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璇的动漫大冒险 第二百三十九章 火力少女?

  打麻将的时候,最让人高兴的是什么呢?

  麻将小百科卷饼少女、优希酱立马举手喊道:“当然是起手大顺风啊叽!马马虎虎一上听啊叽,要是天胡那当然是更好啊叽!”

  那么,打麻将的时候,最让人不高兴的是什么呢?

  沮丧的卷饼少女、优希酱低着头嘟囔道:“可恶叽!为什么一上听到最后都不能够听牌啊叽!这难道是上帝对卷饼少女的嫉妒吗叽?”

  ……

  现在,全国大赛一回战之中,有三位大将便在体验当下的情况。

  看着各自的手牌,三个大将同学都是分外欣喜,虽然她们之中已经有人准备放弃了,也有人没准备放弃,还有人有些迷糊。

  不过,当她们看到各自的手牌的时候,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没有放弃的少女微微点头,她很高兴,因为起手一上听,这简直就是下一巡立直,再下一巡胡牌的节奏呢!所以,高兴的她准备抬起头,看看其她三家的表情,以己度人,没有放弃的少女当然希望能够看到三张苦逼的脸庞。

  可惜,当她抬起头看三位对手的时候,愕然了。

  她发现,左手和右手的两位对手,也都是抬着头打量四周,而且那两位的笑容怎么看都觉得恶心人,不过为什么会觉得她们笑的颇有深意,而且ting眼熟呢?

  没有放弃的少女摇摇头,心想:“算了吧,估计是摸到好牌了吧,虽然估计没有我的手牌好,空欢喜始终都是空欢喜,就让我来一次大逆转吧!”

  已经放弃的少女右手微扶手牌,哼着小曲儿,她自语道:“反正没打算赢,干脆专注个人表现好了!”

  迷糊的少女头一歪,困惑地说道:“今天运气不错呢!我是不是该去买彩票啊?”

  主角天江衣很不屑,她微微抬头,看到三个菜鸟那明显过头的高兴劲儿,她摇摇头,眼中全部都是鄙夷,低声说道:“全国大赛怎么都是这种货色?没见过世面吗?不就是Koromo的控场让你们的手牌变好了吗?高兴个毛线啊!哼,太天真了啦!如果手牌好有用,那还打个喵的麻将啊!”

  东一局正式开始了,庄家打出了第一张牌,那是一张东,正所谓俗话说得好,庄家打东、一路顺风,打东风,很励志呀!

  翻个白眼,居然这么容易?天江衣都没有想到呢!天江衣娇、声喊道:“碰!”娇()嫩的小手从上家牌河那里拿起了那一张孤独的东风,而后与自己的两张东风放在一起,整齐地摆好。

  没有思索,通过牌山之中好几个呼唤声,天江衣随意地打出了一张西风。

  顿时,场上气氛变得紧张了。

  放弃比赛的少女大惊:“呀,完了,被第一名碰了东,这可怎么办啊?”

  没有放弃的少女狠狠地瞪了庄家一眼,哼道:“笨蛋,居然让人碰了场风,而且还打乱了牌山的顺序!”

  说罢,她摸起了手牌,而后更加恼怒了,因为这是一张八竿子打不着的一张牌,所以,没有放弃的少女把这一切归罪于对家那个笨蛋庄家。

  用尽力气把那张无关紧要的手牌扔到牌河之中,没有放弃的少女很生气:“明明就是自己一上听优势局,不碰东的话,自己一定可以听牌的!”

  毫无进展,三位开局一上听的选手居然在几巡之后,都毫无进展!这是在是太残酷了!明明就是很让人高兴的手牌,可是为什么听牌不能呢?三位选手都是思索着这个严畯的问题。

  迷糊的少女拿起牌山上的牌,看了看,没用啊!于是打出了这一张1万。

  “碰!”天江衣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了,她觉得这也太容易了吧!嘛,这也是理所应当的,这一张牌本来就应该是属于自己的!

  整齐地摆好了三张1万,天江衣晃荡着两只小腿,她已经把这一局的胜利握在手里了呢!

  手牌:万77筒333索99,碰:万111、东东东。宝牌为9索。

  几巡之后。

  天江衣的右眼,电光炸裂,背后的黑色气场正在扭曲着,随着天江衣伸()出去的右手,仿佛有一只黑色的魔爪也伸()出去一样。

  特写之下,天江衣嫩嫩的五根手指,拿起了属于她的那一张牌,不需要去看,也不需要去摸,天江衣已然知道这张牌是什么了!因为这张牌冥冥之中,早就在呼唤着她!

  “自己真的在被这些麻将深爱着吗?”天江衣如是地想到,她在这一刻想起了曾经子璇对她说过的一些话!

  ……

  子璇微笑地看着海底捞月之后的天江衣,笑道:“艾拉,Koromo酱,果然被麻将深爱着呢!”

  天江衣头一歪,她打麻将从来没有想过这些爱不爱的,于是她奇怪地问道:“被麻将爱着?大哥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麻将也有爱吗?”

  子璇笑道:“当然了,你没有听到麻将的呼唤吗?”

  天江衣点点头说道:“嘛,要是这么说,也算是能听到吧!那不是直觉一类的吗?”

  子璇摸了摸天江衣的头发,天江衣顿时软了,她很享受,子璇微笑着说道:“不是直觉喔!能够那么准确,完全是因为麻将牌深爱着卡哇伊的Koromo酱呢!”

  ……

  回忆结束。

  天江衣嘴角微挑,将命中注定的那张9索举在半空,突然轻轻地放手,9索君自由落体之后,打了几个滚,便面朝天空安静地躺在了麻将桌的绿草坪上,让别人可以简单地看到它的样子。

  天江衣两手左右握住手牌,轻轻地将手牌放倒,把鸣牌的两组碰往手牌这边一拨,娇()声说道:“自()摸,东、对对胡、宝牌3。6000、3000点!”

  嗯,报点数的方法也很独特,别人大概都是3000、6000的报,只有天江衣,为了贯彻龙门渕高中麻将部部长的时髦政策,天江衣不知不觉就这么说了!因为颠倒一下说感觉很时髦呢!

  而后,天江衣便抱着双手,英姿飒爽地看着三个懵逼的对手。

  没有放弃的少女有些发愣,她傻傻地看着突然行动的天江衣,喃喃呓语:“嗳?胡了?为什么?不是应该等我一上听之后立直一发自、摸的吗?怎么可以让那个小鬼胡了?这一定是个意外!”

  天江衣的耳朵动了动。

  已经放弃的少女失望地把自己如此好的手牌扣过来,说道:“白瞎了这么好的手牌了,结果不上牌,哎,这神奇的命运啊!我的庄家,哎!却是没有想到,那个矮子运气居然这么好!”

  天江衣耳朵动了动。

  迷糊的少女惊呼道:“哎呀,小学生都能胡牌啦!好厉害喔!”

  天江衣的耳朵动了动。

  小鬼?矮子?小学生?呵呵!呵呵呵呵!天江衣嘴角在抽()搐,她觉得自己好像有些生气了。

  “真会说啊这些混蛋家伙!Koromo绝对不会绕过你们的!”天江衣气鼓鼓地嘟着嘴说道。

  接过了自己应该得到的点棒,天江衣成为了庄家,如果放在平常,她一定会欢呼一声什么最喜欢庄家啦的呢!可惜如今天江衣没这个兴致,她满脑子都是刚才听到的一些闲言碎语!

  翻起了手牌,天江衣随意地看了几眼,略微整理了一下之后,打出了一张没有用的北风,这也有俗话说得好,庄家打北,稳赢不赔!

  “上一局只是意外,这一局看我狠狠地炸了那个小鬼的庄!不然白拿这么好的手牌了!”没有放弃的少女又一次看到自己一上听的手牌,膨胀了!不过可惜,光看手牌,这的确是很让人骄、傲的手牌,刚刚从牌山拿起牌,这就有些泄气了,没有用!

  没有放弃的少女切了一声,嘟囔道:“不上牌啊!”于是把没有用的那张牌打出去!她完全没有考虑换个牌型什么的,因为实在没有必要,这个一上听的牌型很不错,点数也很可观!

  迷糊的少女也摸()牌,拿起来一看,阿磊磊了几声之后,无奈直接打了出去,她也同样不上牌,她歪着头想道:“是因为起手这么好的牌,把运气都用没了?所以上牌不怎么好吗?”

  经过上一局被炸庄,放弃的少女坚决了她放弃团体胜利的战略思想,一心想要表现自己,没办法,如果现在手牌突然变得很烂,她也就认命地随便打打了,可如今上帝给了她这么好的一上听手牌,那她还不用心,那可才是糟蹋运气呢!

  “呃,算了,这才第一巡,还有机会呢!”第一张牌果然又是没有用的,放弃的少女无奈地打了出去!

  继续哼小曲儿,天江衣很惬意,因为一切都在按照计划步入正轨,麻将牌们也是很积极地为天江衣铺好道路!对于这些菜鸟,天江衣完全不必担心自己需要去思考,完全按照麻将牌们的好心去做就好了!

  “果然,大哥哥的话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呢!这些麻将牌的确ting喜欢Koromo的呢!是因为Koromo卡哇伊吗?”天江衣将摸回来的有效牌放好,打出了无效牌。

  几巡过后,那三个可怜人还在苦守着一上听手牌,感慨不上牌的无奈之处。

  天江衣的右眼又一次闪电炸裂,金色的电光分外耀眼,而天江衣的手牌,也开始漏出丝丝静电,向着那张开始发光的牌探去,一只黑色的魔爪迅猛地将那张牌拿起来。

  砰!!手牌摔倒!!天江衣将摸到的5万砸在桌面上,5万君砸在地上后,还反弹起来转了个圈,然后才躺好。

  万67筒22345(红)索334455,宝牌是2筒。

  “自()摸、断幺、平和、一杯口、宝牌3,每人6000点!”卡哇伊的声音响起来,天江衣看起来更加可爱了!

  然而,这卡哇伊的声音,对于对手来说,毫无疑问是灾难!因为庄家自()摸点数也太大了!

  双目怒睁,没有放弃的少女骇然地看着天江衣,难以置信地说道:“这小鬼又胡了?!而且又是大点?!可恶,我居然又是不上牌,不然以我的手牌,一定会比她先胡的!”

  叹了口气,放弃的少女又一次无奈地把手牌扣下去,泄气地说道:“咋就听不了牌呢?那矮子女生运气真好!”

  迷糊的少女继续迷糊着,反正她戏份最少,迷糊就迷糊吧!虽然她还是一口一个小学生叫着!

  ……

  龙门渕高中待机室。

  国广一微笑地说道:“状态惊人呢!”

  纯哥点点头,扣了扣脚指头,说道:“毕竟是Koromo,可不是这种三流水平的选手可以匹敌的。”

  满意地点点头,透华大小姐说道:“得死哇!Koromo是无敌的得死哇!喔嗬嗬嗬!不愧是本小姐最最喜爱的表妹酱!撒!Koromo,把你那恐怖的实力,展现给全国那些不识货的家伙得死哇!喔嗬嗬嗬!”

  宅女同学此刻默默地补了一刀:“Koromo,浑身时髦满满,关注度满值!”

  顿时,大小姐沮丧了,她灰白地自我安慰道:“本小姐的表妹时髦就时髦吧,关注就关注吧!得死哇!本小姐才不会吃醋呢!得死哇!绝对!绝对!呜呜,好嫉妒得死哇!”

  ……

  观众席。

  大魔王欢呼道:“哇,是Koromo酱胡了耶!太好了!加油!”

  原村和也科学地说道:“嗳,胡的很漂亮呢!三家的手牌明显不错,Koromo桑选择默听很正确呢!后来居上的庄家自()摸,每一个判断和选择都很正确!”

  听着原村和的点评,竹井久摇摇头,她完全不认可原村和科学的点评,因为大家的风格完全不是一路人。

  “还是一如既往的打法呢,理所应当的胡牌,还有那可恨的一上听地狱!还好她最擅长的海底模式还没有用出来,不然也太残忍了!”竹井久笑道:“本来人家都说五上听啊的是地狱,可是跟那个卡哇伊打麻将,一上听反而成了地狱,真是无奈呐!”

  子璇笑了笑,说道:“嘛,就如同猴子捞月,水中月终究是水中月,野猴子的爪子再锋利,也捞不着那水中的满月呢!被月亮的力量眷顾的麻将少女!真是精彩的胡牌啊!”

  “人类,面对这种情况总是很脆弱呢!对于麻将这种游戏本来很自信,可是在这一场比赛却仿若是依照命运一般!拘泥于一上听的徘徊之间,逐渐被水淹没,窒息而去,却无力反抗!那三个可怜的选手,如果没有意识到这一切都是因为天江桑就好了!不然,她们只会感觉到怯弱和痛苦!”竹井久感慨地说道。

  卷饼少女歪着头问道:“叽?部长在说什么啊叽?完全听不懂呢叽!”

  竹井久微微一笑,说道:“嘛,没什么关系啦!我们继续看比赛就好了!”

  大魔王有些蠢蠢欲动,她拉着原村和的手,说道:“突然好像打麻将呢!感觉Koromo酱现在一定很开心!”

  原村和侧头看了看大魔王,微微脸红,微笑地说道:“是呢,我也是!”

  大魔王当即高兴地笑了,她侧着头也脸红地看着原村和,两人相视一笑,满满正能量啊!子璇闻到了好闻的百合花的清香。

  突然,一只神秘的手出现,这只手拍了拍大魔王的肩膀,着实吓了大魔王一跳,还不等大魔王回头看是谁,一个淡淡的声音在大魔王的耳边回荡:“呦,国中生,你ting高兴呢!姐姐来找你玩儿了!”这个声音对于大魔王来说,仿佛是魔鬼!

  “子璇君,我和Toki过来找你玩儿了,嗯,还有好久不见了呢!竹井桑。你是不是又变漂亮了呢?看来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一定多亏了子璇君的功效呢!”另一个声音也在子璇和小久那边响起。

  ……

  隔壁的对局室。

  假小子自信地说道:“我一定会让小哥看到我的完美实力的!嗯,Toki和龙华发挥的都很好,我当然也不能输了,加油了!不能让电视机前为我加油的Toki和龙华失望,也不能让小哥失望!我江口夕,可是大阪第一喔!”

  嘛,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