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毕业后我们交往吧 第五章 你最近是不是在减肥

小说:毕业后我们交往吧  作者:苏图  回目录  举报
  “两位同学,说完了吗?”

  “还没呢!”坐在过道边的我很自然的脱口而出,但也就在下一秒才听出说话人的声音,那不正是刚刚坐在上面秀指甲的犯贱疯么。

  代茜似乎比我先一步发现范剑锋,总之我们两个的超奇葩地望着这个不男不女,可怜巴巴的模样在求膜:我们错了,放过我们吧!

  “你们两个,出去!”范贱疯指出兰花指指向教室门口,语气gao得像唱戏似的。

  而我们起身动作极轻,连椅子都不敢发出声,然后迈着猫步从教室后面走出去。

  其后,范贱疯回过头对着班上每个同学说道,“我不希望我的课堂上有人说话,讨论可以,聊天就不行!”说着这里,娘娘的嗓音变得有些尖,不过让范贱疯已咳几声掩盖了。

  让我们出去,并不是溜达,而且站在了教室外的走廊上,这罚站gao得还像个小学生时代似的,因为是上课时期,走廊上忒空荡,偶尔传来隔壁班的朗读声,多传达的洪亮啊,作为罚站在这儿的我,真是羞/愧不如。

  “还好只是自修课!”我说完,翻着手中带出来的课本,还随时备好了笔。我呢,是一个绝不浪费时间的好孩子。

  “那又怎样,总之我们站在了这,下次别在范建峰的课堂上跟我说话!”

  “你以为我想啊,谁让你老是发呆,再这样下去,还怎么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学。”听到她这么说,我还先不爽了呢!

  “对考大学我有信心的!”说着,代茜给我抛了狐媚眼,真是,gao得我鸡皮疙瘩的,冲我放什么电,我又不是男的。

  我白了她一眼说道,“这话说太早了吧!”

  “那也有你帮忙啊!”代茜说道,转过头看向别处,随后突然拉着我的衣角说,“那个,来了!”

  我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gao得有点烦,这妞一点都不安静,蹭开她的手,“谁来了都不关我事!”

  “韩桃锡来了!”代茜说道,闻言,我立马转头顺着代茜的视线看过去,顿时,我感觉我的眼前有条冤魂飘过。

  耳边传来代茜的偷笑声,我望着空荡荡的走廊,狠狠地咬着牙,所谓飘过的冤魂,是受骗上当的我。

  “你能不能不带这么玩我的!”我恨恨地转头瞪着她,她却笑翻了,我赶紧拿书拍过去,捂住她的zui,死丫头是想要引来范贱疯的挨骂吗?笑的这么大声!

  “还说什么谁来了都不关你事,我看全世界就韩桃锡关你事!”代茜掰开我的手说道。

  她的话的确是说到我心里去,但是怎么能被她就说出来呢,

  正当我张牙舞爪着,身旁传来范建峰的娘炮声,“你们在干嘛呢?”

  闻言,我立马放开代茜,乖乖站好,代茜自然被我弄得两脸腮红。

  范建峰走了过来,很难想像他走的那路姿,翘个tún,指着兰花指向着我们警告道,“你们两个给我安分点!”

  看着他那比女人还纤细的兰花指,我真想一口咬过去,以前就想过,咱学校是不是老师不够,怎么连个冒牌的淑女变态都能进来当老师。

  范建峰白了我们两个一眼,鼻音哼了一声便九十度旋转,脚步轻盈地走回教室,在范建峰转身时,代茜早已按耐不住冲着他背影做鬼脸,可是没想到范建峰刚好赶上那时间回过头看着我们,这回惊得做鬼脸的代茜脖颈一缩一缩的,gao得像个乌龟,话里装话地自喃着,“脖子有些酸了!”

  看着代茜的模样,我真很想笑,

  “好好站着!”范建峰瞪了代茜一眼,彻底进了教室。

  “伪娘!”代茜瞪着范建峰消失的地方骂道。

  “好了,要是被他听到就不是罚站的事了!”我劝慰道。

  “我就是受不了他那语调,走路的姿势,男人怎么能长成这样?”代茜嘟嚷着。

  “这世上的人无奇不有,像咱物理老师这类的人就不好奇,不好奇,”我说。在我话刚落音,代茜就拉着我的衣角接过我的话,“快看,真来了,韩桃锡来了,”

  受骗第一次的我绝对不会被同样的方法受骗第二次,所以我拽开代茜的手漫不经心地说,“少来,这回我不相信你的话。”

  “是真的,真的来了!”代茜说道,表情看的让我不禁信以为真,可我就是不相信。

  最后代茜硬是将我的身子掰过去,对于她的动作我不满地挣扎,可也就挣扎两下,就僵硬地不敢动了,我目光呆滞的看着那道熟悉不过的身影,尽管我以为只是产生了幻觉,代茜说的是真的,韩桃锡真的出现了,捧着几本厚厚的书籍,穿在身上的校服也掩饰不了他修长的身高,zui角间总是不经意地带着浅淡地笑,尽管他只是对着他身边那位男同学谈笑风雨,纵然我的心早已扑通扑通地乱窜。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他来了!”因为慌乱的不知所措,也更不想让他看到我被老师罚站时的狼狈,总之不是错误,我也扯出错误往代茜身上揽。

  “我跟你说了,是你不相信!”代茜以同样的小声回答我。

  看着他越来越近的身影,他没有发现站在走廊边上的我,依旧与同他并肩走一起的男同学说聊着,似乎在讨论着什么问题。

  直至现在,我才想到手中的书本,立马将书面打开(其实我都不知道书本拿倒了),挡住脸,挡住自己的视线,随后九十度旋转对着背后的墙壁,脑海中一直念叨着千万别知道我,千万别知道我,可心中,多多少少又希望他能知道我是谁。

  余眼不安的转来转去,想偷偷瞄一下韩桃锡的身影,可是左瞟右瞄的,居然瞄到身旁的代茜也跟我一样转过身对着白/花花的墙壁。

  这妮子难道跟我一样脑子进水了??

  随后我听到细微的脚步声,还有杂念的碎语我就知道他向我们靠近了。

  这一刻变得很安静,不然我怎么会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似乎是过了一个世纪的漫长,其间,我听到谁的窃笑声,那声音不是韩桃锡。

  代茜拍了拍我的肩膀,语气怪溜溜的说道,“别挡了,都走了!”

  闻言,我松了口气,也像个泄了气的包倍感失落。

  ——————

  换上运动服的何苏阳从更衣间走了出来,他是有多么不愿意穿这学校里发的运动服,既偏大又难看,就像居委会大妈穿的衣服,简直贬低了他长的那么好看的脸蛋。

  “快点,苏阳,大家都在等着集合。”一个老是喜欢跟他说话的汪大鹏催促他,别看汪大鹏带个黑色大眼眶就以为是个书呆子,不过就是学霸装的有模有样,其次就捣蛋一枚,比何苏阳矮了一点,也黑了一点,整体来看,长得也可以,至少对得起观众。

  “知道了!”何苏阳不耐地喊道,跟了上去。

  这节是体育课,在操场上点名报道,随后集体向左转,开始围着一千米围长的田径场跑个五圈。

  怎么说那是五千米啊,还是烈日炎炎之下,体育老师(秃男)你说你站在田径场中间吹个哨子是赶啥子,还没差这一二一。

  半圈就已经让这些同学汗流浃背,没办法,天气燥热,连树上的蝉鸟都热的叫响这个夏天。

  几个女同学突然停了下来喘着气,随后一副虚脱的样子走到体育老师那不知说了什么,然后老师让她们到一边休息去。

  汪大鹏跟上何苏阳的脚步,看着那几个舒服的坐在树荫下的女生慷慨道,“头一回觉得是女的真好!”

  “真羡慕的话,你也跟着她们一个月来那么几次大姨妈!”何苏阳说笑道。

  “一个月不是一次吗?”汪大鹏纠结的问道。

  “就不能说是吃药吃多了!”何苏阳白了他一眼说,而后加快速度向前跑,留下汪大鹏还在深思,“这小子怎么知道,,,哎,等等我!”看到何苏阳跑远了,汪大鹏赶紧跟上去。

  突然跑道上三三两两围着一qun人,更多的是女生,七zui八舌的,似乎是天空上掉了个UFO下来,但依平常人的直觉肯定是出了什么事,而跑在前面的何苏阳放慢了脚步,回过头看过去,身旁的汪大鹏突然大叫,“苏阳,好像有人倒在地上了。”

  闻言,何苏阳转身跑了过去,

  “怎么回事?”

  “齐安安晕了!”

  “让开!”何苏阳冲进人qun里,看着晕倒在地,冒着热汗的齐安安,想都没想,将昏迷的她抱起,

  体育老师也赶来了,表情应该是吓坏了,看着何苏阳怀里的齐安安,体育老师担忧地问道,“怎么了?”

  “不知道,老师,我先将她送去校医务。”何苏阳说道,便匆匆抱着齐安安向校医务走去。

  汪大鹏也担心,和老师说,“老师,我也跟过去看看!”说着跑过去。

  就这么,一段英雄救美的情形展开了。

  体育老师看着大伙人的不安说道,“都遣散,遣散掉!”

  老师的一句,同学们像卸了沉重的包袱,如罪释放,终于可以不跑了。

  校医务,何苏阳还没到校医务门口就已经开始迫不及待地叫着校医。

  坐在里面整理病历档的校医才三十多岁左右,穿个大马卦,听到门外有同学在叫,立马迎了出去。

  校医看到何苏阳抱着昏迷的齐安安,校医连忙让他将齐安安放在最接近近距离的病chuang上,开始准备检查。

  赶过来的汪大鹏看着昏迷的齐安安,有些担心地问道,“不会是中暑了吧!”

  何苏阳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没有说话,他怎么知道,平常看齐安安瘦瘦弱弱的,没想到抱起来真重,可把他累的,,

  不一会儿,校医检查完,走了过来说道,“你们两个还是给她准备点吃的吧!最好是有营养的”

  “???”两个人对于校医的话完全是不懂。

  “这位同学是营养缺失,可以说是处在饿昏状态,早餐应该是没吃吧!”校医说道,在最后一句里,语气显是颇为无奈。

  听到校医的话,何苏阳直接一句靠,这种诊断应该是太超乎意料之外了。

  “我先给这位同学打个营养针。”校医说道,随后去准备针药。

  何苏阳走了过去,看着病chuang上的齐安安一副佩服的模样说道,“我对这女人服了!”

  “还以为是中暑呢?”汪大鹏说。

  这时,齐安安醒了,汪大鹏瞧见立马宣告全世界似的拉了拉何苏阳的衣服说,“醒了,她醒了!”

  还没从昏迷中缓过神的齐安安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醒啦!有没有好点?”汪大鹏带着担心好意的问道。

  齐安安呆呆地望着他,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头还昏着很。

  怕她不知道情况,汪大鹏解释道,“这里是校医务,忘记了吗,在跑道上你晕倒了。”

  汪大鹏的提醒,让齐安安顿时想起,她竟然昏倒了,那么多人面前,第一就是觉得丢人。

  齐安安看到了何苏阳,一脸惊讶问道,“你怎么在这?”

  “我说,你最近是不是在减肥啊!”何苏阳问道,没等她回答,何苏阳对汪大鹏说,“我先走了!”说着转身就走,一出门就碰上赶过来的体育老师。

  “他说的什么意思,汪大鹏。”齐安安问道,却没有底气。

  “校医说你昏倒是因为饿晕的!”汪大鹏说道,推了推眼镜“所以苏阳才会这么问你。”

  瞬间,齐安安的脸憋爆了,直接糗的装晕过去,但却又把汪大鹏吓坏了,“又怎么了,齐安安!”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