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呆子陛下,万福金安 悠悠转醒{一}

  “没想到你还如此能说,既然这样..”楼之画满心欢喜的望着他,心里一个劲的佩服自己。

  可他接着道:“那就,来人啊!给朕扔出宫去,别让朕在见着她,哼!”甩了甩衣袖。

  没带走眼前一粒尘埃,然后...然后她就这样被架着扔出宫外,一根毛线都没让她带走,好在身上揣着刚领的几两工钱。

  好在小命是保住了,本想一路回那个女蛇蝎满窝的家,好歹那名义上的父亲楼显,记忆中对她还不错。

  可正把路赶了还不到三分之二,就好死不死的遇上传说中的山贼,她被逼到悬崖边,本来想着法子逃跑。

  结果老天坑她几次还不够,本特稳固结实的崖边被她这么一踩,尼玛就莫名其妙的塌了。

  心里伴着无限诅咒垂直的掉下去,失去了意识,当醒过来的时候就见老头一脸猥琐的给她的身体裹着纱布,一层又一层。

  身体差不多好了,老头就变着方的使唤她,逼着她学医,但却又不肯收她为徒。

  性格非常古怪,可怜她一个学城市轨道交通发展的,就这么的开始了学医的悲剧辛酸历程。

  “哎”不自觉叹口气,身前爸妈不爱,生后爹娘不疼,她怎么就如此悲惨呢,认命的站起来收拾着有些凌乱的房间。

  最后倒掉盆里整个被染得鲜红的脏水,收拾完已是半夜,全身酸痛的好似跟人打了一架。

  楼之画捶捶肩膀回到凳子上坐了下来,迷迷糊糊的只觉得眼睛有些重,然后就睡死在榻边。

  天刚微微亮,楼之画总感觉有些不怎么舒服,觉得有什么人在盯着她看,眼光过于炽热,十分不情愿的睁开双眼,抬起脑袋伸了伸酸的不行的手臂。

  没想到昨夜就趴在这里睡了一宿,难怪夜里总觉得有些许的冷“阿嚏”楼之画吸了吸鼻子,这都是谁害的,有些怨恨的朝榻上看去。

  “哈”榻上是全身缠紧绷带的凰莫邪,露出一双本该是凌厉到让人打颤的双目,此时正可怜兮兮的瞅着她,绷带缠的过密而瞧不见表情。

  只看见露在外面的好看的薄唇往下珉了珉,配上这小眼神,可怜到不行,瞧的楼之画的小心肝颤啊颤的。

  “你...你醒了”楼之画有些惊吓的站起来,也按不准怎么一夜之间他的表情怎么就变了,不知道耍些什么花招,不由得有些谨慎。

  凰莫邪只觉得好生委屈,被这白布缠的太紧,动也不能动,还全身都疼,肚子也好饿,天还没有亮他就醒了。

  可就是没有人理会他,这个地方也好奇怪,他怎么会在这里,又为什么脑子里什么也想不到,只感觉好恐怖,好害怕。

  楼之画见面前的人表情越来越可怜,“喂,凰莫邪的倒是说句话,怎么了,可别用这眼光看着我”问了半天也不答话。

  她可是不眠不休像佣人一样的服侍他,竟然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

  看着眼前有些生气的清秀女子,凰莫邪张张嘴,想开口说话,可就是发不出声音,那双本就可怜兮兮的双目突然就涌出雾气。

  “那个...我不说还不行了么?你到是别哭啊”楼之画确确实实惊住了。

  眼前的人好似变了个人,不,不是变了个人,本就不是一个人,楼之画想着昨天在篝火旁的那会儿,现在怎么看都不是同一个人。

  楼之画不在理会躺在榻上快要哭出来的小眼神,吓得直接奔出屋外,跑到右边屋子的门口使劲的拍打着木门“不好了,臭老头快起来,出事了...”

  拍打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有人开门,就倒退了数步,楼之画用身体撞了进去,跑进屋里看人继续睡的正香,不管三七二十一,掀开被子直直的把人拉起来。

  “喂,你治的那个人,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完全变了个人”楼之画抓着还在昏昏欲睡老头的领子,使劲的摇来摇去“喂”

  “吵什么吵”实在是被吵得没了法子,老头白眉毛下经过岁月洗涤,深邃的眼睛慢慢睁开。

  用手打掉正在对他施暴的爪子,下榻穿上靴子,不在管后面正张牙舞爪的丫头,向药屋走了过去。

  “喂,你可千万要把他弄正常,他这样子太吓人了”

  楼之画追上去继续道:“你如果治不好他,你的白袍神医的招牌就算砸了,喂老头,你倒是听到没有!”

  要走到房门的脚停了下来“大清早的,你消停点,可把我这老人家的耳朵给震聋了”实在是身边的人儿太吵,老头恨不得拿针线把嘴给她缝上。

  老头走进屋里,摸了摸病人的脉搏点点头道:“嗯,很正常,就是因失血过多身体有些虚弱”

  放下手,在上移到眼睛,老头就看见一双可怜没人爱的大眼睛,有些戒备的看着他,也不管别人眼睛里的控诉,翻了翻他的眼皮.

  转过身对后面脖子都快触到他脸上的楼之画道:“这几月让你看了那么多的医术,怎就不见你有长进,这点小问题都需我亲自出马来看,你也真是..真是...孺子不可教”

  “我那不是没那天分嘛,快说说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楼之画也见是她有些理亏。

  、声音不由得小了些道:“下次我好好努力还不行嘛”

  看她有悔改之,心里稍微满意道:“没有问题,昨晚我已经把他的筋脉都给接上了,乱窜的内力暂时也压制住了,这外伤嘛,也上了药,看你这丫头对他这样上心,我可用了修颜药,保证好的不仅快,而且不会留下一点疤痕,把心给我放进肚子里去,看着让我这老头子就心烦”转身就要走。

  “谁说我对他上心了,老头小心我告你诽谤!”

  看着他要走,楼之画上前拉住老头的后衣领继续道:“什么叫没事,他整个人都不对,看”

  指了指那双还用小鹿眼神盯着自己的凰莫邪“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反正我不管拉,这样子看他太吓人了”.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呆子陛下,万福金安最新评论: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