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灵魂摆渡之棺材仔 第八章 协同作战

  “傻丫头,你这么叫,小帅哥会不好意思的。”雪儿还不错,替我解围,不过我总感觉自己的自尊被那一句话伤得不轻。

  “姐姐教你,晚上不想回去了就来找姐姐,肯定给你包个大红包。”雪儿的红唇擦过我的耳垂,顺势叉开腿坐在我的身上,ting了ting后背,将我的头深深地按在那道深沟里。

  她拿着我的手托住她的臀部,全身轻轻的上下晃动。而我不知道这动作意味着什么,只是感觉摸到了一层带花边的软布,上面还有很多细细的小窟窿,而布里面,这是……

  我突然感觉身体有些东西马上就要不受控制,慌忙推开身上的雪儿,甩掉霜儿的神器,弓着身子,捂着下身,像个河虾一般一蹦一蹦地往门口挪去,走道没人,撒开脚丫子飞奔出去,在夜总会外面很远处才停下,气喘如牛地坐在绿化带上,心脏通通通地跳个不停。

  市里面的夜色很美,因为快过年的关系,装饰了很多霓虹跟灯笼,天空又洋洋洒洒开始下起了小雪,而我却呆呆的继续坐着。起风了,很冷,而我就那么享受着属于我的一夜FengLiu。

  “阿嚏!”每次一回忆到这里,我都忍不住会打个喷嚏,或许这算是我童年的阴影吧。关于市里的繁华,关于朦胧的女性神秘。后来我也幻想过如果我不跑会怎么样,这无疑是没有苍老师没有小泽陪伴的漫漫长夜里,我跟城里的孩子不同的前奏,但殊途同归,终究一切都是幻想。

  “你发什么呆啊!”一声沉闷的喊叫将我的思绪斩断,我才看到我已经站在了警察的包围圈中,而路道士正在大大的包围圈内,与血尸你一拳我一脚的过招。他这会穿了件羽绒服,可怜那件羽绒服在血尸锋利的指甲袭击下,撕开了好几道口子。他一动,口子内的灰鸭绒便凭空飘洒,沸沸扬扬,颇有些拍功夫片的意境。

  “嗬,你还拽上了啊?我都能从他爪子下逃跑,你能耐那么大,干嘛不使出来?”我释放了一记嘲讽,虽然一年才见他一回,但我早在四年前的那个夜里就发过誓了,他当年丢下我不管,任凭我这祖国花朵沦落淫窟,我一定要报复他,教会他怎么对待小朋友!

  “我就一次对不住你,你还真的记恨到现在啊?”路道士虽然喘着粗气,但能听出来还有余力没有使出来,我自然不用为他的安危担心。

  “他是谁?这年纪轻轻的,能帮上什么忙?”

  随着我的出现,越来越多的警察开始往我看过来,甚至有几个都走神的拿手电筒照了照我的脸,像是我的神秘感比那只枪都打不死的血尸还要重要一般。

  “路先生管他叫天赐,应该也是道士吧,没听刚才路先生还说杀死血尸不难,要想让他恢复些神智才困难,只有天赐有办法,估计道法比路先生还要高。”不远处的警察小声的解释。

  “就他?有二十岁没有?怎么可能!我们一路追了大年四十里路了,全靠路先生指点。要不是路先生提前跟我们说了危险之处,恐怕还要有几个弟兄被血尸干翻呢。”旁边的一位警察出口反驳。

  “都闭嘴,专心一点,预防不测!”王局长大声吆喝一声,议论我的声音立马消失。

  “按照书上说的,你是唯心主义者,怎么会跟这些唯物主义无神论者一起降妖除魔了?”我故意伸了下头,好让路道士能够借着我旁边手电筒看清楚我脸上得意洋洋的笑,还有我的浓眉大眼,高ting的鼻梁,最关键的,是那个迷死人不偿命的酒窝。

  “嘿!”路道士被气的不轻,脚下忽然踩了一空,瞬间章法大乱,血尸伸手划过他的后背,又掀起了一阵灰鸭毛“臭小子还敢说风凉话,不怕两边都得罪了!”

  我哈哈一笑,本来就是嘛,警察的信仰应该是马克思主义唯物论,怎么现在都个个盯着眼前闹事的血尸,不上前制服?得罪路道士我倒不怕,但是经他这么一说,我还真怕到时候激起警察的愤怒了,毕竟血尸生前也是一名警察:“都怪你平时不怎么教我,现在我怎么帮你?”

  “那个玉椁金棺破了封印,赶快祭出来,帮忙镇压血尸!”路道士因为刚才摔了一跤,没了优势,在与血尸周旋中左支右拙,略显疲态。

  道家管使用法器叫祭,有尊称的意思,难道我手中的血玉棺材的真名叫玉椁金棺?可是我只是刚才误打误撞才让血玉变成一口真正的棺材,如今又怎么才能将一个印章吊坠大小的血玉棺材恢复本来面貌?况且刚才它只是收了小姨,并没有帮我镇压血尸啊:“要我怎么做?”

  “我怎么知道,那是你的宝贝!”路道士被血尸撞了一下,大声咳嗽起来,而警察形成的包围圈瞬间凌乱不堪,血尸仿佛有思想一样,见包围圈有了缺口,就要顺势逃遁。

  我努力回想起刚才的情景,血,难道是我的血?马上咬破食指,将汩汩而出殷红的血液按在血玉棺材上,心想也不知道有没有用,不过,真他娘的疼啊!

  看过道士画符降妖抓鬼的电影,咬破手指,轻描淡写的胡乱一画,然后帅气地将手中符咒扔出,霎那间风云变色,电闪雷鸣,原来都他娘的是特效啊。

  我的宝贝?这不是前几年生日,路道士送我的锦囊么?暂时不去想这个疑问,眼看着血尸就要逃出,赵警官,王局长开了几枪都不管用,我的心也揪了起来。这玩意这么不好对付,万一跑出去了,先不管社会舆论媒体记者怎么渲染,光人命都能闹出很多啊。

  手中的血玉棺材静静地躺在手心,指尖的血液一滴滴落下,然后神奇地消失在那血红的玉质表面,我心中却丝毫不心疼自己的鲜血,只是祈求它快点显灵,使出无上神通镇压血尸。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