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错缘:相逢未嫁时 第六十六章 相见不欢恨意浓 (结局)

  待我君临天下,许你四海为家66相见不欢恨意浓(结局)

  看着眼前这个气愤不已逼问她为什么的男子北宫琉墨心里发笑,虽说不是凤月冥杀害了她的亲人但是也等同于是他。他的父皇将她的爹娘害死,而他也容不下索性灭口。

  如此这般狠心毒辣的人居然还能理直气壮问她为什么,甚是可笑!北宫琉墨脸上淡漠如初,甚比当初在天山还要冷漠几分。眼底更是有丝丝恨意隐隐作显,目光闪烁直直的盯着凤月冥带怒的眸子。

  “这世上没有人比他还爱我……”思量了许久北宫琉墨才无比坚定的说出这样的一句话,她想确实如此。沐之逸可以为了她连性命也不顾,默默的爱着她而眼前这个她深爱的人却一直都在伤害她。

  为了她腹中未出世的孩子她绝不会随他进宫,她是自私的。自私的决定了腹中未出世孩子的一生,选择远离勾心斗角阴暗的皇宫。

  这世上没有人比他还爱我!北宫琉墨的话围绕在耳边深深刺痛了凤月冥的心,嘴边噙起一抹苦涩的笑意。脸上的愤怒渐渐消失不见复儿被忧伤所代替,一脸愁容倾身附在北宫琉墨耳际冷冷的说道:“你是我的女人,你必须随我回宫。”

  他无法容忍给她幸福的人不是自己,思来想去唯有强硬把她留在身旁方能罢休。不禁将那日昙花海中一事再次提起,目的便是让北宫琉墨妥协。可是结果真的如他所愿吗?

  “呵呵……”空中响起诡异苍凉的笑声北宫琉墨好笑的凝视着他,眉宇间染上了嘲讽的韵味。诡异的嘲笑着他幼稚的举动,从未想过他会以此要挟。

  女子清白固然重要但是她也不会亲手葬送自己的幸福,如此这般威胁也是无用的。迎上他诧异的眸子北宫琉墨才邪邪的开口说道:“我不止是你的女人,我还是他的女人。而且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

  北宫琉墨将脸凑到凤月冥眼前,手指着身后不远处屹立的沐之逸释怀的说道。四目相对眼瞳倒映着彼此的影子,却再也看不见当初的熟悉徒留下陌生二字,无路可退也不过如此。

  “你说什么?”好似奇耻大辱一般凤月冥怒火中烧的抓着北宫琉墨的衣襟,脸上盛满恐惧与惊慌,怎么也不相信她所说属实。

  “怎么?你是要痛下杀手,还是要血洗耻辱?”眼眸深底闪过一抹惧意不过片刻便消失不见,北宫琉墨不但没有害怕反而一脸笑容的反问道。

  而她的笑容落在凤月冥眼中却成了讽刺,从未见过她说话如此凉薄犀利的凤月冥心中一惊。抓住她衣襟的手送开脸色复杂难定,深邃的眸子失了光泽犹如深渊深不见底看不出一丝情绪来。

  “琉墨,你真的不随我回宫?”抱着最后一丝侥幸的心理凤月冥不死心的问道,语气中透露着浓浓的忧伤与苍凉。对此抱着的那抹幻想也即将破灭,毁于自己手中。

  期待的答案沉入深渊回应凤月冥的是风声,是沉默。立于他身前的北宫琉墨抿嘴不语垂下眼睑,以无声的告诉了他残酷的事实。

  见此凤月冥已知了无希望失望的拖着脚步走她身边走过,寂寞的身影与瑟瑟秋风十分协和。昔日挺直的身躯竟在那么一瞬间似乎失了光彩,仿佛下一刻便会消失不见……

  “日后别来打扰我!”就在凤月冥快要消失在湖边时,一直未说话的北宫琉墨突然张嘴说道。顾不上心口似千般蝼蚁啃噬般的疼痛,狠着心将唯一的后路也彻底了断。

  闻声行走的凤月冥步伐一顿停了下来,僵直着身子并未回头过了许久才迈步向前。连最后不舍都未曾挽留,一代帝王放下尊严而换来却是无情的拒绝,换做寻常人怕也没这胆量。若有此时也是尸骨无存了……

  被北宫琉墨拒绝后凤月冥便快马加鞭的赶回了京城,一路几近疯魔的抽着马匹马背上的颠簸与北宫琉墨给予的痛一发不可收拾。似乎唯有这般才能将心里的苦发泄出来,而他的爱最终只能沉入深渊永无光日。

  回到皇宫有怀有孕的昭仪娘娘身陷大火而亡的消息也在京城传了开来,与先皇后苏皖大落冷宫不过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民间有人猜测是落入冷宫的先皇后暗中做了手脚,被打入冷宫且还怨气深重将正得盛宠的昭仪拉下了地狱。

  而有的传言则是说后宫其她皇上的妃嫔嫉妒昭仪,联手将昭仪杀害为了得到皇上的爱。殊不知,他们的猜测从未落在罪魁祸首凤月冥头上,普天之下也无人敢背地里胡乱议论一国之君。

  昭仪娘娘逝去被刺客刺杀的皇帝在皇宫中人人知晓,而被诊断深受重伤的一国之君竟在第五日恢复如初亦如常人。不禁让为他医治的太医冷汗淋漓,皆是赞叹皇上痊愈速度之快速。

  本就须发无伤的凤月冥在痊愈的第二日便上了早朝,专心一致的处理起朝堂事务。操劳起国事来,表面上是波澜不惊可是小哲子深知他心中有事。不见北宫琉墨随他回宫,自然知晓当中发生了何事。

  如此不眠不夜整整三个月,朝中大臣面对的不是昔日略带严谨的一国之君。如今要面对的是一个可怕的圣君,犯了错的大臣统统处罚且手段犀利无比。

  仿佛这一刻大臣们才看见了明君暴君的可怕,而凤月冥自然不属于暴君。一切狠厉手段也只因大臣有罪在身,才会落的那般田地。

  三个月的辛劳之后第一次迎来了选秀大殿,也是凤月冥继位以来首次顺从了大臣的心意。允准了选秀大殿的举行,顿时五湖四海各地的父母官开始一波波的选美女为博一丝权利而行。

  选秀这件事自然也落进了北宫琉墨耳中,若是换做从前她定会伤心欲绝。只是今时今日她已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北宫琉墨了,她身上背负着家族之仇于他的情也该掩下了。

  昔日微微隆起的小腹如今已经大为明显,且像一个圆球一般伴随着她。一把油纸伞下一尘不变的蓝色倩影,周身雪纷纷的一大片白雪。天空中还夹杂着歪歪斜斜纷飞的雪花,天山之巅上一抹怡然的身影伫立在雪地之中。

  其目光落在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朝凤皇都的皇宫的方向,修长的左右抚在圆滚滚的肚子上。面色淡然无趣似若看破尘世一般,那双清澈的眸子一如既往的清澈见底却少了几分灵气。

  自那日与凤月冥分别北宫琉墨便带着沐之逸回到了天山,唯有这里是属于她自己的。尘世间每一个角落与天山相比无法谈论……

  昨日莺歌便将朝凤皇都以至于五湖四海都家喻户晓的消息告诉了她,她也由此知晓凤月冥要选秀了。她没有愤怒没有悲痛,反而无比庆幸。庆幸自己逃过了那堵高墙,逃过了后宫的尔虞我诈阴狠毒辣。

  庆幸她腹中孩子日后不必生活在皇室斗争攀比之中,而她却从未想过若是她入了皇宫谁还敢伤她分毫。后宫岂还有人与她腹中孩子相争,这些她却从未想过。

  凤月冥后宫妃嫔成群,而却从未立后。如此一来便度过了整整四十年有余……

  这样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恍惚之中的北宫琉墨终于迎来了小天使的降临,早早一个月前沐之逸在天下下的小镇上找了一个最好的接生婆。连逼带踹的将人恐吓上天山,且令人惶恐不安的度过了一个月。

  这一日天山上的雪下的十分大,好似是北宫琉墨在天山上见过最大的雪。屋子里找找备好了热水,因没有多余伺候的丫环沐之逸便留下来打下手。

  如此反反复复折腾了数个时辰,眼睁睁的看着因疼痛而大汗淋漓叫声连连的北宫琉墨沐之逸攥紧了拳头。曾告诫过自己数次这是北宫琉墨的孩子,他不能冲动。

  随着最后的撕心裂肺的叫声落下,一声啼哭打破了天山的寂静。穿透了厚厚的白雪深入地下飞入九重天,北宫琉墨的小天使终于降临了这个尘世。

  ……

  五年之后。

  “之逸,你可曾后悔过这般生活?”看着专心一致教北宫雪雲练剑的沐之逸,斜靠在门边的北宫琉墨漫不经心的问道。

  北宫雪雲便是当年从鬼门关闯了一遭剩下的孩童,也就是当年的男婴如今已是一个清秀的小男儿了。

  “你可曾后悔那日在湖边所言?”闻言沐之逸缓缓收回剑转身邪邪的注视着北宫琉墨,同样反问道。依旧是当年那一身妖娆的红袍,风情不减当年。

  北宫琉墨并没有回答沐之逸的话,尽管如此两人还是在彼此眼中看见了答案。解释相视一笑,我想他们皆是无怨无悔的……

  天山之巅一袭蓝色衣袍随风飞扬,同色的一把油纸伞高举在头上。与遍地白雪同出一辙的白发煞是好看,如瀑布般垂于脑后。

  而她身旁一个俊美的男子亦是目光眺望着远方,干净无瑕的白袍时而与那蓝袍相撞。一双褐色深邃的眼眸闪烁着超乎他年纪一般的冷静,两人便这般紧紧的矗立着。

  “原来站在这里看朝凤皇都是这般渺小……”许久之后如莺歌一般动听的女音在空中响起,亦然是从那把蓝色油纸伞下发出的。

  “我还以为这天下没有比皇都更大的地方!”回应的是一个波澜不惊略显幼稚的男音。

  北宫琉墨回头眨眼一看,已不是当年那个熟悉的身影……

  朝凤皇都养心殿外一袭黄色龙袍的凤月冥目光深邃忧伤,眺望着天山的方向。负手而立衣袍翻飞英姿飒爽,情不自禁的忘我的说道:“等我两年可好?”

  “嗯?”

  …….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