”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暂无读者还喜欢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