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呆子陛下,万福金安 判若两人{一}

  

  暗了暗心神,楼之画比出五“这又是几”

  凰莫邪小眼神又闪了闪,觉得如果被娘子发现自己在骗她,会不会生气,可是...纠结了好久才咬咬薄唇说道:“娘子,我...我不认识”

  楼之画只当他是真傻了,不由的垂头丧气,想着好好一个聪明的君王怎么说傻就傻了呢?这也太不科学了。

  接着问道:“那你还记得什么?比如人和事”楼之画眼里寄予一丝期望,等着答案。

  看着楼之画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凰莫邪颤颤巍巍的动了动脑袋轻晃了下“我...我不记得了”小眼神里含着委屈。

  “那你怎么就确定我是你娘子,怎么就记得你叫子淳!”

  还是有点不能相信,楼之画继续道:“喂,凰莫邪,你丫不会耍我吧!”

  想当初第一次见他,是在进宫不久的一次洗尘宴会上,为庆祝攻退塞外叛党凯旋而归的大将军祁连,宴会上几乎所有的嫔妃贵人都到齐了,场面之宏大。

  为了能看到传说中的战神,她就偷穿了宫女的衣服,躲在大殿的红色柱子后,当时想着反正人多不可能被发现。

  就有些大着胆子继续往前挪了挪,正眼看目标越来越近,就在伸手可及的地方,她却被撞翻在地。

  有些恼怒抬起头的时候,她差点吓着没再摔回去,连忙低头,跪身在地,磕头直道:“陛下,万福金安”。

  这就是她第一次见凰莫邪,当时只感觉头顶一阵寒冷,虽看不见他得表情但也能猜到,他在用怎样的眼神看着趴跪在地上的她,身体本能的在颤动,可他却没有理睬,直径拂袖离去。

  她也是吓的腿软,一直没能站起来,最终还是教导的麽麽,发现跪在地上的她,得了好一顿教训,才把她扶起来。

  “算了,你现在有伤,得好好休息...”见他没答话,楼之画转过头在看看有些呆子的凰莫邪,心里叹了口气。

  要是他恢复了神志,知道她这么大不敬的对他,恐怕会死无葬身之地,楼之画想着这里,态度和语气缓和许多。

  见楼之画语气变得温柔,凰莫邪脸上也笑开了,扯着伤口有些犯疼,眼睛里迅速蒙起一层水雾道:“娘子,子淳脸好疼,为什么子淳的身体也动不了,子淳也好饿...”

  “因为你受了很严重的伤,需要治疗,所以你不能乱动,饿的话等一下我去熬粥”楼之画心里无数次在告诉自己。

  他是皇帝,是皇帝,哪怕是傻了呆了他也是皇帝,尽量的把语气压低放柔,楼之画起身准备出去,走到中途突然想到什么又折了回来。

  指着道:“我可不是你的娘子,别在喊错了!”

  虽然依道理来说在几个月前,她也算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可现在已经被贬出宫,早已不是什么才人,这声娘子是万万来的没有理由的。

  叫娘子时还如撒娇一般的延长数个音,柔柔弱弱的直叫人酥到骨子里,石头好似都可以变成粉末,她怕是抵挡不住。

  “可...可你就是子淳的娘子啊...”凰莫邪充满邪气的双眼里蒙上了薄薄的雾气,突然,好似想到了什么,五官瞬间皱在了一起,哭了出来。

  “难道,难道娘子你不要子淳了...”可能因为脸伤太疼的缘故,凰莫邪松开五官,直接毫无形象的大哭出声。

  “呜呜呜...子淳好可怜,娘子不要子淳,嗝`..子淳以...嗝后.会乖的嗝...娘子不要嗝..不要..嗝...子淳”

  “你别哭啊..”楼之画捂着额,一脸的头疼状,不知道该怎么办,

  “谁哭的这么惨,老头子我在大堂都能听见”老头一脸好奇的踏进屋,看着躺在榻上哭得稀里哗啦,毫无形象喊着娘子不要不要子淳的凰莫邪。

  又瞅了瞅一脸无奈扶额的丫头有些佩服道:“啧,丫头厉害”

  “算了”楼之画用手重重的揉了揉眉心,转身继续道:“臭老头,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去熬一些粥,也该饿了”转身出了房门。

  锅里熬着清粥,楼之画蹲在炉火边,双手拖着双颊,眉毛紧皱,心里是万分的纠结,看着炉子里袅袅的火光。

  就如她此时的心情,在焦灼,以后怕是平静的的生活不多了,在心里默默地叹口气,站起来,把熬好的清粥端了出去,捻下心神,只当是顺其自然。

  走进屋里,老头早已不见了人影,想来今天差不多是月末,家里用度快耗光了,定是下山置办去了,走到榻前。

  凰莫邪睁着两只天真到极致的眼眸,满脸笑意的看着她“娘子”糯糯的声音脆生生的叫着她。

  楼之画纵然是刚经过一阵“娘子”的洗礼,此时还是处于一种十分震惊的状态,干脆不理会,把粥放下,呈在小碗里。

  本想叫他自己吃,转眼看着被绑的像粽子的某人,吹了吹还烫着的清粥,楼之画费劲的扶起凰莫邪的头,枕在她身上“喝吧,你不是饿了么?”

  声音比最初多了丝丝的温和,少了些许的不耐烦。

  “娘子,你对子淳真好”凰莫邪看着楼之画用心的吹了吹,冒着热气的清粥,还亲自喂他吃,是在关心自己,心里就好像抹了蜜糖。

  甜丝丝的,娘子对他真好,感觉好生幸福,凰莫邪喝着喂来的清粥,只感觉幸福的不能自抑,好似要飞起来。

  没有搭理,楼之画不知道躺在她臂弯处男子的小心思,喂完清粥,也匆匆忙忙喝下一碗,等收拾好碗筷。

  在次进到药屋里,凰莫邪已经陷入睡眠中,看来生病的人,就是比较嗜睡,楼之画走到榻边,鬼使神差的坐了下来,静静的端详起他的整个脸。

  比起昨日,俊颜上的伤好了许多,但还是看得出,整个脸上四处布满了擦伤和挂痕,有些已经开始结疤,显出些粉色的小肉。

  剑眉有些微皱,看来他在梦里面,睡的并不踏实,梁鼻高悬,鼻翼不知被什么东西给戳伤,结了疤,有些难看。

  薄唇也因失血过多,而始终惨白,十分的干燥,整个嘴唇有些严重的掉皮,仔细看去眉宇正中间还有颗淡淡的美人痣,妖娆独特。.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呆子陛下,万福金安最新评论: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