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呆子陛下,万福金安 一切缘由{一}

  

  待那两人走远,才一跺脚追上去嚷嚷道:“老头,你这说的什么话,这能比么...”这时走在前方的老头飞来一记眼神,楼之画的嘴立刻珉的紧紧的不在开口。

  走了许久终于回到木屋,楼之画瞬间想骂人,这也忒近了吧,就饶过小道,走下直道就到了。

  害她紧张半天,望着平时她所讨厌的地方,突然今日变得异常的美丽和亲切。

  还没等歇息够,远处房内,传来一阵不来烦的声音“死丫头,死那儿去了,还不快去烧水。”

  楼之画认命的低着头朗声回道:“知道了,知道了”

  真是的,就知道使唤她,算了,楼之画想着总比露宿在山林里强,走到破烂不堪的厨房烧开始动手生火烧水。

  过了许久水才慢慢烧好,端到平时老头放病人的房间,刚一到屋外,楼之画尖叫出声,头迅速侧到一边。

  “啊..老头你到是给他脱了,也得给他穿上一件啊,你不穿也得盖上一层吧,你这是要让我怎么进来!”

  男子全身裸着,可把她刺激的,不过,楼之画转头一想,身材嘛,还真是好呢..

  全身虽然伤痕狰狞,可那肌肉还是结实的,双手端着水盆的手不由得怔住了,陷入幻想中...

  看这丫头的反应老头讥讽道:“别在站在门口幻想些什么东西,还不滚进来”顺手扯了张桌布将其盖在他的身上。

  楼之画回过神来也是十分的尴尬,转头红着小脸把水端了进去,放在桌子上,站在睡榻边见已经用布盖住一大半。

  心里瞬间还有些失落,楼之画暗自唾弃自己一把,真是改不了色女的本色。

  “就你那点心思”不屑的声音再度响起,老头随手扔过一张写好的药单“好了,这里不需要你了,按上面的要求把药给熬好”

  见楼之画还未动,老头音量加大,在女子耳边吼道:“愣什么愣,还不快去!”

  抓过药单,楼之画慌乱的跑出屋子,摸着小脸,只觉得好羞人,看看手里的药单,勾着嘴角甩甩衣袖,开心的走进药库。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个通透,伸手不见五指,寂静的虫鸣声不绝入耳,只有一座静静矗立在黑暗中的茅草房还闪着微微星光。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甘苦的药草味,药罐上升着密密的蒸汽,直冲屋顶,楼之画一手拿着一把破旧的扇子扇着炉火,一边打着瞌睡。

  也不知现在是几更天,也许是夜里越来越冷,吹的冻人,楼之画微微有些清醒,用手紧了禁前襟的领子。

  楼之画转醒过来,打开熬药的罐子盖,瞬间一股难闻的药草味直冲鼻子,十分的难闻,赶紧浇灭了炉子的火,倒出满满一碗,就往药屋走去。

  ;刚走进房门,楼之画看见本该伤痕累累的病人已被纱布缠成了木乃伊,更胜她当初的模样。

  余光瞥了一眼正在使劲缠裹中的老头,满脸兴奋,因包扎而乐在其中的样子,突然明白过来,这是那老头的另一乐趣。

  楼之画心中不禁有些好笑,难怪当初她的身体明明差不多快痊愈时,老头却一直不让她拆掉影响行动的绷带,提起脚,走进屋子里。

  把冒着热气的汤药放在临近榻的桌上,头往榻边凑了凑,楼之画学着老头平时的语气道:“哟,你这缠法,也不怕把病人给勒死,啧啧啧,臭老头,没想到你到有这癖好!”

  “难道你不觉得这样包扎才是最完美的么?”本想报复一番,老头抬头看了楼之画一眼。

  继续道:“本还想让你传承老头我的衣钵,看你这悟性,老头我也不怎么抱希望咯”

  楼之画一个没站稳差点没背过气去,看这情形真不是这臭老头的对手,便转话道:“我才没兴趣让你把衣钵传给我呢,欸,这人怎么样了,是不是真的很严重啊...”

  终于包扎好,还不忘咧着嘴打了一个漂亮的收尾蝴蝶结,再次确认这臭老头不仅有很严重的强迫症,还有与人类已经完全不接轨的审美观。

  “是满严重”老头站起身,在准备好的干净热水里把手上的血渍清洗干净。

  转头对正看着他的楼之画道:“准确来说其经脉严重受损,功力被打散,在四经八脉里乱串,内伤严重,外伤倒是无碍...”

  “这么严重!”楼之画不禁想他是一皇帝要是真的残了,那活着自尊心得受多大的折磨。

  “也不是完全治不好”老头拿起铺满枕上的银针收好,朝屋外边走边道:“这里的交给你了,他明日就可醒来”

  走到楼之画跟前指了指躺在榻上一动不动的木乃伊继续道:“往后他的一切都交给你了,一切哦”

  “哈”怎么会交给她“欸,为什么是交给我,不是你的病人?”

  老头没有理会,直直的出了房门边道:“把这里收拾了”随后向自己的卧房走去。

  没有办法,楼之画有些颓废的坐在榻头的凳子上,,看着被裹得只能看见眼睛.鼻子还有嘴的凰莫邪。

  伸出手指戳了戳扎满绷条的脑袋“真是上辈子我欠你的”

  回想起一年多以前,也就是21世纪的2014年10月12日,她刚大学毕业没多久,与室友一起到人才市场找工作,S市本来就业环境压力非常的大。

  何况像自己这样一没背景,二没容貌,三没好文凭,三无人员,更是困难。

  一到人才市场才知道她真还是低估了就业率难,工作难找的问题,一踏进招聘市场,前门就拥堵的不行,黑压压的全是人脑袋,层次不齐。

  凭着几人的狠劲好不容易挤到人群中心内部,突然不知道怎么的,远处隐约听见有人喊楼梯垮塌有人受伤。

  人群就开始躁动,只觉得一阵闷痛,似被无数的人踩踏而过,耳边隐约传来同行舍友的尖叫声,然后她就失去了意识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她睁眼醒过来时,发现整个人全身都在止不住的颤了颤,身体酸痛有些轻飘飘的,找不到着落,正想开口说话,声带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环着四周,这才看清她现在的处境,端正的跪在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厅中央,四周站满了穿着各类古装的的男男女女。

  一坐在最主位,满身带满金子的中年女子正恶狠狠的盯着她道:“楼溪水别不识抬举,今儿个你不去也得去,别给我寻死腻活的,一个通房丫环所生的孽胎,也别太高看了你自己,让你进宫侍奉当今皇上,还是抬举了你!”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