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网

呆子陛下,万福金安 问个明白

  

  楼之画被撞倒在地,“斯”只感觉身后被摔成了几瓣,疼得抽气,清秀的双眉皱的与鼻子连成了一体。

  有些慌了,凰莫邪紧张的看着,坐在地上疼的抽气的她,眼眸里迅速的积满了泪花。

  心里也是十分的自责,这里路本就窄,都怪他脑袋抽了,发了呆。

  要不是他,娘子也不会摔倒,不会疼的难受,“啪嗒啪嗒”晶莹的泪珠儿滚滚落下。

  浸入了身前的衣襟,好看儿浓的眉毛,也皱在了一起,小心翼翼的把楼之画扶起来,侧坐在一边。

  等疼痛的那股劲缓过了,秀眉微微展开,就见身旁哭的,像泪人的他,轻扯出笑意“摔的是我,又不是你,呆子,你瞎哭干什么?”

  伸手细心的为他擦着,不停掉落的眼泪,但似乎怎么也擦不完,而且还有越掉越厉害的趋势。

  整张俊脸皱成了小老头,看着面前带着笑意的女子,刚才明明看着,娘子疼的眼里都凝了泪花,现在还装着不疼,娘子好可怜,哭的更厉害了些,。

  边抽泣边道“娘子,对不起,是子淳的错,让娘子疼呜呜呜呜....”

  撑着身旁的树杆,微微的站了起来,揉揉快摔成两半的屁屁,揉了揉,在看着眼前哭的比什么都伤心的凰莫邪。

  有些头疼,早知道就不应让他跟着了,本以为这呆子安分了许多,果然这些全是她瞎想的错觉。

  弯下腰,拉起了哭的比谁都惨的男子,狠狠的用手敲了下他的脑门,一个闷痛,哭声弱了下来。

  睁着双邪眸小声抽泣着并不解的看着楼之画,好看的眼睛好似再说,娘子你又打我...

  本想用衣袖再次把他脸上挂着的,几滴眼泪擦个干净,谁知一模,衣袖角边,已经润透了,无奈掏出怀里的擦汗布,擦尽了最后的几滴泪。

  “不许在哭,呆子,你要是在哭,我就把你扔回去”实在太过吵闹,不得不用语言进行威胁。

  凰莫邪听着要赶他回去,紧张的捂住薄唇,剧烈的摇了摇脑袋,不在出声,可那双明目里却充满了控诉。

  不在去看他那,可怜兮兮的表情,背着竹篓,一瘸一拐的向前走去,可走了到小路的拐弯处,也不见身后有人跟来,奇怪的转过身。

  只见他眼里含着泪,一脸的委屈,站在远处眼巴巴的望着她,像似被遗弃的宠物,迫切的等待着主人回望,等主人再次招手,跟随其回家。

  也没多想,楼之画随心的伸出手,向站在原处的他招了招,只见刚才还一副可怜委屈样的表情,扯出大大的微笑,朝她跑了过来。

  楼之画有一种,他身后长了尾巴的错觉,收回手擦了擦眼睛,人已经蹦到了跟前,牵着自己的手,邪目里闪着耀眼的光芒。

  “子淳就知道,娘子不会丢下子淳的,娘子,你真好”轻晃着楼之画的手臂,笑的妖娆明亮。

  不在看他伸手,拉住他的手,转弯继续往前走,凰莫邪看着前面牵着他,因为摔跤,走路还有些颠簸的楼之画,不在说话,他也自觉的不在吵闹,静静的跟在她的身后。

  没有了身后呆子的吵闹声,;楼之画只感觉,四周变的有些过分的安静。

  朝阳不久才划破天空,有些微微的泛白,路边虫鸣声,树木被风吹着,悉悉索索的响彻在空气中。

  身边有些许的薄雾环绕,一切好似都在苏醒,在这小半月里,上山采药,从陌生到现在的从容。

  从不认路,到此时的轻车熟路,一切都已经习惯,就因为这些充满半醒的生机,和沿路宝贵的风景,她爱上了这里。

  “呆子,我问你,你可要认真回答我”楼之画停下脚步转过身。

  有了上次的教训,凰莫邪及时的刹住了脚步,睁着清澈的双眼,发蒙的看着她“娘子,什么事?”

  只觉的眼前的娘子严肃,身子不由的站的更直了些,表示他有很认真在听,会很认真,并会乖乖的回答。

  秀眉有些应情绪的变化,而向上挑起,身子往凰莫邪的身边斜了斜,双手把背上的背篓往前送了送。

  “你老实认真的告诉我,为什么,你就那么确定我是你的娘子,回答我”清秀的小脸染上了红晕。

  似有些难以为情,声线有些稍稍拔高,清眸却坚定的看着凰莫邪呆愣的眼睛,一眨不眨。

  “因为,你本就是子淳的娘子啊”因被楼之画看得有些发怵,他的身体往后,轻轻的挪了一点点,理所当然的回答。

  见楼之画一副我不相信的表情,由心生出一股子委屈,好看的眼里又蒙出,闪着星光的泪水,说话的声音,都有些许的哽咽。

  “子淳是不是哪里又做错了,娘子,又想不要子淳,子淳会乖乖听娘子的话,在也不闹你吵你,你别不要子淳”怕他哭出声,流眼泪的样子在招她生厌。

  生生的把眼泪逼在眼眶里,不让它流下来,轻咬着嘴唇,泪水在眼眶里,似波光的荡漾,泛着星光点点涟漪。

  把“可怜”二看着忍的非常幸苦的凰莫邪,本着下定决心,要打破沙锅问到底,心肠狠了狠“呆子,说慌的孩子可不讨人喜欢,这林子里可有专吃骗子的怪物”

  想着好生说,套不出话来,改用恐吓试试,睁大眼睛继续道“所以...如果你说了慌,我可不管你,说,为什么你其他的都不记得了,却唯独记得我”

  今天趁着天未亮,老头也不在,便起了想问的兴致,趁着这股劲今日定要问个明白。

  听到这里,收住了快要凝出眼眶的眼泪,歪着脑袋,有些迷茫,对呢...为什么他全部都不记得了,怎么就记的她是娘子呢...

  整个人瞬间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想在脑子里找出更多的信息,可当他认真仔细的翻找时,才发现依旧是空白一片。

  越是想找,头还冒出些许疼痛,用手抱着隐痛的头部,脸上俊美的五官轻皱在一起,越是深思越是疼痛,终得放弃。

  额头却早已滑下一些细小的汗珠,十分痛苦。字衬托到了极致。
    飞卢小说网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卢小说网!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