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呆子陛下,万福金安 悠悠转醒{二}

  

  看老头眼神不对,楼之画气场不禁弱了些“你在给看看还不成么?”

  “你是在怀疑老头我的医术?想老头我行医几十年,你这死丫头,可是第一个敢怀疑老头我医术的人”想来这丫头跟这人也有某种联系

  “你以前认识他”老头用肯定的语气试探的问道。

  “好吧,认识,以前在京城的时候我见过一次啦,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反正跟以前的反应完全不一样,这双眼眸可凌厉了”

  楼之画想不到自己一时松懈和慌乱竟然嘴快的说出来,对于他是凤凰国君主这回事,是尽量不能透露的。

  本应好好待在皇宫受到最高享受待遇的帝王,却从如此高的悬崖掉了下来,伤的如此之重,里面肯定有很大的祸患跟阴谋。

  她跟老头还是少知为妙,脑袋转的飞快,楼之画趁热打铁上前拉着老头的袖子往榻前走,继续道:“好歹也有一面之缘,你到是在给看看”

  半信半疑的盯着丫头的动作,老头顺势又坐在榻边“你去拿杯水来,给他润润喉”

  不管病人眼里蓄积的泪水和戒备,继续用手拨开耳后的纱布,摸了摸,看了看。

  用小刀划开后脑的纱布又摸了摸看了看,在翻了翻那一双满是戒备的眼皮内部,然后放下。

  “水来了”楼之画端着一碗清水上前,奇怪的是,刚还是一双戒备的双目看向她的时候。突然就放的好柔好似依赖。

  以为是她看错了,楼之画空出一只手来擦擦眼睛,确认没有看错,连忙道:“老头,那个。。他真没事吧”

  “刚才我仔细检查了一遍,他没问题,丫头,你可以放心”

  看了一眼,她一点也不信的表情,老头不禁有些上火,什么时候被人怀疑过医术,想他堂堂的白袍神医,走到哪里不是万人敬仰和全身心的信赖。

  这死丫头到好“身体无碍,内力乱窜这个问题还需时日,掉下时受过重击,大脑后部有淤血凝结”在看一脸听的认真,不放过任何一处的丫头有些无奈。

  摇摇头,真是孺子不可教,继续道:“准确通俗来说他失忆了”

  “哈”本还想着他如果醒了伤好了,就让他自哪里来滚回哪里去,他现在就是个特别严重的烫手山芋,这要真失忆了,可就麻烦了。

  越想越不对,到最后不禁有些激动“你不是说有淤血么,那就想办法让他变得没有淤血啊”

  老头恨不得撬开楼之画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用手重重的敲了下她的脑袋,见她呼疼才罢手。

  有些气胡子瞪眼道:“叫你一天看医术你天天偷懒,说什么都不知道,你这是要气死老头子我,才罢休是不是”

  老头无可奈何的再次摆了摆头道:“罢了罢了,也不能强求与你,这淤血是受重击造成的,目前要只能用药试试,如若不行只能看他造化了,好了,老头子也饿了”摇摇头走出了房间。

  房间里就只剩下张着嘴,还在吃惊中的楼之画,凰莫邪也觉得好生奇怪,那个怪老头是谁,干嘛碰他,娘子都不理她。

  臭老头还打娘子,娘子都喊疼了,可是嗓子就是出不了声,好讨厌,越想越着急,本还包在眼里的泪珠儿簌簌的往眼泪线边掉。

  隔了一会,楼之画好不容易接受了这个事实,转过身,发现某人已经哭成了泪人儿,样子不仅好生可怜,也好生觉得可爱。

  楼之画空出一只手拍拍脑袋,好让她变的更加清醒,端着水上前,用手抬起他得头细致的喂进口中。

  喉咙有了水的滋润,凰莫邪眼泪关了闸,感觉他能说话,一双小鹿的眼睛盯着面前的女子弱弱的叫了声“娘子”因为许久没有说话的关系,充满了引人入胜的沙哑。

  “哈”楼之画没听清他说了什么,自动过滤刚才所听道的,放下瓷碗,没有在说话,心里早就乱成了麻,刚才听到了什么,绝对是幻听,要疯了,不会真傻了吧。

  “娘子”不顾眼前女子的惊讶,凰莫邪眨着好看的眼睛,珉珉嘴唇鼓足勇气沙哑的重复叫了一遍。

  楼之画处在原地已经不能在动,只知道她已经被一声柔柔的娘子,雷的是外焦里嫩。

  脑子里突然就串出凰莫邪的一张菱角分明的脸,欲哭欲泣双手拿丝帕嘴儿亲咬。

  嘴里还柔柔弱弱的吐出娘子二字,楼之画一瞬间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这到底是真傻了?还是真傻了?

  看着娘子愣在他面前没有答理他,凰莫邪不由得有些委屈,眼泪又窜到了眼睛里,他到底那里做错了。

  娘子都不理他,越想越觉得难受委屈,身体动不了只由眼泪像线一样顺着眼角不停的流。

  回过神来,楼之画也是醉了,又哭,拿出她随身携带,擦汗的破布手帕,忙脚乱的给他擦拭着,心想:算了,也怪她倒霉,反正来这破地方她就没好命过。

  “你倒是别哭了成不,我错了还不行么?你好好的一大男人哭得像泪人样,你好意思不?”凰莫邪的眼泪还是不停在流。

  实在没法子,楼之画只有放柔音量柔声道:“好吧,你要哭,你到告诉我,因为什么事哭吧,我改成么?”

  凰莫邪哭声顺势止住,漂亮的眼睛有些微红,似水的眼神瞧着楼之画柔诺诺道:“娘子,你都不理子淳”说完好看的薄唇撇撇,小眼神都不眨的直勾勾望着她。

  楼之画擦眼泪的手僵住没法子在动了,子淳,谁?脑袋转了一打圈才记起,在宫中时老麽麽说过,凰莫邪也是叫子淳,曾其在艳王妃也就是皇帝的生母在世时叫过。

  可自从艳王妃离世后便鲜有人提起,还让警告我们别太嚼舌根,当时一听就忘耳后了。

  楼之画只知道从刚才那刻起,她的这颗小心脏快爆表了,曾今活了二十多年都没现在这样刺激过。

  见娘子又不动了,凰莫邪薄唇不满声音软绵绵的嘟囔道:“娘子,你说过要改的”娘子说话不算数。

  楼之画理了理头绪,收回手盯着眼前这张布满擦伤的脸蛋柔声问道:“那我问你”用手比出三“这是几?”

  凰莫邪只知道他的娘子好笨,三都不认识,心想着要是他猜对了,娘子得多伤心,咬咬牙

  似是下定了什么重大的决心,一双好看的眼睛有些闪躲道:“娘子,这是二么?”.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呆子陛下,万福金安最新评论: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